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第278章 番外之钮祜禄氏

第278章 番外之钮祜禄氏

慈宁宫还是慈宁宫,可是早已没有了从前的奢华富贵,人还是那人,可是也已然不是当初那个能梗着脖子和那拉太后分庭抗议的皇帝生母,而是一个顶着崇庆太皇太后名头的落魄老妇,只有那一贯拎不清的性子从未改变——

“怎的今个儿又是这些清汤寡水?那些狗奴才是反了天了?”

“主子咱们这个月的分例银子用得所剩无几了,您便将就着用用吧。”

“就花光了?怎么可能就花光了?是不是你这个老奴看着哀家如今落魄了便也不将哀家放在眼里开始贪墨银子了?”

“奴才,奴才冤枉啊……”

钮祜禄氏虽说是彻底退出了后宫的舞台,甚至被套上了个因为弘历的刺激过大只能安心养病的名头,不光是没事不得出慈宁宫,身边伺候的奴才也是一减再减,内务府本就是个迎高踩低的,见着这头完全失了势而且照这个势头下去再无翻身的余地,便也受了那些个宫女太监的打点银子将人调的调抽的抽,一来二去之下,身边竟是只剩下了无处可去的桂嬷嬷一人——

“奴才跟在您身边这么多年难道您还不知道奴才是什么人么?皇上拿着国库亏空作伐子带头缩减开销,各宫的分例银子也是大大的缩了水,到了手头不过是几百两银子,既要吃饭又要添衣还要打点内务府,真真是怎么省都不够啊!”

桂嬷嬷说得虽是实情可实际上并未将话说全,永璂虽然不待见钮祜禄氏,心里怨怪她当年那样对待自家额娘,可是该给的分例却是一分不少,只是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钮祜禄氏过惯了好日子也吃惯了精细的吃食,不是今天要燕窝粥就是明天要金丝枣,以前内务府是看着她得势不敢为难现在却是早不同往日,就是将一块银子掰开两块使也是堵不上这个窟窿眼,此外,那内务府不知道是得了上头人的指示还是因着什么旁的由头,不光是除了银子其余物件一概不收,还言明了这御制的物件都是入了册的,若是损坏就得另外拿银子赔,钮祜禄氏又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气不顺就爱摔茶盏扔花瓶,再加上她不像那拉太后和景娴那般是正儿八经入得门有着嫁妆做陪衬,自然是不过几个月的功夫就将这些年来拢到手的银钱花了个一干二净,日子越发的捉襟见肘——

“那个小畜生,竟是敢这样对哀家,就不怕一顶不诚不孝的帽子压得他再也翻不了身吗?简直,简直是岂有此理!”

“主子您可息怒啊,奴才知道这些话您不爱听,可是现在情势比人强,不说咱们压根难得出一回慈宁宫,就是咱们出去了也没有人会去甘愿惹那几位不痛快,想当年咱们在钮祜禄府的时候,什么日子都挨过来了,您便千万不要再多做什么了,不然说不准这日子就会越发的不好过了!”

“忍忍忍,哀家凭什么要忍?哀家可是先帝爷正儿八经册封的熹妃,是太上皇的生身额娘,论起来哀家才是那笑出声的正经玛嬷,凭什么宁寿宫那个贱人享尽了世间尊荣,哀家却要在这里隐忍过活?凭什么?!”

桂嬷嬷的话其实已经说得算是比较客气了,钮祜禄氏向来是个没什么自觉的,没得身份的帮不了她,身份够了帮得了她的比如宗室命妇们又一个个对她看不上眼,以前是碍着身份不得不奉承一两句,现在墙倒众人推,以前她得罪过的比如裕亲王福晋之流没有上赶着过来踩她一脚已经算是够客气的了,又哪里还会有人脑子被驴踢了一般的上赶着来帮她,桂嬷嬷心中为难也万般无奈,可还没等她再劝再安抚,钮祜禄氏却已经是被激爆了脾气,将桌上的清粥猛地一掀——

“滚,你这个没用的狗奴才,俗话说得好,主辱奴死,可你非但不跟哀家同仇敌忾还只会叫哀家忍,你既然这么看不得哀家怎么不干脆去投靠宁寿宫算了?滚,你给哀家滚!”

“主子……”

“你个老奴才连哀家的话都不听了?你这是要翻了天了?哀家多看你一眼都觉得堵心,快给哀家滚远点!”

桂嬷嬷心里虽然不悦可是也不敢太过于违抗钮祜禄氏的意思,只能三步一回头的退出了门外,而钮祜禄氏坐在偌大的大殿之中却是骂一会儿笑一会儿,最后形似癫狂的浮起了一丝诡异的笑意——

一个月后,京中出了一件大事,或者应该说是紫禁城中出了一件大事,一件大大折辱了皇家颜面的大事,圣母太皇太后以巫蛊之术诅咒当今圣上!

