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第272章 夏盈盈粉墨登场

第272章 夏盈盈粉墨登场

杭州是个地灵人杰的地儿,或许是因为山东饥荒的事儿彻底的平息了下来,或许是因为这江南水乡确实让人放松惬意,弘历只觉得浑身松快极了,加上杭州上下官员知道山东那档子事让上头满是不高兴,都一个跟着一个的上赶着讨好,弘历便更是觉得乐在其中,暂且丢下了前朝后宫的乱腾事儿,打着考察民情的旗号玩乐了起来,底下人也很是闻弦歌知雅意,名声大噪的夏盈盈便就在这个当口儿上被推了出来——

西湖柳,西湖柳

为谁青青君知否?

花开堪折直需折

与君且尽一杯酒!

西湖柳,西湖柳

湖光山色长相守

劝君携酒共斜阳

留得香痕满衣袖!

但凡文人士子聚集的地儿,便总是都爱红袖添香颇有些自命风流,华贵而不庸俗的画舫,卖艺而不卖身的清倌自然是备受他们的推崇,而夏盈盈便是深谙此道且确实有两把刷子的其中翘楚,容貌娇媚却不献媚,性子清高却不孤傲,腹有才华却不刻意卖弄,一曲唱罢起身一福真真是让人眼前一亮,再加上那婷婷袅袅的身段和柔柔糯糯的江南软语,可谓是直将人三魂勾去了七魄——

“盈盈见过公子。”

“哼,真真是好大的架子,怎的让咱们等了这样久?你可知道我家主子是什么身份?”

“欸,你们……”

“此言差矣,盈盈虽是一介卖艺为生的女子,没有高贵的出身也没有体面的名头,可尊贵之人却也见过不知凡几,时至今日尚能保却清白之身,其中固然有众位的爱重,但此外盈盈也是自有一番原则的。”

杭州官员有意讨好,虽知道弘历好这一口却也怕对方这幅不冷不热的模样儿激起了怒火,不由得眉头一皱直接训斥出了声,希望这向来清高的夏盈盈能有点眼力见儿,而弘历却是不然,他身为九五之尊,天下间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弱柳扶风常见,满腹才华常见,姿色出挑常见,可这般跟寻常女子不同的不卑不亢的模样儿却是着实少见,可还没等他阻拦出声便被夏盈盈不急不慢的抢过了话头——

“公子前来捧盈盈的场,盈盈自是不甚欢迎,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凡事也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外头的公子都是正正经经排了期的,您几位权势滔天生生的插了进来本就有些不合规矩,而妈妈发了话盈盈即便只有从命的理儿,却并不代表盈盈就会在权势下低头,在盈盈心里不管您几位身份多么尊贵,也跟其他人一般都是清客,若想要那曲意奉承的自有其他姐妹侍奉,众位都是饱读诗书之人,自是明白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如此,又何必为难于盈盈呢?”

“你!”

“欸,你们这些个不懂风趣的,好好来听听曲子喝喝茶也闹得动不动剑拔弩张的,这知道是你们作威作福惯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爷真是那拿强权压人之辈呢?”

杭州知府面上有点挂不住,可弘历却是合心合意得很,抬手便止了他们的话头,且还极为配合对方的话——

“听你说话是头头是道,像是读过些书的?”

“盈盈虽是不才却也认得几个字,虽不敢与您几位相比,却也能怡情怡性,若不然又怎得这一片安身之所呢?”

“哦?方才你唱的曲儿可是你自己谱的词儿?”看着夏盈盈点了点头,弘历来了点兴致,“这词儿可有什么由来?”

“听您的口音并不像杭州人士,或许并不了解这湖边柳叶,柳叶儿虽是柔弱可是这西湖柳却是能防风,最是坚韧难折,盈盈虽是一介倌人,却也厚着脸皮想要自比这坚韧之柳,即便身份牵绊难以觅得知己,也能自有一番天地。”

“你这话便是妄自菲薄了,说句拿大的,这些年来望族贵女我所见过的不知道有多少,可是能像你这样自有一番所见的却是少之又少,人生在世本是富贵如云烟,知己尤为可贵,你又何必因着身份将自己锁得这样紧呢?”

夏盈盈能够在一众女子脱颖而出得到文人士子们的大力追捧,自然不光光只会弹琴唱曲儿,口中句句言辞皆是颇有技巧,既是点名了自己不是贪图富贵之人也勾起了他人想成为她知己的心弦,加上她手中行云流水的泡着茶水,袅袅的热气弥漫之间,竟是让人觉得高贵非常又脱俗非常,直直燃起了弘历那多年未曾升起的少年风流之情,看着屋中其他人都懂眼色的一一退下,对方也因着自己极为配合的话神色有些讶然,更是有些克制不住那勃然加速的心绪——

“上天怜你幸你,让你如此优秀又怎会舍得让你孤独终老?你又怎能笃定寻不到自己的知己呢?”

