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55 鸡飞蛋打一场空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55鸡飞蛋打一场空

“什么?你说皇上有意思把那个夏紫薇配给尔康?”

弘历的话虽说是在气头上以及几番刺激以下抛出来的,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再加上当时北五所伺候的人都因着后宫两座大山的到来纷纷聚集到了一处,在景娴的授意之下,这番说辞自是不胫而走,飞快的传到了延禧宫魏碧涵的耳中——

“此话当真?”

“奴才自是不敢欺瞒主子,虽说咱们眼下里的处境不好,因着五阿哥的关系也没少受主子爷的打压,但只要有银子在怎么可能会有打探不出来的消息?奴才听那北五所的管事太监说得清清楚楚,这可是主子爷的原话呢!”

“哈哈,天无绝人之路,我就知道天无绝人之路!”

魏碧涵的心思很好猜,若是换在以前,即便她再是心里有这样那样的考量也决计不会太过上赶着去自降身价,白白惹得人说福家是踩着女人的裙角往上爬,闹得夏紫薇自信心过于膨胀不好拿捏,可以在先是真相被突然捅出来生生招了弘历的怒火降了位分禁了足,再又因着永璋那个混账东西的下落不明闹得处境越发艰难,这般几几相加之下,她自是再也稳不住端不住,瞅准一点机会就当做翻身的救命稻草,想要死死握在手心里——

“你想办法给我阿玛通个消息,让他务必把这个消息递到福伦府里头去,还有给北五所那些个伺候的人吹吹风,若是这件事成了,咱们的苦日子便也就到头了,本宫就不信皇上看在亲生女儿的面子上还能狠得心来发作!”

“可是,可是据说那个夏紫薇的容貌已经受损,性情亦是大变,这样行事真的妥当么?”

魏碧涵被禁足在延禧宫里头,就算手底下再还有着一些得用的人,却怎么都不可能像以前那般将宫中的情形尽收眼底,而冬雪虽然对近日来所发生的事情了然于心,却也不可能将什么话都往外头抛,是以,即便她多多少少听到了点风声却也没太过往心底里去,便只以为夏紫薇不过是撞伤了额头或许受了点什么小伤,再加上她一向自信看人的眼光,觉得其横竖是个软和的性子,就更是一片不以为然——

“你这丫头懂什么?她是沧海遗珠固然不错,可是这金枝玉叶跟金枝玉叶之间的差距可是大了去了,甭说她原本就是一个在外头生下来的贱蹄子,就光是按照小燕子以前的那些行举就几乎是将皇上对那个劳什子夏雨荷的感情磨灭得几乎不剩一二,再加上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她一个没有公主府且还是顶了小燕子名头的和硕格格,就是性情再大变还能翻了天去?”

说起夏紫薇,只见魏碧涵满脸的不屑,一看便知她从未将此人放在眼里过。

“更何况,表姐虽是个小性的,却也不是个分不清轻重的,眼下里的情形已经这样为难,若是这样僵持下去,不说决计不可能再讨到什么更好的姻亲,就是连命都不知道在皇后那个老妇人的挑拨之下能不能保得住,如此之下,倒还不如暂时受了这门亲事,毕竟皇上再不喜欢她那也是亲生父女,皇上一向以仁治天下,难道还能半点都不管了?横竖她膝下还有个尔泰,到时候翻了身出了气还怕找不到一门更好的亲事来抬举自个儿?”

“是,到底是娘娘看得远,不比奴才这样见识浅薄……”

见魏碧涵真的如同坤宁宫那位所想的一般,半点都不挣扎的乖乖的上了钩,冬雪面上一片恭敬,可低垂着的眼眸之中却是飞快的闪过了一道精光——

“那娘娘准备如何行事呢?”

“嗤,这有何难?皇上眼下里固然是恼了咱们,可他最是个要面子的主儿,比起体面来说,这份不痛快算得了什么?”魏碧涵一扫这些日子以来的惴惴不安,面上尽是一片得色,“两人成行三人成虎,到时候还怕他会不应下这门亲事?”

魏碧涵的动作很快,或者说在景娴的格外关照之下底下人的动作自是不敢不快,没出几天的功夫,宫中便有了各种各样的传言——

“你听说了没有?那个北五所的夏姑娘原来才是主子爷的亲生女儿呢?我就说那个还珠格格那样的粗鲁跋扈,怎么可能会是金枝玉叶,这下子倒是好看了!”

