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第二 步名声尽毁

第二步名声尽毁

幺蛾子易起却难平,更别说本来就性质严重还加上了景娴等人的推波助澜,真真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弘历没有料到这南巡的第一站就闹出了这样了不得的事,先是灾民作乱再是心腹遭难然后又被允禄劈头盖脸的训得一脸难堪,他心中憋着极大的怒火,却偏偏还发作不得,除了将阿里衮唤来依葫芦画瓢的骂了一通狗血淋头又暂时卸了他的差事,他还得强撑着尚未大好的病体一边安抚灾民一边安抚宗室,八辈子的憋屈劲儿都在这一遭受尽了,然而弘历虽然已经觉得足够委屈足够让步,事情却并未按照他想象中那般顺势而为的平静下来……山东本就闹了饥荒,若是当时就递上折子免了赋税又加以赈灾,事情很快就能得到解决,可屋漏偏逢连夜雨,皇帝要南巡山东上下官员哪里敢在这个时候来触眉头,先搜刮了一通赋税又威逼了一帮乡绅富豪,只想着怎么将接驾事宜弄得尽善尽美给上头留个好印象,闹得眼下里要赈灾了是到处拿不出钱,灾民要吃饭若不然就作乱,弘历只能硬着头皮将目光转到了江苏等富庶之地,而钱虽然勉勉强强拿出来了,却是仅够吃饭不足安抚,且还再度激起了新的一轮文人士子们的大肆讨伐,将眼下的局势弄得越发的为难。

“皇后娘娘,您这回儿可真真是神机妙算了,当初爷们儿还在跟奴才念叨说这灾情年年都有,顶多也就是让那个阿里衮受一番难,有着祖上的功勋在总归动不到根基,却没料到您来了一招釜底抽薪,不光是让皇上碰了个满鼻子灰,还让十二阿哥在这里头出了回大大的彩,妙,实在是妙!”

“你呀,原先倒是老实忠厚的,怎的现在越发的跟和亲王一般油嘴滑舌起来了?”

景娴在南巡第一站埋下的层层伏笔,当然不只是为了让弘历那厮受受惊,更不是独独为了那么个横竖翻不出天的阿里衮,眼下里她们那拉家跟钮祜禄家的矛盾已经越演越烈,甚至是跟弘历之间也就差着没有撕破脸皮了,如此,她自是得小心谨慎又得步步为营每一分都计较到点上,毕竟这权势之争事关重大,皆是讲究一个天时地利人和,自己就是再经营了这么些年也抵不过人家是先帝爷立下的来的正统,如此之下,自是要先砍了对方的臂膀再打乱他们的计划然后让他们失去民心所向,接下来便趁着这个关键的当口儿给自己阵营好好造一番势,先是让那拉太后带头减免出行女眷的分例且捐出力所能及的财务,再让已经入朝处事的永璂深入灾民之中亲力亲为的上下安抚,既全了皇家颜面又给自己拉足了人心,两两对比之下,自是高下分明。

“说起来,这甭管眼下里的情形再好也终究是一步险棋,我一介后宫妇人想归想,能够得以实施总是多亏了和亲王的帮衬,只怕是累得你也跟着担惊受怕了。”

“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娘娘您说这般话可就是太过于见外了。”

吴扎库氏向来是个明白人,同时也是个极为聪明的人,若不然她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来将和亲王上上下下皆是收拾得服服帖帖之余,还将弘昼收服得甘之如饴?嫁入皇家,再是泼天的富贵都已是习以为常,为人父母者总是朝下一代看,万事只想求个妥当只求个安稳,而若说最开始他们是因着利益所致被绑上了那拉家的大船,眼下里便多多少少是有些心悦诚服了——

“这么多年下来,这后宫里头的幺蛾子奴才不说一清二楚也总是大致上心中有数,说句不敬的,慈宁宫那位是个顶糊涂的,若是为着顺了她的气隐忍不动,眼下里或许能得一席安生之地,可往远了说却怕是难逃一个狡兔死走狗烹,毕竟旁的不说,就说四嫂子您为了皇上无后顾之忧在后宫勤勤恳恳几十年,宗室里头外命妇里头哪个不称您一句贤德,却是闹得个这样不尴不尬的光景,再说近几年来主子爷对奴才府上又是拉拢又是打压的态度,这安安分分的又能得什么好?倒不如豁出去拼上一回,拼输了那是提前受难,拼赢了却是子孙安稳,奴才怎的会连这个都不晓得分?”

