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9章 换装

第九章 换装

一秒记住,

上次碍于晋王府的面子,夏王爷并没有仔细过问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就是个粗使丫头,又被抓到偷了主子的东西,杖毙也就罢了。结果启盈苦苦哀求他放过这个粗使丫头,当时他并未多想,只当这丫头比较讨启盈喜欢,也就杖责了事,如今看来,事情恐怕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夏兄,何必对启晨动怒呢。想必只是一场误会,我那儿子一直顽劣让人不省心,这次受伤多半也是咎由自取。”欧阳丞相看着剑拔弩张的夏王爷和夏启晨打圆场“劳烦贤侄引路带我去看看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吧。”

夏启晨犹豫的看了一眼苏槿,他不放心苏槿,但是又没有办法拒绝欧阳丞相的要求,毕竟欧阳洵是在夏王府受伤现在又在他的院子中。正在他低头快速思考的时候看到了苏槿递过来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苏槿只是一个十岁的小丫头,这个眼神却让他觉得心安。他点头,对欧阳丞相说道“欧阳伯伯,跟我走吧。”

苏槿之所以敢大胆的给夏启晨递眼神让他放心,不过是赌了一盘。因为如果夏启晨因她得罪丞相,估计夏王爷会更想要了她的命,到时候不管真与假,她一个狐媚惑主的罪名是跑不掉的,夏启晨毕竟不是夏王府的掌权人。而且,苏槿悄悄抬眼看了一眼夏王爷,刚才这个夏王爷打量自己的眼光很奇怪,似乎充满了困惑,就凭夏王爷的这个眼神,她就赌夏王爷暂时不会想要她的命。

夏启晨和丞相刚刚离开大厅,夏启盈就从卢氏怀里把头抬起来“贱婢,二哥走了看谁还能护住你。”

“启盈,你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卢氏赶忙教训女儿,小心的示意夏启盈夏王爷还未发话。

“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和好儿子,都已经不把我放眼里了。”夏王爷冷哼一声“还不下去。”

卢氏满腹委屈,又狠狠用眼睛剜了一下站那的苏槿,都是这个贱婢,当初就不应该同意启晨将她带回来。本来启盈和启晨还有启明都深得夏王爷喜欢,就因为这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启盈和启晨居然当着丞相的面争执起来,也难怪王爷如此生气。

卢氏拉着还要争辩的女儿,示意她不要还嘴。唉,这个女儿也确实娇宠坏了,平日里王爷也宠她,现在这种情况想着顶嘴不是自找苦吃么。

卢氏带着夏启盈告退后,夏王爷盯着苏槿,慢慢问道“你父母是谁。”

苏槿心中一紧,刚才夏王爷看到自己就面露困惑,想必是认识和自己面貌相像之人。莫不是这身体原主的父母有什么不同寻常。苏槿拼命回忆自己和之桃的对话,好像之桃说过问过原主,但是原主并没有回答她,模棱两可说记不清了。看来,原主的身份没有暴露出去,只是不知道那个把苏槿带回府的夏启晨是否知情了。

“回王爷,苏槿年幼就离开父母,并不识得自己的父母亲。”苏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真实一些。

夏王爷不语,仿佛要将苏槿看个洞出来。苏槿按耐住心中的不安,她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夏王爷并不是一个容易糊弄的人。

“朱颜,去带她换一身衣服,然后再梳妆下。就换荷妃娘娘原来没有带走的衣服吧。”夏王爷忽然对身后的婢女吩咐道。

听到荷妃娘娘的时候朱颜略显诧异,但是什么都没问只是点点头“跟我来吧。”

苏槿跟在朱颜身后来,佯装天真的问道“朱姐姐,要给我换衣服了么。荷妃娘娘是谁啊。”

朱颜看了一眼苏槿,平静的回答“荷妃娘娘是王爷的妹妹,进宫以后深得皇上宠爱。”

“原来是宫里的娘娘,那她没带走的衣服怎么可以换给我,我只是一个下人。”苏槿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

