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38 这个绣球真好玩

238这个绣球真好玩

“各位乡亲、各位近邻、各位朋友,今天我家小女杜若兰定了抛绣球招亲,只要是没有婚配的男子,年纪在二十五岁以下十八岁以上,抢到绣球,立即成婚!”

正如同五儿先前所说,这抛绣球的戏码在话本小说里见得多,真正来上一遭的却是很少见,再加上这能包下整个儿临街楼阁的杜家显然不是什么普通人家,底下自是早就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一听上头抛下这般话头,凑热闹的也好真有心搏上一把的也好都沸腾了起来——

“杜家小姐招亲,这还真不知道是谁有这个福气抢到那个绣球,大家要抢啊!”

“哈哈,你们听说没有?这杜家似乎都已经把礼堂准备好了,只要有人抢到绣球就立马请进门直接拜堂。”

“那这不会太冒险了么?”

永璂自打接受到自家妹妹的眼色就知道这鬼丫头怕是又生出了什么坏水,可是不出来则已既然出来了那必然是要听额娘的话好好看出戏,如此,倒也配合的凑上去打听起了情报——

“看着这杜家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难道正正经经就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人家非要这样来上一遭?还是说那杜家小姐有什么问题?”

“你……嘿,你这就不知道了。”

陡然听到永璂发问旁人本能的愣了一愣,可转头看见不过是个根本就没有竞争力的六七岁大的小子,便又松了口气纯以为对方是出于好奇,再加上看着永璂衣着不俗便也没随便打发了去,从善如流的接过了话头——

“这杜小姐不单没什么问题还长得极为漂亮,只是正因为如此,这个求亲不愿意那个求亲也不愿意,闹得今年快二十了都还没嫁出去,这不,杜老爷觉着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便折腾出了这么出抛绣球招亲,把这桩婚事交给老天爷决定了。”

“哦?那……”

“喂,快看,杜家小姐出来了,啧啧,长得还真是漂亮啊!”

民间女子多是十三四岁便开始议婚,十六七八便已算迟,而对于满人而言虽然没那么讲究,可是选秀却也在十三到十八之间,是以,这二十岁还没成婚的倒真是少见,这般情形闹出这么档子戏码倒也勉强算是说得过去,而正当永璂再接再厉的还想问出点什么的什么,人群之中却是再度沸腾了起来,欢呼声一波高过一波,抬头看去,却是那身着大红嫁衣的杜小姐婷婷袅袅的走了出来,从一旁的杜老爷手中接过了绣球——

“哇,还真是个大美人呢!”

有句俗话叫做知女莫若父,可是放在从小就在景娴半点不避讳后宫诸事耳濡目染长大的五儿身上,这话却是得换上一换,改成知父莫若女,永璂作为阿哥又进了学有些事儿不能做得太明显,而看着自家阿玛目不转睛的盯着楼阁上头的杜小姐,眼中划过了一抹了然的五儿却是接力登场了,转头看着同样被杜家小姐出场而吸引了目光的三个臭皮匠,嘴边噙上了一道贼兮兮的笑意——

“哎呀,开始听他们说还不觉得,这一看还真是觉得若是哪个攀上了这门亲事还真是算走了大运了,有个词儿怎么说来着,尽享齐人之福?”

“嗤,你这丫头旁的不学尽是学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你可知道这齐人之福是什么意思?”

“阿玛小看女儿,女儿当然知道了!”

五儿年纪小又没进学,平日里虽然鬼灵精可识字读书到底还不太行,陡然听着自家女儿扔下这么句话,弘历不由得直接笑出了声,记不得先前的不快转头便打趣了起来,而听闻此言五儿也一点都不羞,昂着头便正儿八经的一副侃侃而谈的模样儿——

“出宫之前女儿正巧听到额娘说三哥四哥年纪都大了,也差不多要大婚了忙着从明年大选的人里头挑人,女儿趁机瞄了那么一眼,看着那要么是诗书极好的才女要么便是容貌出众的佳人,我记得容嬷嬷当时就是这么说的,难道女儿还说错了?”

“是吗?他们几个确实也大了该要娶妻了……”

弘历本就是这么随口一打趣,听着五儿正儿八经的说了这么一通不由得下意识的朝永璋那边看了一眼,而目光从儿子们身上一一划过落在永琪那儿的时候,却是不经意的顿了一顿——

“五儿啊,你说这抛绣球招亲的事儿从未见过觉得新鲜得紧,要不要也玩上一玩呀?”

“……哈?”

