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37 五儿兄妹来联手

237五儿兄妹来联手

其实按照弘历的心思,他也不是不想直接去紫薇金锁二人那儿走一趟,即便不当场抓什么包,听听墙角确定确定心中所想总是好的,可是无奈出门在外因着微服出巡一行人并不铺张奢华,全部都住在一个院子里,永璋永珹永璂都是聪明人,纪晓岚鄂敏之流也是一个比一个精明,在一切未作准之前,他自是不想节外生枝的闹出什么幺蛾子去惹人闲话,省得传回宫中又是一场是非,如此之下,便是一夜辗转直到翌日——

“老爷请用茶,奴婢出宫之前特特的带了两罐玉泉山的水出来,冲着五公主的好茶叶闻起来特别香,您试试可还合意?”

“嗯。”

永琪能够讨得弘历欢心,嘴皮子上头自然是有两把刷子,虽然小燕子没有跟着一起来让他颇为失望干什么都有些提不起劲儿,可是想着这趟的目的是要得到特赦令确保小燕子的安全,自然是要安抚好身为关键人物的紫薇,而尔康就更不用说,因着心中的小九九和全家抬旗的算盘,自是只有比永琪更上心上眼的理儿,如此,在二人这般强强联手之下,紫薇倒也算是被拉了回来恢复了常态,再度对弘历殷勤了起来,而这份殷勤若是放在平时,弘历肯定是只有受用的小心思活络的份儿,可是经过了昨个儿之后,看着紫薇这跟之前天差地别的模样儿,心里头却是格外的计较了起来——

“倒是不错。”弘历面上不显,可话却是说得别有深意,“只是你这泡茶的功夫放在淑芳斋里头,照着小燕子那副牛嚼牡丹的样子却是可惜了。”

“老爷言重了,奴婢不过是个下人,能够让格格另眼相看便已是福分,又怎么当得起您这样的夸赞呢?”

紫薇压根就不知道弘历心中的想法,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帮人早就已经让面前人惦记上了且还被脑补出了一系列的狗血戏码,只当是对方真的怜惜自己,心中不由得很是激动,脑子一热的竟是直接抛下一句——

“说起来,这也是托五阿哥的福,不然奴婢也没法儿知道您的喜好,而您若是喜欢,奴婢愿意每日都给您泡,只要您别嫌弃奴婢笨手笨脚便是了。”

“哦?”

紫薇自觉这话说得有些露骨,话音未落便忍不住脸红了,可听在车厢众人耳中,不光是弘历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在一旁吃着糕点的五儿哽了一哽,就是垂着手眼观鼻鼻观心的吴书来和李嬷嬷都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只觉得这丫头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而果不其然的,只见弘历放下茶盏,话锋随之一转——

“永琪倒是什么都与你说。”

“呃?不,不是这样的,您不要怪罪五阿哥,这都是奴婢想知道才特特找五阿哥打听来的,绝不是五阿哥故意要拿这些说什么嘴儿……”

弘历之所以有这么一说皆是因为看着对方一说到永琪就涨红了脸,心里头越发的不痛快便干脆借此机会想要试探试探,而按照紫薇对感情方面的敏感,原本也是应该能够察觉出来一二的,可是因着她一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便压根没往那头儿去想,只以为弘历这是恼了永琪说话不过脑,不由得在这条满是误会的路上越走越远,再度激动了起来——

“五阿哥一向跟格格走得近,对咱们淑芳斋也很是照顾,可说句不敬的,格格的性子总是有些大大咧咧,顾得了这头便顾不了那头,看着奴婢等人是新进宫的便多提点了几句,奴婢想着这也是瞧着您经常过来想要奴婢等人将您伺候得舒心一点,决计不是什么旁的意思。”

“是吗?”

紫薇不这么说还好,一说却是越描越黑直让弘历心里头越发的不痛快,只是碍着这车厢里头还有旁人才没有直接黑脸,勉强压着脾气憋出一句——

“你们关系倒是好。”

“奴婢一介下人哪里敢高攀阿哥,五阿哥也是看在格格的面子上才对奴婢多看顾一二罢了,而说起来奴婢也是承了五阿哥的情,若不是他帮忙想来奴婢也进不了宫,见不到格格,更,更见不到皇上。”

“这个朕倒是有所听闻,听令妃说你进宫之前便住在福伦府上,想来,这也是老五的主意了?”

“是这样,当时奴婢和金锁二人刚刚进京不久,身上的盘缠也用得差不多了,格格一朝入了宫便再没了消息,奴婢等来等去正是等得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福大少爷便是出现了将咱们领回了府里,辗转入了宫,说起来到现在奴婢都还觉着有些不真实,想来也是看着格格的面子,看着五阿哥的面子,大家才会这样费心吧。”

自打进宫到现在弘历就没跟她说过这么多的话,紫薇自然是喜得有些昏了头,对方说什么都顺着往下接,而此外,她也想借机说说进宫之前的事儿给自己铺垫铺垫,甚至是隐射隐射,只是她一千个一万个没有料到这番话听在弘历耳里却是全然变成了另外一番意思,再联系着当日紫薇失踪永琪等人的反应,脸终于黑了下来——

“他们倒不光是费心,且还有心得很。”

“呃?”

