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7章 交锋

第十七章 交锋

一秒记住,

“你叫苏槿是吧,盈姐姐,可不可以让她帮我换杯蜂蜜水,这茶有些苦涩呢。”赵静馨同样看到了变了脸色的夏启盈,她出声想把苏槿支走。

“原来静馨妹妹喜欢喝甜水,当真是个小孩子呢。”晋颜玉笑的很是柔美,苏槿知道,这不过是表象。

“既然静馨妹妹如此抬举你,你就去帮她倒杯吧。”赵静馨是客人,而且也没得罪过夏启盈,她不能落了赵静馨的面子。

苏槿冲赵静馨投去感激的一眼,如果赵静馨不将她支走,指不定生气的夏启盈会做出什么举动来惩戒她。

她匆匆出了房门,转身去了夏启盈院落的小厨房。

“冯家的,你可当真?那日本应该是那个粗使丫头给你送的橘子变成了大少爷身边的绀青给你送的?”还没踏进小厨房,就听到了秦婆子那大嗓门。

“秦家的,你小点声。”苏槿悄悄走近,听到冯婆子的声音“可不是嘛。你说明明在她身上的橘子怎么会到了绀青那里。”

“莫不是她和大少爷做什么腌臜事情没空来送橘子。”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声猥琐的笑着“看不出大少爷还有这等癖好。”

“一个下等丫鬟都能爬上主子的床,她也太好命了些。”

“冯家的,你让你家兰芝也好好拾掇下,准保比那丫头强。”秦婆子挑唆着冯婆子“到时候成了通房在生下个一男半女,那可就是姨娘了。”

苏槿不想再听这些仆妇嚼舌根,三步两步进了小厨房,冲秦婆子甜甜一笑“秦妈,赵府的小姐要喝蜂蜜水,麻烦你给弄一杯。”

看到苏槿进来的几人脸上先是露出惊讶和略带尴尬的神色,毕竟在背后议论又被当事人撞破着实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不过看苏槿一脸不知情的模样,遂都放下心来。

“赵小姐要蜂蜜水怎么会派你来。”冯婆子有些怀疑的看着苏槿“不是你想偷着喝蜂蜜水说谎来骗我们的吧。”

听冯婆子这么一说,秦婆子立刻停下了手,转头看苏槿。蜂蜜水虽然值不了几个钱,但是也不能白白便宜了她。

“冯妈说哪里话,纵然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来小厨房说谎不是。再说,我哪里能和几位前辈相比,几位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饭还多,我若是在你们面前撒谎岂不是自讨苦吃。”

被苏槿奉承了一句的秦婆子很是受用,大方的摆摆手“不打紧,你和之桃都是懂事的孩子,以后小厨房若是主子们剩了些什么好东西,你们尽管来取就是了。”

“那我就先谢谢秦妈了。”苏槿心中冷笑一声,只怕需要她和之桃懂事是真,取东西是假。所谓懂事,不过是时常拿些好处给这些婆子。

“苏槿,你和大少爷的关系是不是很好啊。”先前那个言语下流的男人开口了,他是夏启盈的马夫,平日里是不得进内院的,不知为何今日出现在了这小厨房。

“刘叔说哪里话,大少爷和小姐一样都是我们的主子,作为下人哪能说和主子关系好。尽心尽力给主子办事才是正经的。”

男人被噎了一下,这丫头意思是说自己没有尽心给主子办事么。

秦婆子责怪的看了一眼男人,他现在本该在外院和其他马夫一样候着,刘婆子平日里和自己要好,她这才答应让她男人来小厨房休息暖和会,谁知道反被个小姑娘将了一军。

“大家都是给小姐办事的,怎么会有不尽力的,”冯婆子看了看一脸讪讪的刘马夫,接过秦婆子手上的蜂蜜水递到苏槿手上“快去给赵小姐送去吧,天冷容易凉。”

得饶人处且饶人,况且这个刘马夫就是嘴讨嫌了些。苏槿也不说什么,接过蜂蜜水点点头“多谢秦妈和冯妈了。”

看到苏槿离开小厨房,秦婆子才一脸不屑的开口“不过是给人暖床的货色,也想摆出姨娘的谱么。”

冯婆子听了脸色有点难看,因为之前自己才说苏槿好命,秦婆子还让自己的女儿也gou/引主子。

刘马夫注意到了冯婆子不快,旋即岔开话题缓解气氛。

他们说话间苏槿已经回到了夏启盈的房间,这些下人嚼的舌根她根本不想理会。只是不知道关于她和夏启正的流言是否会在王府里传开,毕竟现在在大多数人眼里,她可是二少爷的人。

赵静馨接过蜂蜜水,悄悄对苏槿眨眨眼,说不出的俏皮可爱。

这一幕被一直盯着苏槿的晋颜玉收入眼中,她拿着手帕的手紧了紧。

“你没什么事就下去吧。”夏启盈朝随进挥挥手,她实在是不想看到这个丫头,若不是刚才为了给晋颜玉难堪,她才不会让这个丫头进自己房间。

苏槿点点头,朝夏启盈施了个礼准备退下,结果又被晋颜玉喊住。这个晋颜玉,为什么总要和自己过不去呢。

“启盈妹妹,你这房里左右丫鬟也就那么几个,干脆留下她一起伺候着吧。万一我们想喝个茶吃个点心,让她传话也是好的。”

