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5章 选择

第十五章 选择

一秒记住,

看着地上跪着的青影,欧阳洵英挺的眉毛皱在一起。

青影是他最得力也是最隐蔽的隐卫,他派青影去调查苏槿的身世,青影一无所获不说还受了袭击带了点轻伤,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

“下去休息吧。”欧阳洵挥挥手,这次的意外并非青影办事不利,他还是很相信自己这个下属的。

青影没有动,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

一旁的橙影赶忙过来拉青影,主子的脾气青影不是不知道,何苦和自己过不去呢。

欧阳洵对于橙影的动作没有理会,苏槿的背后到底有什么人,或者说是什么人想隐藏她的身世。

青影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欧阳洵和焦急的橙影,还是执拗的跪着。这是他对自己的惩罚。

墨影、紫影、青影、橙影和白影,他们五人是从小陪主子长大的,他们的颜色代号是按照武功高低排的,颜色越深,武功越高。

这次去调查夏王府六小姐夏启盈院落中的粗使丫鬟身世,本应该由白影去完成,但是主子坚决认为苏槿并非普通人,本要派紫影去,是他认为实在太过大材小用才毛遂自荐的。

“青影,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欧阳洵思索良久,看到在那上蹿下跳又不敢出声的橙影觉得好笑。

“那个丫头现在在夏王府不过是个粗使丫鬟,我始终放心不下,你且去在暗中保护她。”

青影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橙影已经叫嚷起来“什么,要让青影去保护一个小丫头。这种事情连白影都用不上的吧。”

站在一旁一直默默无闻的白影斜睨了一眼橙影,这个家伙整天大呼小叫,主子早晚收拾他。

出乎意料的,欧阳洵没有呵斥橙影,只是盯着青影,他需要他的态度。

青影没有橙影那么大反应,只是微微错愕了一下,接着点头“属下一定护苏槿姑娘周全。”

“不不不,”欧阳洵摇头“只有她生死攸关之际你再现身,平日里嘛,任她折腾。”

青影的表情有点古怪,主子的意思是苏槿就算受伤只要死不了也不理会了。

“嗯,还有,不要让她动不动就靠到别的男人身边,这点非常重要。”欧阳洵又补充了一句。

“主子,你不会真看上了那个十岁的丫头吧。她不会是未来的当家主母吧。”橙影又开始大呼小叫了,他不能理解自己英明神武的主子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青影的嘴角抽了抽,他偷瞄了一眼欧阳洵,欧阳洵没有要搭理橙影的意思,但是主子的食指已经弯曲的搭在折扇上了,这是主子生气的标志。

“属下告退。”

青影匆匆忙忙离开,身上的小伤本也不足挂齿,哪有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恐怖呢。

果不其然,青影刚刚踏出房门,就听到橙影的呼痛声。

其他三影均默默的不说话,选择了当哑巴,否则橙影就是他们的下场。

欧阳洵满意的收了扇子,feng/流倜傥的模样。

橙影揉了揉自己的腕关节,主子出手自己已经有所防备了还是没能躲过,一会又要去找苍先生拿药了。

苏槿并不知道有人因为她被欧阳洵惩治了,她正在夏启盈的院子给花木施肥。

没有想象中的恶臭,肥料上包裹着草木灰,一小块一小块的,据说这是宫里传出的法子,避免贵人闻到心情不爽。

擦擦额头上的汗水,明明已经快接近寒冬了,穿着单薄的衣衫却不觉得冷。不过这也就是做活的时候,做完活休息的话,冷风袭来,身上的汗水被吹蒸发,身体就更冷了。

苏槿躬身把一块肥料施在一株梅花旁边,梅花尚未开,只有朵朵花苞含苞待放,惹人喜爱。她踮起脚,想嗅一嗅离她最近的那朵。

“贱婢,居然敢偷懒还敢玷污小姐的梅花。”一声娇喝制止了苏槿的动作。

她扭过头,是那个接替碧桃成为了二等丫鬟的碧荷。

是不是夏启盈的二等丫鬟都和自己过不去呢,苏槿觉得有些好笑,是不是她命中就和夏启盈的二等丫鬟犯冲。

看到苏槿那副无所畏惧的模样碧荷就生气,营养不良的小身板怎么就得了二少爷的青睐。碧荷下意识的挺了挺自己的xiong/脯,曲线更加明显。

苏槿好笑的看着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碧荷,就算她身材好也不用在自己面前秀吧。自己又不会嫉妒,最多也就是欣赏吧。

“苏槿,别那那狐媚的眼光看着我,我可不是……”碧荷顿了一下“我可不是男人。”

“碧荷姐姐,我只是觉得你身材很好,十分羡慕罢了。”碧荷这种女人,吹捧她几句也就罢了。

碧荷听后果然很开心,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但她还是一本正经的强忍住笑意,那表情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了。

