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3章 报信

第十三章 报信

一秒记住,

自从那天和欧阳洵赏月得知夏启正对她下毒过后,苏槿就一直没有见过夏启正。

她不明白夏启正究竟想要对她做什么,一个粗使丫鬟对他就算种下情根又能如何。不过联想到夏启晨对自己的不一样,果然夏启正是为了刺激夏启晨么。

“苏槿,你把这篮橘子拿到后门去,是小姐赏给冯家的,她正等在那边的。”秦婆子递给苏槿一篮金桔。

自从苏槿从正厅安然无恙的回到夏启盈这边继续做工以后,夏启盈仿佛突然想通了,居然不再为难她。秦婆子也只是挑一些简单的活计让她做。

“哎呀,好哥哥你快点。”路过一处僻静的花园时,苏槿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男人的低喘声和女人娇媚的shen/吟声。苏槿脸一下烫了,她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不敢继续前行,生怕惊动了他们。

不一会从花丛中站立起两个衣衫不整的身影。一个粉装的丫鬟和一个小厮装扮的男人。王府大院下人私通还是光天化日之下,也确属少见。

“这是大少爷的药。”粉装丫鬟将一包中药递给小厮。

小厮接过药,亲了亲丫鬟,满意的看到丫鬟一脸娇羞“快回去吧。”

丫鬟刚要走,忽然又想起什么,转身叮嘱小厮“你行事小心些,别让绀青发现了。”

“放心吧。绀青不会怀疑的。”男人又和丫鬟调笑了几句,方才离去。

苏槿等两人完全离去,才慢慢向后门走去。

不能让绀青发现,却是夏启正的药。苏槿明白,那包药肯定有问题。但是……想起夏启正居然给她下毒,她又不想管这件事。

心里决定不想理会的苏槿却又一次走到了夏启正的院落,臂弯上还挎着那篮橘子。

“苏槿?”绀青看到苏槿很是诧异了下,那日苏槿头也不回的和欧阳洵离开的时候他心里直骂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明明才和公子抱过怎么能转身和另一个男人牵手离开呢。他决定下次见到这个女人一定要羞辱他,可是当他真的看到苏槿的时候却一句也骂不出来了。

“你来给少爷送橘子?”看苏槿也不说话,只是有些踌躇的站在原地,绀青有些狐疑,今天早上明明各院落都得了今年田庄新收获的金桔。六小姐和夏启正关系一向一般,不会派人送橘子来的吧。

苏槿还没想好如何开口,听到绀青这样问赶紧摇了摇头。

“咳咳,丫头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呆愣了。”夏启正出现在绀青身后,还是一袭白衣。

此刻见到夏启正的苏槿有些五味杂陈,几日不见夏启正似乎更瘦了,脸色还是那样苍白,只是原本鲜红的唇瓣此刻也是泛着白色的,一头青丝被随意的绾起来,病态尽显。

“你……”苏槿咬了咬嘴唇,还是直接问了出来“当日为何给我下药。”

夏启正先是怔了一下,接着摇头笑笑“果然欧阳洵不是一般的京城子弟,他告诉你了。”

苏槿看夏启正就直接承认了倒是有些意外。

苏槿和夏启正就隔着院门望着,谁也不说话。秋风萧索,倔强的少女和羸弱的少年,谁也不肯退一步。

“少爷……那明明是……”绀青忍不住想替夏启正解释,被夏启正一个眼神制止了。

苏槿没有错过绀青焦急的表情和夏启正不愿开口的神情,难道此事还有内幕。

“你今天来有什么事么。”夏启正似乎受不了这秋风的吹袭,问完就拼命咳嗽起来,仿佛要将自己的肺咳出来一样。

绀青再也忍不住,一边帮夏启正拍背顺气一边有些愤恨的朝苏槿吼“少爷这些天过的并不好,你这……”

“绀青!”夏启正喝住了正准备道出原委的绀青,深深的看了一眼苏槿,摆摆手“扶我进去。”

心有不甘的绀青也只能遵从主子命令,主仆二人不再理会仍旧站在原地的苏槿,准备进屋。

“夏启正,你喝的药有问题!”苏槿喊了出来,好在夏启正的院落偏僻,否则这话若是让旁人听见,恐怕事情又要生变了。

“你说什么。”绀青一下把头扭过来,紧盯苏槿,倒是夏启正没什么反应,只是个冷清的背影。

苏槿三步两步进入院落,站到夏启正面前,盯着他黑亮的耀石的眼睛“你的药有问题。”