几个丫鬟还不够使唤么,夏启盈身后有个碧荷,晋颜玉和赵静馨后面也各一个丫鬟,况且夏启盈这院子随便呼喊一下至少就有四五个仆妇供差遣的,这晋颜玉怎么就盯着自己不放了呢。

本不欲理会这话的夏启盈在看到晋颜玉那大小姐风范十足的样子后改变了主意,她不是名门么,她不是想留这粗使丫鬟在房中么,那就干脆让粗使下人去伺候好了。

“既然晋小姐这么喜欢你,你还不仔细的伺候着。”她就是想看看晋颜玉被侮辱后生气的样子,谁让她总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想引诱欧阳哥哥,让人生厌。

晋颜玉见夏启盈居然真的让个粗使丫鬟来伺候自己也有些气恼,她本是嘲笑夏启盈的丫鬟太少,甚至拿粗使丫鬟充数,结果这夏启盈也不知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就这么应下来还让她来伺候自己。

不过晋颜玉还是收敛好自己的情绪,依旧端庄亲切,甚至让人以为她十分满意夏启盈这个决定。

果然张无忌他妈临死前说的是经典,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苏槿心中对金庸先生的才智更加佩服,可惜现在没人能给她指点出路,她也只能磨蹭的站到晋颜玉身后。

“启盈妹妹,自从上次一别我也有好多日未曾见你了,也不知道你因为上次的事情是否被夏叔叔责罚,我心中一直愧疚。”晋颜玉这个女人,诚心要让自己日子难过啊。

果然,夏启盈想起上次自己居然还帮苏槿求情使得她免于被杖毙,现在想要她的命反倒没原来那么容易了。夏启盈看向苏槿的目光更狠厉了几分。

“晋小姐多虑了。况且父亲也一向不忍苛责下人的,不过是些误会。”夏启盈可不能在晋颜玉面前失了面子,再说当日欧阳洵也在,自己帮忙求情体现自己的善良的同时更能衬托出晋颜玉的心狠。

“误会是么。”晋颜玉目光柔柔的转向苏槿“那她当日身上怎么会有我的玉佩。”

那个玉佩是自己让丫鬟偷偷放在这个粗使丫鬟身上的,本想在洵哥哥面前展现下自己的大度顺便给洵哥哥留下夏启盈院里下人手脚不干不净的印象,哪曾想事情有点偏离自己所想。洵哥哥怜惜的女子太多了,但也从未有过粗使丫鬟这等低贱身份的。

不等苏槿辩白,赵静馨插了一句话“玉姐姐今天是来找盈姐姐问责的么。”

“当然不会,我也就随便提提,盈妹妹不要往心里去。”这个赵静馨今天是怎么回事,一个劲和自己唱反调。

“哎,对了,苏槿,你最近有见过洵哥哥么,他前几日还在我面前提到了你,很是挂念的样子。”晋颜玉状似无意的开口询问苏槿。

之前挑衅夏启盈说夏启盈几日未见过欧阳洵,现在问自己见到没有,虽然自己是真的见过欧阳洵还和他赏了会月,可这自然不能说出来。一个粗使丫鬟怎么可能随便见到丞相府的二公子,欧阳洵是夏启盈的心上人,晋颜玉这样说分明是想借夏启盈的手惩治自己。

苏槿看到晋颜玉眼中的嫉妒和恨意,有些明白了。她应该也是相信了欧阳洵待自己不同寻常的话,所以把自己当作了情敌。

这个欧阳洵,他的桃花为什么需要自己来承受痛苦。

“晋小姐太幽默了,欧阳公子和我素不相识,哪有什么挂念呢。”她看向晋颜玉的眼睛,晋颜玉应该不知道那日发生的具体经过,只是根据传言猜测。

“你这几日见过欧阳哥哥?”夏启盈听到苏槿的解释也懒得多加理会,比起苏槿,晋颜玉的威胁要大的多。

苏槿在特别也是夏王府她夏启盈院子里的粗使丫鬟,卖身契也在自己手上,身份低微。可晋颜玉不同,她是晋王府的千金,晋王府那可是皇室的人,论身份地位,她比自己只高不低。

“嗯,欧阳哥哥最近都有来晋王府。”晋颜玉的脸上似乎飞起了一抹红霞“他说要和我讨论琴谱。”

夏启盈咬紧嘴唇,晋颜玉的哥哥晋宏和欧阳洵关系只得算一般,欧阳洵频繁去晋王府当真是为了看晋颜玉么。

看到夏启盈晦暗的脸,赵静馨也有点坐不下去,她起身要告辞。她是真的不知道晋颜玉拉自己所谓的来赏梅是如此的,否则说什么也不会跟来。

看到自己的目的已经差不多达到了,晋颜玉也起身“盈妹妹似是身体不适,我和静馨妹妹就先走了。”说完眼神若有似无的瞟过苏槿,苏槿立刻感觉一阵凉风袭来。

“呯——”

晋颜玉才出院子就听到了瓷器碎裂的声音,她勾了勾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