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8章 反抗

第十八章 反抗

一秒记住,

“喊那个贱丫头过来。”发泄一通的夏启盈大声叫嚷。

旁边的碧荷有些纳闷“哪个贱丫头。”

张嬷嬷看夏启盈似乎又要大发雷霆,赶紧提点“还不是苏槿。”

碧荷点头偷笑,那个贱丫头看来又要承受小姐的怒火了。

站在院子中间正低着头听之桃嘟嘟囔囔抱怨的苏槿听到了夏启盈那一声尖锐的叫喊声,看到碧荷一脸得色的出来,她就知道又是喊她的。

她安抚的拍了拍一脸紧张的之桃,有些东西是躲不掉的。

“贱婢,你什么时候引诱的欧阳哥哥。”一个青花瓷盏在她脚边碎裂。

苏槿望着夏启盈,很多时候一味的退让并不能改变什么,她就算谦卑到骨子里夏启盈依旧会为难她。欧阳洵对自己的不同注定了她和夏启盈是没法和平共处的。

“还不跪下。”张嬷嬷按着苏槿,强迫她下跪。

苏槿挣扎了一下,只能放弃了,自己的力气怎么都比不上这个妇人“苏槿不知道哪里做错引得小姐不快。”

“掌嘴。敢gou引欧阳哥哥还敢说自己不知道哪里做错。”夏启盈冷哼一声,想起昨日晋颜玉的话她就火冒三丈,欧阳哥哥对苏槿好胜过自己?苏槿算什么东西,一个随时能杖毙的奴才也配和自己相提并论?

张嬷嬷得了命令,上前就给了苏槿一掌,力道之大将苏槿的右耳扇的有些耳鸣,唇瓣也随之挂了一丝鲜红。

苏槿转过头,冷冷的盯着张嬷嬷,她的手被两个婆子牢牢的钳制住,使不上一丝气力。这原主的身体素质确实也太差了点。

张嬷嬷被苏槿盯的有些发憷,被她掌掴的下人不计其数,但是从来没有谁的目光如此冰冷,仿佛让人掉入冰窖一般。不过是个粗使的小丫头,还能翻出什么浪花不成。给自己打了打气,张嬷嬷又接连打了苏槿几掌。

苏槿被打的头嗡嗡作响,甚至有些看不清面前的人了。不过这些人她都记得,一脸愤恨的夏启盈,得意的碧荷和一群幸灾乐祸的仆妇,还有这个亲自打她的张嬷嬷。

隐在暗处的青影看着苏槿被打心里也是一阵焦急,但是主子吩咐过只有生死关头他才可以现身,现在苏槿只是被打,暂时还没有生命之忧,他对主子是绝对的遵从的。纵然心中有些焦虑,但是他也只能冷眼旁观了。

“小姐,你看她的眼神。”碧荷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小姐既然决定要收拾这个丫头,那就更彻底一些吧“她只怕是记恨小姐了呢。”

“记恨。”夏启盈唇角上扬,不屑的低头俯视已经有些意思模糊的苏槿“我堂堂夏王府的嫡小姐还畏惧一个贱婢的记恨不成。”

“小姐……”碧荷欲言又止,看到夏启盈不耐烦的催促眼神才接着说“这苏槿怎么说也是二少爷带进府的,若是这样毁了容到时候二少爷只怕又要和小姐心生间隙了。”

“那你说怎么办,就这样放过这个贱婢不成。她gou引二哥不算,把主意都打到了欧阳哥哥身上了。”夏启盈一脸不甘心,但是碧荷说的没错,二哥已经因为这个贱婢和自己闹过几次矛盾了,自己要是真的毁了这贱婢的容,二哥只怕会从此恼恨上自己。

碧荷凑近夏启盈耳边低语几声,夏启盈先是皱眉,接着又舒展开,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王婆子,你家不是有个三十多岁还未成亲的儿子嘛。苏槿怎么说也算我这院子里的人,就算她行为不检点也不能就此杖毙了她,毕竟她年岁不大也有情可原,我就把她赐给你做儿媳妇吧。”夏启盈一改脸上狰狞的模样,语气温和。

此话一出,在场的仆妇无不对苏槿投来同情的目光,谁人不知那王婆子的儿子是个天生痴傻之人,本来痴傻在乡下买个媳妇传宗接代也就是了,奈何她儿子虽然痴傻,但在男女之事上却异常狠辣。听说之前买的女人都被他bian/态的手法折磨至死了,死相极为可怖,都是衣衫不整身上全是被抓咬的痕迹。后来根本没有人愿意将女儿卖给他们家了。

王婆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喜讯砸个正着,她赶忙跪下连连叩头“多谢小姐多谢小姐。”她看向苏槿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审视,现在这丫头虽然年岁尚小,但再过个一两年应该就可以传宗接代了。