“你们的心意我自是明白的,若不是有和亲王上下周旋,庄亲王的态度哪里会转得那样快?又哪里会对小十二越发的上心上眼?”

正如同先前所说,允禄等人虽然不是什么心无旁念的死忠保皇党,甚至对弘历这些年来的行举颇有微词,可是先帝爷的余威在又顾念着兄弟情分,宗室里头多多少少还是偏向弘历一些的,而要将局势掰过来等着东风一到就万事具备,这博取宗室等人的好感自是尤为重要的一步,而拉拢宗室的事儿那拉太后虽也做得却总是不那么利益共通,是以景娴这话也着实不算客套,想着近日来宗室老王爷们那颇为微妙的态度,景娴唇边终于带上了点笑意——

“第一步是失民心,第二步是名声尽毁,第三步则是……皇上心里头不痛快必是要在其他地方找补回来的,只是他怕是料不到现如今是一步错步步错,早已覆水难收了。”

“王爷也是这么个意思,一切也正如您所料的这般,眼下里皇上虽是暂时还未抽得出功夫想其他的,可是慈宁宫那位却已经是稳不住了。”吴扎库氏一点就透,“是不是还如同咱们先前所计划的那样,将那人给推出去?”

吴扎库氏的话虽是说得没头没尾,可是景娴却是了然得很,上一世她之所以被废,其中固然有多年不得宠又性子太过要强的缘由,但其中却是少不了那个江南名妓作为导火索,这些年在宫里虽然也曾多次咀嚼此事,可是又要忙前朝又要忙后宫且还怕出现太多意外凡事只敢按稳妥的来,直到眼下里已经出了宫再度踏上了这条南巡之路,方才得了功夫好生的回忆起当初的细节,若是不出预料,那个江南名妓十有八/九便是钮祜禄氏和魏碧涵二人联手找来的,而弘历那厮会那样坚持那样排除众议说不定也是早就知道了内情,只为了以此来打击自己彻底绝了眼中钉肉中刺,如此之下,景娴不由得剑走偏锋了起来。

你不是要寻由头发作吗?好,我不光是配合还上赶着给你将由头找齐;你们不是看中了江南名妓的好拿捏自以为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么?很好,我偏偏就要给你找个不好拿捏的毁了你全盘棋子;你们不是拼得破釜沉舟,即便闹得自己名声不好听也要拿着此事做伐子激起她的左性吗?好得很,那咱们就来看看人找齐了名声毁完了左性激起了之后,事情会不会像你们所想的那样顺利!

“听王爷说那个女子可算是个妙人,不光是生就一副那位最喜的弱柳扶风的模样儿,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最绝的,还是自命清高的性子,据说以前是个正儿八经的官家小姐后来受了文字狱的波及才全家落了难入了贱籍,可饶是如此她却也着实算个能屈能伸的,除却死守着清白不从之外,那模样儿那身段儿那才艺可谓是将南边那些个达官贵人迷得不行,见一面都至少要千两银子呢!”

“哦?”

景娴挑人的要求不算高也不算低,一来照着高子吟和魏碧涵那样的路子走,二来要懂得欲擒故纵的把戏,别一见着泼天的富贵就迷了心智乱了分寸,三来则是最好祖上跟弘历这厮有点子仇怨,关键时候能起到绝佳的作用,这般几几相加之下,她原以为这人并不算好找,可没料到不过两月的功夫就来了这么个样样匹配的,直让她不知道是感叹弘昼等人太有能耐,还是感叹老天爷的眷顾——

