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43 论拉拢和被拉拢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43论拉拢和被拉拢

;

景娴这儿已经准备好了后招只等着万事俱备就一并收网看好戏了,但即便如此,尚不自知且极爱自作聪明的人并未就此安分下来,反倒是想借着这个后宫平衡微微倾斜的当口儿再度蹦跶一二,而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在永寿宫沉寂了好几个月的金氏——

“哦?照你这么说,那个紫薇非但是没有在出巡这一趟捞上什么好处,反而是成就了她那个小姐妹不止,还闹出了什么嫌隙?”

“额娘说得不错,说起来或许这也是老天爷垂青咱们,之前那档子事儿的动静闹得不小,即便明面上皇阿玛并未对我们有什么表现,甚至对老十一借题发挥福家那两个小子的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显然也没有以前那般爱重,朝中有什么事儿也多是交给大哥和三哥来办,如此,这回子冒出来个刺客行刺看起来虽然凶险,倒也总归让儿子得了点机会去了皇阿玛心中的一两分不满,想来再过上些日子只要宫中不要再闹腾出什么幺蛾子,便总是能寻上点转圜的余地。”

“不,你这话儿就说错了!”看着永珹手上还裹着的纱布,金氏眼中虽划过了一抹疼惜,可随即又被一抹更快的精光给取代了,“趁她病要她命,现在正是后宫众人目光都被那个金锁丫头吸引过去的时候,也刚巧老天爷垂帘咱们让淑芳斋那起子贱蹄子生出了芥蒂,若不趁着现在这个当口发力,等到她们一个个都站稳了脚跟,咱们岂不是越发有心无力?”

“那,那您的意思是?”

正如同永珹所说,弘历本就因着金氏那桩结党营私的事儿彻底的恼上了永寿宫一脉,之所以没有快刀斩乱麻的下手整治,一来是尚未翻出什么花,金氏向来谨慎除却一本蓝皮小册之外根本没留下什么旁的证据让人不好使力,二来三个儿子拧成一股绳不是能小觑的势力且又法不责众,但即便如此,弘历多多少少已生出了防范之心,使得无论是身在后宫的永瑆还是已经入朝的永珹永璇都免不了会受到阻滞,而这一次帮忙救驾,永珹虽然未占首功但他年纪较长武艺又比向来重文的永璋拿得出手,情况危急加上心有计较,却到底是下了决心出了大力的,如此一来,一向以仁治国且不愿像先帝爷那般留下个不悌之名的弘历倒也不好再做得太过明显,不光是明面上的态度好了些许,就是对永寿宫的看管也收了一二,让几乎绝望的金氏生出了希望——

“她们一个两个的将算盘珠子打得这样好,却惟独漏掉了最关键的一点,那个夏紫薇本就对他们生出了不满之心,被眼下里这么一折腾……”凑近自家儿子附耳一通,见着永珹那满是不解的神情金氏也不多做解释,只是唇边却是勾起了一丝狠戾的笑意,“我倒要瞧瞧没了这张王牌她们还能怎么蹦跶!”

这一头的永珹在金氏一番连消带打的话下显然有些回不过神,出了永寿宫之后眉头仍是紧皱着一点不松,直让身边伺候的人一个比一个头埋得低,生怕触了霉头去,而与此同时另一头的夏紫薇也没好到哪里去,在景娴那儿狠狠遭了一顿排头不止,再加上方才在淑芳斋里魏碧涵那句句意有所指的话,心里的暗火几乎能活活将她烧死——

“你们这一趟出门倒是精彩得很,听永琪说起来一下是抛绣球,一下是遇了刺客,听得我这心里头忐忑得很,只是说起来倒也让人唏嘘,金锁丫头虽然是个伶俐的,但比起你来总归是落了下乘,怎么眼下里竟是本末倒置了呢?”

“哎呀,我这也没别的意思,就是瞧着你心里头实在喜欢才有这么一说,你可别往心里去,到底你跟她是从小长到大十几年的情分,难不成她一人得了道还能忘却了你的恩情不成?”

“说着是我瞎操心,但有一句说一句的你也甭怪我话说得不好听,刚刚听底下人说皇后娘娘是打算让金锁搬到纯妃姐姐那儿?而且金锁丫头半点没吭声的就应了下来?唉,原来你们进宫的时候我就想将你们要过去在身边带上一阵,可小燕子心急得很便就罢了,但这时间过得快过不了几年小燕子总是得许人,格格不比公主要择地建府,若是到时候你一并跟着去了不就成了个陪嫁丫头顶了天了就是做个姨娘?这样一来,甭说小燕子肯定不愿意委屈你,就是我这心里头也觉得心疼,这金锁丫头也是,怎么也不帮衬着一二,将你要过去留在身边也好全这份姐妹情谊不是?”