夏盈盈有才有貌有手段,弘历确确实实是被勾起了一番热血,恨不得直接就掏出银票为对方赎身,可是夏盈盈深谙这欲擒故纵之道怎么会让他这样容易得计?小手都没给对方摸到就称会客时间已到,压根不等对方挽留就直直退了出去,弘历记得其先前说过的话不敢拿权势压人,只能任凭心里勾得痒痒的满是遗憾的回了行宫,然而也不知道是夏盈盈手段高超,还是近日来自家后院很是有些不平静让他烦不胜烦,没见到夏盈盈之前尚且还能忍下去,可见到了这么个妙人之后却是每天每夜的想着,隔三差五便寻着由头微服着跑了过去,而夏盈盈显然更加稳得住,三次来见只见上一次,不是已经有约就是身体不适,直将弘历勾得心头越发难耐,真真是应了那句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生生贱到了骨头里!

“皇上,您怎的又来了?这地方不是您能常来的地方,盈盈虽是高兴您这样看重,却也怕污了您的名声,以后您便还是最好不要来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什么来为难你了?”

弘历本就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加上也想借此来试探试探对方是不是真的不求富贵只求真情,便直接将自己的身份给报了出来,而夏盈盈果然也没有辜负他所望,除却一时半刻的诧异之外,该怎么对待还是怎么对待,并未因为他的身份就有任何改变,直让他心中越发欢喜,如此,一听这话不由得有些着急上火,哪里舍得这样一个妙人生生从眼皮子底下溜走?可看着对方摇了摇头,面上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儿,原本的不甘又被满心的怜惜给替代了——

“好好的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这些日子以来你还看不懂朕的心意?朕早已决定了,等到御驾回京的时候就带着你一并回宫,以后咱们自是能够朝夕相对,你又何必忧愁?”

“回宫?这怎么使的?!”

夏盈盈心中冷笑一声,可面上却是端得万分惊讶和不敢置信,感动之色溢于言表却又在下一瞬变成了满脸惊慌——

“不,这不可以,您是高高在上的英明君主,盈盈则是一个沦落风尘的倌人,你我二人之间身份地位有着云泥之别,即便盈盈也想与您朝夕相伴却万万不敢污了你一世英明,若是被旁人知道了皇上您要将一个青楼女子纳为后妃怎会不掀起轩然大波?盈盈不愿也不舍得让您为我受人诟病,这话我便当做没有听过,您也切莫再提了!”

“盈盈!”

夏盈盈面上坚定可眼中却是说着说着留下了两行清泪,直将本就因着她的话万分感动的弘历惹得越发怜惜,与此同时,也被彻底激起了英雄主义情怀——

“朕是皇帝,是天下之主,朕为着天下兢兢业业日夜不辍,难道连与自己喜欢的女子长相厮守都不行了?还是说你并未心系于朕,压根就不愿意跟朕在一起?”

“不,不是的,我怎么会……”

“那便是了,你放心,朕既然这样打算就自是有所决断,不光是不会让你背上红颜祸水的名声也决计不会因为你让自己落得不好看惹你担心,你只要相信朕等着朕便是!”

南巡至今已经好几个月了,即便京中有张廷玉鄂尔泰和允裪等人打理政务也总是他也不能一直不回宫,想着最多一个月之后就得启程回京弘历自是动作得飞快,前脚才从画舫下来后脚就直接找上了钮祜禄氏,钮祜禄氏听闻自家儿子迷上了个江南名妓自是又惊又怒,可是被对方晓之以情诱之以利的一撺掇却也没有太过反对,毕竟她心里明白下半辈子总是要靠这个儿子,若是懂事的留着也无所谓,不懂事的以后也有的是机会收拾,如此之下,倒也算是点了头,同意了对方将那夏盈盈的背景抹个干净换成底下官员献上来的法子,只是他们二人谁都没有料到暂时被他们抛到了脑后的景娴,也几乎在同时出手了。

作者有话要说:风风火火筹备新文ing,大致上是这篇文里的那拉太后重生回康熙年间虐白莲花绿茶婊真脑残的故事,西皮是四爷会有感情戏,然后了解我的童鞋都知道我是个取名无能星人,实在想不出满意的女主名,跪求帮忙,顺便征集跑龙套角色名,酷爱到碗里来QU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