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7章 心迹

第七章 心迹

一秒记住,

“欧阳洵,你府中还缺婢女么。”夏启晨勾起的唇角略带嘲讽,整个京城谁人不知丞相府府中美婢无数,其中大多数是这个怜香惜玉的二公子带回去的。弄得现在京城很有些人家专门把自己女儿打扮的落魄些在街上等着欧阳洵怜惜。

“这……”欧阳洵挠挠头“红袖添香的婢女是不缺,但是粗使丫头确实不够。”说着还朝夏启晨挑挑眉“你知道的,我怎么舍得那些美人做粗活呢。”

夏启晨被欧阳洵这一番胡乱解释倒是一时没了言语,丞相府缺粗使丫头?这种话也就欧阳洵说的出来。

“怎么样,小丫头,跟我回丞相府如何。”欧阳洵见夏启晨不说话,干脆直接询问起苏槿的意见。

在这个奴仆就是私有物品的古代,苏槿也知道根本没什么人权可言。离开夏王府就可以离开这个喜欢找她麻烦的夏启盈和夏启晨这个看似危险的人物了。但是,苏槿看着欧阳洵,这个人可以相信么。

欧阳洵见苏槿并不答话,只是盯着他看,顿时也有了兴趣,和苏槿大眼瞪小眼起来。

“哎,我说夏启晨,这个丫头越看,怎么越有点像……”欧阳洵忽然皱起了眉。

“欧阳哥哥,你怎么来了。”夏启盈忽然出现在院门口,桃红色的罗裙配上橘红色的夹袄,像一只花蝴蝶飞了进来。

欧阳洵并没有回答夏启盈,眼睛仍旧一眨不眨的盯着苏槿。

“欧阳哥哥看这个贱……”夏启盈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忙改口“这个丫鬟做什么。”

欧阳洵好像依旧没听到夏启盈的询问,只是他移开了盯着苏槿的视线,低头研究起一盆二乔来。

夏启盈正待追问,旁边的婢女扯了扯她的衣袖,她环顾了下院子才发现院中有些诡异的情况,她暗暗瞪了一眼张嬷嬷,不是让她处理这两个丫鬟么,怎么现在她自己反倒跪着了。

“启盈,你眼里当真没我这二哥了是么。”夏启晨从夏启盈进院子就看着她,但是直到现在她也不记得和自己问候一声,反而和欧阳洵搭话,就快及笄的女孩子一点都不懂得避让,当真是爹娘将她宠坏了。

“二哥不是来看这个贱……”夏启盈看了一眼欧阳洵,终究还是忍下去了“这个丫头的么。”

“我听说你要让人将她杖毙了。启盈,你才十三岁,怎么如此心狠。”听到墨竹来禀告的时候他还不信,毕竟启盈是他的小妹妹,他自以为还是了解这个小妹妹的,平时纵然骄纵了些,可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偏偏墨竹说的一本正经有鼻子有眼,只能不管欧阳洵也在场,匆匆赶过来,没想到正要看到苏槿被打的一幕。

“二少爷息怒,二少爷误会小姐了。小姐只是让我处理这两个犯错的丫鬟,我也没说要将她们杖毙,只是杖责三十惩戒一下。”张嬷嬷生怕二少爷再怪到小姐头上,小姐和二少爷要因为这个丫头再起矛盾,以现在的局面来看对小姐很不利啊。

“她身上本就有伤,何况……”夏启晨看着那四个准备行杖责的小厮,他们四个是府里出了名的手重,经他们手杖责的下人没几个能活下来的。

“二少爷,是老奴思虑不周,不关小姐的事啊。”张嬷嬷一看不能推卸她想杖毙苏槿的事实,只有拼命磕头,希望二少爷不要迁怒小姐才好。

“就是我让奶娘杖毙这丫头的又如何,我堂堂夏王府的嫡千金,杖毙个不听话的丫头又怎么了!”夏启盈看着张嬷嬷头很快磕的青肿一片,愤怒的朝夏启晨吼。她就想不明白,一个臭丫头怎么就让二哥这么上心,甚至不惜和自己的亲妹妹怒目相向。

“啧啧,果然是夏王府的嫡出小姐,杖毙个个把下人眼都不眨。”欧阳洵仿佛终于看到了夏启盈,把视线从菊花那转到了夏启盈身上。

“欧阳哥哥,怎么连你也向着她!她到底有什么好!”夏启盈再也忍不下去了,她一把拽过和雕塑一样立在旁边的苏槿,把她使劲往地上一推“不过是个贱婢,我今天就亲自杖毙了你!”