魏碧涵不是个好心的,对淑芳斋明为关照实为物尽其用,之所以会帮着紫薇正名那是看到了她背后的价值好歹能帮自家抬旗,可以丢掉着这背负了多年的包衣之名,可金锁不同,甭说此人没得半分利用价值也精明得不像随便能拉拢之辈,就光是瞧着她那千娇百媚的容姿和现在水涨船高的位分她就一百个容不得,毕竟就是抛却紫薇那些个作用不说,就仅仅说那个沧海遗珠的名头就能让她拿来当一当慈母显一显纯良,但对于金锁这种显然是要从她肉汤里刮油的主儿,她横竖不可能稳得住,然而眼下里一切已经成了定局,且弘历又对这贱人青眼有加的很,想要出去这么个新起之秀显然不是上几回眼药吹点枕头风便能够成事的,如此,便不得不剑走偏锋,比如,激得这个已经要到了特赦令的夏紫薇捅出真相,用知情不报和内里藏奸的名头直接将金锁拉下马彻底断了她的后路……魏碧涵的算盘拨得哗哗响,紫薇也确实没有这般千回百转的心思,可是一步落人后就步步落人后,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紫薇刚进宫的时候就已经被盘算良久的金氏给瞄上了,且还说了一大堆挑拨离间的话,是以,夏紫薇心中气归气怒归怒,到底还没彻底失了理智,反倒是干脆出了淑芳斋打算找个僻静的地儿好好理理思路。

这么一来,倒是跟从永寿宫出来准备打神武门出宫的永珹撞了个刚刚好——

“你是哪个宫的,怎么见到主子也不知道过来请安,这规矩到底是怎么学的!”在宫里头当奴才讲究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永珹身边的大太监打远就见到一个穿着粉色宫装的女子往这边走,远处不说走近了竟是还没得半点表示,想着自家主子本就心情不佳,便直接吼了出来,“还不给四阿哥见礼?!”

“呃?”紫薇心里头想着事,突然被这尖利的一嗓子打断思绪不由得本能的皱了皱眉,而定神一看眼前站着的是永珹倒也没说什么,从善如流的福了福身,“奴婢给四阿哥请安。”

“嗯。”紫薇行礼行得心不在焉,心里头同样存着事的永珹受礼也受得心不在焉,挥了挥手便想接过这一茬儿仍是径直出宫,然而不经意的一抬眼脚下却是一顿,“是你?”

见着自家额娘口中所说的一定要拉拢到手,刚刚正反复揣度着的人就站在自己跟前,永珹不由得松了松眉头,语气也柔和了几分——

“回宫几日了倒是没听见你的消息,今个儿一见怎的像是眉间有愁绪,莫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没有,奴婢……”

紫薇倒是没有想到永珹会看见自己突然转换了态度,他们虽然是一道出巡,但她的心思都放在了弘历和尔康身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旁的人,更别说这个压根就没说上几句话的四阿哥,一时之间不由得有些不适应,可刚开了个头想要打个马虎眼过去,一抬头见到面前人这满身尊贵却又面带关切的模样儿,却又鬼使神差的转了转语态。

“能进宫已经是奴婢的福气,奴婢,奴婢又怎敢有什么委屈呢?”

不得不说弘历虽然脑子有点拎不清,但皮相倒还是拿得出手的,不然当年也不会在那么多皇孙里头偏偏挑中了他接进宫,而此外,金氏的容貌也算得上是柔美,若不然也不会得了这么些年宠爱一连生下三个阿哥,如此,得了父母所长的永珹自然也生得一副好容貌,再加上多年的养尊处优,站出来便很是吸引人目光……人都有爱美之心,紫薇见过的男子本就不多,除却一干下人和没什么交道的外臣以及宫外的柳青便统共就只有弘历永琪和福尔康福尔泰几人,如此,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同父异母且明显对自己有所怜惜的兄长,紫薇就也没什么防范之心,更别说她原本就有觉得永琪那帮子人太不可靠想要寻求外援的心思,这样一来,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自是做得手到拈来。

不是没有而是不敢?

听闻此言,永珹那肖像弘历的眼眸之中飞快的闪过了一道精光,金氏原就没将话说得太明白,毕竟自家儿子到底只有十几岁的年纪,突然碰上这等闻所未闻的狗血事多多少少会有些稳不住,事儿没办成还好若是被有心人看出个端倪毁了全盘计划那可就遭了,是以,金氏便也只说要拉拢夏紫薇压根没将其身世和盘托出,如此一来,根本不知道对方与自己这层血脉关系的永珹见着紫薇这番作态,心中不由得领会成了另外一番意思,这丫头虽然身份卑微但容貌尚算过得去,既然额娘发了话说要拉拢那么收做妾室也不是不可以,这般想着,便只见他神色更为柔和——

“怎么我瞧着不像?可别是不愿意对我说吧?”

“不是,奴婢……”

“那你便说,只要我办得到的,今个儿便帮你做了这个主了!”

永珹不是不知人事的人,要想拿捏个小姑娘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一番话不光说得有气势也说得颇为暧昧,而紫薇虽然没往那方面想,可是想到永琪那万事只护着小燕子,尔康万事只知道叫自己隐忍的模样儿,以及如今金锁得势让她面子里子丢了个干净的情形,急于掰回一成或是说急于想要入弘历眼的紫薇不由得有些心动了,如此,看着正如同自己所料的那般,对方面上虽然仍带委屈可眉眼中明显透出了的喜意,永珹自是心下轻笑出声——

看来额娘交托的事儿也没什么难度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