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42 景娴的将计就计

第242章 景娴的将计就计

“奴婢参见皇后娘娘,给娘娘请安,娘娘金安万福。”

按道理来说,景娴只宣召了金锁,那么就是要带两个伺候人那也只能带内务府刚刚挑过来的玉琴和玉容,然而紫薇本就因着弘历和后宫其他嫔妃的态度不痛快得很,看见这向来对淑芳斋爱搭不理的皇后竟然也对金锁另眼相看,心里头就更添嫉妒,如此,竟也不管金锁不太好看的脸色和坤宁宫传话太监皱着的眉头巴巴的跟了上来,只是这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紫薇本就自恃是沧海遗珠有些不将规矩放在眼里,平日里有小燕子做衬托倒还显得能入几分眼,但一放在这向来恪守规矩行举进退有分寸得多的金锁旁边,即便再腹有诗书气自华也掩不过那股小家子气——

“免了吧。”

景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面上却是半分都不显,亦或是说瞅都没往紫薇那儿多瞅几眼而是一直将目光放在金锁身上,从上到下好好打量了片刻,方才含着笑起了话头。

“是个懂规矩的丫头,只是你这身子尚未好透,倒也不急着现在就在本宫这儿立什么规矩,来人,赐坐。”

“娘娘向来仁慈,在内务府学规矩的时候奴婢便多有听娘娘贤名,知道娘娘最是个宽厚的人儿,只是娘娘这般是娘娘的情分,奴婢却不敢因此就忘了自己个儿的本分,理不可废,万万当不得娘娘如此厚爱。”

金锁本就是个伶俐的丫头,回宫之后种种让紫薇有所嫉恨,小燕子有所唯恐天下不乱,后宫其他嫔妃有所反应,她心中自然不会没有一丝半点的计较,而在淑芳斋这几日她也算是将许多人给看明白了,即便不至于就此斩断与紫薇的多年姐妹之情主仆之恩,却到底知道眼前是个难得的机会,既然自家小姐都已经对她有了各种恶意揣度,就是以后化干戈为玉帛也少不得心中留下一根刺,倒不如趁此机会为自己好好谋一谋后路,毕竟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没有人会放着眼前白白的机会不要偏偏甘愿去一辈子仰人鼻息,如此之下,一番话竟是说得漂亮至极——

“这有什么什么当得当不得,本宫说你当得你自然便当得。”

金锁的机灵让景娴稍微有点意外,或许是小燕子和紫薇一动一静的太过惹人眼目,这个与紫薇一同进宫且容貌姿色半点不输于前者的丫头倒还真是让人少有印象,如此,即便是从底下人的口中知道了这几日淑芳斋的种种,心中了然怕是这姐妹二人已有芥蒂,却也到底没料到效果会好到这番地步,眼中的精光微微一闪,面上笑意自是更浓——

“说起来其实在你们回宫那日就要将你叫过来好好说上会儿话的,可一来要跟皇上说说近日来宫中的琐事,二来要照料玩得心都有些野了的孩子们,一来二去的竟是到了今日才得了点功夫,你不用太过拘谨,只当闲话家常就是。”

“娘娘乃中宫主子,宫务繁杂之余能记挂着奴婢已是奴婢之大幸,奴婢谢娘娘恩典。”

话说到这份上金锁也知道景娴是在抬举自己便也不再推辞,斜斜的坐在了绣墩之上,低垂着眉眼一副从善如流的恭敬模样儿……景娴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看着金锁这幅模样儿自然满意,毕竟对于她来说本就对弘历没有一分多余的感情,后宫少一个人还是多一个人都影响不到她半分,而此人若是还能在平衡后宫这张大饼的同时有那么一丝其余的作用,她就更是乐见其成。

“原本是打算等你身子好透再跟你说此事,只是你是个聪慧的丫头,应当也明白有些事缓不得,毕竟现在大家伙都知道你是救驾有功有些事儿办起来总是有个合适的名头,但若是再往后一点等这事儿差不多都过去了,却怕是少不得要惹人嚼舌根,不光是不利于你的名声也对皇上的名声有碍。”