“听你这么说倒果真是个极为合适的,和亲王向来是个做事妥帖的,原本我也不必多言,只是这事不做则已既然做了就得将首尾弄干净,可别到时候查出这女子身家背景有什么问题,转头顺藤摸瓜的牵出什么不该牵扯的人。”

“这一点您便放足了心罢。”吴扎库氏自是也一早就想到了这一层,“那女子也是个聪明的,虽说跟皇家有些扯不清道不明的龃龉,可是却只宣称着是落难官家女子,这一层一星半点都没曾透出来,这一回之所以让王爷堪知内情,那也是因着她其余方面皆是匹配让底下人留了个心眼查了许久,眼下里您既是已然点了头,那自是会有人将那些痕迹给抹得一干二净,决计不会让人查出分毫干系。”

说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不等景娴接过话头又抛下一句。

“对了,不详细说起来奴才还险些忘了,那个女子还有一点特别之处,不光祖籍是山东还偏偏姓夏,若是您有心,怕是还能跟先前那桩子破事给扯上点关系,端看您怎么合计了。”

“哦?”景娴的眼中飞快的划过了一抹精光,“正愁没法将他们的后路给断个仔细便瞌睡送来了枕头,既然如此,那也甭太着急了,让那丫头该干什么便先干什么去吧。”

“……您的意思是?”

“这一回儿皇上算是恼了阿里衮,不管是心里真的恼了还是做给宗室看,面上都很是有些远着钮祜禄家的人,这样一来,慈宁宫那位可不就急了么?我听说近几天那位上蹿下跳的忙活得不行,还有阿里衮夫人也频频出入她的寝宫,那个星月年纪也大了原本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打算的,眼下里却是忙前忙后的在皇上寝宫里伺候,听着吴书来传来的信儿,怕是这后宫里头又要多一个姓钮祜禄的了。”

“哦?竟是这样迫不及待?那慈宁宫那位怎的还在暗地里找女子?听王爷说,这几天可谓是将山东上下官员内眷都看了个遍了,难道她还有什么旁的计较?”

“星月好歹是钮祜禄家嫡出的千金小姐,人虽是生的娇柔可规矩总是不落的,知子莫若母,那位何尝不晓得自家儿子喜欢什么样的,再加上眼下里钮祜禄氏又处在风口浪尖上,做得太过了保不齐就会惹来宗室的恶感,倒不如寻几个身家背景不出挑的,一来可以稳住皇上,二来以后若是想要得宠便只能依附钮祜禄家,用得上便是好棋用不好也能当做废子来给咱们添添麻烦不是?”

景娴可谓是将钮祜禄氏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笑得很是有些嘲讽——

“只是她到底是太急了,自认为算盘珠子拨得好却也极为容易给自己招惹麻烦,让你家王爷给山东知府通点气寻两个模样儿出挑心思活络的送过来,一个嫡女加两个手段不弱的丫头闹起来估计是消停不了,只怕是皇上这一头包还没消又得长上满头包,尝一尝这齐人之福并不好消受的滋味儿。”

“那,那先前说的那个女子呢?”

“凑上来的苍蝇太多方才能感觉到一扑就飞的蝴蝶的好,让那丫头以前干什么现在就干什么,不是江南名妓么?那便好好施展自己个儿的本事越发让名声大噪起来,等到皇上对这些个人烦不胜烦想要找点新鲜,且那位着急上火逮着什么药都能吞下去的时候,再将人给推出去岂不是更加让人放心且容易深入敌后?”

冬日里难得显影的阳光从窗户里透进来尽数投在景娴身上,略显模糊的五官配上略带低沉的嗓音,口中的每一个字显得越发的掷地有声——

“自己上赶着寻来讨好献媚的玩意儿结果成了毁了自家儿子的最后一根稻草,不知道到时候钮祜禄氏一脉还有没有那个通天的能耐绝处逢生,也不知道到时候宗室还会不会保下这么个让皇家颜面荡然无存的败家玩意儿,咱们且等着瞧吧!”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世被江南名妓害得不得善终,这一世把握先机直接插进了自己人,哦呵呵,有没有很期待夏盈盈童鞋的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