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章 重生

第二章 重生

丫鬟成长记“苏苏,苏苏。”远的有谁在喊着苏凉,声音陌生又熟悉,苏凉费力的想睁开眼睛看看是不是小北。

“你不要睡了,我害怕。”小北会害怕么,那个彪悍的女人怎么会害怕呢。苏凉觉得好笑,旋即又觉得不对,如果不是小北,那呼唤她的是谁。

一滴**砸在了苏凉的手上,凭感觉那是眼泪。苏凉不停转动眼珠,终于勉强打开了沉重的眼皮。

“苏苏,你醒了?”惊喜的声音传来,还带有一丝哭腔。苏凉慢慢转头,眼前是个十一二岁的穿着粗布衣服的女孩,似乎不是现代的服饰。

苏凉没有开口,静静地看了看女孩,不动声se的打量了下自己的环境。阴暗的房间里有一股chao湿发霉的味道,自己躺在一堆湿乎乎的草垛上。这似乎是一个柴房,可是为什么这么chao湿呢。

“苏苏,你感觉好些了么。你怎么会偷晋王府xiaojie的东西呢。”女孩见苏凉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只是打量周围,也不生气接着说“还好xiaojie苦苦哀求,否则王爷差点就要将你当场杖毙了。”

苏凉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浑身都感觉到疼痛。

“水。”苏凉艰难的发出一个声音。她不知道这是哪,这具身体没有留下任何记忆,但是她不能冒险暴露自己并非原主人,否则容易被当做鬼怪之类的烧死。

“哎呀,我差点忘记了。”女孩拍了拍脑袋,出了柴房。

苏凉这才有机会探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她伸出手看了看,瘦瘦小小的,不大的掌心除了老茧还有一些划痕,看的出是一个经常做工的。她低头望了望自己,小小的身体穿着看不出颜se的布衣服。

“斯——”苏凉倒抽口气,好像不小心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她小心的摸了摸,自己的腰腹部多缠了些布,应该伤的就是这里了。

“xiaojie,有必要来看这么个贱蹄么,您的身份不适合到这来啊。”伴随着话音,本来就只是虚掩的柴门被一下推开。

“苏槿,你还没死就行了,免得二哥找我拼命。”来人是个十四岁的女孩,和之前喊她苏苏的女孩不同,一看她就是富贵人家的姑娘,身边有几个丫鬟陪同,还有仆妇在前引。

“怎么,被打了一顿连主都不认识了么。”一个红衣丫鬟看苏凉呆愣的样忍不住刻薄着,明明只是半大的孩,凭什么就得了二少爷的青睐。

被称作xiaojie的人厌恶的看了一眼苏凉,摆摆手“算了,她一直就一副呆呆傻傻的样。”然后和身边的一个妇人说“奶娘,我想吃芙蓉糕了,回去吧。”

“我的小祖宗,赶紧离开这晦气的地方吧。”奶妈立刻点头,带领一群人又离开,还隐约传来她们的声音“xiaojie派个下人来看就行了,何必亲自来呢。”

柴房的门没有人记得关上,刺骨的冷风瞬间席卷了整个房间。

自己现在已经穿越到这里了,刚才苏凉认真打量了那个xiaojie一行人的穿着,并不能判断这是哪个朝代,看服饰似乎是类似于汉朝时期的,但又不敢肯定。既然自己成了苏槿,那她就要承担这里的一切。

刚才的那个女孩应该是自己伺候的xiaojie,不过这满手的茧和刚才她的态应该说明自己并不得她的欢心,那她为什么要苦苦哀求老爷放过自己呢。是因为她二哥的原因吧,只是不知道这府中的少爷又是什么人物。

苏槿思了一下不得要领,看来得从刚才唤醒自己的女孩那里套些话才行,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可以相信之人。

“苏苏,刚才我看xiaojie来了,她没在打你吧。”女孩回来以后小心翼翼的关了柴门。手上端个破旧的瓷碗。

“嗯。”苏槿接过碗,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大口大口喝水。大半碗冷水下肚,苏槿感觉自己似乎更冷了。

“苏苏,你不要记恨xiaojie,”女孩看着苏槿目光坚定“xiaojie虽然顽劣了些,但是人很好的。如果当初不是xiaojie,我可能早就饿死街头了。”

