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第276章 全新时代的来临

第276章 全新时代的来临

“儿子给皇额娘请安。”

“你来了。”

捅出了这样大的篓子,一行人自然没有再停留在杭州的理儿,留下弘昼扫尾之后便飞快的启程直往京城方向而去,而此时,容嬷嬷和李嬷嬷并没有像平时一样陪在景娴的身边,偌大的船舱之中便只有他们母子二人,景娴朝永璂招招手——

“不要拘着,坐到额娘身边来。”

“额娘可是有话要说?”

都说子肖其父,可是永璂却显然是个例外,不知道是因着受了景娴的影响还是看到了后宫争斗的残酷,小小的年纪便是颇为的沉稳,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竟是有了点雍正老爷子的模样儿,同时也让景娴越发的看不透了起来,听闻此言,虽是有感自家儿子终长成很是欣慰,但也怕这孩子慧极必伤,如此,便只见她神色略为复杂的轻叹一声——

“额娘并不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只是想着你年纪还小,又顾念着五儿和小十三,总是想要将事情做得圆满再圆满一点,不说扫平了你们眼前的所有障碍至少让你们走得稍微顺畅一些,可是不知不觉的,额娘的小十二竟也能够独当一面,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额娘虽然开心,但有些话却也不得不说,站在我的位子上,有些事虽是越过了界可也总归是能做也做得,但你却总是要顾忌那个压在头顶上的孝字,不应该这样冒险,孩子你可懂额娘的意思?”

“儿子自然懂。”

景娴本就是个通透的人,南巡这一路上的事儿虽然出自她一手策划,可是实际上比起她所预料的那般实在是顺利了太多,她自然少不了会有所疑心,一开始她以为是弘昼这些年来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到了这样的关键时候才用上了全力,可是跟吴扎库氏的几次交谈之间她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转头想到会不会是那拉太后在背后使力,毕竟这事儿虽是出了大褶子可是坤宁宫和宁寿宫本来就利益一致,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家族拉上一把都算是在情理之中,可是看到事出之时那拉太后那实打实的惊讶之色她又再度的否定了这个想法,直到眼下里局势渐平,在弘历几个儿子里最为出挑且又是嫡子名正言顺的永璂一扫往日的低调,以跌破人眼球的手腕先是找名目挽回皇家颜面,再是以非但不逊于弘历甚至更为出色的政治能力赢得了宗室和大部分朝臣的支持之后,景娴方才陡然意识过来原来自家儿子才是那个背后的推手,而对于这一点,永璂也是坦然承认——

“正如您先前所说,这么多年来您一直为了我们兄妹几人劳心劳力,不光是要烦心后宫琐事要顾忌前朝,这样的用心良苦儿子早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到了如今儿子能够为您排忧解难的时候,自然是没有为了那些虚名就袖手旁观的份儿。”

永璂看着自家额娘那虽然依旧精致可也在不知不觉中爬上了细纹的容颜,神色既是饱含温情又带上了少有的果决。

“山东那些灾民本就可怜,但老百姓总归是老百姓并不敢顶着强权出头,一开始只是打算递上状纸让上头人得知内情,可阿里衮那个老家伙也是自己上赶着作死,不光是毁了状纸还示意底下人直接要了那人的性命,儿子也没有做什么旁的事,只是顺水推舟了一把让那些灾民得知了真相,顺便将矛头往皇阿玛身上指了一指,如此,既然横竖都逃脱不了一死,再加上您先前布置的人煽动民愤,自然便有了后来那一出灾民作乱,而至于夏盈盈……”

“嗯?”

“五叔确实是个有能耐的,在雁姬娘家瓜尔佳氏的帮助之下也确实是两两都倾尽了全力,可是一来,五叔的势力范围多是在京城,瓜尔佳氏也多是在山东比较能使得上力,虽是一通百通之下在杭州不至于没有用得上得人,可到底也没那么得心应手,要拿捏住夏盈盈和查到她背后的各种隐情便并不算容易,然而难得出现个这样的妙人又不能轻易错过,于是儿子想着这天底下姓夏的官员虽多,可按照夏盈盈的处境总归是家里头犯了大事的,再依着她的年纪和口音查上些旧历便就将她的身家背景给挖出来了,说起来这些并不算难办,只是五叔难得疏漏了一回罢了。”

“那邓御医呢?皇上的身子骨一向康健,虽说是伤了神经又伤了五脏,却总是不至于废了身子之余连话都说不上一句,我想来想去都觉得这其中有些个蹊跷,想来也是你的主意?只是邓御医一向刚正不阿,虽说是偏颇姑爸爸一些却也万没有帮你做到这个份上的理儿,你究竟是怎么将他收为己用的?”

“额娘不是教过我,是人便会有弱点吗?”