“苏槿,在这个王府,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朱颜说完就不再看苏槿,只是低头走路,苏槿只好沉默继续跟在后面。走到一处一看就较为僻静的院子,朱颜向她解释“荷妃娘娘进宫以后,没带走的服饰就先放在老王爷老王妃这边了。”

看她们过来,一个粉衣婢女迎上来“可是王爷有事?老王爷和老王妃正在休息,刚刚躺下。”

“玉芝姐姐,不用惊扰老王爷老王妃了,我只是带她来换衣服的。”朱颜把身后的苏槿轻轻带到玉芝面前。

玉芝面露不解,刚要询问怎么带粗使丫鬟来这里换衣服,待看清苏槿的面容后微微一怔,点点头“那跟我来吧。”

“玉芝姐姐……”朱颜拉住玉芝,还未说什么,玉芝点头“我醒得,不会多嘴多舌的。”

苏槿看两人像打哑谜一般,心中思索,自己看来应该是有点貌似这个荷妃。

玉芝将朱颜和苏槿带进一个小屋子,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嫩橘色的罗裙递给苏槿“你就换这个吧。”

苏槿接过罗裙,稍微整理了下,绕道屏风后面更换衣服,这才发现自己腰腹上的伤口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些,若是夏启盈那一棒真的打到自己,说不定还真的会生死未卜。

玉芝和朱颜看到换了装的苏槿出来均微微一愣,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朱颜端来一盆水,让苏槿洗漱一下,接着玉芝帮苏槿熟练的绾起了头发,不多时,苏槿整个人都焕然一新了。

苏槿见玉芝还要帮自己上粉连忙拒绝了,玉芝也不强求,苏槿看着铜镜中那个陌生的自己,心里不得不感叹一句,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嫩橘色的罗裙衬托将她的脸衬出了一丝红润,不施粉黛却因为年龄小更显得清纯,乌黑的眼珠带着点点狡黠,那原本来邋遢的粗使丫鬟瞬间变成了个小姐。

朱颜谢过玉芝,带着完全变了模样的苏槿回到正厅。

夏王爷看到这样的苏槿眉头却锁的更深了。

“她这样子没让别人看到吧。”夏王爷询问回到他身后站着的朱颜。

“只有玉芝姐姐一人。”朱颜低垂着头,很是恭敬。

“玉芝是个明白人,”夏王爷并不担心玉芝泄露,但是他转头看着苏槿,这个丫头怎么会与妹妹有七八分相像,她到底是何人,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启晨将这么一个丫头带回夏王府又千方百计护着她究竟意欲何为。

“王爷,既然苏槿承蒙二少爷恩情带回王府,苏槿就是夏王府的人了,苏槿也不记得自己的身世,还望王爷见谅。”苏槿看夏王爷这种表情,很是担心,自己长得像宫里的人可不见得是件好事。这个世上,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只有提前开口,表明自己的衷心,若夏王爷起了杀心,对她可就不妙了。

“你到是个明白事理的。”夏王爷颔首“只是……”他低下头似乎在思索对策。

苏槿心里一阵紧张,这样如果不能打消夏王爷的疑虑,她也不知道要如何证明自己了。

“苏槿,你是怎么认识二少爷的。”夏王爷眼中精光一闪,世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苏槿咬咬唇,她并不知道原主是怎么认识夏启晨的。这也是她一直想知道的,毕竟一个王府公子怎么会随随便便捡个丫鬟回来。

“不愿意说么。”夏王爷看苏槿的眼神一下变得凌厉起来,若是这个丫头有什么心思……

苏槿在一瞬间感觉到了夏王爷的杀机,不是很浓,但凭借自己的敏感她确实感受到了。

“苏槿,听不到本王在问话么。”夏王爷释放出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那是上位者特有的气势,苏槿心里一阵打鼓。

“我……”苏槿正准备咬咬牙一阵胡编乱造,反正电视剧里不都是什么英雄救美嘛,或者夏启晨骑马赶路撞伤她了,随便编个邂逅先应付了这个夏王爷再说。至于夏启晨那边,她以后找机会套话就是了。夏王爷应该也不会找夏启晨对峙吧。

“咳咳,父亲大人安好。”一声略带疲惫的男声及时拯救了苏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