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56 万劫不复的噩梦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56万劫不复的噩梦

“大,大夫人,奴才来伺候您梳……”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清晨,只是在福家这并不怎么大的郊外庄子里却很是不平静,随着一生刺耳的脆响,小丫鬟被狠狠扇了一个巴掌,顿时打断了她还未说完的话——

“夫人?我是皇上的亲生女儿,我是格格,你这个贱婢吃了豹子胆了,是想翻天么?”

“可是,可是皇上……啊!”

小丫鬟是卖了死契给福家的,虽说树倒猢狲散,可是京城里头请得起丫鬟的看不起福家,连带着嫌恶他们家出来的下人,不嫌恶的又着实没那个本事来指使人,一来二去之下,除了那些以前得脸且搜刮了足够油水的管事们拍拍屁股走了人,剩下的一些小丫鬟便还是跟着来了庄子伺候……福家一向是个拎不清的,耳濡目染之下教出来的丫头自然也不是什么心眼通天的角色,只觉得既然皇上没有下旨意册封那就不能够喊格格,却不料祸从口出,话还没说完便又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一口一个皇上的难道还想着以此来压迫我?皇上现在是暂时恼了我不错,可我骨子里流的血比你高贵了成千上万倍,你凭什么跟我唱反调?当真是活腻了吗?”

自从毁了容貌又被弘历几乎是驱赶一般的送到福家之后,夏紫薇的性子就越发的阴沉扭曲了起来,看着面前这个丫鬟的清秀面容只觉得万分刺眼,如此,竟是只见她眸中飞快的划过了一抹狰狞之色,抬脚便踢了过去——

“还是说,你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生出了轻视之心?呵,好,既然如此,我便毁了你这张令人憎恶的脸,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还拿什么来跟我作对!”

“不要啊,夫人,哦不,格格,奴才错了,一切都是奴才的错,奴才千不该万不该说话不过脑子,只是奴才当真不是有心的,更不敢存了不敬之心,您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奴才跪着仰视您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敢跟您作对呢?格格您是那样的高贵,那样的善良,那样的仁慈,求您,奴才求您宽恕一次,奴才再也不敢了!”

小丫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满脸泪水,她脑子虽然不够机灵,可该为自己打算的地方却是一点都没落下,想着这毕竟是宫里的贵主儿,伺候谁不是伺候,倒不如跟着这位说不定能够谋个好的前程,若不然能够搜刮到一点财物得以将来安生也不错,是以,便掏出了以前存下的银子上蹿下跳的硬生生挤到了夏紫薇的院子里来,却一千个一万个没有料到是上赶着进了魔窟,肠子悔得都快打结了,只想着躲过这一遭就有多远跑多远,哪怕去个村里当个农妇也总是无碍性命,只是这番求饶的话落在夏紫薇耳中却是直让她坐实了这丫头先前的不敬,非但没有半分心软反而越发的恼怒,从桌上拔下一根金簪就想着刺过去给对方点颜色瞧瞧——

“躲?你还敢躲?”

“格格,格格不要啊,奴才真的知错了!”

“呵,知错?已经太晚了,今个儿我若是连你这么个贱婢都处置不了,以后岂不是人人都敢爬到我头上去?嬷嬷,给我抓住她!”

“格格!”

“住手,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自打夏紫薇被送过来之后,福家上下就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可是为了顾全大局,想着总是还能有着翻身的余地,众人却也不得不忍着她,甚至是虚与委蛇的配合她,比如福尔康,他其实也跟弘历一样是个重色的,看着夏紫薇容颜尽毁且性子越发的乖张,心里的厌恶可谓是能把自己憋死,然而,在父母的劝说和宫中递出来的消息两两相加之下,他却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即便打着要在书房看书的名号不来同寝也总是会过来一起用膳,只是心里到底存了浓重的不满,刚一走进来就看到这幅情景,不由得下意识皱了皱眉——

“怎么又跟下人置上气了?你就不能消停点?一个两个的都不合你的意,难道你非得让伺候的人都跑光你才甘心?”

