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第279章 番外之渣隆弘历

第279章 番外之渣隆弘历

“太上皇,该吃药了。”

弘历退了位不能住在乾清宫,那拉太后怕他污了先帝爷的寝宫也不准住在养心殿,当然也就更不可能住到上一世他原本住进的宁寿宫,内务府便将原先的重华宫稍稍修缮了一番把人挪了进去,作为原本皇子们的居所这里并不算差,永璂也并不曾在吃用上头亏待他虽是比起他最爱的奢华之风简朴了数百倍,却也算是个看得过眼的栖身之所,弘历无神的望着床顶,吴书来早就投靠了景娴被放了出宫,身边只留下一个略显愚笨的老太监,一边笨拙的喂着汤药,一边跟往日一样的说起了前朝的事——

“山东饥荒的前因后果皇上派了钦差去查清楚了,农民们每年的收成除去自家嚼用之外本是交三成当赋税,剩余两成当来年新种,可山东知府年年加重赋税让农民们入不敷出,只能从嚼用中省下米粮,时间一长地里头种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少便引来了饥荒,皇上震怒下令追查贪墨银钱,却是在山东知府官邸搜到了一本账册,一共七百多万两银子其中有八成用在了南巡接驾之上,剩下的两成则是用来打点京中重臣,受贿最多的便是已革去爵位的阿里衮,皇上下旨抄家又在他家中搜出了一本账册,其中记满了每月给太上皇的银钱,御史们弹劾了近两百封奏折。”

“当年冒认还珠格格的小燕子的身世也在几个月前水落石出了,原来是当年因为他人构陷而诛了九族的方之航的独女,跟与五阿哥进宫行刺的箫剑是亲兄妹,皇上下令彻查发现当年方之航一案实属冤案,只是小燕子箫剑和五阿哥已经逝世,加上他们的谋逆之罪证据确凿便只帮方之航平了反不再多做其他,可民间却是不知道听了哪里传来的风声,对您几近口诛笔伐之能。”

“活佛升天,土司巴勒奔带着小女儿塞雅公主进京朝见,塞雅公主说是想要在京中寻一夫婿,以比武招亲的形式能者为胜,皇上原本想以京中没有这样的规矩回绝却不料那土司口口声声说着听闻当年太上皇为固伦和敬公主招婿就是如此,他此番行为不过是效仿太上皇所为,皇上只能迫不得已的答应了,然而的风俗奇异,女子为尊且可以有好几个丈夫,这样一来京中有一点身份的男子自是人人自危,皆是在背地里骂您糊涂昏庸。”

“土司走了没多久回疆的阿里和卓又来了,同样也是带着女儿前来,说是他们回疆的圣女准备献给皇上,皇上原想着为了边境和平纳起为妃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可是派人一打听却是说那圣女含香实际上是个跟男子私奔了无数次无果的j□j之人,皇上震怒朝臣也是皆为愤慨,可那阿里和卓却是说太上皇当初都能决心将一个江南名妓接进宫,那么含香也不算出了大褶子,再度引来了天下人对您的不满。”

“还有……”

弘历麻木的听着老太监口中的念念有词,最开始的时候听到有人会每天跟自己汇报朝中发生的事情,他还以为永璂真的是个纯孝的,即便看到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也还是尊敬自己以自己为先,可是听着听着他却是渐渐的从这一桩桩对他几近讽刺的事情中听出了深意,他也气过也曾暴怒过甚至想用唯一还能动弹的左手将面前人狠狠拍飞,可是这个老太监年纪虽然大了却明显是有着身手,一边灵巧的躲开一边仍然不停的继续说,他本就是个最爱面子的人,爱面子则爱名声,早在夏盈盈事情败露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会惹人诟病,可没想到过往那么多年的桩桩事情全部被扯了出来将他贬入了尘埃,他怨恨起了阿里衮怨恨起了钮祜禄氏怨恨起了毁去他名声的所有人,其中也包括了自己——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一切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躺在同一个地方见到唯一能见的人,弘历的意志被逐渐的消磨,原本的不甘原本的怨恨也逐渐转变为了后悔痛苦和绝望,他也曾试图去回想,回想究竟是踏错了哪一步才落得这样的下场,他是被圣祖爷教养过的皇孙是先帝爷最看重的皇子,他原本应该是个圣明之君缔造康雍乾盛世的不是吗?究竟是什么时候起越走越歪了呢?是不该打着南巡的名号玩乐开始?还是不该不听信雍正爷临终嘱托仍然重女色开始?亦或是听了钮祜禄氏亲近钮祜禄家疏远乌拉那拉家开始?还是从他继位来的每一天都是错误的开始?

这是一个得不到答案的问题,在后悔痛苦和绝望过后,他又迎来了新一轮的暴躁期,他是那样骄傲那样高高在上的人,即便他错了也不是他的错而是天下人的错,其他人怎么能够为了自己那一点小小的过错就这样对他?

他开始反抗,对那老太监又打又踢却是让自己跌下了床榻,他又改变策略开始不吃饭不喝药,即便那老太监死死的捏着他的下颚灌进去他也抠着喉咙吐出来,而就在他饿得不行病得几乎撒手人寰的时候,永璂第一次踏进了这个地方——

“太上皇,您这又是何必呢?”

如今的永璂早已经成长为了威严的君主,站在床榻旁边看着已经满头白发且满脸皱纹的弘历,他面上没有一丝欣喜也没有一丝厌恶,只仿佛是在看一个跟自己全然不相干的人,神情淡然到让人觉得冰冷——

“您在位三十年将国库的银子废了十之八/九,到了如今竟是还这样不懂得珍惜?蝼蚁尚且偷生,还是说您自觉连蝼蚁都比不得了呢?”

