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第274章 所谓牡丹花下死

第274章 所谓牡丹花下死

“盈盈!”

夏盈盈乃是享誉江南的名妓,一向受官家老爷和文人士子的追捧,用的吃的住的自是无一不精,比如这画舫便是她一人独用,她用来招待弘历的是二楼最好的雅间,伺候的人通通被留在了底下那一层,弘历压根就没看到附近比寻常时候多上了许多的画舫,只觉得没有旁人用不着太过顾忌,看着那心系的身影略有些颤抖的站在甲板边上,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儿,心中自是着急上火的,三步并作俩就想过去将人拉回来,只是还没等他身形一动,却见夏盈盈猛地回过了头——

“你不要过来!”

“盈盈,你这是要做什么?朕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真是要担心死朕吗?”

“不,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反而正正是因为您为盈盈考虑得太多,牺牲得太多,实在让盈盈心中难安……”

弘历着急得不行,可是看到自己才往前两步对方就猛地往后退了两步,几乎直接退到了甲板边沿,心中一紧哪里还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夏盈盈满脸泪水的继续往下说——

“盈盈知道自己的身份,一介青楼女子能够寻到个安身立命的地儿,有口热饭吃有身好衣穿本就已经是老天爷格外怜悯了,原本我是已经断了旁的心思,只想着就这样了此残生也就罢了,可您的出现却是偏偏让我有了不该有的奢望,或许是我太不知足了,也或许是我太过于自私了,只想着能够跟心爱的在一起全了心中一直以来最大的念想,却从未顾忌过您的境况,方才您为着盈盈与那两位亲王针锋相对,我心中不是不感动,可同时也像是迎头打了我一棍,让我意识到真真爱一个人本不该是这样的,我不愿意您为了我跟自家人闹得这样不痛快,也不愿意高高在上的您为了小小的一个我去惹天下人的诟病,您便当做这些日子以来是黄粱梦一场,再不要执着了!”

“不,朕不准你这么说,不准你这么想,不准你这么做!”

弘历深知夏盈盈是个极为清高的人,虽是出身卑微甚至是卑贱,可是骨子里却是再坚韧不了的,看着对方面上的神色从凄凉慢慢变得决绝,心中不由得像是被一只无形中的大手死死掐住了一般,急得不行也痛得不行——

“朕是天子,说的话便是一言九鼎,朕既然说了要带你回宫便一定要带你回宫,说了以后要好好待你好好护你便一定会做得到,你与朕本就是两情相悦真心相爱,难道在你心中朕还比不上那些无关紧要的人?难道在你心中那些可有可无的闲言碎语还当不得一份难能可贵的真情?”

“都已经闹成这样了您还想哄盈盈吗?他们哪里是无关紧要的人?那些能让您英明丧尽的闲言碎语又哪里会是可有可无?”

夏盈盈在弘历心中一直是清高的,脱俗的,什么时候都带着若有似无笑意的,这样崩溃这样嘶吼的样子不由得直让他看得一愣,加上深知对方确实说得不错一时之间竟是憋不出一句话——

“皇上,您是高高在上的皇上啊,世上出色的女子不知凡几,您又为何一定要盈盈不可呢?为了我付出这样大的代价真的值得吗?是,我是心系于您,也确实是情不自禁了,可是与此同时我也彷徨我也害怕,害怕随着时间的流逝您那份珍贵无比的热情会慢慢减退,到时候您会不会后悔?到时候盈盈又该如何自处呢?”

“朕……”

不得不说夏盈盈这话说得一针见血,饶是弘历再是口才了得也不由得找不出什么旁的话来辩驳,而就在他们二人一来一去闹得动静越发大了的时候,不远处画舫里头闻风而来的文人士子也终于是看出了些端倪,联系着先前允裪弘昼的身份,以及听着那大喊大叫之间隐约传来的‘高高在上’‘皇上’的字眼,围观众人之间不由得炸开了锅——

“我的天哪,居然真的是皇上?先前陈兄传消息于我的时候我还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没想到竟是皇上也来这种地方?”

“皇上怎么了?皇上难道就不是人了?是人便有七情六欲,便有欲望所求,听说皇上本就是个风流潇洒的性子,见着夏姑娘这般万里挑一的妙人,会心猿意马又有什么出奇?”

“呵,这倒是,那夏姑娘一向自命清高,不光是对着咱们不冷不热就是对那知府大人的嫡出公子也多是恭敬有余亲近不足,想来,倒也只有皇上能打动她的芳心了罢?”

