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44 此格格非彼格格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44此格格非彼格格

;

“干爹,看您这精神头大好的模样儿,可是这回又有什么乐子瞧了?”

随着弘昼在朝上越发的站稳了脚,已经娶了妻有了后的多隆也逐渐成熟了起来,只是即便不像当年那般得了点趣事就停不住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之下肚子里的小九九却仍是不减反增,好不容易磨着自家干爹这趟出门带上了自己,前脚刚出了京后脚便八卦了起来——

“我听说那个什么还珠格格的娘就是山东济南人,这回主子爷让您往济南走一趟,莫不是其中有了什么变数?”

“你小子倒是脑瓜子转得快。”

弘昼一副老神在在,不否认也不承认,只嘴角带上点别有深意的笑意,而见此状多隆的眼眸深处却是飞快的抹过了一道精光,将声音压低了一二分——

“干爹,您老人家跟谁打太极也不用跟儿子我来这一套不是?那会儿跟着去西山打猎的又不是一个两个人,众目睽睽之下那个什么还珠格格突然冲出来被带回宫,这但凡有点脑子的人哪里还不知道这其中的究竟,只是碍着主子爷的态度又是个无关紧要的格格才没出声罢了,而进了宫到现在虽然一直没在宗室面前亮过相,可谁又不知道那个丫头平日里是个什么行举,依我看,这格格不格格的还真做不得准,眼下里主子爷说是说要册封那个什么金贵人才要查上一查,可说不准就是想借着这档子事打掩护好好查一查那格格的身家背景,毕竟那丫头年纪不小了,仅凭着一把扇子一卷画认下来的身份谁家敢娶?”

“嘿,夸你小子一两句你倒是顺着绳子往上爬,那位爷可没这么多心思,拿着那丫头当失而复得的宝贝疼,当初咱们说要去济南查一查好歹心里有个谱他还死拦着不给,道理说得一套一套的,认了这么久了又怎么可能突然提起这一茬儿?”

“可是那个金贵人再是救驾有功那也是个包衣出身,而且就封个贵人,皇后娘娘就能做主决断的事儿需不需要这般大张旗鼓还劳动您老人家,这也……咦?等等,皇后娘娘?”

多隆虽然一直觉得小燕子的来历颇有些问题,可是这一来弘历已经拍了板,二来没有碍到他身上,三来他作为外臣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深宫内院,几几相加之下倒也知道得并不多,这一回实在是在京城待得闷得慌磨着弘昼一起出门才掺和到了此事之中,而他脑子不笨,想到以前硕王府那档子事中景娴的手笔,脑中不由得顿时灵光一闪——

“莫非这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倒也不算白夸了你。”弘昼稍微敛了敛唇边玩世不恭的笑意,连带着将手中的折扇猛地一合,“正如你所说的,那个还珠格格确实是有问题。”

“那这么说,您这一趟出门可还真是有乐子瞧了?”多隆本就是个爱看热闹的主儿,一听这话眼前不由得一亮,连带着脑子也转得更快了起来,落到嘴边竟是‘噗嗤’一笑,“那个还珠格格是五阿哥射下的,进了宫没走坤宁宫的路子便一路抱进了延禧宫还养在了令妃膝下,这要是是个假货,可不得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可不是么?”

比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多隆,早就跟景娴站上了同一艘船且打几个月前就开始在宫外帮着动作的弘昼显然心里更有一本帐,看着那随着飞驰的马车不断退后的景致,轻敲着折扇发出的声音仿佛一声声撞进了人的心里——

“只是这回翻的可不只是延禧宫,而是这整个后宫怕是都要重新洗牌了。”

“主子,听和亲王府传来的消息,说是和亲王已经到山东了。”

景娴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既然下定决心要收网那必然不会做出什么打草惊蛇的举动,比如这一趟撺掇着弘历那厮让弘昼去山东,便是在她用金锁丫头刚进宫不久别被这般郑重其事吓到了和以免前朝对这般大张旗鼓生出什么微词的暗示之下,生生成了一番秘密之行,除却几个贴心人之外压根就没旁人知晓,更别说如今正在禁足的金氏和因着后宫突增对手而如临大敌的魏碧涵——

“他们倒是动作快,算算日子,怕是用不了两个月便会回京了?”

“正是,据说那个夏家并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当年在济南也算得上是个望族,仅仅是因为出了这档子未婚先孕的丑事才慢慢的沉寂了下来,但即便如此,想要查清楚其中内由却到底不算什么难的的事儿,更别说那个夏雨荷似乎当年还在济南城里头颇有才名。”

“弘昼那小子向来是个主意多的,落在他手上的事儿只有他不想办的没有他办不好的,我自然是没有什么不放心的理儿,只是那个夏紫薇,听说近些日子有些不安分?”