在接下来的对话中,主要是女孩在讲,苏槿在听。苏槿很快弄清楚了一些简单的事情。这个照顾苏槿的女孩叫之桃,和苏槿一样只是xiaojie外院的做些粗活的丫头

单身贵妇养成实录全文阅读

。之桃是xiaojie偶然捡回来的丫头。说来奇怪,一般做粗活的丫头不会用那么小的,因为力气小,但是她十岁,之桃十二岁。

“苏苏,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一样了呢。”之桃在喋喋不休中终于发现了苏槿的一点异样。“你原来就算不爱说话但是也不是一句不说啊。”

“嗯,”苏槿沉吟了一下“被打的重了连带嗓也不舒服不想说话。”

“唉,晋王府一向和我们不对盘,肯定是那个晋xiaojie故意栽赃给你的。”之桃同情的看着苏槿“可怜你还要在这柴房思过两天了。”

“之桃,快点去提水了。”远处传来一个妇人的喊声。

“秦妈,就来。”之桃大声答应着,扭过头小声的嘱咐苏槿“苏苏,我先去了,一会我想办法给你带吃的来。”

苏槿看着之桃蹦蹦跳跳离开的身影,忽然开始想念小北。不知道在那个世界,小北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离世难过的吃不下饭。

“噗”一声嬉笑打断了苏槿的怀念,她环顾看了看,终于看到自己旁边的一堵墙上有个洞,一双眼睛正往柴房里面瞅。

“明明是个孩,却露出饱经沧桑的神se。”苏槿看不到说话人的全貌,应该是个少年。

“你是谁。”苏槿有些警惕的看着那双眼睛。

“哈哈,真有趣,自身难保了还那么警戒。”少年忽然收起了嬉笑,一板一眼明显在模仿某个人声音开始说道“告诉苏槿,让她暂且忍下这次委屈,我会想办法替她除去贱籍的。”

“二哥也真奇怪,对你这么个小小的婢女那么好干什么。”那双眼睛又上下打量了下苏槿“明显就是个小丫头片。”

苏槿皱眉,这个少年应该也是府里的少爷,和之前的xiaojie应该是兄妹或者姐弟,他们口中的二哥应该是府中的二少爷。只是她也想不明白这个二少爷会和她这个干粗活的丫头有什么联系。

“行了,我话也带到了。”少年看苏槿只是呆呆的听着也不说话,顿时失了兴趣,转身便要离开。

“夏启明,你给我出来!”柴房外传来一个的气急败坏的女声。

“她怎么追到这里来了,该死。”少年低声咒骂了一句,接着柴房门便被轰的撞开,一个锦衣玉袍的少年匆匆跑进来又匆匆把门关上。看着惊诧的苏槿做了个嘘的动作,迅速跑到苏槿旁边。

“小丫头,不许告诉她。”苏槿哭笑不得的看着少年利的挪开一些草垛,自己躲了进去又把草垛盖上。看来他也不是第一次被人逼得躲在这里了。

少年刚完成这一系列动作,门又一次被撞开。

按照今天这种撞门频率,这柴门可坚持不了多久。苏槿有些坏心眼的看着那个摇摇欲坠的门。

进来的是个十岁左右的身着红袍的女孩,脸蛋红扑扑的很是可爱。不过苏槿注意的是她手上拿着一根长木棍。

女孩环顾柴房一眼,只有一个衣衫单薄一看就是被罚在这的小丫鬟躺在草垛上,她狐疑的看着她“你看没看到你家五少爷。”

原来那个少年是府里的五少爷,苏槿不露痕迹的看了一眼夏启明藏身的地方,然后摇了摇头。

“xiaojie,哎呦我的xiaojie,你怎么到这来了。”一个妇人气喘吁吁的赶过来“xiaojie,夫人都生气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哼,告诉你们家五少爷,说我赵静馨不会就此作罢的。”赵静馨不满的转身,身后是不停提醒她的妇人“xiaojie,哪有自己把自己闺名往外说的。”

赵静馨走到门口忽然又想到什么,转身看了一眼苏槿,对身边的妇人说“嬷嬷,你给这个小丫鬟找几件夹袄来吧,我怕她这样活不到替我带话。”

“大xiaojie,这是夏王府,我们不能插手,何况是为一个小小的婢女。”妇人一边说一边催促赵静馨。

赵静馨在最后出门前还是转头盯着苏槿“你别死了,一定好好活着替我带话。”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赵静馨黑亮的眼睛苏槿像是承诺她又像是告诉自己“我一定活着。”

在这深宅大院,她终有一天,要做那个掌控自己命运的人。丫鬟成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