苏槿本来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这出闹剧,没成想被夏启盈一拽一推的,她踉跄了一下,稳住自己的身形,但是夏启盈已经夺过小厮手中的棒子朝她招呼过来,唉,看来今天的这一杖是挨定了。

夏启盈那一棒终究是没有落到苏槿的身上。

不是苏槿忽然会了凌波微步,而是她落尽了一个带有淡淡清茶香的怀抱。

黑衣如墨,夏启晨一直是白衣胜雪。

夏启盈惊呆了,手中的棒子也一下落了地。

“欧阳洵!”夏启晨也愣住了,他想去救苏槿,但是也来不及拉开苏槿或者启盈,可无论怎样,他都没想过用身体去替苏槿挡那一下。

苏槿伸手扶住欧阳洵,她瘦弱的身子撑不住欧阳洵的身体重量。不过好在夏启盈虽然使了全力,到底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否则欧阳洵此刻定然会昏死过去。

“小丫头,你没事就好。”欧阳洵笑着看着被他护在怀里的苏槿,然后慢慢直起身子,转身看向夏启盈。

“欧阳哥哥……”夏启盈咬咬嘴唇,想上前,但是看到欧阳洵似笑非笑的冰冷眼神,又止住了脚步。

“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请郎中!”夏启晨朝呆愣的众人吩咐。

“是,是。”墨竹连滚带爬的奔出夏启盈的院子,他看到夏启盈向苏槿挥起棒子的时候也想冲上前挡住,奈何离的远了些。但是他是真的没想到欧阳公子会替苏槿承受住这一棒。

“欧阳,去我的院子吧。”夏启晨缓过神来,看着欧阳洵的目光五味杂陈。

“走吧。”欧阳洵朝院外走去,没走两步,回头看到依旧站在原地的苏槿,笑了“你这丫头好没良心,我救了你你也不照顾我。”

“欧阳哥哥!”夏启盈凄厉的喊了一声,拦住了要走上前去扶欧阳洵的苏槿。

苏槿没有理会夏启盈,绕过她朝欧阳洵走去。不论怎样,欧阳洵替她承受了那一棒,她欠欧阳洵的。

“你站住!你个贱婢凭什么碰欧阳哥哥!”夏启盈见苏槿居然敢违背她的命令,冲上前拉住苏槿,扬手就要打过去。

苏槿伸手架住了夏启盈的手“小姐,欧阳公子吩咐我照料,来者皆是客,请小姐恕苏槿无理。”

“无理,呵,苏槿,你对我有理过么,从前你就仗着二哥宠你没有尊卑,现在还想勾搭上欧阳哥哥,我告诉你,不可能!”夏启盈的眼里有泪光闪过,她是夏王府最得宠的嫡小姐,谁不宠着她爱着她。可是自从这个苏槿出现,先是一向对她爱护有加的二哥变了心,现在欧阳哥哥也护着她。

“丫头,你再不跟上一会我伤势严重了可全是你的责任了。”欧阳洵不耐烦的催促着。

苏槿放开夏启盈的手,追上欧阳洵,扶着他让他半靠在自己的身上。

“苏槿!”夏启盈仍旧不甘心,正要往前追一个白影挡在了面前。

“二哥!”夏启盈终于忍不住声泪俱下的扑进夏启晨的怀里“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护着她,她有什么好,分走了你对我的爱就算了,连欧阳哥哥都被她抢走了。”

夏启晨摸了摸夏启盈的头,自从夏启盈十岁生辰之后他再也没有对夏启盈做过这么亲密的动作了。

夏启盈把头从夏启晨怀里抬起来,泪眼盈盈。

“启盈,欧阳洵不是你可以爱上的。”夏启晨低头看着这个不懂事的妹妹,又看了看已经距他已有一点距离的欧阳洵和苏槿,眼中闪过一丝晦暗。

“为什么,明明我和欧阳哥哥一起长大的,难道会比不过那个野丫头么。”夏启盈抽抽噎噎的不甘心道。

“你平日表现的你觉得还不够明显么,欧阳洵可有反应?”

“但是欧阳哥哥还没有娶妻。”夏启盈由不死心。

“他那样的人,谁又能强迫他娶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呢。”夏启晨并没有说出来的是,欧阳洵和苏槿是绝对不可能的。

夏启盈没有再说话,夏启晨也就不再言语抬脚去追已经越走越远的欧阳洵和苏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