“嗯?”

“您应该知道,邓御医虽是与他夫人伉俪情深,可是多年下来却是无所出,便把自家侄子当做亲生儿子一般,而他那个侄子虽是没有什么大能耐却也为人忠厚,并没有什么能抓的把柄,可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便也算是折在了这上头,呵,说起来这还得多亏五叔找到了夏盈盈让我对这个女子以往的事查得甚为清楚,您或许不知道,这夏盈盈便是跟邓御医的侄子在外游学之时早早的相识了,若不是落了难怕是已经成了一对佳偶,这是夏盈盈的弱点,同样也是邓御医侄子的弱点,当然,也就成了邓御医的弱点。”

“竟然还有这样的内情?”

景娴虽说是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儿,可是一路上要计较的地方太多她也不可能方方面面皆是俱到,一听这般内情也不由得有些瞪目结舌,良久才回过神来抛下一句——

“这可还真是老天爷帮忙了。”

“可不是?”永璂显然对此深以为然,“或许这冥冥之中就是有所注定的,他毁了夏盈盈也让邓御医侄子留下了终生的遗憾,最后自己便是毁在了这两家人身上,不,也许应该说,他当初那样对待您对待我,现在被我们计算得不得善终才是老天爷的有所注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永璂,你……”

景娴虽是重生而来,也觉得自打永璂懂事以来就沉稳有度,加上天生就对弘历抱有一股子敌意,让她不得不猜想对方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样因为怨气太重得到了老天爷的开恩,可是一来她并不能百分百的确定,二来怕果真不是露出来的失望会伤了对方的心,便想着横竖都是自己的孩子从未将前世今生的这些话说出来过,如此之下,听着永璂这番饱含深意的话不由得让她陡然瞪大了眼睛,而没等她再说上什么,永璂却是先一步的握住了她的手——

“额娘,是我,您猜得没错,儿子就是您的那个永璂,儿子不是说过吗?虽然我不得阿玛的青眼不得朝臣的拥戴,可是最大的幸运便是做了您的儿子,若有来世也一定要再做您的儿子,生生世世都要做您的儿子侍奉您孝敬您,到那时候一定会长进一定会争气一定会有出息,再不让人多指摘您一句,更不会让您受半点委屈,额娘您一直都记得的不是吗?”

“你,是你,孩子真的是你!”

除去魏碧涵她觉得快意却并不喜不自胜,打倒弘历她觉得终于出了压在心头两世的怨气却也并不曾激动得不能自己,可看着永璂,看着面前这几乎跟上一世那跪在自己跟前说得声声啼血模样儿重合的永璂的脸,景娴却是再也忍不住的流下了泪——

“既然你回到了额娘身边,为什么,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额娘,你可知道额娘有多挂念你吗?”

“因为儿子记得您当初所说过的话,您说过若有来世一定要倾尽所有的力量护我周全补足对我的所有亏欠,儿子不愿意因为我的缘故让五儿和小十三觉着您厚此薄彼,也不愿您因此乱了心智而白白被人钻了空子,更不愿意您再像当初一样什么时候都挡在儿子身前将自己伤得遍体鳞伤,儿子虽然知道您已经与那时候不一样了,也知道您运筹帷幄万事胸有成竹,甚至根本不需要儿子使力您也能将什么事儿都处理得妥妥当当,可是儿子总是有些私心,想要您再见到儿子的时候儿子已经不再弱小不再无用可以站在您身前保护您庇佑您……”

永璂伸出手轻柔的擦去自家额娘面上的泪水,像前一世母子二人最后一次相见的时候一般,慢慢的跪在了景娴膝下——

“儿子不该瞒着您这么久,儿子知道错了,额娘您不要难过了好不好?也不要怪儿子好吗?”

“……前一世额娘将你连累得那样苦你都不曾怪过额娘,额娘怎么会因为你的一片良苦用心就怪你?傻孩子,你真是个傻孩子!”

景娴的泪水不光是没有就此收住反而越发的汹涌了起来,一把拉起已经跟自己差不多个头的永璂抱在怀里竟是忍不住哭出了声,关于前一世母子二人的所有委屈所有怨恨所有痛苦也就在这场泪水的洗礼之下慢慢的消散,也宣告着一个全新时代的即将来临——

出巡之路走得不紧不慢,回宫之路却是快马加鞭,离母子二人诉完衷肠没多久一行人便回到了京城,如今的弘历已经形如废人,加上眼下的局势分明和宗室们个顶个的大力支持,他的传位旨意自是没有任何人在意,永璂众望所归的登上了帝位,改元昌泰,除却一应按照规矩走的尊封之外,还将那拉太后的独子,早夭的弘晖追封为了端敬皇太子,一切就此终于尘埃落定。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此完结,还有几篇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