“你……”

“您是不是想问朕为什么这样对你?”弘历很久没有说过话,声音又干涩又嘶哑,不懂内情的人或许会觉得有些动容,可是永璂却仍是面无表情,恍若说着跟自己全然无关的事,“其实你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有被子盖有衣服穿有饭吃有药喝,不说比起民间许多贫苦百姓你已经幸福很多,就是比起宫中很多人你也算是过得很好了不是吗?”

永璂撇开目光,看向窗外那枝繁叶茂的大树回想起了过往的种种。

“你自恃是九五之尊,便觉得天下人都得顺着你来,无论你是对是错都不能说上半句闲话,一旦忠言逆耳一旦违背你的意思一旦让你不痛快了,你就几近所能的让对方不痛快,甚至夺去她的所有,你可记得那人是你的妻?是你同风雨十数载的妻子?你可以不爱她不重她甚至不敬她,可为何要那样折辱她?”

“她,她?”

“她原本也是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她做错了什么?只因为性情太过耿直不讨人喜欢就该落得个不得善终的下场?”永璂知道对方或许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是却仍是在自顾自的往下说,“你夺去了她的所有尊荣,不准她与儿子相见,将她囚禁于冷宫,不给吃不给喝甚至连病了不请医不给吃药,对于她的崩逝你只是淡淡的一句知道了,原本一切就该就此终结了不是吗?可你偏不,非但连个单独的陵寝都不给还不准人供奉让她死后都无依,为你操持后宫十余年为你生儿育女侍奉婆母就该落得这样的下场?比起她的绝望,现在的你又算得了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要死要活?”

弘历听着这莫名其妙的连番指责眼睛瞪得大大的,可永璂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嘲讽的笑出了声——

“不过你放心朕不会让你死,死是快意的解脱,人只要死了就再感觉不到绝望感觉不到痛苦甚至能重来一生,所以朕会让你活得好好的,一直活得好好的,她当初最大的错便是对你付出了真心,现在朕便让你看看这紫禁城甚至整个大清又有谁会对你真心,你当初为了顺了自己那口气就对她那样残忍,现在朕也要让你只能眼睁睁任着万事都由不得自己做主,你当初对她百般看不上眼,现在朕便要你看着她尊荣一世幸福一生,昨日因今日果,你只能怨自己。”

永璂来得快去得也快,弘历听得莫名其妙自然也不会听之任之,可是那老太监这回像是狠了心一般竟是直接卸了他的下巴,灌下一剂苦得难受的汤药之后终于平息了他的暴躁让他缓缓闭上了眼——

而不知道是方才永璂的话产生了作用还是老天爷闲他不知内由就不会痛苦,迷迷糊糊的梦境中他看到了自己,只是不像如今落魄的他而是从前那个高高在上的自己,“他”搂着魏碧涵满脸笑意的跟面前的男孩说着话,宫门之外却是瘦弱落魄不堪的永璂跪在雨中,一边磕着头一边喊着请求进宫见他额娘最后一面,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眼前的画面突然变了一变,转到了一座荒凉萧索的宫殿,他想走进去看一看究竟却是提不起步子,只能听到殿中传来的隐忍的咳嗽声和一道无力的女声——

“容嬷嬷,是我连累了你……咳咳,若,若不是我,你如今也不必在宫里受这些苦,看他们的眼色……咳咳……”

“娘娘,我的好娘娘,您这是在说些什么?您有老天爷的庇佑一定会好起来的,您信嬷嬷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可是,嬷嬷,我好想真的撑不下去了……我,我没有了其他所求,唯一的便是放心不下永琪,我若去了他的处境只怕是越发为难,十二,我的十二,他以后可怎么办?”

“娘娘,您要撑住啊,您不为了自己想想也为了十二阿哥想象,十二阿哥很快就会进宫来见您了,您可一定要撑住啊!”

“嬷嬷,你知道吗?这辈子我做错了许多事,一,一是不该爱上那个不该爱的人,二是不该对他掏心掏肺为他劳心劳力,三,三则是将永璂那孩子保护得太好,若,若有来世,我,我一定不会再这样傻,一定要为自己活让永璂也好好的活,让那些人血,血债血偿!”

“娘娘!”

弘历听着那熟悉的女声浑身一震,眼睛也陡然睁开了,看着那从未改变过的帐子顶他似乎明白了永璂的恨意,也似乎明白了今生的一切原来都是冥冥之中早已有了注定,或是就像永璂方才说的昨日因今日果,可是显然现在才意识到已经为时太晚,终于深入骨髓的绝望并不能偿还任何罪责,只能陪伴这他未来还有很长的日日夜夜化为最刻骨的折磨,费力的转头看向先前永璂离去的方向,他干涩的嘴唇几不可见的动了一动——

爱新觉罗弘历,若早知今日你是否还会执意当初?

作者有话要说:很谢谢能够陪我走到今天的你们,其实我并不算一个持之以恒的人,生活中也干过不少半途而废的事情,可是因为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我才能走到今天完成了这个投入了很多心血的故事,说起来,这篇文也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比如视角比如节奏比如还不够严谨等等,请相信我,接下来的日子我一定会更加的努力,不为其他只为不辜负你们的期望,原谅我是一个泪点很低的人,看到你们这样高的评价,和对这篇文所流露出来的不舍和伤感的感情,我真的很感动也很感激,我衷心的希望能够让你们更加骄傲,也希望你们能够陪伴着我一起分享这一份骄傲,这一篇是因为有了你们这样可爱的人才变得如此的精彩,鞠躬!

ps,新文会在中午的时候开始更新,坑品保证稳定日更,养肥的也先来收藏吧(:顺便打滚求收藏专栏嘿嘿嘿~\(≧▽≦)/~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