“此言差矣,难道你没瞧到那边的情形?若是那夏盈盈对皇上有意,现在不该是好好把握机会小意伺候么?怎的会闹得这样不尴不尬的样子?说不定呀,就是尊贵如皇上也没得法子破了这层冰。”

“这也不见得吧?你又不是没瞧见自打皇上御驾来了杭州之后,这夏盈盈就甚少挂牌了,连那向来往这里跑得勤快的知府公子都再不过来了,如此,她若是真的无心又怎得会孤男寡女相处这么多天?恐怕还是因为先前庄亲王与和亲王的造访才闹翻了脸吧?毕竟甭管她多么出挑,那总是个青楼女子,连知府大人都不许自家公子纳进门怕是有伤风化,难道皇家大门还能敞开着任她进?”

“这话说得不错,不过皇上惹下的风流债也不止这一桩了,陈兄对面街里不就住了个从宫里放出来的老嬷嬷?那时候请过去当教习的时候便听了这嬷嬷说了许多宫中旧事,远的不说,前几年闹得风风火火的还珠格格总知道吧?对外是说蒙古格格,可咱们大清向来跟蒙古相互提防,怎的会千山万水的特特接个格格进宫来养?据说那格格就是当年皇上南巡时候生下来的私生女,在京城里掀起了好大的风波呢!”

“不是吧?竟是荒唐到了这样的地步?”

文人士子之间虽说彼此清高,可该八卦的时候却也是一个都不差,而一个两个的嘴上虽是没有说出来,心里却都是对弘历的行举颇为不齿,毕竟风流算不上什么大过错,可是闹到了民间还瞧上了j□j,这又跟那前朝的荒**之君有什么两样?一时之间不由得都在心里存上了些看法,而正当他们就弘历的品性谈论得热火朝天且纷纷摇头的时候,对面画舫上又再度传来了动静——

“皇上,您虽是贵为天子,可盈盈也早就说过强扭的瓜不甜,你若硬是要苦苦相逼,盈盈倒不如以死明志全了大家的名声!”

夏盈盈本就是靠着嗓子吃饭的,卯足了力气一叫唤自是传音十里,让围观的文人士子听了个一清二楚,而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便只见其纵身往湖中一跳——

“天哪,以权压人压出人命官司了!昏君,简直是昏君!”

“叫唤什么叫唤,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你还要不要脑袋了?”

“我呸,我好歹也是读圣贤书长大立世的,以往想要走科举之路造福一方百姓,可当今圣上如此昏庸纵使将来做了官又如何?皇上其身不正又何何以服百姓何以服天下?难道做得还说不得了?世风日下至此,我又还有什么可怕的?”

“陈兄这话说得不错……哎呀,天哪,皇上也跳下去了!”

俗话说得好,武死战文死谏,但凡是读圣贤书的都喜欢拿规矩拿礼制来说话,有一个不怕死的带头自然多的是人附和,然而还没等众人义愤填膺的再讨伐上什么,竟是只见弘历直直从甲板上栽了下去……弘历虽然重女色也确实喜欢夏盈盈,却总是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连姓名都不顾,只是看着对方激愤之下直接跳下了湖,震动之余本能便往前了两步,却没料到那甲板一早就被人做了手脚,承受个弱柳扶风的女子尚可,等他这大男人一踏上来却是直接一塌,不等他做出半点反应就生生被冰冷的湖水给淹没了。

皇家阿哥虽是讲究文武双全,骑马射箭下海泅水统统都学过,可是前者尚有着每年的围猎可以锻炼身手不至于生疏,后者却是仅限于淹不死的程度,是以,刚一落水弘历便在心中暗道一句不好,可下水容易上岸难,没等他凭着记忆划动四肢便只感觉到身下突然传来一股大力,将他整个人往水下一拖,随即便是肩上猛地一阵刺痛——

夏盈盈本就是土生土长的江南女子,多年来又一直是依水而居自是精于水性,听得不远处传来‘噗通’一声唇边不由得泛起了一丝从未有过的阴森笑意,一边靠近弘历一边将头上的几只金簪拔下来用最大的力气戳进了对方本就有旧患的肩头,看着那人顿时瞪大的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面上飞快褪去的血色,以及水中晕染开来的一片鲜红,她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去,全了仇怨直往全新的生活而去。

话说新文里四福晋的名字不会用满族名字,当然知道要贴近历史的话康熙朝那会儿肯定是满名,可是看满族名字我总是会有种出戏的感觉,所以再三考虑之下还是跟编编商量着敲定了汉名,望考究党们不要太过介意~~

ps,不出意外在1号完结,然后当天就会开新坑,望小伙伴们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