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第271章 万事俱备吹东风

第271章 万事俱备吹东风

钮祜禄氏的动作并不慢,在弘昼背后使力之下,很快便从山东知府夫人送过来的人里头点了两个出挑的留在了身边,下定决心准备走怀柔政策,只盼着别因为阿里衮的缘故让原本就不怎么紧密的母子关系生出什么嫌隙,而就在她紧锣密鼓的筹备得差不多的时候,钱也拨了人心也安抚了的山东灾民亦是终于慢慢安生了下来,政事一松又得了两个美人,弘历心情自是大好,却没料到这是他步入深渊的前奏——

“你们两个贱蹄子竟敢在我头上撒野,难道不知道我阿玛是谁?我又是谁家的人?当真是反了天吗?”

“哟,星月姑娘何必这样大的怒火呢?这上上下下的谁不知道您是钮祜禄家的嫡出小姐?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您现下里跟咱们一样都是侍候主子爷的人,又没个位分高低,得不得宠爱全凭各自本事,怎么就成了咱们在撒野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星月是阿里衮的独女,从小便是锦衣玉食作威作福惯了的,按着她的出身别说是配一般的世家公子,就是当个皇子嫡福晋也是绰绰有余,可是心性高眼界也高,再加上当年钮祜禄氏接她进宫也不过是为了赌一口气,她却是觉着在宫里待了这么多年身价倍涨,任谁都觉得瞧不上眼,眼下里因着年纪大了且自家阿玛出了篓子不得不上赶着来讨好弘历,心中自是到处不顺,而反观另外两个山东知府献上来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主儿,你出身高是不错,勉强算得上是弘历的表妹也不错,可是现在钮祜禄氏一脉正是尴尬的时候,就连圣母皇太后也是对她们多有照拂,如此,自觉谁也没比谁高贵到哪里去且还颇得弘历青眼的二人自然也没将对方太过放在眼里——

“还是说您觉着有着你阿玛额娘撑腰就连主子爷的意思都不在意了?撒出这样大的威风是给谁看哪?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贵人娘娘了?”

“你,你们!”

在宫外的时候,人人都因着她是阿里衮的女儿就算不上赶着讨好也多是会给几分颜面,在紫禁城里,纯妃膝下的四格格向来低调不惹事,对她也多是礼遇有加,五儿则是向来跟慈宁宫不对付很少往来,长期以往之下,便让她形成了一个自己跟皇家公主差不多尊贵的错觉,如此,她一千个一万个没有料到这出身如此低下的二人敢这样跟自己说话,一张脸直气了个青白相交,憋了半天没憋出半个字之下竟是直接找上钮祜禄氏哭诉了起来——

“娘娘,这日子简直是没法过了,星月在您膝下养了这么多年,别说是皇子公主们,就是主子爷和主子娘娘也多是对星月温和以待,只当着是不看僧面看佛面顾全了您老人家的面子,却没料到今个儿被那两个贱蹄子狠狠折辱了一番,这究竟是来帮咱们的还是来害咱们的呀?您可不能不为我做主啊!”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不是让你去给皇帝送糖水么?怎么好好的出去哭哭啼啼的回来了?”星月跟那两个丫头闹起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原本想着突然多出来三个妙龄丫头那拉家那两个多多少少会有点坐不住,却没料到人家坐得稳稳的,自己这却是先起了内讧,直让她颇有些烦不胜烦,“你也是的,你是什么身份她们又是什么身份,不过是两颗暂时还有点用处的棋子,你怎么就硬要自降身份去跟她们置气?”

“哪里是我要跟她们置气?实在是她们太过于放肆全然不将星月放在眼里,口口声声说着我跟她们一样都是侍候主子爷的人,哪怕是出身好,哪怕是有着您的脸面在,也跟她们没有什么上下分别,您是没听到她们那一个两个的口气,真真是将眼珠子放在了头顶上,这样子的人哪里能帮上咱们什么?”

钮祜禄家好歹是数一数二的人家,在宫里养了这么多年没混上个格格名头已经让她足够憋屈,以为攀上弘历能够混上个娘娘当当,往后若是诞下龙裔说不定还能有更大的造化,她心里自然早就不满没个名分压身,不过是借着这二人的口做筏子罢了,看着钮祜禄氏皱了皱眉,不由得越发再接再厉了起来——

“再者,咱们原先所想的也不光光是稳住皇上的心,毕竟主子爷是您老人家的亲生儿子,再怎么着也总是不可能太过于胳膊肘往外拐,而这些日子您也瞧见了,那两位可是稳坐着钓鱼台,一副端看着咱们自己个儿怎么闹怎么乱了分寸的模样儿,之所以会这样还不是因为我没个名头威胁不到她们?而现在若是我是正经的嫔妃,一来可以让那两个小蹄子安分点别再给咱们添乱,二来也能让那两位警醒警醒,两两相加之下,既平了内患又能激得她们动作,方便咱们找由头发作,这样一来岂不是一举两得?”

“哼,您甭拿着哀家当猴儿耍,你当哀家不知道你心里头打得什么主意?”

钮祜禄氏确实有点动心,可是经了这么多事又被允禄劈头盖脸的指着鼻子骂了一通,她到底是捡起了点那丢了多年的谨慎,想着眼下里并未完全揭过去的乱头,和阿里衮仍显尴尬的模样儿,实在不想将窗户纸捅得太过于明白,不由得冷冷瞥了星月一眼——

“你要真是有能耐的怎的就没能哄着皇帝为着你去亲自跟皇后提这档子事?只知道在哀家跟前哭闹,说来说去都是你没用!”

