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6章 来客

第六章 来客

一秒记住,

看到来人的一刹那,苏槿脑海里只有一句话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苏槿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虽然前世董瑞长得很不错,这个世界初次见到的夏启明也是阳光类型的翩翩少年,但是都不及眼前人的万分之一。

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一把折扇。明明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偏生出了一种别样的feng/流。

苏槿忽然发现自己词穷了,她不知道怎样形容面前的男人,应该叫男孩,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她居然花痴了。活了快三十岁居然对个还在青春期的小男孩花痴,苏槿暗暗的骂自己没出息。

“启晨,看来你在这府中的地位也不怎么样嘛。你要护的人偏偏有人要打杀。”少年笑着对紧随其后的夏启晨调侃。

夏启晨一脸阴郁的看着张嬷嬷,张嬷嬷终是承受不住夏启晨的目光,扑通一声跪倒了“二少爷,这个女子万万留不得。”

“哦?你到说说为何留不得。”夏启晨还未发话,倒是少年饶有兴趣的走到苏槿面前,上下打量“不过是个小丫头。”

苏槿控制了半天才忍住发白眼的冲动,现代眼看就要步入中年妇女的行列在这里居然要被比自己小的孩子喊成小丫头。

张嬷嬷见夏启晨依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斟酌的看了一眼那个少年,大着胆子回答“欧阳少爷有所不知,这丫头来历不明,二少爷已经屡次因为她和小姐产生误会了。她小小年纪便有这挑拨离间的本事,等她长大岂不是更……”

张嬷嬷看到夏启晨忽然沉下去的脸,不敢继续开口。但是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哈哈,你是怕这丫头以后成了启晨的姨娘给他吹枕边风,更加无法无天?怕你家小姐在启晨的心里还比不上一个姨娘?”少年说完便放声大笑,止也止不住,完全不顾及夏启晨愈加发黑的脸色。

姨娘?苏槿也是一脸菜色,她抬眼悄悄看了眼夏启晨,不会吧,毕竟这身体才刚十岁啊,古人再早熟也不该这么早就喜欢上想收入房中吧。但是恋童癖什么的也不是现代的专属,想到这,苏槿看夏启晨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怪异。

“欧阳洵,你笑够了么。”夏启晨神色有些冰冷。

“我说夏启晨,你不会真看上这丫头了吧。”这种话也就欧阳洵才说的出来,就算大户人家多少都有些腌赞事情,但是这种事情也不会当面点破甚至问出来。

“我就算看上这丫头又如何,难道我收个暖床的通房不正常么。”

夏启晨一句话把苏槿惊的目瞪口呆,不是吧,穿越成王府的粗使丫鬟也就罢了,怎么还会遇到个恋童癖啊。不过在古代,十岁倒也不算恋童癖,但是苏槿真的无法接受。

苏槿在这边胡思乱想之际,那边欧阳洵已经跳起来了“夏启晨,你不是认真的吧,这个丫头?”似乎是为了确定自己听错了,欧阳洵再次细细把苏槿从头到尾打量一番,怎么看都是个没长开的干粗活的小丫头,虽然眉眼隐约看得出一些秀气,可是也不至于让夏启晨就这么收为通房吧。夏启晨是谁,在整个京城能被他瞧上眼的姑娘都不知道有没有,怎么会看上一个小丫头片子。

夏启晨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所有的情绪,苏槿盯着夏启晨,希望他说刚才那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夏启晨忽然抬眼看向她,那一眼里包含了太多苏槿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夏启晨移开看苏槿的视线转向欧阳洵,“我不过是听不惯你胡猜顺着你话说而已,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我怎么会收为通房。”

夏启晨的一句解释不但让苏槿大松一口气,连带院中所有的人心情一下都放松了,刚才二少爷那句话无疑是晴天霹雳。

张嬷嬷庆幸的同时更加觉得自己要想办法处死苏槿的做法是正确的,如今二少爷虽然没有将苏槿收入房中的想法,但是保不齐过几年苏槿长大长开之后二少爷没有想法,若她真的当了姨娘,那二少爷和小姐的关系只怕会比现在更加恶劣。