“苏槿。”墨竹忽然出现在院落门口,朝苏槿招手。

看到墨竹,碧荷的脸一下沉了下去。她当然知道,那是二少爷的小厮。碧荷扯了扯自己手中的帕子,扭捏的先于苏槿走到墨竹面前“这位小哥,二少爷是有什么吩咐么。”

墨竹看着如同水蛇一般扭到自己面前的碧荷,厌恶的摆摆手“不是不是,是我自己有事找苏槿。”

“哦,这样啊。”碧荷忍住心中的愤怒点点头,转身经过苏槿时,在她耳边低语“仔细你的言行,小心被说成和小厮私通。”说罢便转身回了屋子。

苏槿没有理会碧荷,她看到墨竹是有些矛盾的。

墨竹待原主一直很好,这一点也从之桃那里得到了证实,和夏启晨无关,墨竹是真心把她当妹妹去看待的。

但是自己注定是和夏启晨反目的,从她答应夏启正交易的那一天起。

“丫头,这是我这次被二少爷派出办事时买的。”墨竹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兜里掏出一个泥人,是个背竹楼的小姑娘模样。

苏槿接过泥人,墨竹挠挠头,有些别扭“我看街上和你一般大的小姑娘都在买,想着你应该也是喜欢的。”

“嗯,我很喜欢。”苏槿真的很喜欢,泥人虽然并不显精致,但是墨竹的这份心意实属难得,她怎么也做不到伤害他。

看到苏槿灿烂的笑容,墨竹兴致也很高,开始侃侃而谈这次他出府办事的见闻。

什么看到恶霸欺行霸市有人路见不平,什么卖身葬父的少女被有钱人家的少爷收为了妾室,还有自己晕船,却只字不提自己所办何事。

苏槿只是微笑的听着,不时插上两句询问,她对这个古代其实真的很好奇,奈何没有机会外出一览正元的人土风情。

“槿丫头,”墨竹刚刚讲完一个大户人家变卖下人换银两的故事后忽然一脸严肃“听说你和大少爷走的很近。”

苏槿心里咯噔了一下,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她装作随意的回了一句“嗯,都是王府的主子嘛。”

“你一直都很聪明,大少爷和二少爷迟早会站在对立面的。”墨竹一本正经的劝告“你是二少爷的人,不要和大少爷走太近。”

“墨竹,我不是谁的人。我只想做苏槿。”苏槿也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她想告诉面前这个少年,她不想有朝一日和他横眉冷对。

墨竹皱了皱眉,似是不明白苏槿的意思。

苏槿刚进夏王府的时候他一直记得,那么小一个人,小心的躲在二少爷身后,眼睛里满是不安和惶恐,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小时候,那时候他就下定决心,认定了苏槿这个妹妹。可是他从未想过,苏槿有朝一日会对他说她不是二少爷的人。

看到苏槿此刻垂下的眼眸,墨竹也不想问什么了,不管怎样,苏槿都是他的妹妹。

“苏姑娘。”绀青好死不死的这时候出现,苏槿真的很想吐槽这个巧合。

墨竹一脸敌意的看着绀青,绀青也发现苏槿这还有个墨竹,他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苏槿望着沉默互相对峙的两人,只好斟酌的开口“墨竹,谢谢你。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

墨竹一脸受伤,他只是点点头,转身离开,临走前不忘记狠狠用眼神剜了一眼一脸得色的绀青。

“苏姑娘,少爷让我告诉你。”绀青见墨竹离开,确定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后,凑近苏槿压低声音“官府那边的文书出了点问题,有人故意不想让你脱离奴籍横加阻拦。”

苏槿还在愧疚自己刚才赶走了墨竹,听到这立刻严肃起来,夏启正这话什么意思。

见苏槿没有接话,生怕苏槿误以为自家少爷故意拖延,绀青马上接着道“不过姑娘放心,少爷一定会帮助姑娘脱离奴籍的,只是时间可否宽限几日。”

“要多久。”

“阻拦之人应该有些背景,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阻拦之人是何人。”看到苏槿微沉的脸色,绀青赶忙保证“一定在二十日内将文书带到姑娘面前。”

“已经过去了九日,你们还有十一日。”苏槿说完便不理会绀青,接着给梅花施起肥来。

绀青呆愣的站在原地,十一日?可是少爷的意思是不算那十日再给二十日时间啊。看到苏槿一副斩钉截铁的样子,他知道解释也无用。

他知道苏槿并不是个任人拿捏之人,看来,只有回去让自家少爷想办法了。谁让少爷现在对那个苏槿非比寻常,害的他连大气都不敢在苏槿面前出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