“奴才正要跟您说这个事儿。”

弘昼在外头忙活着,景娴在宫里头也没闲着,一来金锁要册封,虽然只是个贵人的位分,可耐不过人家有着救驾之功在身又颇得弘历青眼,宫里宫外这么多眼睛盯着弘历那厮又有意大办自然是有忙活的地儿,其二也是因着这救驾之功金氏那一脉有了点起色,眼前收网在即景娴显然是不打算给她们翻身的余地,少不了得控制金氏和那几个小的之间的联系,省得其中生出什么旁的变数,一来二去之下倒也真是忙了不少日子方才缓过神——

“主子,您怕是一千个一万个料不到那个丫头跟谁人扯上了干系,永寿宫那位前前后后忙了这么久功夫,满心打算着靠淑芳斋那些个蹄子来翻身,只是她怕也是估计死活料不到这阴沟里翻的船是翻在自家儿子手里头。”

“哦?”

景娴并未事无巨细的盯着夏紫薇,有着底下人眼珠子不错的看顾着她也没必要太过这样劳心劳力,可是能让容嬷嬷说出这样的话,且露出许久不见的幸灾乐祸之色,她却是不听也能猜得到一二,凤眸之中精光一闪——

“是永珹?”

“可不就是?说起来这也是她自己自作孽,毕竟这有一句说一句的她虽然是自作聪明的尽使出点昏招,可膝下这几个阿哥却还是一个顶一个的有点子丘壑,但这回儿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自打上回四阿哥随着主子爷出巡回来去永寿宫道了个安之后,就跟那个夏紫薇左左右右的扯不清楚了起来,也不知道这位爷是知道其中的内由想来一招剑走偏锋,还是被蒙在鼓里的来了一出阴错阳差,总之啊,听着底下人的回禀,据说是打得火热呢!”

“竟是到这般程度了?”

“正是。”

容嬷嬷并未将话说得太过直白,可是听在历经两世的景娴耳中哪里会听不出其中意思,眼中不由得飞快的闪过了一抹异色,本来还想着寻个什么切入口既将永寿宫那一帮子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拖下水又不暴露自己的人惹上什么猜疑,这会儿居然就瞌睡送枕头的来了这么一茬儿——

“说起来倒也奇怪,那个夏紫薇住在淑芳斋里头,而那个还珠格格也压根就不像表面上所表现的那般没有一点心机,难不成她就一点都没察觉出什么不对?还有五阿哥,福家那两个小子和延禧宫那位,难道他们就一点都不担心关键时候生出什么变数?”

“你莫要忘了,那特赦令他们可是已经拿到手了。”看着景娴一副若有所思并不接话的模样儿,一旁听了半天的李嬷嬷倒是接过了话茬儿,“他们几人明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利益一致,可实际上却不然,五阿哥和那个还珠格格是一门心思,而福家那几个又是打的一个主意,这会儿寻找时机说出真相谋取最大的利益都来不及,怎会还分得出什么旁的心思去留意这个在他们眼中向来觉着跟自己利益一致,决计不可能坏事的夏紫薇,更别说后者在刚入宫的时候就对淑芳斋那帮子人生出了防范之心,压根就会将心里话一点不剩的掏出来。”

“这倒还真是奇了,以往瞧着互不干联的一步步这会儿竟是都连了起来……”容嬷嬷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同时转头看向景娴,“主子,您怎么瞧?咱们要不要顺水推舟的帮上他们一二?”

“此时不推更待何时?”

“呃?”见惯了自家主子坐山观虎斗鲜少主动出手的模样儿,眼下里听着这般干脆利落的话容嬷嬷不由得愣了一愣,但更快的又被一丝兴奋给取代,“那咱们?”

景娴的打算很简单也很普通,不过是一边拦着淑芳斋那帮子去捅出真相顺便在他们本就不怎么牢靠的关系里挑拨上一二,另一边则帮着自己上赶着作死的永珹紫薇二人,控制着既不让他们关系密切到掏心掏肺又自以为得计,不得不说,这样的法子不见得多么的高明,可在这双方都心怀鬼胎的前提之下却是无比的有用,正当弘昼多隆一行人搜集了足够的证据直奔京城之时,自觉差不多火候完成自家额娘所托且又因着紫薇看着淑芳斋那帮子人迟迟没有动静,越发心急上火撺掇着使他彻底下了心思的永珹求见弘历,踏进了乾清宫——

“什么?你说你看上了紫薇丫头,想抬举她做格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