“娘娘,星月承认自己多多少少有些私心,可是同时也是在为您考虑啊,这回子南巡皇上统共就带了这么点人出来,纯妃向来是个老实的,说她是算盘珠子一拨才一动都是抬举了她,端嫔有着鄂尔泰在背后提点也是个站得尤为中立的,您先前百般示好都只晓得打太极,而那个金锁,心思虽然通透也有儿子傍身可是被上次那一惊一吓却是失了胆子,轻易不肯动作,这样一来,压根就没人可以威胁到皇后,她如何会着急如何会上套?”

看着钮祜禄氏面上有谢谢动容,星月一咬牙猛地再加上了一把火。

“星月知道眼下里并不是个适合张扬行事的当口儿,可是您也瞧见了,山东灾民闹了这么一出,不光是让咱们钮祜禄家惹了一身骚,还偏偏捧起了那个十二阿哥,听额娘传来的口风,只说近个儿百姓对他拥戴得很,且宗室那些个老亲王也很是跟他走得亲近,这样此长彼消之下,您就不怕合适的时机还没等来就被人抄了底?如此,眼下里不给她们添点子麻烦,难道还由着她们越发在前朝抢占先机?”

若说仅仅是为了刺激景娴,那钮祜禄氏或许还会要再三考虑一番,可是一旦涉及到这已经越演越烈的权柄之争,她却是显然稳不住了,毕竟就如同星月所说,眼下里的局势却是是对她们钮祜禄家甚至是弘历都很不利,若是推出个女人能够分分她们的神便等于给了自己这边一点迎头赶上的缝隙,想着横竖不过是个女人,就算是没做成也不过是让宗室那些个老家伙在对自己等人原本就不算好的印象上可有可无的再加上一笔,钮祜禄氏便也去了犹豫动作飞快的撺掇着弘历将星月抬成了兰贵人,而与此同时,景娴也不负她所望的出手了——

山东知府献上来的两个丫头,虽说该有的心计都有,可放在活了两辈子还都是在每天都在阴谋诡计中打滚的景娴眼中却是显然有些不够看,两个丫头看起来是亲近得很,但出身卑微好不容易得了机会翻身功利心自然也是强得很,弘历只有一个宠爱分不开两份,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稍稍调拨一下她们便能够自己咬起来,再加上受了星月顺利晋封的刺激就更是容易出错,不过三五天的时间就禁的禁足受罚的受罚被本就没有太过上心的弘历抛到了脑后,而另一方面看起来风头正盛的星月也没好到哪里去……没有被弘历正式收用,她尚且还能关起门来自己过自己的没人多去说什么,可册封的旨意一□份一变的同时,该有的规矩却也是跟着来了,旁的不说,就说这待着景娴身边立规矩她便是一点都跑不掉。

景娴作为正宫皇后,不想妃嫔们杵在跟前晃悠那叫好相与,想要提溜哪个在跟前侍奉那叫祖宗规矩,钮祜禄氏虽然想用星月伺候自己惯了的名头护住对方,却总是敌不过景娴一口一个要好好提点新妹妹皇上的喜好,别在盛头上触了霉头等明面上说得好听的抬举,弘历虽然也知道景娴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并不想让其如愿,却也总是不能在这日日有内外命妇觐见的当口儿上明晃晃下皇后的面子,二人便只能眼睁睁看着景娴嘴上说得亲近实际上拿着星月当丫鬟使唤……星月到底是养尊处优惯了的,起初还勉强能够拿着顾全大局等话安慰自己,时间一长却是稳不住了举手投足之间多多少少带了点不耐烦,压根不用景娴亲自动手,就被早就站到了那拉家阵营的宗室命妇们拿着规矩狠狠的发作了一番,与此同时外头还传出了钮祜禄家上梁不正下梁歪,老的拎不清小的也没分寸的闲话,直气得钮祜禄氏只能拿着花瓶茶盏来出气。

“主子,这回儿咱们算是痛快了一把,说句不敬的,只要想着慈宁宫那位憋屈的嘴脸,和主子爷那想发作又寻不到由头的模样儿,奴才这心里头就觉得快意极了,听吴书来说,主子爷打算给您大办千秋好好压一压最近这不好的风声呢!”

“哦?”

山东饥荒的事儿前脚才平息下来,后脚就说要给自己大办千秋,景娴自是能猜得到这‘隆恩’之下弘历的真实用意,心中不由得冷笑出声——

“他倒是还学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倒也没白长那么个脑子。”

“奴才也是这么想,那些个文人士子本就还有些意难平,眼下里若是大肆操办指不定就会将火烧到您身上,可是皇上的话说得合情合理,您总归是不能明面上拂了他的意思,这样一来,咱们之前做的功夫不等于白搭了?”

“急什么?现在离我千秋还有着一个多月,等到了那会儿便是已经早已经到了杭州的地界了,还真是说不准到时候他还有没有那个机会来帮我大肆操办。”

景娴端坐在窗户旁,迎面吹来的风带起了她鬓边的几缕发丝,而她的目光却是直直看着外头那一片汪洋,不等容嬷嬷再提出疑惑,便只听她淡淡的抛下一句——

“给和亲王福晋递个信儿,该来的是时候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