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第275章 众叛亲离的下场

第275章 众叛亲离的下场

若是先前文人士子们只是有些义愤填膺,觉得堂堂天子居然为了女色忘却责任实在荒唐,那么看着看着弘历紧随着夏盈盈的动作跳下湖那便是怒火越发高涨了,天哪?这天下怎会有这样拎不清的君主?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命都不要了?长期以往下去岂不是国之将亡?!

周围的画舫里都骂得翻了天,自然也就惊动了原本守在一楼并不敢去二楼妨碍弘历和夏盈盈的守卫,看着四周画舫上的人全部都盯着这边,守卫二人组不由得皆是涌上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祥的预感,顾不得冲撞不冲撞便直接往二楼冲却没想到找遍了厢房见不到一个人影,这下子二人彻底慌了神,瞥见那湖面上浮起来的鲜红之色只觉得吓得心都快停了,一个飞快的跳下去救人,一个则是拔腿往行宫而去——

“混账,简直是混账!”

夏盈盈虽是想直接要了这个昏君的性命,可是想着上头人的叮嘱却也不敢自作主张省得白白搭进了自己的下半辈子,只是饶是她手下留了情,弘历被救上来的时候也是进气少出气多了,整个儿行宫闹了个人仰马翻,强撑着身子赶过来的允禄更是气得抬手就砸了个花瓶——

“我大清江山能得眼前繁盛,全耐几辈先祖的竭精殚虑,圣祖勤勤恳恳六十余年平定了外患解决了内忧直到崩逝前最后一刻还记挂着前朝事务,先帝爷每日只睡两个时辰平息了皇室纷争清了吏治留下了满满一国库的银子,还留下了我们几个老家伙匡扶社稷,我从未奢求过皇上做什么千古之君,也从未奢求过皇上能子肖其父玩是周全,可是他怎能糊涂到这种份上?大清江山难道在他眼里还抵不过一个青楼女子?”

“庄亲王,皇帝眼下里都成了这个样子了,你不祈求着万事平安便罢还在这里说这些风凉话,你到底安得是什么心?”

“你闭嘴!”

若说先前弘历的一番话只是伤了允禄的心让他倍觉失望,那么眼下里的情形便是让他又绝望又震怒了,看着在这当口儿上还不消停的钮祜禄氏哪里还有一丝好性儿——

“当年先帝爷想尽了办法来教导皇上,虽是没将皇上的性子彻底给掰过来,可是登基几十年来到底没出过什么幺蛾子,可自打几年前你不知道存了什么心思的在皇上跟前嚼了什么舌头之后,皇上便是越发的拎不清了起来,先是亲小人远贤臣,再是偏听偏信越发狂妄自大,闹得如今万事只凭着自己的性子来,若说皇上有千错万错,你这个当额娘的也难辞其咎!”

“你!”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直吵得哀家脑仁子发胀。”那拉太后皱了皱眉,又狠狠的瞪了钮祜禄氏一眼,“十六弟,嫂子知道你心里头不痛快,也知道你为了江山社稷操劳良多,可是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又还能怎么着呢?”

“四嫂,臣弟确实是心里头不痛快,也确实是极为痛心,可是您是知道的,我万不是随意大动干戈的性子,您不是旁人,我也就不瞒着您了,您可知道现在外头传出了什么样的话?”

对待那拉太后,允禄自然不像对钮祜禄氏那样粗暴不敬,勉强压了压怒火,可是面上的神情却仍是一片阴沉——

“外头现在都传疯了,说是皇上看上了个江南名妓,不顾身份不顾体统就罢了,偏偏那名妓还是个烈性子竟是宁死不从,皇上怎么都不甘心这才跳了下去受了伤,现在那些个文人士子都拧成了一股绳,字字句句指着皇上昏庸荒**,不配为君!”

“什么?”

局虽是景娴一手步下的,可是到底是诡诈之事也端得心狠手辣,便并未太多向那拉太后提起,是以,那拉太后虽然是感觉到其中自有人的手笔却也没料到对方会拼得皇家颜面不要下出这样的险棋,很是有点被允禄传来的信儿给惊到了——

“怎的竟是闹成了这幅样子?”

“皇上自觉宠爱一个女子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您或许不知道,先前皇上还起了给那女子造个身份随后带回宫的心思,臣弟该说的都说了该劝的都劝了甚至将先帝爷的遗训都搬出来了,可皇上仍是一意孤行,据说,那女子见着臣弟和老五这般态度倒是萌生了退意,只是皇上死咬着不放手才闹出了这样一出,那画舫本就停在西湖边上,人来人往的一传十十传百可不就成了眼下里这幅模样儿?”允禄越说越无力,“臣弟无能,真是不知道百年之后如何面对列祖列宗如何面对先帝爷了……”

殿内的气氛随着允禄这一句话瞬间凝滞了起来,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自然知道这舆论能够活活将人压死的道理,而就在这么僵持着的时候,邓御医却是颤颤巍巍的从房内走了出来,不等那拉太后等人神色一震问询出声便一脸苍白的抛下一句——

“微臣已经尽力了,皇上本就伤到了旧患,且又在水下泡了那么大半天,眼下里虽是勉强保住了性命,可是也就仅限于能保住性命了。”

“什么?什么叫做仅限于能保住性命?”弘历是钮祜禄氏最大的依仗,听着前半句说是保下了性命还大松了一口气,可还没等她在心中大叹上一句佛祖保佑又被这后半句话给惊了个踉跄,“你给哀家把话说清楚!”

“微臣早先便说过,皇上那右手需得好生保养不然不光是用不上力,恐怕是会直接废了去,眼下里刚刚好伤到此处,又牵扯到了神经,便是整个右半身以后都难以动弹了,再加上在水下憋气太久伤了内脏,以后就只能在**躺着再做不了旁的了。”

“什,什么?!”

