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6章 挑衅

第十六章 挑衅

一秒记住,

一阵叮铃咣啷的响声又从夏启盈的院落中传来。

苏槿小心的躲着从夏启盈房间飞出的各种碎片。这是今日之内不知道第几次夏启盈大发脾气的砸东西了。

“滚,都给我滚,没用的东西。”夏启盈话音刚落,一群仆妇伴随着瓷片逃出了房间。

“你说小姐这是怎么了。”之桃有些担忧的望着苏槿。她们两今天一起被派到院子里清扫。

苏槿耸耸肩表示不知道,其实她大约猜到了。

昨天下午,晋王府的晋颜玉和赵府的赵静馨一起来找夏启盈赏梅。

晋颜玉就是苏槿穿越过来,那个污蔑原主偷了她东西,最终害的原主被打死的晋小姐。她从之桃那得了消息就立刻溜过来,毕竟占了原主的身子,有些仇,得她来报。

苏槿来的时候正看到两个女子相携来到夏启盈的院落。

依旧一身红衣,小小的脸上有一股男孩子英气的是赵静馨,她身旁的,便是晋颜玉。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晋颜玉当真是颜如玉,十三四岁的模样已初露美貌,小巧的瓜子脸上一对杏核般的双眸。不知怎么就让苏槿想起那句眉黛春山秀,横波剪秋水。她一直觉得这是古人的夸张,今天见了晋颜玉才觉得,当真有女子的眼睛似秋水般温柔明亮。

她有些纳闷,这般美的女子怎么会有那样恶毒的心肠。晋颜玉不会不知道,一个丫鬟偷了府中贵客的东西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静馨妹妹?”夏启盈之前并没有收到两人要来赏梅的消息,而且……她院子里的梅花虽然不算少,但是也就那么几株,而且都是花苞,根本没有开花。

“盈姐姐,玉姐姐说你府中梅花盛开,特邀我来赏梅的。”赵静馨向夏启盈行了个标准的礼,然后有些疑惑的四下张望了下“盈姐姐,玉姐姐这里的梅花可都没开呢。”

不待晋颜玉说话,夏启盈已经忍不住抢白了“晋颜玉,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妹妹哪里话,我只是听洵哥哥说夏王府的梅花开的早,所以就……”晋颜玉笑的很温柔,接着假装忽然想起的哎呀一声“想来是洵哥哥好久没来你这院子了吧,所以都不知道妹妹这的梅花还没开呢,倒是我唐突了。”

苏槿看着有些气的发抖的夏启盈,再看看一脸人畜无害样的晋颜玉。这两人明显不是一个等级的,晋颜玉温柔的软刀子正刺在夏启盈的胸口。

“晋颜玉,你少在那胡说。欧阳哥哥前几天才来过夏王府。”夏启盈气急败坏,她确实有段日子没见到欧阳哥哥了,难道欧阳哥哥真的去见了这个女人,还陪她说笑么。

“洵哥哥来夏王府只怕也没有见你吧。”晋颜玉拿手帕掩住嘴,笑的漫不经心却又暗藏杀机“我怎么听说洵哥哥宁可保下一个粗使丫鬟也不待见你呢。”

好厉害的女人,不动声色的就将苏槿拖下水了。果不其然,夏启盈甚至不顾晋颜玉和赵静馨都在,就高声喊张嬷嬷把苏槿带过来,说要和苏槿当面对峙。

苏槿见张嬷嬷已经朝院外走来,知道今天这一场无妄之灾是躲不过去了。只好三步并作两步的离开院落一点,在假意路过“巧遇”要去寻她的张嬷嬷。

“哎?你不是那日在柴房的丫头么。”苏槿刚过来向夏启盈行了个礼,赵静馨就开口了。

“赵小姐好记性,那日确实是我。”苏槿其实有些喜欢这个赵小姐,那日她几句简单的话真的宽慰了自己。

在这个冷漠的夏王府,作为一个客人,赵静馨还能还想着着自己的性命,不因为她是下人,是最最低等的粗使下人就随意轻贱。

“苏槿,晋小姐说欧阳哥哥那日来不待见我却对你另眼相待,可属实么。”

夏启盈的眼神告诉她,她若敢说出实情,那她真的会被杖毙。夏启盈想杖毙她,也许其他人还没得到消息赶来救她,她就死了,她是夏启盈的丫鬟,入了奴籍签了卖身契,得罪了主子被杖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晋小姐大约是听错了,欧阳公子和我从未相识过,哪里存在什么另眼相待呢。”可是当日在夏王府欧阳洵因她受伤的消息不是应该封锁么,怎么会传到外面去了呢。

