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36 论美丽的神误会

236论美丽的神误会

“金锁,我好伤心,我好难过,我原本以为这一趟出门可以好好接近接近皇上,没有小燕子在,或许他就能够注意到我了,或许就能够生出那么些许血浓于水的默契了,可是没有小燕子还有五公主,还有那个看起来比小燕子更得恩宠得五公主……”

紫薇虽然是私生女,从没有被济南城的百姓接纳过,甚至也从没被自己家族承认过,可是在夏雨荷所构造的那片天地里,她却也是养尊处优的小姐,娘亲疼宠着下人伺候着,从未受过什么旁的委屈,而即便到了京城受了些磨难,辗转到了福伦府里头以后也被福伦夫人明里暗里的挤兑过,可是凭着这顶沧海遗珠的帽子,和尔康别有用心的庇护,却也锦衣玉食应有尽有,而退一万步来说到了宫里之后确实看了些人的脸色,比如内务府比如向来看淑芳斋不顺眼的其它妃嫔,可是碍着小燕子永琪以及弘历的态度,大家却也多多少少有点子忌讳,让她过得还算是顺风顺水,更别说其中还有金氏的有意拉拢和魏氏别有用心的抬举,如此之下,这出门头一天就屡次碰壁被训,紫薇心里头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的意难平——

“你看见了吗?皇上心里眼里都只有五公主,她乐便跟着她乐,她撒娇便上赶着哄着她,她饿了渴了不高兴了,随口的一句话就能够决定一切的一切,真的让我又羡慕,又,又嫉妒……”

“小姐你不要这样,五公主才多大年纪?她本就是皇上的小女儿,且还是皇后娘娘所出,自打出生就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娇气一些任性一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而且这是她头一回出门,头一回离开皇后娘娘,黏着皇上也是人之常情,皇上疼着宠着亦是再自然不过,你又何必跟一个小孩子去计较呢?”

俗话说得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金锁本就不蠢,虽然是跟紫薇同气连枝同站在一条船上,可是没有那层特殊的父女关系影响思绪,她却是显然比较看得清眼前的局势,此外,再加上多年身为下人练出来的察言观色的功夫,比起紫薇她更加明白五公主的地位,自然就不愿意自家小姐因着心里头的不痛快怨念上这位高高在上的公主,徒惹出什么是非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让这条本就不容易的认亲之路更加艰难,如此,便只见她连忙打断了紫薇那满是怨气的控诉转移起了话题——

“再者,皇上也没有完全不在乎你呀,你想想先前在车厢里头的时候,皇上不就打算要帮你说话揭过那一茬儿么?只是因着当时五公主被吓着了闹腾了起来才转开了注意力,而后来用膳的时候即便一边哄着五公主吃饭一边跟几位阿哥和大人闲话,可也没忘记你呀,特特的让吴公公端了几盘菜过来给咱们,若不是因为你的缘故,皇上怎会这样多此一举?”

“呵,端几盘菜?”

若是放在平时,弘历此行此举必然是会让紫薇铭记于心,感动得不能自已,可是在五儿的一连串刺激之下,再加上那因着主仆有别他们团团坐的大鱼大肉,自己二人却只能在一旁啃着干粮就着小菜的情形,却是让紫薇本就极其敏感脆弱的心直接碎成了一片渣滓,如此,金锁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便只见紫薇顿时激动了起来——

“你知道吗?我原本以为这顿午膳是老天爷特特赐予我的良机,皇上最是个爱才且感性的人,我准备好了一串儿的菜名和一肚子的话只想着能够借此发挥出来,让皇上对我另眼相看,可是到头来呢?皇上根本看都没有多看我几眼,用几块宫里的点心和几盘五公主不爱的小菜就打发了我,你觉得这叫做在乎这叫做记得?”

“哎呀,小姐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金锁虽然是跟紫薇从小一起长大,可是小姐归小姐下人归下人,紫薇学琴学画学唱歌的时候她要么就在厨房里帮手要么就在屋里打扫房间,如此,自然就不像前者那般满腹柔情满心敏感,全然没有往那头去想,这般之下,看到自家小姐因着自己的话陡然崩溃了起来,捂着胸口一副难过至极的模样儿,不由得顿时慌了手脚——

“我的意思是说这一趟出门的要么是向来疼宠的小女儿要么是寄予了厚望的儿子要么就是亲近的臣子,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让皇上分出心神记挂上那么一丁点也算是不错了,不,我也不是说你就比不上他们,我,我是想说不管怎么着皇上现在不知道你的身份,而咱们又进宫没多少日子,即便皇上去淑芳斋去得再勤快,也不可能一时之间对你的感情就突飞猛进,就像咱们之前说的要循序渐进才能够让皇上对你留下印象不是?毕竟好不容易这一趟小燕子没有跟着来,好不容易咱们这一回可以自己给自己做主,你何必要自乱阵脚把自己往牛角尖里头逼呢?”