钮祜禄氏既然被对外宣称安养,太医院自然是在永璂的默认之下每隔一个月便会来两个太医走上一趟,以防真的出了什么事背上什么不好听的名头,往往这般也只是走个过场,可是这次却是瞧出了钮祜禄氏极为不对劲,不光是一点不配合还疯魔得很,推搡之间袖中竟是掉下了个扎满了细针的白布娃娃,两个太医被吓了个魂飞魄散,连爬带滚的就报到了那拉太后处,拿来一瞧居然是永璂的生辰八字,惹得两宫震怒,而原本这样的事情皇家是应该隐瞒不报的,可偏偏当天正好是命妇们进宫请安的日子,这样一来,自然从后宫之事变成了前朝之事然后成了天下之事,而在众人慷慨激昂一定要彻查的时候,也还真的查出了些不得了的事情,比如那个当初行刺弘历的夏盈盈其实是夏紫薇的族人,之所以敢做出那样大胆的事一方面是为了给自家姐妹报仇,另一方面则是想要让五阿哥即位同享富贵,这样的话虽然听起来荒诞,可是联系到当初多多少少有人知情的永琪勾结乱党行刺,和钮祜禄氏不知道出于什么由头竟是保下了这个孽障的事,却是越闹越扯不清了起来,御史们更是一个顶一个的上折子将乾清宫的桌案都堆满了,事情闹到这个份上,钮祜禄氏就是不死也应该是要脱掉一层皮,可是永璂却是拿着孝字做筏子说顾忌其年纪已老不忍太过苛责,只效仿圣祖爷对待大阿哥一样将慈宁宫圈了起来,希望钮祜禄氏能够静心悔过……这般行举虽是让部分激进派有些不满,可大部分朝臣却是有感今上诚孝仁慈,而就在永璂声望一高再高的同时,慈宁宫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小畜生,那个小畜生居然没有死,哈哈,老天爷你瞎了眼,你真的瞎了眼!”

慈宁宫被圈了桂嬷嬷死了,钮祜禄氏身边没有伺候的人日子过得越发的荒凉,神智也跟着越发的不清楚了起来,不是拿着针到处扎就是对着空气破口大骂——

“哀家是太后,是太皇太后,我的儿子是皇帝,我才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他们都该死都该死!”

“是吗?你真的这么觉得吗?”

“谁?!”

“我是你最痛恨的乌拉那拉景娴啊,怎么?现在还在做着春秋大梦呢?你钮祜禄氏注定是斗不过我们乌拉那拉氏的,你的儿子也是斗不过我的儿子的,你还没看清现实吗?”

“你胡说,你胡说!你们乌拉那拉家的都是贱人,哄了先帝又哄了弘历那个傻子才有今天的荣光,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们会被人揭穿真面目的!”

“哦?是吗?可是你那宝贝儿子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而你也被圈禁在了这高墙之中不见天日,而我们呢?我们享受着这天下最尊荣的身份,过着天下最富贵的生活,你说你有得比吗?你所盼望的那一天又真的会来吗?”

“你不要得意,你不要得意,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就算是变成鬼也会生生世世诅咒你们的,你们别想过得痛快,一个都别想!”

“你倒是狠毒,不过可惜蠢了点,你说你都这么直白的告诉我了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如愿?等你死了我就让人将你挫骨扬灰,再让高僧做法打得你魂飞魄散,哈哈哈,钮祜禄氏,你永远都是棋差一招,永远都是输家,就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如愿!”

“你,你!我跟你拼了!”

钮祜禄氏被气得双眼通红,张牙舞爪着就往眼前人扑去却没料到用尽了力气只是扑了个空,回望着偌大的寝殿,哪里有景娴的身影,不过是她魔怔太深的幻象罢了,无力的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之上,钮祜禄氏的双眼难得的清明了起来——

“都是那个孽子的错,要是他不娶乌拉那拉景娴怎么会变成这样,不,是先帝爷的错,如果他不将乌拉那拉氏舒兰迎为嫡福晋不将她册为皇后我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不,或许是我,如果不为了那一时之气跟她们斗来斗气,我或许还是能高高在上的尽享尊荣的不是吗?是谁的错?究竟是谁的错?”

她闭上眼不知道是想起了过往的荣光还是想起了什么旁的,先是满脸泪水再是大笑出声,在这样生命尽头的清醒时刻中,她终于尝到了悔不当初的滋味,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只怆然的喊出一句——

“天意弄人,既生乌拉那拉氏何生钮祜禄氏?”

也是本文的最后一个章节

ps,新文礼拜二开始更新,大家可以先收藏哟,链接是:?novelid=1967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