“你这蹄子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居然在背后议论起了主子爷的事儿,你就不怕被嬷嬷逮到狠狠罚你一顿?”

“怕什么呀?现在宫里头早就传遍了,我今个儿去嬷嬷房里奉茶的时候听见她们也在说这事儿呢!说是那个夏姑娘千里迢迢的从山东跑到京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竟是被还珠格格骗走了信物当上了格格,这样也就算了,她居然还被两句话哄得进了宫当了奴才,哈,咱们脱去奴籍都来不及了居然还有人上赶着来做奴才,居然还是正儿八经的金枝玉叶,难怪主子爷这样不待见她,换做是我也对这么个糊涂的女儿喜欢不起来不是?”

“谁说不是呢?到底是在那外头生下来的,不说一点半点都比不得咱们宫里头的公主,那浑身上下还尽是透着股小气,要不是这事情闹了出来,谁又能想到她会是格格?”

“嗤,什么格格呀?事情闹出来这么久了上头也没下个明白的旨意,这不摆明了就是说主子爷厌弃了她么?亏她还在北五所里头耀武扬威的端着主子的模样儿,也不想想自己够不够那个体面!”

“这算什么呀?你难道没听到最新的消息?说是那位夏姑娘不光是一身小家子气,还没得半点规矩礼数可言呢!算起来现在她生母的孝期还没过,她竟是就跟福家那个大少爷勾搭在一起了,呵,一个格格竟是看上了个包衣奴才,这传出去可是要笑掉人大牙了!”

“哈?还有这种事?不过话又说回来,她出身本来就让人不齿,行为举止又是那么幅德行,再加上她现在那张脸,除了福家那样的身份,哪还会有什么正经人家瞧得上眼呀?”

“这倒是,说起来倒还真是天作之合了哈哈!”

宫里头本就没有什么不透风的墙,再加上这传言越演越烈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模样儿,弘历就是再想恍作不知也是不可能的,然而他虽有心狠狠处置几个奴才杀鸡儆猴,却无奈讨论的人实在太多源头也无从追溯,法不责众之下竟是只能生生吞下了这口闷气,而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遮掩下的丑事就这样大喇喇的被揭了出来且还闹得人尽皆知,若不是因着永琪那个混账东西的幺蛾子宫门紧闭,说不定这会儿都已经传到了宫外,各家朝臣和京中百姓耳里,就更是气得他几欲吐血,如此,自是再度将矛头对准了局中人的夏紫薇和福伦一家——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皇上对外宣称还珠格格为母守孝太过伤心病重去世了?”

天大地大面子最大,被逼到了这个份上弘历自然再没有护着那帮子混账东西的理儿,看着上朝之时已经有大臣开始了旁敲侧击,竟是从未有过的快刀斩乱麻了起来,直让慢了半拍得到消息的魏碧涵浑身犹如至于冰窖之中。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那夏紫薇呢?皇上就一个字也没有提起要给她册封么?”

“没,没有……”

冬雪的面上满是为难,看着魏碧涵的神情也很是有些惧怕,可嘴上该说的却是一个字都没有漏掉——

“奴才费劲千辛万苦才撬开了乾清宫一个太监的嘴巴,说是,说是主子爷现在对那个夏紫薇大为火光,以前还看在情面上多多少少的会赐点药赐点物件儿,可是近日里不光是什么都没有了,一听到夏紫薇这三个字便是大怒,皇后娘娘顶着病体过去走了一遭才堪堪消了点火,只是再不提什么沧海遗珠不沧海遗珠的事儿,反而,反而像是眼不见为净一般的一顶小轿就将人送进了福大人府邸。”

“……一顶小轿?”

“是,而福大人一家的禁足虽说是暂且被解除了,可是主子爷却像是下了狠心一般,将福大人和两位福公子撸成了个白板,就连原本在东大街的府邸也被封了,而是被赶到了城郊的庄子上去住。”

“呵,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皇后那个老妇人决计不会这样好心,可是她以为这样本宫就没有办法了么?”魏碧涵被这接踵而来的消息激得满眼通红,长长的指甲直接刺入了掌心也没能让她缓过神来,反倒是神情越发的疯狂,“不,本宫不会让她得逞的,皇上最是个念旧情的,只要等到过了这个怒头就一定会惦念起这个亲生女儿,福家也决计不会因此倒台,本宫,本宫更加不会认输!”

魏碧涵不死心,反而是觉得置之死地而后生绝对还有着一线转机,只是她一千个一万个都不会料到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