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3章 恩人

第三章 恩人

丫鬟成长记“呼,那个丫头终于走了。”夏启明从草垛后爬出来,一股坐在苏槿旁边,嫌弃的盯着她的脸“怎么看都是一个蠢丫头,二哥为什么要把你带回来。”

苏槿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和一个正处在青期的毛孩计较,她继续沉默,任凭夏启明在那自言自语。

“这赵静馨好歹也是名门之后,怎么生个这么野蛮的xing格呢。还取名静馨,分明和她一点不沾边。”夏启明啧啧摇头忽然用胳膊肘撞撞苏槿“蠢丫头,你说是吧。”

苏槿猝不及防被夏启明撞了撞,上的伤口被牵动,她翻了个白眼,不愿接话。

夏启明看苏槿没理她,偏头正看到苏槿的白眼,顿觉好笑“蠢丫头,有你这么当丫鬟的么,还敢当着主面翻白眼。不过,”夏启明忽然哥两好似得拍了拍苏槿的肩“我就喜欢有个xing的。要不然我把你从六妹妹那要过来如何。”

“五弟想要人恐怕难了,六妹妹最不喜这个丫头,你若要了她去,六妹妹说不定会和母亲禀告这丫头狐媚惑主呢。”来人边说边推开房门,高高绾着的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一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的鼻梁,白皙的皮肤。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苏槿以为看到了前世的董瑞。

“小槿今天怎么这幅样看着我。”那个酷似董瑞的人走过来,伸手轻轻摸了摸苏槿的头,苏槿一阵战栗,前世的种种记忆扑面而来,她忽然一扭头,躲开了这个人的手。

“不过是个小丫头,还狐媚惑主呢。”夏启明不屑的冷哼“都是母亲把六妹妹宠的过惯了。”

“不言父过,何况六妹妹又是家里最小的,宠着点也是应该。”看到苏槿躲开,来人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嘴中虽然回应夏启明的话,眼睛却一眨不眨盯着苏槿,眼眸深处似有暗流涌动。

“我不过比她早出来一刻,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夏启明抱怨着“若是我从娘亲肚里晚出来一会,那我就是最小的了。”

苏槿听到这忍不住移开了紧盯那人的视线,转向夏启明。这才发现,细看之下。夏启明和六xiaojie有些相似,原来他们是龙凤胎。

来人见苏槿不再看他,也把目光转向夏启明,“就算你是最小的弟弟还是会被严格要求的。夏府不能出纨绔弟。”

“不能出纨绔弟就能出纨绔的女?”夏启明看到那人还要说什么忙摆摆手“二哥,我的好二哥,我知道错了,一会母亲又要向父亲告状说我欺负那什么赵府xiaojie了,我先去向母亲解释一下。”

夏启明说完匆匆离开柴房,走时还不忘将门关上。

苏槿再把目光看向这个男人,也许现在应该叫男孩。她拼命压住自己内心的波涛汹涌。按照夏启明的称呼,他就应当是夏府的二少爷,可是为何会和董瑞长得那般相像。自己和董瑞难道到这里还是纠缠不清么。

“唉,小槿,你可是在怨我当ri不救你。”二少爷坐在之前夏启明坐的地方,有些无奈“你可知那个晋颜玉是晋王府的掌上明珠,现如今两府有意联姻。她说你偷了她的东西又人赃并获,父亲总要给出交代。我若此时出面相护,非但救不了你反而会引起父亲的怀疑。”

二少爷见苏槿仍旧不语,只是盯着他看,眼睛里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他皱皱眉“小槿,我承诺过帮你tuo去籍就一定会帮你,你不要胡思乱想。”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苏槿不相信的看着面前的人。前世董瑞一开始也是对她无限的好,最后让她chen/沦在他的谎言里无法自拔。这一世,她可不认为这个二少爷能对个十岁的孩生出什么愫。

“我不是说过了,你像我朋友的妹妹,我不忍心看着受苦。”二少爷不再看苏槿,低头把玩起腰间的玉佩,上面刻了一个小小的“晨”。之前五少爷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玉佩,上面刻的是“明”。二少爷应该是夏启晨。

苏槿打量的看了看夏启晨,不管是因为前世对董瑞的偏见也好还是这世对夏启晨的感觉也罢,总感觉对夏启晨有些不喜。

“今晚我就会帮你出去。”夏启晨起拍拍尘土“我会和六妹妹说这些天你不用干活,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她讨厌我。”六xiaojie对苏槿的讨厌是骨里的,苏槿虽然不明原因但是看得很清楚。

