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4章 交易

第十四章 交易

一秒记住,

苏槿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来到夏启晨的院子。她刚刚从夏启正的院子出来就被墨玉带了过来,夏启晨不会已经知道了什么吧。

“苏槿,你为什么去大哥的院子。”夏启晨看也不看苏槿,只是把玩着手中一枚玉佩,似是拉家常般随意的问道。

“大少爷前些日子送了我一些疗伤的药,如今我已经痊愈了,特地去感谢大少爷。”苏槿依旧低眉顺眼的样子。

“哦?真是这样么。”夏启晨忽然放下玉佩,走向苏槿,一勾手抬起了她本是低着的头,强迫她与他对视。

苏槿动也不动的看着夏启晨,然后把头偏开,声音冷清“是的。”

夏启晨好像少了趣味般转身,低沉的开口“你走吧。”

苏槿毫不犹豫的抬步,就听到夏启晨的警告“你最好别和夏启正走太近。”

没有耽搁,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夏启晨的院子。

来到夏启晨的院子之前苏槿和夏启正做了一笔交易。

“丫头,你想不想和我做一笔交易。”夏启正垂下眼看着自己的手,苏槿手间的茧子,那略带粗糙的质感让他有些不舍。

“交易?”苏槿有些不明白,这个夏王府的嫡少爷和自己有什么交易可做。

“我知道夏启晨许诺过你让你脱离奴籍。不过,既然他有能力让你脱离奴籍当初又怎么会抗不住卢氏的命令让你入了奴籍呢。”夏启正微微一笑,笑容里有种势在必得的意味。他的这个二弟,自以为能掌控的了苏槿的心么。

苏槿脸色果然微变,夏启正看到这一变化心中胜算更是多了一分。

“你可知夏启晨当初为何执意要将你带入王府么。”

“是因为我神似荷妃么。”看到王爷、朱颜和那个玉芝的神情,苏槿也能猜到三四分原因,只是不明白她就算和荷妃一模一样对夏启晨又能有什么用呢。

“不错。”夏启正赞许的点头“荷妃是当今圣上的宠妃,也是我们的姑姑,她从入宫到现在已接近十年,盛宠不衰。若不是当今皇后出自德王府,姑姑也许会成为皇后也是说不准的。”

夏启正对自己的姑姑如此自信,甚至敢说出如果没有皇后,荷妃就会成为皇后的话,这要是传出去怕是要灭族的大罪,不过也看出皇帝对这个荷妃的宠爱非比寻常。

可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从夏王爷的态度来看,自己也不可能是什么荷妃和皇上流落在外的公主。

夏启正抿了一口茶,开始向苏槿娓娓道来。

萧氏早逝后,夏王爷迎娶了当时贤王府的四小姐,也就是现在的卢氏。卢氏过门后生下了夏启晨,夏启晨的出生让卢氏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卢氏虽然不敢谋害王爷的子嗣,况且夏启正还是王府的嫡长子。但是她对夏启正是不闻不问的,夏启正小时候甚至被下人欺辱过。

夏启晨小时候和夏启正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夏启晨作为现王妃的儿子,在夏王府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夏启晨那时候经常帮助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两兄弟关系也很亲密。

卢氏发现两人关系要好时如临大敌,她先是将夏启正的院子搬到王府的偏僻之地,美其名曰夏启正身体不好需要安静的环境,接着以夏启正需要养病为由不让夏启晨过来了,久而久之,兄弟两也就疏远了。

“人的贪念真的是永无止境的。”夏启正沉浸在回忆里,闭上眼,吸了一口气接着道“启晨他,想要王爷的位置。”

他看了一眼面不改色的苏槿,似乎夏启晨想要王爷的位子这件事早在她预料之中。

“当我发现我身体越来越差时就对卢氏起了疑心,虽然我是个不中用的病人,但是手里也有些人脉,没想到查到最后却是启晨。”夏启正的笑容里充满了苦涩。

夏启晨想要当王爷,那身为嫡长子的夏启正就是他第一个绊脚石。

“启晨把你接进府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这样做也是为了那个位置。”

苏槿偏偏头,示意夏启正继续。

“我虽然一直病着,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如他愿的早早去了,所以他只有另想办法。荷妃虽然是我们的姑姑,但也不见得就支持启晨继承王位。姑姑今年也二十八岁了,每年都有新晋嫔妃,姑姑再过几年怕是也难以一直得蒙圣眷了。”