“紫薇,我见你方才没吃什么东西特特给你买了点……咦?这是怎么了?怎么哭起来了?”

“哎呀,五阿哥尔康少爷你们来了就好了,赶紧帮着劝劝小姐吧,她因着今个儿的事儿心里头不痛快,我都快急死了!”

“……呃?”——

“主子,奴才方才去看过,五阿哥,五阿哥确实不在房里……”

“哦?”

紫薇这头因着白天的事儿关着门闹腾了起来,而同住在一个大院子里的弘历这头却也没闲着,同样因着白天看到听到想到的种种心里头有点子介怀,如此,得了吴书来这么一句回禀,看到黏着自己死活不肯回房的五儿这会儿也吃够了点心在软榻上头打起了盹儿,不由得收起原先的笑脸,挑了挑眉——

“这么晚了不在房里,那去哪儿了?”

“这……”

吴书来不是个蠢的,在弘历身边当了这么多年差,可谓是将看眼色的功夫修炼得登峰造极了,一见自家主子的反应心里头不由得一咯噔,同时也为那尚不知自己已经被惦记上的五阿哥默默默哀了一把,但即便如此,嘴上却是将话说得点到即止——

“奴才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没见着什么影儿,又去福侍卫那瞧了瞧也没看见人,奴才也不知道五阿哥去哪儿了,或许,或许夜里无事去外头溜达了吧?”

“呵,你这奴才,在朕身边伺候得久了你倒是也学着跟朕打起了马虎眼。”

正如同吴书来了解弘历一般,在身边待了这么久的人弘历多多少少也是看得清楚几分的,更别说吴书来本来就没打算刻意隐瞒,如此,一听这话便只见弘历脸色一沉,即便因着深知这奴才的品性没有跟吴书来较真来气儿,可语气却也明显的变了一变——

“他们,倒是一个两个都本事了。”

紫薇跟夏雨荷长得有七八分相似,又从小在后者的言传身教之下习得了一身琴棋书画的本事,可谓是样样都依着弘历所好而来,这般之下,弘历自然不可能没有一点心动,而至于金锁,弘历虽然一开始并未往这上头想,可是光以容貌而论却也到底是娇媚可人,再加上那股子伶俐劲和伺候人的功夫,弘历亦是觉得颇为满意,若不然他也没有必要在小燕子不能出来的情形下还硬要跟景娴磨着将紫薇金锁二人给带出来,而按照他原本所想,这一趟出门少说也要一个多月的功夫,他既然没有带任何嫔妃一同出行摆明了就是给这二人机会,如果伺候得好了,转头回了宫给个贵人的分位也不是不可以,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人算赶不上天算,看着白天二人那魂不守舍的模样儿和跟永琪那一帮子人的亲热劲儿,弘历也不痛快了——

“吴书来,我瞧着永琪他们跟淑芳斋的人走得挺亲近的?”

“呃?回主子爷的话,甭说还珠格格本就是五阿哥一箭射回来的,就光是凭格格打进宫以来待的第一个地儿是延禧宫,这亲近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儿,到后来您给改了玉牒,又特特给格格拨了地儿住,再加上格格还不适应上书房的功课,五阿哥多加照拂一些也是自然的不是?而恐怕也正是因着对格格的关爱才爱屋及乌的看顾起了紫薇金锁二人吧?”

“是吗?他们兄妹俩的感情倒是好。”

弘历问得话里有话,吴书来也心知肚明的答得意有所指,而果不其然的,一听这话弘历面上虽看着像是松了一松,可心里头却是除却原本的各种猜测,连带着记起了当时魏碧涵所说的之所以会保荐紫薇金锁入宫是因着永琪的缘故,眼中不由得暗了一暗,而就在这一主一仆就各怀所想皆不说话室内陷入一片凝滞的时候,躺在一旁软榻上的五儿却是几不可见的将唇角扬了一扬——

天子一怒血流成河,天子吃味儿波及人畜,五哥,但愿您受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