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8章 问责

第八章 问责

一秒记住,

“小丫头,我可是为了你受伤的。”欧阳洵把大半个身体挂在苏槿身上,一点也不担心苏槿十岁的小身板承受不起他这个大男人。

“为什么。”苏槿抬抬胳膊,这个家伙真的沉,欧阳洵刚才站的位置离她并不近,但是他一瞬间就冲过来替她挡了那一下,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武功?

“因为一见钟情呗。”欧阳洵抿嘴笑。

苏槿抬头看了一眼把头搁在她肩膀上的欧阳洵,这个姿势其实感觉欧阳洵更累,毕竟她比欧阳洵矮了大半个头。

“你干嘛总是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哪里像十岁。”欧阳洵伸手弹了一下苏槿的额头,看她下意识的皱眉想躲,觉得格外有趣。

苏槿没能躲开欧阳洵弹的那下,这个男人怎么那么大手劲,她伸手揉了揉额头,有些不满的盯着欧阳洵。

夏启晨追上欧阳洵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少年笑的温柔中带点狡黠,女孩望着少年似不满又似带些娇俏。明明是华衣锦服和粗布衣衫,明明天差地别却又该死的融洽。

夏启晨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排斥眼前的两人,忍不住走到欧阳洵身边,不由分说拉开苏槿,自己扶住欧阳洵“苏槿,你原先的伤也没好,先回房休息去吧。”

“启晨,我是为她受伤,不是为你。”欧阳洵轻轻挣开夏启晨的手,朝苏槿挥挥手“还不过来扶我。”

“欧阳洵,你到底什么意思,她不过是个婢女。”夏启晨微微有些怒意。

“欧阳公子,我很感激你刚才救了我。不过我是个粗使丫头,不便去二少爷房中,我就先行告退了。”苏槿快速思量了一下,决定还是暂时顺从夏启晨的意思。毕竟她现在是在夏王府,夏启晨目前还是她的主子。

“夏启晨,你也说了不过是个婢女,这么激动干什么。”欧阳洵深深的看了一眼夏启晨,对苏槿的话置若罔闻。

苏槿微微踌躇一下,转身便要离开。

“等等。”夏启晨却突然开口叫住了苏槿“欧阳公子说的对,他既然帮了你,你就应该报答他,日好也好两不相欠。”说完便一甩袖子大步离开了。

“呵呵,两不相欠么。”欧阳洵低低笑了一声,朝苏槿招招手“还不快过来。”

苏槿有些不情愿的磨磨蹭蹭上前,欧阳洵佯装夸张的哎呦一声,似乎背上的伤加重了,苏槿赶忙伸手扶他,欧阳洵却噗嗤笑出声来。

“欧阳公子,你还是不要拿我寻开心了。”苏槿知道自己被耍了,却也不便发作。这个古代,地位阶级决定了一切。

“你这小丫头确实有点意思,难怪夏启晨会那么青睐你。”欧阳洵一开始只是因为看夏启晨在意这丫头有意试探,现在却真的对苏槿有些兴趣了。

“欧阳公子真会说笑,刚才你不是也说对我一见钟情么。”苏槿淡淡一笑,她难道会相信欧阳洵这种feng/流公子的情话么。她毕竟不是真的苏槿,所以也不可能像夏启盈那种小丫头一样被欧阳洵迷得晕头转向,虽然这欧阳洵确实长了一张美的过分的脸。

欧阳洵被苏槿噎了一下,笑嘻嘻的表情僵了不到一秒就恢复了“既然我的心意你也明了,不若就以身相许怎么样。”

这下被噎的成了苏槿,她有些羞恼的瞪了一眼欧阳洵,不管怎样,就算前世董瑞也没有如此直白的说过这种话,况且苏槿才十岁。

苏槿看着一脸笑容的欧阳洵,恨不得一拳打上去,问问他的府里是不是连五六岁的女童都被当成他的未来通房在养。不过终究理智战胜了冲动,她调整自己的笑容,不让自己的笑显得太过咬牙切齿“欧阳公子我还未及笄。”

“及笄而已,用不了多久的,况且只是抬个姨娘。”欧阳洵不耐烦的挥挥手。

是啊,及笄并不重要,在这些富贵子弟眼中,女人只是最不值钱的附属品。苏槿自嘲的笑笑,何况自己还成了个入了奴籍的粗使丫鬟,能成为姨娘在他们眼中该是天大的福分了吧。

“多谢欧阳公子抬爱,苏槿无福消受。”苏槿看了看前面的院落,心中猜测那应该就是二少爷的院落了,不由想加快几分脚步,早点离开这个让她觉得有些危险的欧阳洵。

欧阳洵沉默了,配合苏槿加快脚步。京城中有多少人想成为他欧阳洵的女人,现在他主动开口要一个粗使丫头居然被拒了,若让旁人知道,也算京中一大笑话。

墨竹早已候在院落门口,见只有苏槿和欧阳洵过来有些诧异,不过身在王府他早已明白了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他只是上前接过欧阳洵,扶着他向里屋走去。

