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2章 争执

第十二章 争执

一秒记住,

欧阳洵随手把好不容易蹦进来的绀青丢到地上,看也不看夏启正,反客为主的坐到了书桌面前,伸手拿起那半首诗句。

“就是这个让你任他抱着?”欧阳洵挑挑眉,冲夏启正咧嘴一笑“夏大少爷文笔不错。”

夏启正撇眉,他没看用眼神向他求救的绀青,只是目光凌冽的盯着欧阳洵,这个男子他认识,和夏启晨交好的丞相府的二公子,纨绔是出了名的。

“欧阳公子深夜造访,似乎不合礼法。”苏槿受不了欧阳洵用那种责怪又带有包容的目光看着她,好像她是他的女人却和别的男人私会一般。

“呵。”欧阳洵气急反笑,礼法?整个京城还没有人和他说过什么礼法,况且这个女人,哦,是女孩这样在别的男人怀里就是合乎礼法了么。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生气,本来是夜晚无聊,出府以后想找夏启晨小酌两杯,结果自己居然来到了粗使下人住的地方,本想干脆就看看上次自己帮忙挡棍子的小丫头伤势如何了,结果就看到苏槿一个人恍恍惚惚的出了房门,一路尾随,就看到她被夏启正拥住的一幕。

本想立刻现身,结果刚好那个小厮出现打断了夏启正继续占这丫头的便宜,没想到这个没脑子的丫头还跟着夏启正进了书房。

“苏槿,难道你一个未婚女子深夜在这里和夏大少爷私会就是礼法么。”欧阳洵眼睛直直的盯着苏槿,似乎要将她盯出个窟窿,天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看到苏槿没从房里立刻出来,他真的担心她会被……

苏槿脸微微一红,她抬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夏启正,她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信任这个男人。

“欧阳公子,苏槿是我夏王府的人,无论她做什么似乎都和欧阳公子无关吧。”夏启正终于开口了“私闯夏王府的罪责我可以不管,但是欧阳公子未免管的太宽了些。”

欧阳洵看着脸有些微红的苏槿,心空了一下,不过他很快恢复一副feng/流模样,摇摇那把不离手的折扇“启晨若是知道他大哥惦念他的丫头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夏启正瞳孔缩了一下,他不能让夏启晨知道他欲收服苏槿,否则后面的计划就没办法实施了。但是,他看着面前笑的一脸狐狸的欧阳洵,他当真只是为了夏启晨而不是有别的目的?他可不会相信这个丞相府的二公子真如传言一般。

“欧阳公子,二少爷只是我的主子,大少爷也同样是我的主子,我并不是谁的丫头。”苏槿非常不喜欢自己被当成一件私有物品,这更加坚定了她要脱离夏王府的决心。

“小丫头,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要是继续在这里待着,如果今天进来的不是我而是别人,那你就注定要成了夏大少爷的暖床丫鬟了。”欧阳洵嬉皮笑脸的过来拉苏槿“你还不想那么早就嫁人吧,尤其是被当做暖床丫鬟。”

苏槿没有抗拒,因为她确实不想嫁人。今夜也是她考虑太欠缺了,若是真的有他人发现,恐怕给夏启正做暖床丫鬟都是最好的了,保不齐一个gou引主子的名头安上来就能杖毙了她。

夏启正也没有再开口,只是看着欧阳洵将苏槿带出书房,两人身影隐没在黑暗之中。

夏启正静静的站了一会,才过去解开绀青的穴道和绳子。

“少爷,我……”绀青正想请罪,夏启正抬手制止了。欧阳洵的武功深不可测,欧阳洵进门之前他居然一点都没有发觉,绀青不会是他的对手。

“他为何用绳子捆绑而不是直接点了你的穴道。”夏启正对这一点才是疑惑的,按理说欧阳洵若是直接点了绀青穴道会轻松很多。

绀青本来恭敬的面孔变得有些哭笑不得,斟酌了一下他回到“欧阳洵说……说用绳子捆绑好让我受些皮肉之苦。”

夏启正听到这种回答也有些无奈,这个欧阳洵还真是……不按理出牌。

其实绀青没敢说完欧阳洵的原话,欧阳洵的原话其实是“你这小厮不知道拦着你家主子,让他gou/引小丫头,得让你受些皮肉之苦以后才能记住,小丫头不是随便可以gou/引的。”明明是少爷拥抱的那个丫头,欧阳洵却偏偏把账算到他头上。

欧阳洵才不管绀青心底如何恨自己,反正小丫头现在被他牵着,小丫头的手一点都不柔软,哪里像个小女孩的手,不过就是这种略带粗糙的感觉才让他有种别样的感觉。欧阳洵有点怀疑自己的品味了。