邓御医这带着点颤抖的话无疑等于是给弘历宣判了死刑,外头风言风语再甚不怕,大不了下罪己诏,只要摆足了姿态人立在那儿总是不会有人逼着他退位让贤,可是这人废了却是没了回天之力,钮祜禄氏想要发作,想要指着在场的所有人特别是那拉家那两个说这一切都是阴谋,可是大势已去之下,她最后只能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之上,眼前一黑的厥了过去——

“糊涂你真是糊涂啊,好好的为什么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弄成这样?”

钮祜禄氏被飞快的抬了下去,可眼前的烂摊子却还不算完,听闻邓御医的话众人心里都算是有了数,心思活泛的更是已经想起了接下来的自己的态度,可即便如此,该走的过场该做的面子总是要做个全,一行人便是步履沉重的踏入了寝殿,看着床榻上血色全无只望着帐顶干瞪眼的弘历,那拉太后满脸苍凉的开了口——

“你从小便是哀家看着长大的,弘晖折了之后也一直拿你当亲生儿子对待,只盼着你能够子承父业不要辜负你皇阿玛的期望,可眼下里……都是哀家的错,哀家想着你大了,已经可以自己给自己做主了便不再对你加于管教,凡事也多是顺着你的意思来,却不知这样是害了你,闹成这样,你叫哀家以后怎么跟你阿玛交代?”

“朕,朕……”

“你不要着急,哀家就在这里,有什么话慢慢说。”看着弘历一副用尽全身力气都憋不出一个字的样子,那拉太后的眼底深处飞快的闪过了一抹异色,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规规矩矩站在一旁的景娴,然后又将目光转到邓御医身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皇帝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回母后皇太后娘娘的话,方才微臣便是说过,皇上本就伤到了神经又伤了五脏,能够保住性命都已经是天下之大幸,可旁的却是即便华佗在世也是无力回天了。”

“你是说……皇帝以后就是这样了?!”

听到归听到,亲眼见到又归亲眼见到,那拉太后面上满是惊异之色,回头看向允禄和弘昼,二人也皆是叹着气摇了摇头,便知道弘历算是彻底的没了翻身的余地了,脑中绷了好些年的神经终于彻底放了下来,可面上还是抓着弘历的手说了好些话又嘱咐邓御医好生侍奉才掩了掩眼角起了身,准备出门跟允禄弘昼商量接下来的事,不过一会儿功夫,殿中便只剩下了躺在**干瞪眼的弘历,和唇边带着笑意的景娴——

“哎,堂堂一国之君闹成这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地步,当真是说出去都让人不敢相信。”看着弘历猛地瞪向自己,如若目光可以杀人她已经被千刀万剐的可怕眼神,景娴非但没有被吓到,反而唇边笑意更甚,“怎么?就许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欺压我,就不准我迎头反击了?成王败寇,既然是各凭功夫你又有什么好不甘心的呢?”

“贱,贱……”

“哦,我差点忘了,你确实是应该不甘心的,是不是到了眼下里你还好奇得很那夏盈盈怎么会突然倒戈相向?”景娴充耳不闻弘历口中的侮辱之词,哪壶不开提起了哪壶,“怪只怪你干下的糊涂事太多,惹下的仇家太多,不管是在宫里还在宫外随手都能抓起一大把,喏,那个夏盈盈可不就是当年被你抄了全家杀了父母的罪臣之女么?你这仇人巴巴的送上了门,她怎么会放过你呢?你可别是真的以为,都年纪一大把了还魅力十足吧?说起来,还是我这个你恨之入骨的妻子救了你一命,不然你现在或许已经躺在西湖底下喂鱼了。”

弘历气得双眼通红,可满腹的责骂之词却是难以说出一句,只能费力的转过头望向门外——

“你以为到了眼下这会儿还有谁会来搭救你吗?呵,永璜向来跟你疏离,永璋也只把你当皇帝不敢拿你当阿玛,剩下的被你贬的贬罚的罚,你该不会想着小十二和小十三会忘了你先前的针锋相对救你于危难吧?”

景娴冷笑一声,直接击碎了弘历最后一丝念想。

“张廷玉是个明哲保身的,鄂尔泰年事已高为了子孙他必是不会以一人之力掀起什么波澜,履亲王庄亲王都对了绝了望,和亲王也一向与你面和心不合,你难道不知道你早已经是众叛亲离了?哦,对了,这几年来你大力扶持的那些近臣或许会帮你说上一两句话,可是他们又能说什么呢?你一个这样给皇家抹黑公然狎妓且引来文人士子口诛笔伐的皇帝,他们纵然再有心难道还能帮你堵住天下人的嘴?而就是退一万步来说,以你现在这废人之躯就是没有那些风言风语又还能做什么呢?放心吧,一个名存实亡的太上皇的名分我总是会给你的,毕竟不为你着想也总是得为了小十二着想不是?”

“你,报,报……”

“报应?你与我夫妻这么多年,可眼下里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当然,你若是了解我又怎么会上赶着作死将自己弄成这样呢?”景娴直直的看着弘历,“我什么都怕,怕死怕失去儿子怕家破人亡,可唯独不怕的便是这报应之说,或者说人在做天在看,你的今日才是你过往种下的苦果所得来的报应。”

“不报,时,时候……”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景娴轻声一笑,慢慢的站起了身,直到走到了门边才转过头来,迎着对方那绝望的目光淡淡抛下一句——

“可惜这一世你怕是盼不到那一天了,便诚心诚意的去祈求来世吧!”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两章的样子完结,咳咳,最近白天上班晚上码字到凌晨真心有点撑不住,所以只能说尽量双更让大家过瘾,撑不住的话也会保持单更的节奏,望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