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5章 杖刑

第五章 杖刑

一秒记住,

妇人看也不看还在磕头的碧桃,径直来到苏槿面前。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把苏槿的头打的偏了过去,碧桃也停止了磕头的动作,抬起头望着这边幸灾乐祸的偷笑。

苏槿紧了紧拳头,暗地咬了咬牙,现在的自己无力对抗,但是以后一定会十倍奉还的。她调整好自己的表情,转过头来用似乎无限委屈惊讶的神色看了一眼妇人,随即又低下头一副谦卑的样子。

对于苏槿这样的反应妇人似乎很满意“这一巴掌是教育你的。”说完就转身向碧桃走去。

“张嬷嬷,我……”碧桃还来不及说话也被打了一巴掌,她立刻愤怒不甘的瞪着妇人“嬷嬷,你为何问也不问事情的经过就动手。”

张嬷嬷冷笑“你在小姐这院子待的时间也不短了,居然还没个小丫头明白事理。”说完她瞟了一眼跪在原地如同雕像一般的苏槿“小姐虽然不喜这丫头,但是我看着却是个伶俐的。小姐既然把你们二人交给我处理,自然是你们惹怒了小姐,至于事情的经过,根本不重要。”

碧桃一听要把她和苏槿一视同仁的对待,一下慌了神,夏启盈院落的人都知道夏启盈厌恶苏槿,若是要自己和苏槿一同受罚,她不敢在想下去。

“嬷嬷,救我,我真的是一心为小姐好啊。”碧桃眼泪一下落了下来,十足的被冤枉的可怜样。

张嬷嬷有些不屑的哼了声,这个碧桃什么心思难道她还不知道,虽然没看到事情的经过,但是她也能猜出来多半是这个碧桃想针对苏槿以讨好小姐结果反被苏槿拉下了水。

那个丫头倒是和原来有些不一样了。张嬷嬷眼睛沉了沉,虽然看似是因为胆小懦弱所以刚才打了她巴掌也一言不发,但是当她教训碧桃时这丫头也是一动不动,并没有任何情绪的外露,小小年纪,心思就已经不浅了。二少爷又是如此袒护这丫头,这样下去……

心中打定主意。张嬷嬷也不再看两人,匆匆吩咐两人在原地不准起身就匆匆离开院落。

“贱丫头,看到我这样你很得意是吧。”确定张嬷嬷走远以后,碧桃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恶气了。

苏槿终于抬起头,碧桃的表情太过狰狞,原本还算秀丽的面庞已经扭曲了。苏槿微微一笑“碧桃姐姐怎么能怪我呢,之前小姐生气的时候可是我帮你求了情的呢。”

苏槿在心里暗骂,刚才那个张嬷嬷下手可真重,被打的半边脸肯定已经肿起来了,现在扯嘴角笑下都疼。

看到苏槿笑碧桃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你那几句话,小姐怎么可能把我交给张嬷嬷处理。”

“碧桃姐姐,我是一片好心呐。再说你如此懂小姐的心为小姐分忧,挨过了这次以后机会还不是有的是。”苏槿满脸都写真真诚的看着碧桃。

“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碧桃似乎有些相信苏槿的话,“毕竟,我才是最懂小姐心思的人。”说完低下头若有所思。

苏槿心中冷笑,也不知道这碧桃是怎么当上的二等丫鬟,就算她在懂得夏启盈的本心很多时候也不能如此直白的表现出来,毕竟她不是夏启盈,夏启盈能有的骄纵她没有。

苏槿正准备继续再接再厉说几句的时候,张嬷嬷带着四个手拿棍棒的小厮进来了。

“嬷嬷……”看到这一幕的碧桃惊的脸上血色全无,哪里还顾得上思考什么重获小姐欢心,张嬷嬷这是要对她们使用杖刑了。

比起碧桃,苏槿稍显淡定一点,但是也就只有一点。其实比起碧桃,苏槿心中更为紧张,因为她身上还有上次杖刑留下的重伤,如果再被杖刑,这具身体可能会真的承受不住一命呜呼。

张嬷嬷并不看二人,只是指挥四个小厮抬了两张长凳,就要把碧桃和苏槿架上长凳。

“嬷嬷,求嬷嬷不要。”两个小厮刚走近碧桃的时候碧桃就跳起来扑到张嬷嬷脚下,眼泪鼻涕尽数蹭到了张嬷嬷的罗裙上“嬷嬷,求嬷嬷不要要碧桃的命。”边说边胡乱的从头发上取下银钗等饰物一股脑的往张嬷嬷手上塞“嬷嬷,我把我所有的金银都给你,只求你放过我吧。”

“不过是个杖刑三十,你大呼小叫做什么。谁也不曾说要将你杖毙。”张嬷嬷并不收那些东西,厌恶的退开一步。

“不不不,”碧桃并没有因此安静下来,反而哭闹的更凶了“这几个人我见过,每次他们杖刑下都没有活口!”