“我只当你是来问我为何对你下药的。”夏启正唇角上扬,心中的抑郁一下就消失了。难道自己真的对这个丫头上心了么。

看到夏启正干净的笑容,苏槿心中的疑虑似乎就消散了。她也不知道为何,这个病弱少年的笑容如暖阳,透进了心底一般。

在绀青唠唠叨叨的叙述中,苏槿方才得知,那日欧阳洵闻到的qing/人结并不是下在她身上的,而是夏启正,所以一开始欧阳洵也没有闻出来,后来错把夏启正身上的qing/人结味道当作了苏槿被下了药。至于给夏启正下药的人和下药的意图绀青却没说,也许是不知道,也许是不想让苏槿知道。

“你能来告诉我,给我示警我真的很感动。”夏启正听完苏槿诉说的如何得知他的药有问题的经过后伸手执起了苏槿的手“我以为你和欧阳洵走了,再也不会理会我了。”

苏槿有些不自然的把手从夏启正手中抽走“你帮我从夏王爷那里脱困,我也不能忘恩负义。”

夏启正失神般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眸间闪过什么,快的让苏槿抓不住。他轻松自然的放下手,好像根本不存在刚才苏槿抽开手的事情,点点头“嗯,这么说也有道理。”

端茶进来的绀青没看到这一幕,他把茶递给苏槿,拿过苏槿那篮金桔。他要为自己的少爷多争取些时间,这篮金桔还是他去送吧。否则那个冯婆子等半天拿不到橘子,闹起来苏槿到少爷这里的事情肯定保不住,若被二少爷知道……

“你说什么,苏槿到了夏启正的院子?”

夏启正的院落在偏僻也属于夏王府,自然有有心人将苏槿的举动报告给了夏启晨,经过上次的事情一闹,整个夏王府谁不知道六小姐院落中有个叫苏槿的粗使丫鬟是二少爷的心中的人。

虽然都不明白风袖俊朗的二少爷怎么会对一个才十岁的粗使丫鬟感兴趣,但是那是主子的事情,他们只要借此能讨好二少爷就行了。

来报信的是夏启盈院落新提拔的二等丫鬟碧荷。不过她来夏启晨的院落告诉他苏槿去了夏启正的院子的消息可不是单纯的为了讨好二少爷,碧桃那个没颜色的东西,上次责罚以后就被张嬷嬷随便配了个小厮嫁出去了,自己可不想步她的后尘。

碧荷偷眼看了眼夏启晨,脸微微有些红。苏槿这样朝三暮四的女子二少爷不过是一时被蒙蔽了双眼,二少爷会明白苏槿那样的粗使丫鬟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夏启晨完全没有注意到碧荷的异样,他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索里。

是夏启正去给父亲请安的时候苏槿离开的,他一开始以为只是凑巧,果然还是把夏启正想的太简单了。

“少爷,少爷。”墨玉唤了几声才让夏启晨从沉思中回过神。墨玉示意碧荷还在下面跪着等着他打赏。

“哦。就赏她五两银子吧。”夏启晨挥挥手,有些不耐烦的瞪了一眼墨玉“以后这种小事自己做主。”

墨玉有些委屈,那又不是自己的银钱自己怎么能够替主子做主。他佯装看不到碧荷一脸的桃花转为失落,从衣袖里摸出银子递给她。

碧荷低头接过,抬眼看向夏启晨,眼里泫泪欲滴,惹人怜爱。这碧荷也却有几分姿色,杨柳细腰,肤白凝脂,眉眼间有种成shu/女子才有的风情。

可惜夏启晨好似全没看到,见墨玉打赏了他就又陷入思考当中。

碧荷捏了捏手中的银两,她要的不是这个。总有一天,她要离开那个嚣张难伺候的六小姐,二少爷会看到自己的。

夏启晨可没心思管碧荷的想法,这个夏王府对自己有别样心思的女人太多了。可苏槿绝不是其中一个。

夏启晨用手指轻轻扣着身下的红木座椅,夏启正想要做什么,他发现了什么么。苏槿怎么会主动去找夏启正。

“墨玉,墨竹回来了么。”

“少爷,算算时日,墨竹应该是后天才能回来。”墨玉其实有些不解,平日里少爷都是让他出去办事,让墨竹在身边伺候,这次却派了墨竹出去。

“你是不是很想问为什么这次派了墨竹。”

“不敢,少爷自然有少爷的决定。”

夏启晨满意的点点头,遂解释道“墨竹这孩子一直对苏槿十分好,让他去打探苏槿的以前的生活他一定会分外上心的。”

墨玉点头,可随之一丝担忧也浮上心头,若是墨竹查苏槿的过往查出些什么,那……

“无妨的。不必担心。”夏启晨看出了墨玉的担忧,笑容里是对事情的绝对掌控。

墨玉点头,是的,少爷这样的主子,有什么能脱离他的掌控呢。就算大少爷把目光盯住了苏槿,也是徒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