“启盈只是任xing顽皮了些,你且忍耐些。”夏启晨笑笑转离去。

夜晚降临的时候,果然有一个粗使婆带着苏槿离开。

从柴房到苏槿住的地方大约需要走两刻钟才到。一上黑漆漆的什么都查看不到。苏槿踉踉跄跄的跟在婆后,因为体有伤加之一天没有进食,苏槿冷的不停哆嗦。正是深秋时节,那个粗使婆穿着夹袄,而苏槿只有一单薄的衣衫。

“之桃,快出来接你们屋那个。”婆在一所低矮的门前停下。

“哎,来了。”房门很快被打开,透出一丝昏暗的烛光。之桃披着一件夹袄迎了出来“多谢秦妈了。这点钱秦妈拿去喝茶吧。”一边说还一边往秦妈手里塞了两个铜板。

秦妈掂了下手中的两个铜板,冷笑了一声“这点钱够喝什么茶,打发叫花呢。”

之桃脸se有点僵硬,她扶住苏槿,讨好的说“秦妈你也知道,我们这个月的月钱还没有拿。”

“哼,就算我老婆倒霉,谁让二少爷护着这个丫头呢。”秦妈看了一眼之桃“我记得你会做点绣活,赶明帮我纳鞋底吧。”

之桃应声答应着,赔笑送走了秦妈,这才把苏槿扶进房间。

有些破旧的屋里摆着一张通铺,上面放着一看不出颜se的薄被褥。头放着几女式的衣服,应该是平时她们穿的。一张四方桌,两张小矮凳,这就是房间的所有陈设。

“听说二少爷去给你向王妃求,我以为你下午就能回来了,没想到要到晚上”之桃一边整理被褥一边念叨“不过也好在有二少爷,否则不知道还要在柴房关几天呢。也好在是秦家的送你回来,她只是贪点小便宜,若是其他家的,搞不好会要我们几个月的月钱呢。”

苏槿看到桌上还有一个小篮,想必就是平ri之桃做的绣活,想到她为了自己要白给那个秦家的纳鞋底,苏槿有些愧疚,还没开口就被之桃打断了。

“苏苏,你饿了吧。本来打算下午去看你,结果活计多,你也知道我动作慢。”之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递给苏槿一个冷窝头。

苏槿接过窝头,心里有一股暖流,这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是她来到这里遇到的第一个人,她让自己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在这冰冷的天气有那么一丝人的温暖。

之桃是一个很活泼的女孩,在她絮絮叨叨中,苏槿旁敲侧击的了解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朝代,和苏槿在现代所的历史不同。现在是正元一十六年,当朝皇帝是正元王朝的第任皇帝,更多的有关这个国家的之桃却是不清楚了。

夏王府是开国皇帝封的异xing王府之一,同时被封的还有德王府和贤王府。夏王府的旁支都不在府内,据说是老夏王是不希望家族聚在一起过壮大引人猜忌。

夏王府现在是王爷掌权,老王爷和老王妃隐居在后院,一般不想让人打扰。王妃在生大少爷夏启正的时候难产而亡,导致王爷也一直不喜大少爷,认为是他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夏启正出生就带有隐疾,所以一直体弱多病,王府下人都在偷偷相传大少爷无法继承王位。

王府的二少爷、五少爷和六xiaojie是现在的王妃所出。二少爷夏启晨被给予了厚望,二少爷确也不负众望,待人谦和,质彬彬,小小年纪已经入朝为官了,官职虽然不大,但是也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了。

王府还有两个庶出的xiaojie,xiaojie夏茗和四xiaojie夏糯雪。

之桃是流落街头的时候被六xiaojie夏启盈带回府的,本来是要做xiaojie的玩伴,因为她失手打碎了丞相府公送给夏启盈的花瓶而被贬到这来做粗活的。

对于苏槿,之桃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下人传,她是被夏启晨带回府的,因为是个女孩所以拨给夏启盈使唤。夏启盈房里的丫鬟满额了,所以把她派来和之桃一起做粗活。

苏槿听完之桃的话沉思不语,这样看来,夏启晨有可能还是苏槿的恩人。因为据之桃讲苏槿刚来时衣衫褴褛,浑脏兮兮的像个乞丐。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