“所以夏启晨将我带入夏王府是要培养我然后献给皇帝?”苏槿有些难以置信,毕竟她现在才十岁,夏启晨就在打她及笄以后的事情了。

夏启正艰难的点点头,他也不敢相信夏启晨会安排的那么长远,但苏槿无疑是他重要的一步棋子。

“等等,”苏槿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如果是要培养,怎么会将我放在夏王府做粗使丫鬟。”她抬了抬自己的手“这像是能做妃子的样子么。”

夏启正低头,那双本应白嫩的小手布满了茧子和伤痕,他正待上前将她的小手包裹在自己手心时,那双手却收了回去。

他只好端起茶杯饮了一口,以此掩饰自己抬起的双手。

“夏启晨在街上如何与你相遇我却是不知,只是碰巧被启盈看到了。她非常不喜你,但是因为被她发现夏启晨也不便将你隐藏于别处。本想让你做贴身丫鬟,奈何卢氏听信了启盈的话坚决不同意,你才成了夏启盈的粗使丫鬟。”

夏启晨的心里居然是想将她献给皇帝。苏槿啜了一口茶,夏启晨这个“美人计”不得不说实在是烂的可以。皇帝喜欢荷妃又不一定是全因为她的外貌,自己就算和荷妃长得一模一样也不一定能讨得皇帝欢心。

跳过夏王爷直接“贿赂”皇帝,夏启晨的野心也可谓不小了。

“你要我和你做什么交易。”她到想听听,这个患有隐疾的夏王府嫡少爷对他这个弟弟能有什么手段。

“我帮你从夏启盈那里拿回卖身契,再去官府消除你的奴籍。”夏启正看了一眼苏槿,犹豫了一下,终是没有说出娶她的话,改为“再给你一大笔金银,还你自由身。”

见苏槿没有表态,他继续说道“你只要给我承诺,你不会帮助夏启晨,做我这边的人就好。”

苏槿敲了敲面前的桌子,微笑“这买卖听起来很划算。我似乎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不帮助夏启晨就行了。不过,”她眼睛眯了起来“期限是多久。我自由身的期限。”

“夏王府的王爷非我莫属之时。”

好个朦胧的答案,如何能确定夏王府的王爷是否非夏启正不可呢。

“启明志不在此,”夏启正补充“只要启晨不再争夺或者无力争夺时,也就确定了。”

“你是要我帮你对付夏启晨。”苏槿其实有些纳闷,夏启正为什么就确定她能对付夏启晨,找她做交易。毕竟,她是个只有十岁且身份低微的丫鬟。

“苏槿,我相信你,你和别人不一样。”夏启正并没有正面回应苏槿的话,他不想让苏槿感觉她是他的棋子。

苏槿摇了摇头“我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但是我真的做不到直接对付夏启晨。”

对于夏启晨,虽然他是想利用自己,但是在夏王府,夏启晨确实是护着她的,哪怕他有自己的目的,事实是不变的。她不会帮助夏启晨,更不会遂他心愿去当什么皇帝的女人,但让她做出主动伤害夏启晨的事情,她怕自己下不了手。

“夏启晨是在利用你。”夏启正义正言辞的开导她。

“他的确是利用我。那你呢,夏启正。”苏槿眼中闪过一丝犀利,直直盯向夏启正的眼睛。

夏启正似乎受不了与苏槿这样对视,他移开了目光“我怎么会利用你。我们是交易。”

交易,自由。两个词不断在脑海浮现,自由深深的吸引着苏槿。

“不会让你对夏启晨下毒什么的,他毕竟是我弟弟。”启正再次劝说苏槿并承诺“不会让你为难的。”

“我要在十日内看到官府的文书。至于卖身契,待确认了你继承人身份之时就给我。”先脱离那该死的奴籍,至于卖身契,日后在做打算也罢。夏启正若是守约,她尽自己之力帮帮他也未尝不可。

听得苏槿如此说,也就是她答应了他的交易。夏启正看着苏槿坚定果断的小脸,心头闪过一丝恍惚,总觉得自己似乎会错过什么。

“好。”

两掌相击,响起清脆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