“欧阳洵,放开我。”一离开夏启正的院落苏槿就挣开了欧阳洵的手。

欧阳洵回头看了看,发现已经出了夏启正的院落,他也不恼,抿嘴一笑“小丫头,你并不喜欢夏启正对不对,否则也不会在他院子一直让我牵着你了,你是想做给他看的对不对。”

苏槿有些不耐烦的盯着欧阳洵,这个欧阳洵到底想做什么。他之前救了她,是于她有恩的,可是这也不代表自己应该对他以身相许吧,他现在用一种什么身份在问自己。

“欧阳洵,我喜不喜欢夏启正和你无关吧。”虽然欧阳洵说的不错,她并没有对夏启正有什么男女之意,不过是同情夏启正罢了,她也确实是做给夏启正看,不想让他误以为自己对他有意。

“小丫头,我可是对你一见钟情的。”欧阳洵很夸张的捂着胸口“你怎么能这么伤害我。”

苏槿懒得在理会欧阳洵,她转身就朝自己的住处走去。她是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应对这个欧阳洵了。他不同于夏启晨和夏启正的温文尔雅,这个欧阳洵完全就一个无赖样。偏生他于她有恩,她也不能做的太过分。

望着苏槿的背影,欧阳洵眨眨眼,一见钟情嘛,倒不见得,但是他对这个苏槿兴趣是越来越大了。

欧阳洵几步追上苏槿,忽然施展轻功拉住苏槿就往前飞跃。

苏槿小小的惊呼一声,便被欧阳洵抱住,几步就飞回了粗使下人住的地方。可是,落地的地方不是平地,而是——房顶。

“之前见你似乎想赏月,那个病秧子哪有本少爷英俊潇洒,还是和我一起赏吧。”欧阳洵沾沾自喜的拉着苏槿坐下。

苏槿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她哪里有表现出过想赏月。等等——之前?她把眼眯了起来,欧阳洵怎么会那么巧出现在夏启正的书房,看来他是跟踪了自己。

欧阳洵觉察到苏槿目光的变化,暗道一声不妙,只好打个哈哈“我就是来找启晨喝酒的,无意间看到你出了院门以为你想赏月,本想陪你一道省的你一个人孤单。”

苏槿也不过问,心里暗哼一声,把夏王府当作自己家飞来飞去的恐怕整个正元王朝也就欧阳洵一人吧。

苏槿随遇而安的仰头望月,古代的空气环境就是好啊,在现代哪里看的到这么好的月色。天朗气清,黑色的帷幕上一轮柔和的明月,清雅的月光有些冷情却又带那么丝温柔。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苏槿有些想念现代的生活了。不知道她的父亲会不会想她,她那改嫁的母亲是否还记得有自己这么一个女儿,还有小北,她还好么。还有……原来的董瑞,曾经在月色下对她起誓,说爱她一生一世。

看到苏槿忽然有些黯然的神色,欧阳洵猜测她大约是想家了。

家对欧阳洵是陌生的,母亲离世的早,一个老古董的父亲和,那样一个大哥。丞相府,对他来说不过是住的地方。

忽然,他从苏槿身上闻到了一丝味道,本不该出现的味道。

欧阳洵伸手拉住苏槿的手腕,不由分说将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

苏槿虽然诧异欧阳洵的举动,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哼,好个夏启正,难怪你会那么温顺的让他抱了。”欧阳洵放开苏槿,面色冷峻。

苏槿挑了一下眉,她等着欧阳洵解释。

“你身上中了一种毒,”欧阳洵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这是皇宫秘传的qing/人结,一般人根本拿不到。你身上这种毒并不会要人命,只是会让你精神恍惚,变得温顺。最关键的是,种qing/人结的根本不会察觉自己的异常。”

苏槿确实感觉不到自己有任何中毒的意向,她有些怀疑的看着欧阳洵。

感觉到苏槿的怀疑,他只好解释的更细致“qing/人结让人防不胜防,你靠近夏启正的时候就没有闻到类似中药的味道么,但是那中药很奇怪,细闻之下会有一股甜香的气息。”

经欧阳洵这么一说,苏槿记起,她刚被夏启正圈抱住的时候确实有闻到一股中药味中带点甜香的气息,但是她并没有想太多,以为只是夏启正平日里喝中药后食得一些蜜饯带来的。夏启正为何要给她下这种药,若欧阳洵不出现,那……

看到苏槿一脸凝重到后面变成似羞恼的神色,欧阳洵笑了,忍不住调笑“小丫头别想太多,就凭你现在”他用眼神示意了下苏槿的身材“夏启正最多只是让你对他种下情根,不会对你产生别的想法的。”

苏槿有些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