苏槿想不到碧荷会给夏启盈说如此狠毒的法子,皮肉之苦虽然疼痛,但是尚且能忍。一旦嫁给那王婆子的儿子她这一生也无妄了。古人最是重视贞洁,况且她嫁给王婆子的儿子怕是受尽折磨到死,逃出来的机会渺茫。

她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懦弱无能,如果不是自己在这夏王府得过且过,只是一心想着有朝一日靠着和夏启正的所谓交易得到自由后就过平凡的日子,从未考虑要向上爬做一个掌权者,又怎么会落得这般境地。

别人都是靠不住的,在这个古代,唯有自己成为当权者,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这是她穿越过来以后重重的一课,只是代价,未免太大了些。

青影看到苏槿身体晃了晃,也不觉叹了口气,看向夏启盈的目光里多了份厌恶。以前只知道这夏王府的六小姐爱慕自家主子,又是个嚣张跋扈之人,却不曾想心地如此恶毒。虽然不知道那王婆子的儿子究竟有什么问题,不过三十多岁未娶,周围人听了又是一脸同情的表情就知道也不是什么好的良配。

“小姐,小姐,求小姐不要将苏槿嫁出去。”在院子里听到消息的之桃连滚带爬的跪倒在夏启盈面前,苦苦哀求。

夏启盈往后缩了缩自己的脚,她可不想让一个粗使丫鬟弄脏了自己的鞋,那可是姑姑给她的上好的绸缎做的,御赐之物。

“你的意思是王家的儿子配不上苏槿不成。”碧荷看到王婆子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干脆就火上浇油一把,王婆子看着之桃的脸色更阴郁了。

“不是不是,是……”之桃有些着急“苏槿还没有及笄啊。”

“一个最下等的丫头,需要什么及笄。”碧荷满脸嘲讽“真拿自己当主子小姐了不成。”

“小姐,小姐。”之桃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来反驳碧荷,只好不停的向夏启盈磕头,很快额头上已经带了点点血色。

“放开我。”苏槿挣扎了下,大约是看她被张嬷嬷几个巴掌扇的已经头晕了,两个婆子没再钳住她,任她扑过来抱住之桃。

“不要求了,没用的。”

之桃看着一脸苍白,嘴唇毫无血色的苏槿,忍不住放声大哭。

苏槿进府以后两人一直为伴,原来她生病的时候是苏槿用自己的月钱偷偷托墨竹去请的郎中,苏槿为了照顾她结果活计没做完还被秦婆子打,这样好的小姐妹难道就要死在那个畜生手里么。

“小姐,小姐,你发发慈悲吧。”之桃不明白为什么那时候心地善良将快饿死的她带回夏王府的小姐现在如此狠心。

夏启盈很是不耐烦,她记得这个之桃,不过是因为当时一路同行的有欧阳哥哥,自己为了体现自己善心带回府的,早知如此麻烦,当初就不该将她捡回来。

碧荷看到夏启盈的脸色,立刻会意,上前拖开之桃,看之桃还要扑上来求小姐,于是笑着对夏启盈建议“小姐,我看这丫头和苏槿姐妹情深,怕是不舍得苏槿嫁人吧。要不然让她们二女共侍一夫,她们姐妹也就不会分开了,传出去还是一段佳话呢。”

之桃脸色立刻变得煞白,她看向夏启盈,小姐不会真的就此答应了吧。

苏槿瞟了一眼碧荷,她正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俯视着她。

苏槿悄悄捏了捏之桃的手心,在她手上用手指慢慢写了个“明”字。

说来也是凑巧,前些日子苏槿和之桃一起清洗衣服时,苏槿随口吟了句岑参的“孤灯燃客梦,寒杵捣乡愁。”之桃顿觉惊奇,得知苏槿居然会写字扭着苏槿答应教她,苏槿也就应了。

“日月为明。”这是前些天苏槿告诉她的,明,夏启明的明。

之桃反捏了下苏槿的手,表示明白了。

二少爷早朝去了,大少爷身子骨不好而且怕是也管不了夏启盈,唯有离夏启盈院子近的五少爷可以求助了。

尽管不知道苏槿为什么让她去求五少爷,但是她相信苏槿。

“碧荷姐姐这话好没道理,哪有愿意和人分享夫婿的。”苏槿慢慢站起来,然后一头撞向碧荷的肚子。

“啊——”碧荷一声尖叫被撞倒在夏启盈身上,夏启盈被压倒在地,张嬷嬷立刻过来想拉开苏槿,结果苏槿一口咬上了她的胳膊,张嬷嬷吃痛一掌拍下来,苏槿一躲,那一掌正正拍到了碧荷的脸上。更多的仆妇赶过来,苏槿赶紧从碧荷身上下来用力一推,没来得及站稳的夏启盈又被压了下去,现场一片混乱。

之桃没有耽搁,立刻趁乱离开房间,朝夏启明的院子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