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0章 送药

第十章 送药

一秒记住,

——————————————————————————————————————

苏槿转身,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白衣男子被小厮搀扶着进来。大约十八岁的年纪,脸上没有青春朝气,一股浓浓的中药味,手上端着个暖手的火炉。他就是夏王府的大少爷——夏启正。

“启正,你怎么来了。”夏王爷皱眉,这个儿子从娘胎里出来就身体不好,萧氏就是因为生他而亡的,想起萧氏,夏王爷看夏启正的目光更冷了一分。

“父亲,儿子好多天没来请安了。”夏启正低头自嘲的笑了笑,父亲恐怕根本不记得还有自己这么个儿子吧,有二弟在父亲跟前,他才像是这夏王府的嫡长子。

“身体不好就好好歇着去吧。早就和你说过,请安可以免了。”免掉夏启正的请安并非真的因为心疼他的身体,而是夏王爷根本不想看到这个儿子,每次看到就让他想起故去的萧氏,心中难过。

萧氏和夏王爷是少年夫妻,夏王爷很尊重爱护自己这个嫡妻,萧氏也很是争气,刚过门不到一年就怀上了夏启正。萧氏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夏王爷也是小心翼翼的呵护,但是萧氏生产那天还是因为难产大出血而亡,夏王爷一直在想,若没有夏启正,萧氏也不会亡了,就是这个不祥的孩子,害死了自己的生母。

“是。”夏启正点头,小厮搀着他准备离开,结果他看了一眼苏槿,好似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这个丫头好像姑姑。”

苏槿确定了自己心中所想,自己和荷妃果然有几分相像。

“启正。”夏王爷喊住就要离开的夏启正,欲言又止。他不知道怎么和自己的这个儿子说,也不知道应该叮嘱什么。其实自夏启正出生以来,他都没有关心过,他根本不知道和自己这个儿子如何相处。

夏启正似是了然,点头“父亲不必担忧,启正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夏王爷有些恼怒“你在胡说什么,有什么不能看到。只是这丫头长得有几分神似你姑姑,我……”夏王爷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他也不知道他想如何,有些东西是不能说的,这也是他面对苏槿不知如何处置的主要原因。

“父亲不必解释。”夏启正点点头,似乎不想多问。

“你……”夏王爷很是不喜夏启正的语气态度,好像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需要这个儿子保密一般。最终他还是放弃了,摆摆手,“你下去好好歇着吧。”

“王爷,我知错了,不应该模仿小姐衣服的样式擅自给自己缝制了一套相似的。求王爷恕罪。”苏槿忽然开口跪下,从刚才夏王爷对待夏启正的态度来看,他应该是不想让夏启正联想到什么,自己干脆就找个理由帮他解释。而且自己作为下人年龄又小贪恋好看的衣服也能说的过去。

夏王爷眼神一凝,这个丫头倒是聪明,她如此认错自己倒也不能太过分的处罚她,免得传到外面自己落个苛责下人的名声。

“你年纪尚小但也要知道尊卑,小姐的衣服不是你应该穿的。罚你一个月月银,下去吧。”夏王爷犹豫了一下,也罢,反正这丫头在夏王府,若以后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也还是能掌控的,现在就让她先下去也无妨。

“是。”苏槿恭敬的站起身朝夏王爷行了一个礼,紧跟夏启正身后离开。

“你是六妹妹房里的丫头吧。”夏启正忽然开口询问默默跟在他身后的苏槿。

“是的,我是小姐院子的粗使丫头。”苏槿想赶回自己的住处把这身容易招惹是非的衣服换下来,哪曾想和夏启正一个方向,她又不敢越过夏启正,只好一路跟随。

夏启正只是问了这么一句便不再说话,由小厮扶着继续前行。苏槿猜不透夏启正的意图,难道真的就只是问一句?

三人在走到一个分叉路口的时候,夏启正停下来,他转头看看苏槿“你在六妹妹那里过的并不如意吧,不若我将你要过来伺候如何。”

要她伺候?苏槿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今天欧阳洵也向夏启晨要她。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什么绝色美女万种风情的引得男人想要,况且这身子也就十岁。

夏启正是王府的嫡长子,但是地位却比不上嫡次子夏启晨,理应继承的王位可能都会被夏启晨夺走。他想要自己是因为知道夏启晨维护自己所以想让自己伺候他,以此打击刺激夏启晨?他知道夏启晨维护自己的目的?