苏槿正要告退,一个紫衣婢女打扮的丫鬟走过来,先朝欧阳洵行了个礼,然后朝苏槿唤到“苏妹妹果然在这里,王爷下朝听闻欧阳公子受伤一事,让你去正厅问话呢。”

苏槿点了点头,她不知应该怎么称呼面前的紫衣婢女,只好直接省去姓氏“劳烦姐姐前面带路了。”

苏槿跟在紫衣婢女后面,一路亭台楼阁,水榭花台,苏槿前世因为忙于工作,几乎没有参观过什么园林建筑,以她的审美来看,这夏王府品味只得算一般,中规中矩的王府模样。

苏槿边走边默记路程,她自小记忆就十分出众,弯弯曲曲转了几个弯她都一清二楚,走了大约两盏茶时间,她看到了夏王府的夏王爷。

夏王爷一脸凝重的坐在大厅中间,旁边坐着的应该就是现在的夏王妃,卢氏。

紫衣婢女把苏槿带到夏王爷面前就退在卢氏后面,正厅上坐着的除了夏王爷,夏王妃,还有一个身着红色朝服的中年男人,看模样到和欧阳洵有几分相像,应该就是当朝宰相。夏王爷面前站着面无表情的夏启晨和抽抽噎噎的夏启盈。

“就是这个丫头害欧阳公子受伤的?”卢氏看了一眼站在下面的苏槿,有些不满的暗暗看了一眼夏启晨,“怎么又是你?”她记得这个丫头,当初启晨把她带回来执意要将她留在启晨自己院中,她怕这丫头顺势爬上启晨的床才将她安排给了启盈。谁想启晨为了这个丫头几次三番和启盈闹了矛盾。上次晋王府的丫头故意栽赃,她也假意不知,想借王爷的手除掉这个狐媚的东西,结果启盈居然跳出来给她求情,也不知道一向讨厌这个丫头的启盈是怎么想的。

“娘亲,欧阳洵身上的伤是妹妹失手打的。”夏启晨见卢氏并不询问只是直接问罪,立刻替苏槿解释。

“娘——”夏启盈一下哭了出来“二哥到现在都袒护这个贱丫头。”

“好了,好了。”卢氏很是心疼这个最小的女儿,启盈和启明一母同胞,但是启盈生来就体弱,所以夏王府对启盈一直都很娇宠,从来没让她受过委屈。一般女儿是不入族谱的,就因为对启盈的偏爱,她愣是求夏王给启盈上了族谱,并且和儿子一样的辈分,中间为一个“启”字。

“来人,把这丫头拖下去杖毙了。”当日王爷不曾将她打杀,那就只有她亲自出手了。

“娘亲,分明和苏槿无关,而且现在只是叫她过来询问。”夏启晨有些着急,苏槿决不能就此死了,决不能。

一听夏启晨在卢氏面前都如此维护苏槿,夏启盈一下放开声音大哭,曾经最疼爱她的二哥果然变了,被这个狐狸精迷了心智。

“闹什么闹,成何体统。”一直一言不发的夏王忽然开口,夏启盈一下不敢再哭出声音,只得自己抹掉眼泪,窝进卢氏怀中抽泣。

“欧阳兄,让你看笑话了。”夏王有些尴尬,自己的妻女如此不识礼数,有客人在场都不知收敛,平日里果然是太过放纵她们了。

“无碍,无碍。”欧阳丞相摆摆手“夏老兄太客气了,启晨和犬子一直是好友,你我两家又是世交,不必在意。”

苏槿站在下面垂着头看不到这些人的表情,她转转眼珠,这夏王爷也是个狡猾的狐狸,他分明知道是夏启盈打伤了欧阳洵,叫自己来问话却一直不曾开口,任凭夏启盈哭闹,他算准了夏启晨会出面维护自己,夏王妃表现出对夏启盈的宠溺无疑表明了他的立场,让欧阳洵的爹不好问责。

“欧阳伯伯,确是启盈妹妹误伤了欧阳兄,当时我也在场,是我没能看管好启盈,与苏槿无关。欧阳伯伯责罚我吧。”夏启晨看夏王并不询问苏槿,娘亲又一味袒护启盈,只有直接和欧阳丞相说明以护住苏槿性命。

“这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夏王真想一掌拍死这个二儿子,本来很有分寸的一个人怎么现在这么糊涂,为了一个粗使丫头说情,当真是红颜祸水么。

至于这个叫苏槿的丫头,前几天不是才被杖责么,要不是启盈求情就直接杖毙了的,怎么那么能惹事。夏王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苏槿,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