对于其他丫鬟来说,二少爷无意收苏槿入房是因为她年纪小,那她们都是有机会的。对于刚才那四个小厮来说,若苏槿被二少爷收入房中,那他们刚才对她使用杖刑,万一苏槿讨得二少爷欢心,那他们四个恐怕是难有好日子过了。

院里的下人均都各怀心思,只有欧阳洵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拍拍夏启晨的肩“你还是这么喜欢开玩笑。”

“不过,这个丫头到底有什么特别让你出面相护,不要告诉我只是因为那个家伙求情。”欧阳洵对夏启晨挑挑眉,满脸不解。

苏槿这才注意到跟在夏启晨后面的就是今早给她送来馒头的书童,此刻书童正站在夏启晨后面偷偷给她打眼色。

“墨竹毕竟也跟了我这么久,他和这丫头又甚是投缘,拜了兄妹,我怎么也要照顾一下的。”夏启晨淡淡看了一眼书童,淡淡的解释。

大约是没想到夏启晨会顺着他的话往下接,欧阳洵显得有些讶异,旋即他又微微一笑,忽然蹦到苏槿面前“小丫头,我是欧阳洵。”

苏槿望着欧阳洵,这个少年美的不似凡人,显然也不是按理出牌的主,只是不知道此人身份和他与夏启晨的关系。

大约是看出了苏槿的疑惑,欧阳洵补充说道“我是丞相府的次子,和启晨是发小。”说罢他忽然伸手拿掉了堵在苏槿嘴里的东西“还有什么想问你就问吧。”

苏槿并没有开口,只是略带探究的看着欧阳洵。既然是丞相府的公子,那么高的身份怎么会如此不讲究的和她如此对话,而且性格不知道应该说是**不羁还是少根筋。

“哎呀,不要这么婆婆妈妈的,有什么想问的就问。”似乎看出了苏槿的探究,欧阳洵有些不耐烦,但是苏槿还是注意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

“不过是个做粗活的小丫头,怎么能询问欧阳少爷的事情呢。”碧桃不知何时嘴中的物品也被拿掉“欧阳少爷还是不要拿下人开玩笑了。”

欧阳洵皱了一下眉头看了一眼碧桃,旋即用略带疑惑的口吻询问夏启晨“启晨,你们王府是小姐当家所以如此混乱?下人都可以随便开口无视我的命令?”

张嬷嬷和碧桃脸上都是红一阵白一阵,张嬷嬷更是用眼神狠狠剜了一眼碧桃,没有尊卑眼色的东西,欧阳洵在对苏槿说话就敢随意插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同时也有些恼恨欧阳洵,还在拿捏自己之前说话的纰漏,故意说成王府是小姐当家,这要是传出去还得了。

夏启晨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碧桃“还不掌嘴。”

碧桃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二少爷,其实二少爷为人是很温和的,但是自从出现了这苏槿,二少爷就和变了一个人一样,只要是有关她的事情,二少爷都不像从前的二少爷了。

见夏启晨没有任何改口的意思,碧桃只能用满含委屈的眼神看了一眼他,然后不情愿的举起手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

“唉,启晨就是不懂怜香惜玉。”欧阳洵似乎有些心疼碧桃,啧啧摇头“这样的美人就应该好好对待的。”

“谁人不知道丞相府的二公子feng/流倜傥,既然你怜惜她,送给你好了。”

“罢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会欣赏但是不会柔情蜜意,那些文绉绉的秀才弄出来的风花雪月我可不懂。”

碧桃还没从夏启晨要把她送给欧阳洵的打击中回过神来就又听到欧阳洵的拒绝,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是喜是悲。

“不过你若真想送个婢女给我,”欧阳洵忽然话锋一转,伸手指向苏槿“我看这丫头就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