按照景娴原先所想,这金锁和紫薇是从小一起长到大的情分,光是看着进宫这些日子以后前者对后者没边没界的维护就能够窥探出其中一二,瞧着就不像是一个为了富贵便会翻脸不认人的主儿,收用起来怕是少不了要点子功夫,可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看着眼前这幅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形,和紫薇紧握着的双手和微微泛白的脸色,景娴倒是放了心,干脆推开门窗说起了亮话——

“如此,旁的先不说,就你再住在淑芳斋这一点便是有些不妥了。”

景娴的话点到即止,可金锁不是个傻的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她与紫薇一同入宫,入了宫便直接去了淑芳斋,甭管这私底下的情分如何内里面的隐情如何,在明面上都是小燕子身边的伺候人,换句话来说便是弘历女儿身边的伺候人,即便宫中的女子都是皇帝的人,从宫女爬到宫妃的人也不独独她一个,可说起来到底有些不好听……金锁心里明白,再加上心知紫薇的态度一日比一日刻薄,她便也不想再住在那儿,一方面不想将本就有些岌岌可危的姐妹情分抹杀得一干二净,另一方面也不想自己豁了性命才得到的一点机会就此断送,如此,便只见她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金锁,你……”

紫薇知道金锁这回儿怕是翻了身了,赶在自己先头入了众人的眼再不是以往那个挥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下人了,可是知道是一回事接受又是一回事,看着这不过几日的功夫先是得了一干奴才比起小燕子还要恭敬的对待,再是得了后宫众人一拨赶着一拨的赏赐,眼下里竟似乎是要搬离淑芳斋彻底跟她们划清干系去过她的好日子,她心里那股子不平衡自是到了极致,只是脑子一热的刚想出声说上什么却是只见景娴的凤眸朝她这儿轻轻的一瞟,漂亮的眉眼之间竟是警告和不喜之色,让她惊得一滞——

“你既然没有意见那本宫便帮你做主了,纯妃是个良善的也是个本分的,进宫这么些年一直低调处事从未闹出过什么事儿,你进宫不久又正得皇上青眼正是要这么个沉稳的人好好提点一二,便干脆安置到咸福宫吧。”

“一切但凭娘娘意思。”

景娴说得慢条斯理,金锁也是低眉顺眼,只有站在身后的紫薇心里说不出的不舒坦,一时之间这张原本清秀可人的小脸竟是扭曲得不行,看得一旁的李嬷嬷容嬷嬷纷纷皱眉,而景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回儿竟也没直接揭过去,而是将目光死死的落在对方身上,直接抓住对方痛脚的轻飘飘抛下一句——

“旁的本宫做了主便做了,只有这伺候的人……玉琴和玉容是这一次小选里头出挑的,本宫没有什么不放心,只是这夏紫薇是你带进宫的,你瞧着是一并带去咸福宫还是留在淑芳斋继续伺候小燕子呢?”

“这……”

景娴这番意图很是明白,一方面是为了刺激夏紫薇让她们二人之间的芥蒂越深,一方面也是想要看看金锁的反应,毕竟这既然决定要从此人入手收网那就得好好瞧一瞧此人的深浅,省得之后再妇人之仁的毁了她的计划,而金锁心里明白归明白,不想再带着紫薇在自己身边徒增不快也又归一码,但这么多年的情分放在这儿她也不想将话说得太过不留情面,一时之间不由得有些犹豫,而她尚且顾念着情面一旁的紫薇却是忍不住了,没等金锁回过神来下什么决断便只见她噗通一声的跪了下来。

“娘娘……”

紫薇眼中含泪面上委屈,可心里却早已气得要吐血了,且不论明明是她带着金锁入宫才让她有了这样天上掉馅饼的机会,就光是按着景娴话里的意思来说,竟是她无论到了哪儿都是个伺候人的命?若不是尚且还留有最后一丝理智,她真是恨不得现在就将真相和盘托出,一方面洗刷了自己的屈辱一方面又坏了金锁的好事,到时候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主子她仍是那个挥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下人,她紧咬着牙拼命压下心中的嫉恨,张口就抛下一句——

“娘娘,奴婢,奴婢跟金锁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名为主仆可实际上却是比亲姐妹还要亲的姐妹,您怎么舍得让奴婢二人分开呢?”