五儿压根就没有放过弘历目光的一丝半点变化,再加上深知昨个儿到今日的种种阴错阳差的误会,便深知对方的用心,只是即便如此,面上却是故作惊讶又带上了那么点兴奋——

“可以吗?这个杜小姐是要用抛绣球来招亲,若是因为我的玩闹误了大事可怎么办?额娘要是知道了肯定要罚我的,不不不,这样还是不好……”

“傻丫头,你也知道这个杜小姐是来招亲的,若是球被你拿了那只能当做不算数,何况你也只是随便抛上一抛能碍什么事儿,若真有什么横竖有阿玛在不是?”

“那,那就玩一下下?”

五儿一早就打定主意要接着眼前这个机会好好给那三个臭皮匠创造创造‘机会’,可是作为深宫长大的孩子她却也知道若是做得太过明显不免有些惹人疑窦,毕竟跟着出来的谁也不是傻子,更不会把宫里的孩子真的当做是孩子,如此,得了弘历的配合五儿自然没有拒绝的理儿,一脸喜笑颜开的高高举起双手抢起了绣球,而尚不知道被自家女儿算计了一把还以为主控了全局的弘历也没闲着,看着球往自己这边来便也暗中使了使力,一个有心一个有意,两两相加之下,便只见绣球一转直朝臭皮匠们而去——

“啊,五妹,你这是要做什么?!”

永琪尔康几人本还在兴趣缺缺的看着热闹,到底是练过武的人绣球往这边而来自然有所感觉,而本能的将球打回去之后看着五儿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顾忌着弘历在场,尔康尔泰不好说什么,永琪却是自以为抓着把柄一般的炸了毛——

“没干什么呀,五哥也符合这杜家老爷的女婿要求,这杜小姐长得花容月貌的若是真让五哥得了这个绣球,妹妹也好得个好嫂嫂不是?”有自家阿玛撑腰,五儿自然是不慌不忙,且还在弘历看不见的地方朝永琪吐了吐舌头,一边再度将球拍回去一边幸灾乐祸的抛下一句,“五哥,妹妹可是看好你,你可要加油呀!”

“你!”

永琪向来跟坤宁宫不对付,或者说除了延禧宫他就没看任何人顺眼过,看着五儿这幅得意洋洋瞎捣乱的模样儿不由得很是憋火,而刚准备跳起来再将球狠狠打回去,却只见这回球偏了一偏,直朝尔康而去……紫薇就在旁边,尔康只有比永琪更紧张更怕沾边的理儿,一见球朝自己而来不由得像躲瘟疫一般连忙将球拍了回去,而见到眼前情形,一旁的永璂却是慢条斯理的用对方以及紫薇都听得到的声音淡淡开了口。

“你这样着急做什么,横竖你不像五哥,五哥若是真接到绣球或许还有些麻烦,可你没这层顾忌二没有娶亲至于慌成这样么?”

“我……你年纪还小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娶妻大事可是要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怎么能这样草率决定?”

“那有什么难的?”永璂直接忽略福尔康话中的不敬,反而再将一军,“若是真的接到了大不了让阿玛给你当个证婚人就是了,出来一趟能添上一房如花美妻也是你的福气不是?”

“你……”

永璂这话说得冠冕堂皇,饶是福尔康嘴皮子功夫再了得一时之间也找不出话来辩驳,只能张大了嘴一脸的憋屈,而一旁的紫薇本就是个敏感的主儿,她压根就没想到或是想不到这番话原就是永璂说来刻意刺激自己的,想到尔康说不定真的会就此断下终生,想到自己没了阿玛不算还要眼睁睁看着有情人旁落他人,越想越细之下的紫薇不由得脸上一白身形也是一软,吓得看到情况不对的永琪等人也围了过来——

“紫薇!”永琪向来是个不怎么知道避讳的主儿,或是刚才在五儿那憋了气好不容易逮到永璂的错漏太过兴奋压根就顾不上这一头,竟是一手拉着紫薇一手就耍起了威风。“永璂,你这是要做什么!”

“咦,他们这是怎么了?”

因着绣球你来我往人群本就闹腾,是以,弘历他们跟永琪他们隔得自是不算近,更别说听到永璂说什么做什么,乍一眼望去就只见到永琪炸了毛般的一边护着紫薇一边跟永璂说着什么,而弘历心里头本就有计较,再加上怎么都想不到自家那才六七岁的儿子能有这般心眼,脸不由得顿时黑了下来,如此之下,自然再没有心思看什么抛绣球招亲,冷哼一声抬脚便走——

“呃?阿玛?”

“哎呀,主子您等等咱们!”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次觉得弘历的不靠谱还不错,默默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