“你们……”

“阿玛您快看,外面好热闹!”

紫薇正在兴头上,为弘历这样好奇她的事而沾沾自喜,陡然听到这语带深意的话头不由得一愣,好半晌都没缓过神来,而她不在状态一旁的五儿却是早将一切尽收眼底,知道再这么闹下去要么是自家阿玛提前爆发,要么是逼得对方说出真相……作为女儿她不会上赶着去制造这样的误会,可是这帮人一点都不懂得避忌的硬要作死她却也不会同情心泛滥去阻着拦着,更没有因着对方的过错让自己被殃及鱼池的理儿,如此,便只见在这般气氛僵硬得不行的时候,她突然挑起了车帘的一角惊呼出了声。

“咱们是不是已经走到城镇了?哇,外头好多人,阿玛,五儿还没有见过宫外头的街市是什么样子哪,咱们能不能下去走一走看一看,五儿保证不调皮不捣乱只乖乖的跟着您。”

五儿这突如其然的一嗓子虽然让被打断话头的弘历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可同时却也让他意识到在自家小女儿面前有些事儿不能说不能做,如此,便只见他稍稍缓了缓面色,点了点头——

“那便下去走走吧,横竖坐了这么长时间马车人也坐乏了。”

弘历心里头不痛快抱着五儿便一马当先的下了车,而吴书来和李嬷嬷这两个贴身伺候的自然也是连忙跟了上去,只留下尚不知自己哪里错了的紫薇和若有所思的金锁面面相觑,而当然,她们也没有什么多的愣神的功夫,略微理了一理衣裳就也下了车……车里是一个世界,车外又是一个世界,顶头开始了步行其余人自然也只有跟着份,纷纷下了马一群人都凑在了一起,而按照身份,紫薇没有跟弘历紧挨着走的资格,只能再度跟尔康等人接起了头。

“哇,这儿好多新鲜东西,阿玛,你看那个面人儿,是不是捏得可好看了?以前只让十二哥从外头带回去瞧过,还没真真切切看着被人捏过呢!”

“是吗?你若喜欢那便多买几个。”

“好啊,四姐之前看着女儿的面人儿可喜欢了,可是女儿当时只有一个便也不好给她,这回多买几个便也能带回去送给她了,哦,还有小燕子姐姐,只是她是在外头长大的,不知道这些东西她会不会喜欢。”

“嗯?不管她喜欢不喜欢总归是你的心意。”

“那倒是,吴公公,我要那个,要那个红衣服的,还有那个绿帽子的,哈哈,真有意思,你说他们能不能照着我的模样儿给捏一个?”

“哟,那恐怕是不行,小姐您长得这样粉雕玉琢,甭管那手艺人功夫再好怕是也捏不出您的一份神貌。”

“哈哈,吴公公你就是喜欢哄我,阿玛,咦?阿玛你在看什么哪?”

五儿玩归玩闹归闹,可是注意力却一点都没有从弘历身上移开,看着对方嘴上虽哄着自己目光却一直往永琪那边瞄,心中不由得有了分寸,张口便直接吐出这么一句话,而被戳破了心思的弘历虽然有些恼羞成怒,可看着面前这张天真无邪的笑脸又不好发作,只能顺势而为的指了指前面——

“咳,你看前头拥着那么帮子人,想来是有什么热闹事儿,想不想过去瞧瞧?”

“好啊好啊,五儿最喜欢凑热闹了,这外头的热闹还是头一回瞧见呢!”

有些事儿点到即止便好,弘历既然给出了台阶五儿自然没有继续胡搅蛮缠的理儿,乖乖的趴在怀里任弘历抱着她往人群中走——

“哇,这不是抛绣球么?我一直以为这只在话本里才有,怎么原来还真有这样的事儿呀?”

五儿一脸惊奇,弘历虽然出宫不少却也没有撞上过这样的事儿,不由得也觉着有些新鲜,是以,倒也让他暂且放下了原先心中的计较,专心起了面前的热闹,然而本就是鬼灵精的五儿看着眼前这般情形却是脑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贼兮兮看了永琪等人一眼后便转头给一旁的永璂使了使眼色——

“十二哥,你老是拿外头的新鲜事儿来馋我,这回妹妹倒是带着你开了回眼界了吧?嘿嘿,咱们要不要小小的赌上一把,看着绣球到底能抛出个什么热闹来?”

作者有话要说:绣球大戏来了,不过主角貌似要换人了,然后……被坑的道路难且长,愿猪队友们能撑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