福尔康这话虽说有点借题发挥的成分在,却也有几分真意,眼下里福家的情形早已不可跟往日同语,就是多年以来再有些积累也不过是坐吃山空,更别说还要上下左右的拿出去打点,而无独有偶,夏紫薇又看这个不顺眼那个顺眼,今天责罚这个明天打死那个,原本尚且还算运转得尚可的家里自是一天比一天搅得乱,甚至是每天都有下人外逃,再这样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功夫就得主子们自己生火做饭了……夏紫薇本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除了琴棋书画也从未学过什么掌家管院的事儿,哪里能想得到这一层,一听这话就只觉得对方是在有意庇护这个贱婢,心中的怒火一蹿便不可收拾了起来。

“怎么?一个两个丫头就让你福大公子舍不得了?你这样怜惜怎么不将她抬举了做你的夫人?当初说得比唱的好听,什么心里只有我,什么山无棱天地合,现在倒是翻脸比翻书都快了?福尔康,你也不想想你们一家是因为谁才被暂时赦免了死罪安然无事的站在这里,为了个贱婢你居然敢跟我对着干,你就不怕逼急了我拉你们一起去死么?”

“你!”

“呵,被我戳中软肋了?你个没用的废物点心,我夏紫薇以前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得了便宜还想卖乖,还不给我让开!”

夏紫薇本就敏感,现在更是尤其如此,是以,她自是感觉的到福尔康那表面柔情眼底深处的厌恶,也感觉得出其余人对她又忌惮又巴不得她去死的情绪,长期以往之下自是越发的病态,几乎是只有将所有人都践踏在了自己脚下才能从其中找到一丝半点快意的安慰,如此,便只见她数落完了之后再度将目光瞄准了恍若抓住了救命稻草躲在了福尔康身后的丫鬟身上,拿着金簪便戳了过去……怎么说,福尔康也是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且过得一帆风顺的主儿,虽然眼下里栽了个极大的跟头不得不暂时放□段,可骨子里的傲气和不可一世却是从未改变过,看着对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自己留一点情面不算,还这样的嚣张跋扈,自尊心和逆反心的双重作祟之下,竟是脑子一热直接出手将来人给推到了一边。

“福尔康,你居然敢打我?!”

夏紫薇的身子本就柔弱,被一个大男人这样一推自是狠狠的摔倒在地,多亏身边嬷嬷的帮衬才没伤到自己,可饶是如此,也足够让她勃然大怒,更是联想到了当初就是被这样一推毁掉了容貌断送掉了前程,永琪和福尔康二人的脸不断在她眼前交织,想到就是他们哄着自己忍气吞声失去了最佳说出真相的时机,闹得一步错步步错终于落得这样的田地,夏紫薇不由得彻底发狂了——

“我跟你拼了!”

“滚开,你这个毒妇,你对待下人冷酷无情不说,难道现在还想要弄死我?你不要忘了,我可是你的丈夫!”

看着夏紫薇的脸色从白转青,又从青转黑,福尔康心里到底有点心虚,可还没来得及说上什么便被对方这突然冲过来的举动唤起了怒火,抬手又狠狠的推了一把,且抛下了这么一句话,夏紫薇摔倒在地,这一回却没有急忙的爬起来,甚至挥开了一旁两个嬷嬷的手,反倒是阴测测的抬起头——

“我是毒妇?我冷酷无情?福尔康,你倒也真是说得出口,怎么,现在你又记得是我丈夫了?”

“你……”

“你一个月来我房里几次?打着在书房看书的名头跟丫鬟鬼混你真当我不知道?当初对我掏心掏肺,看着我容貌受损就翻脸不认人,呵,在我跟前耍威风算什么本事?你倒是去皇上跟前闹啊,说他无情说他残忍的偏偏将我们撮合在了一起啊!”

夏紫薇的眼神如同恶鬼一样满是寒光,面上的伤痕也在这般阴森的表情之下尤为显得可怖,生生把福尔康吓得一退再退。

“怎么?没胆子了?呵,福尔康你就个外厉内荏的废物,而且我也索性跟你把话挑明白了,甭管你心里多不甘愿,你心里有多大的怒气,你这辈子也就只能跟我在一起了,不是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么?只要我还活着一天,你就只能忍着我这么个毒妇,忍下我这份冷酷无情,但,要是你哪天忍不住了对我下了什么毒手……”

景娴虽说对她深恶痛绝,对她骨子里生不出一点好感,可身为嫡母面子总归是做得足的,该给的和硕格格的嫁妆,该拨的嬷嬷丫鬟可是一个不少,半点都没有让人诟病的地儿,如此,除了她背后的利用价值之外,福家也是因为这些从宫里出来的人不敢轻举妄动,夏紫薇从来就不是个蠢的,一直了然于心,这般之下,便只见她将目光轻飘飘的移到身后的这些人身上,逼得福尔康顺着自己的目光看向同样阴沉着脸的内务府嬷嬷,带着阴测笑意的抛下一句——

“你,还有你阿玛额娘和弟弟,以及这福家上下所有人,对了,连带着你那个已经被贬为贵人的姨母,全都得跟着我夏紫薇一起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