苏槿脑子里混乱的闪过一些问题,她无从知晓也分析不出。但是夏启正还在等她答话,他是她的主子,她不能沉默,在不知道夏启正性格以前必须做到绝对的恭敬才是对自己安全的保障。

“小姐待我很好。”苏槿斟酌一下,只能如此说才能应付过去。若说自己想伺候夏启正,那就是变相的默认夏启盈对自己不好,隔墙有耳,一旦传进夏启盈的耳朵里恐怕又是一场灾难。若直接拒绝,又得罪了夏启正,纵使他是个不受宠的王府嫡长子,但是那也是她正经主子,自己现在只是个最下等的粗使丫鬟,这些人不是自己得罪的起的。

“咳咳。”夏启正笑了笑,仿佛知道苏槿没有说实话,但是他并不点破,只是点点头“你若有什么难处就来我院子找绀青吧。”

扶着夏启正的小厮朝苏槿躬了躬腰。

“嗯,那我告退了。”苏槿随意行了个礼,转身离开。

“呵,她都不问我住哪里。咳咳……”夏启正低声笑了一声,忽然开始咳嗽。

“少爷。”绀青皱眉,帮夏启正拍背顺气,他真的不明白少爷身体明明不好,还要顶着病弱的身体去救这个丫头,少爷这样做恐怕会更不得夏王爷喜欢的。

“这丫头真是太敷衍我了。”夏启正舒了一口气,边笑边摇头,看到绀青一脸不赞成,他解释“这丫头的与众不同你还没看出来么。”

绀青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不过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粗使丫头。

苏槿并不知道她走后引发的夏启正主仆的对话,她只忙着低头赶路。

“你说什么,大哥专门去给父亲请安就为了给她解难?”一声熟悉的女音吸引了苏槿的注意。她四处环顾了下,悄悄躲到一处假山后面,透过茂密的竹叶,隐约看到两个身影。苏槿仔细判断了下,其中一个是夏启盈,另一个看不清,看服饰是个女子,只是不知道是主子还是丫鬟。

女子低声和夏启盈说了些什么,夏启盈也压低了声音,但是苏槿还是能隐约听到夏启盈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诸如贱人之类的词汇不断出现,更多的却是听不清了。

“糯雪,糯雪。”一个妇人的声音响起。

接着就见和夏启盈说话的女子匆匆离去,夏启盈也离开了,留在怔在原地的苏槿。

夏启正居然是专门为了她去给夏王爷请安的。没听说原主之前和夏启正有什么往来接触。一个身体羸弱的王府嫡长子怎么会为了个下等的粗使丫鬟费心呢。

苏槿有些失神,夏启正那有些苍白的清秀面孔不断浮现在脑海,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自己住的地方的,远远就看到夏启正的小厮,那个叫绀青的一脸不耐烦等在屋子门口。

“也不知道你去哪偷懒了,我送少爷回房又来你这都不见你人影。我还当你被六小姐叫去干活了,结果问了才知道你压根还没回来。”绀青看到苏槿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就一肚子气,少爷的药还没有煎呢,在这等这个丫头浪费了自己不少时间。

“我一路没看到你。”苏槿一路走来根本没碰到一个人。

“哼,你当我是走你那远路么。少爷的院子离你这不过一盏茶时间,从一条小道绕一下就是。”果然这丫头根本不知道少爷住哪怎么走,真不知道少爷为什么要帮她。

绀青也不等苏槿说什么,直接从怀里拿出几个瓷瓶递给她,有些不情不愿的说“少爷一定让我把这几瓶药给你,这些对你的伤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少爷还交代,不会留疤的。也不知道你上辈子积的什么福。”

“大少爷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苏槿握住几个瓷瓶,凉凉的触感。

“哼,少爷他一向体恤下人。”绀青没说出口的话是,虽然大少爷一向待下人极好,但是像苏槿这样也是头一遭。那个疗伤药还是原来宫里赐的,少爷自己都没用过几次就全给了这个粗使丫鬟。自己不舍得,少爷还教训自己,要把这药给需要的人。

“嗯,帮我谢过大少爷。”苏槿点点头,转身欲进房间。

“站住!”绀青气不打一处来,少爷对她这么好她就这么冷淡的态度?可是待苏槿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他时,他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总不能将药要回去吧。

“少爷说……”绀青挠挠头“说……说让你没事去看看他。”少爷既然这么关心这丫头,想必也是喜欢这丫头的吧。虽然这丫头才十岁,绀青在心里撇撇嘴,也不够格当少爷的暖床丫头,不过只要少爷喜欢就好,自己这样说也是为了帮少爷。

坚定了想法的绀青看苏槿一副呆愣样,有些不高兴,让一个丫鬟主动去接近主子,这是多少丫鬟求之不得的机会,果然粗使丫头上不了台面。

大概是看透了绀青的想法,苏槿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不为别的,就觉得这个绀青很有意思,待看到绀青更加恼怒的面孔,她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我一定会当面谢过大少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