“呵,看这幅惹人怜爱的小脸,知道的是你生性如此,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本宫欺侮了你呢!”

景娴好歹是个活了两辈子的人,看着金锁微微蹙起的眉头和紫薇这番反应自是飞快的反应了过来二人的心思,而心里头虽然乐见二人因此彻底翻面,却还是忍不住被对方这幅跟魏碧涵有得一拼的恶心模样儿弄得脸色一冷,容嬷嬷看着自家主子的脸色和那满是嫌弃的嘲讽也回过了味儿,倒竖着眉便接过话头——

“主子跟前哭什么哭,丧气不丧气,好好说话!”

“娘娘恕罪,娘娘恕罪,奴,奴婢只是舍不得金锁啊,求娘娘不要让奴婢二人分开,金锁当年便应承了奴婢的娘要照料奴婢一辈子的,奴婢早就将金锁当作生命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了,奴婢……”

“行了!”

本来还想看看这狗嘴里能吐出点什么有用的,可是看着这一味的拿着歪理当正理,就差没指着鼻子说她不怀好意的话,景娴却也没了耐心,一拍桌子便彻底寒了脸——

“这幅哭哭啼啼的模样儿摆给谁看,且不论这不光是本宫的意思而是皇上的意思,就说你这话……呵,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比亲姐妹还亲的姐妹?照你这么说,那你娘是不是要分给她一半?你爹是不是要分给她一半?你将来的夫婿是不是要分给她一半?你往后的所有尊荣富贵都要分给她一半?”

“奴婢……”

“年纪轻轻的倒不知道是从哪里学会的这一套,刚进宫那会儿闹出那么多事儿连累着淑芳斋的底下人跟着受罚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来情同姐妹,来密不可分?眼下里瞧着金锁丫头得了机会便急不可耐的跳出来,本宫瞧你不是舍不得她,是舍不得以后没了个帮你挡灾的人!”景娴眼中厉色一闪,“她这般际遇是豁出了性命才得到的,你若是眼浅怎么不见你奋不顾身的上前救主?贪生怕死又心比天高的混账东西,你如果真当她是姐妹怎么就这样见不得她好?!”

“……娘娘!”

景娴这话说得直白没得半分遮拦,不光是紫薇被说得如同当头棒喝一般直接愣在了原地,就是殿中见惯了自家主子四两拨千斤却从未见过这般不留半分颜面模样儿的奴才们也心中一紧,纷纷低下头生怕被殃及了池鱼,而骂了这么一通景娴显然也没了好脾气,依然是冷冷的脸色,回过头看向金锁——

“你这主本宫怕是做不得了,这个夏紫薇要去要留你便自己看着办吧。”

“娘娘心疼奴婢奴婢感念万分,只是奴婢出身卑微能够得您和主子爷的青眼也是意外之事,万没有不知本分逾越行事的理儿,如此,奴婢便只带着玉琴玉容就足以。”

看着闹了这么一出,看着在紫薇的搅和之下原本对自己温和亲近的景娴冷下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儿,金锁心里头憋气,自是再没有还犹豫不决的理儿,如此,便只见景娴话音刚落就连忙接过话头,而事已成定局景娴也没了再闲话的心思,挥了挥手便让各怀心思的众人一并退下,只留李嬷嬷和容嬷嬷在跟前——

“主子,奴才瞧着那个夏紫薇不是个省心的,怕是以后还要折腾出不少幺蛾子呢!”

“秋天的蚂蚱,就是再蹦跶又还能蹦跶几天?”

在人前景娴虽然是一副被气到了的模样儿,可人一走却又恢复了往日的成竹在胸的模样儿,恍若刚才那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意料之中一般,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案,想着先前弘历那厮过来提起要册封金锁之时,自己借着宫妃不同宫女,若是往后怀有子嗣总是要入玉牒记名这一茬儿让对方发话要好好查一查金锁身家背景的事儿,景娴轻笑出声——

“宫外的人好好打点打点,再等到弘昼那小子从济南回来,这张网便算是收齐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