苏槿本来已经被两个小厮按在了凳子上,正在思索对策,闻得此言猛地抬起头看向张嬷嬷,这个妇人已经打定主意要了她的命。

“胡说八道,”张嬷嬷被喊破心思更显得焦躁,命令那两个小厮“还不快将她的嘴堵住给我架上去。”随即又想起苏槿“把那个丫头的嘴也给我堵上。”

“嬷嬷不怕二少爷责怪么。”苏槿本不想抬出夏启晨,但是生死攸关,她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对策了。

“你是小姐的人,我是受小姐的指示处置你,与二少爷何关。”张嬷嬷一脸的理所当然。如果二少爷责怪,我就独自承担,说什么不能让这个丫头活下去了,张嬷嬷盯着苏槿,这个丫头以后定是麻烦祸水。

“小姐和二少爷是兄妹,嬷嬷这样做不怕他们兄妹二人离心么。”苏槿看了一眼在旁边已经开始被杖责的碧桃,她嘴被堵住发不出声音,但是每一棒打下去她的身体都要挣扎,瞪大的双眼连泪水都流不出来了,表情甚是恐怖。她没有别的保护了,就只能赌自己在夏启晨心中的重要性,虽然不明原因,但是夏启晨对她的不一般是众人皆知的。

“笑话,小姐和二少爷一母同胞岂会为了你这小小的贱婢离心,你不要把二少爷的心善当做自己无法无天的保护伞了。”看到苏槿还要说什么,张嬷嬷皱眉吩咐两个小厮“还不快把这丫头的嘴堵上行刑。”

两个小厮很快把苏槿的嘴堵上,但是棒子却迟迟不落,就连那边已经开始被杖责的碧桃都停止了。

“怎么回事。”张嬷嬷皱着眉头看着四个一脸苦瓜相的小厮。

“嬷嬷,这是二少爷要护的人。”负责杖责苏槿的小厮脸色有些犹豫。谁不知道二少爷以后极有可能是王府的掌权人,打死了他要保护的人,得罪了二少爷以后自己还能有活路么。

“你们不要听这丫头胡言乱语,不过是二少爷心善从府外随便捡回来的,便把自己当回事了,如果二少爷真的那么看重她,她为什么不在二少爷房中。”张嬷嬷的解释合情合理,那个小厮脸上犹豫神色少了不少。

“但是我听说”有一个小厮还是面露犹疑“二少爷确实在半月前带回一个女孩,而且对她甚好,只是因为王妃不允才被安放在小姐院落的。”

听得这一言,其他几人更是不敢动手,万一二少爷真的喜欢这个女孩,以后二少爷继承了王位,这女孩就算当不了侧妃也是个姨娘之类的,不是他们得罪的起的。

“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说什么二少爷对她甚好,就算好,也不过是二少爷心善罢了。”张嬷嬷宽慰几人“一个来历不明的丫头还能翻出什么浪来,再说,二少爷对她再好还能好过小姐去?”

二少爷对苏槿自然不可能好过小姐,但是二少爷不能对小姐生气拿他们几个下人出气却是极有可能的。几个人心中诽腹,还是不肯下手。

看他们四人依旧不肯动手,张嬷嬷恐越拖事情生变,提高音量“你们怕二少爷就不怕小姐,不过是个贱婢,有小姐撑腰你们怕什么。”

四人两两相对苦笑一下,二少爷是未来王府掌权人得罪不得,但是这被众主子放在手心宠着的小姐更是惹不起。

“姑娘,对不住了。”两个小厮相看一眼,只有怪这姑娘命不好,偏偏得罪了小姐。

张嬷嬷看他们终于肯动手了,也不想计较他们多说的那句话,只是皱了一下眉有些不悦。

“我到不知道这王府原来是小姐当家的。”一声略带笑意的声音从院门口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