也是苏槿来自现代,并不知道这王府大院的小厮奴仆都是杂乱的,不可能是一条心。各自听命自己的主子,各自有自己的小算盘,当日的事情自然有人透露出去,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等传到坊间,版本早就五花八门了。

晋颜玉也不过是听坊间传闻罢了,但是她看夏启盈的反应就知道欧阳洵应该是真的忽视了夏启盈而对这个丫头有些不一般。否则夏启盈那般高傲的人,怎么会让一个下等的粗使丫鬟来证明自己所谓的清白呢。

不过晋颜玉也并不打算点破,像夏启盈这样没什么脑子的自高自大的小姐她的洵哥哥怎么可能会看上。倒是这个丫头,晋颜玉考究的看着苏槿,如果没记错,上次自己说她偷了自己的东西的时候,王爷本要将她杖毙,那个夏启盈却跳出来求情,夏启盈会因为主仆关系为一个奴婢求情,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见到气氛有些诡异,赵静馨有些站不住,开口道“盈姐姐,这外面好冷。”

夏启盈这才收回在苏槿身上的视线,点头“静馨妹妹屋里坐吧。”说完就上前亲昵的牵住赵静馨往屋里引。

没有被邀请的晋颜玉也不恼,只是款款一笑“妹妹好偏心,只拉静馨妹妹却不带上我。”

正要进屋的夏启盈回头,看到了欲溜走的苏槿,吩咐道“既然晋姐姐不嫌我这茶粗,那苏槿你且扶着晋姐姐进来吧。”

晋颜玉的丫鬟立刻为主子不平要出声,让一个粗使的下等丫鬟扶自家主子,这个夏小姐当真是没有礼数至极,纯粹要让小姐难堪,但是晋颜玉拍拍丫鬟的手,示意她不要出声。

随即自己莞尔一笑,仿佛看不见苏槿身上的脏污,来到苏槿面前,将手递过去“那就有劳你了。”

能屈能伸的女人最为可怕,这晋颜玉既然是晋王府的宝,却不似夏启盈这般被养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城府恐怕极深。苏槿本不愿和这种人有过多接触,毕竟夏启盈虽是自己的主子,性子乖张,但是那好歹是明面上的,这晋颜玉……

奈何夏启盈发话了,晋颜玉又不顾及她自己的身份,她也只好听命了。

“那日你把我的话告诉夏启明了么。”苏槿刚扶晋颜玉进屋就听得赵静馨询问。

她看着赵静馨那黑亮的眸子,心里腓腹,哪里用的着她带话,夏启明自己当时就听到了,可她只能点点头,反正夏启明知道了,赵静馨的目的达到了。至于是不是她带话也没什么影响。

“启明又惹你了?”

“你怎么会让她带话?”

夏启盈和晋颜玉同时发问,两人都略带诧异的看了一眼对方,赵静馨也有些惊讶。但是还是解释道“夏启明那日嘲笑我,所以我就……”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看了一眼夏启盈,毕竟夏启盈是夏启明的妹妹。

“没事没事,他一直都那个样子,是该好好教训的。”夏启盈看赵静馨先回答她的问题,心中喜悦,哪里会管自己的哥哥。

晋颜玉好似全然不知夏启盈的得意,她更在乎的是苏槿和夏启明有没有什么联系。

“碰巧我追到柴房那边找不到夏启明了,就看到她在柴垛那里躺着。”赵静馨伸手指指苏槿,旋即笑了“你很守诺呢,帮我带话。”

“不过是个下人,主子的话哪有不听的。”碧荷站在夏启盈后面阴阳怪气的。

苏槿看赵静馨的脸微微有些僵硬,便躬身向赵静馨行了个礼“赵小姐不必放在心上,这是苏槿应该做的。”

听到苏槿这么说,赵静馨脸色缓和了下来,她瞟了一眼碧荷,圆圆的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只是深看带了些许嘲讽“你是顶懂事的,不像有些丫头,没有尊卑。”

她只是年岁小,可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盈姐姐这个丫鬟未免有些欺负人了。

夏启盈的脸上有点挂不住,她瞪了一眼碧荷,怎么最近提拔的丫鬟都是些没脑子的人。

“静馨妹妹这话可不假,这丫头若不是特别,怎么会得启晨公子的青睐呢,你说是吧,盈妹妹。”

苏槿闻言抬头看向夏启盈,果不其然的夏启盈面色更暗。

她是故意提夏启晨的。苏槿看向晋颜玉,她如水的眼睛里不是温柔,而是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