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9章 救星

第十九章 救星

一秒记住,

欧阳洵听着青影的禀告,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

他知道苏槿有些许的特别,但也不过是个有趣的女子而已。他让青影保护她更重要的是看到了她背后的东西。现在青影的话让他对她兴趣更加浓厚了。

大哥欧阳旭近段时间又开始不安分的派出人手跟踪他,为了不让大哥察觉自己手上隐藏的势力,他也是疲于应付没空理会夏王府的事情。

欧阳洵从八岁就懂得隐藏自己,九岁就接受了母亲生前的资源开始经营自己的势力。谁也不知道,在江湖上人人敬畏的听风阁阁主是丞相府那个不学无术的二公子。

听风阁是江湖上一个传奇的组织,据说他们无孔不入,所有的消息隐秘都能从听风阁打探到,只要你出的起价格,听风阁几乎没有不接的单子,这一度让朝廷重臣惶恐不安,谁家没有点腌臜事情,如果让对手知晓那还不等于把命脉送到别人手里了。

从未有过的统一,群臣要求剿灭这种“贼窝”。只是朝廷数次派兵连听风阁的影子都摸不到,混乱了一阵后皇帝也终于作罢。

“欧阳旭还是想动用丞相府的隐卫?”欧阳洵没有立刻对青影做出指示,转身问负责情报的白影。

“是。他调动了大约三十人左右的精英在主子经常出没的翠仙楼埋伏。”

“呵,我真是始终不明白大哥对我这种整天流连花丛的人有什么好防备的。”欧阳洵嘲弄的看了看右手手腕上的疤痕,那是在他年幼时欧阳旭所伤。

“他一直记恨着主子,认为主子和主上母亲是来夺走他所有的人。”白影低头,主子一直过的很苦,主上的母亲去的太早了。

“我真不明白母亲是怎么会看上父亲那种老顽固的。”欧阳洵笑的很苦。

父亲一生都顽固,只有在娶母亲这件事上异常坚决。母亲是父亲一次外出巡游结识的,说不清是什么原因,一向遵守礼法的父亲就把来历不明的母亲带回了家,为此还和外祖父翻了脸。

欧阳旭的母亲,也就是当时丞相的结发之妻受不了连妾都不纳的父亲忽然带回来一个女人,上吊了。

父亲顶住了各方面的压力,只为了能够和母亲相守,母亲刚成为正妻不久,终究还是去了,临走之前递给他一个玉戒,让他寻到了听风阁的前身——雨阁。

一改雨阁的低调,他接手后迅速扩张了听风阁,使其成为江湖上独树一帜的神秘消息组织。

看到欧阳洵带有一丝水汽的眼睛,五大隐卫都沉默了。

自从主上的母亲离世,丞相大人没有再娶过妻子,连通房也不曾有。只是从此对两个儿子也是避不相见,大公子对主子的仇视他也全然不知,亦或许是觉察了只能当作不知。毕竟,大公子的母亲的死或多或少和主上母亲都带点关系。

“今夜还宿在翠仙楼,既然大哥不怕损兵折将,我也没什么好在意的。”欧阳洵从回忆中抬起眼,黑衣折扇,还是那个俊俏的feng/流公子哥“今天继续让芊芊弹琴吧。”

橙影的嘴角抽了抽,翠仙楼是京城最大的xiao/魂窝也是听风阁的重要产业,主子天天把头牌芊芊姑娘霸着,有些消息就不那么好打探了。

“至于那个丫头嘛,青影你继续盯着,难道她背后的势力比听风阁强大么。”欧阳洵撇嘴“她要真的有我这本事,怎么会需要求助夏启明。”

五隐卫这次脸色都有些怪异,自家公子这自恋的毛病又开始了。苏槿怎么说也比公子小几岁,而且又是个女孩子,怎么能和手里有听风阁的公子的相比。

“青影,那丫头反抗的时候你可注意到她姿势,有没有武学根底什么的。”欧阳洵想起很重要的问题。

“主子。”青影一头黑线“就是一般的拳脚,完全没有功夫,最多算灵巧一些。”

“果然还是我想太多了。”欧阳洵面部表情有点奇怪,说不出是遗憾还是庆幸。

五大隐卫再次选择沉默,反正自己的主子一直都是时而冷漠时而犯二的感觉。

“行了,青影,你去吧。”自己还是想想晚上该怎么回敬自己大哥一份大礼才是。

少女红肿着脸倔强的盯着气恼的少年,少年抓抓头似乎无计可施,然后丢下一句随便你就转身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这就是青影回到夏王府看到的情况,明明他离开前苏槿还是温顺的——当然,除去她和那些仆妇大战时候的模样,怎么回来又和夏启明闹僵了?

事情的来龙去脉要倒退到夏启明踏入夏启盈院子的时刻。

鸡飞狗跳。

这是夏启明跟着之桃匆匆赶来的第一感觉。“战场”已经从房间变成了院子。

自己的妹妹一脸菜色的扶着腰,在那没有一丝形象的大吼着“打死她。”旁边站着脸已经被抓花,眼里全是恨意的碧荷。

当然,事情的主角,那个外衣已经被扯的像是挂在身上破布的女人,或者说女汉子站在院子中间,手里不知道从哪捡到的一根小臂粗细的木棍。头发已经散下来了,很像那种街上的叫花子,嘴角挂着血迹,本来清秀的小脸也肿的像个包子。只有眼睛,依旧明亮的逼人。

围着苏槿的仆妇没有立刻上前,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忌讳,她就像个疯子,她们虽然是做惯了粗活,力气不少又人高马大,但是面对苏槿不要命的打法也着实有点吃不消。

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况且是来自现代的苏槿。

张嬷嬷那几掌也算打醒了苏槿。她来到这里,替原主活下来不是为了受气的。她是苏凉,不是逆来顺受的命,她要替苏槿活出不一样的精彩。

她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准备上前的仆妇,捏紧了手上的木棍。经过刚才一番胡乱的打斗,着实消耗了她不少力气,但是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尤其是这种时刻,苏槿的目光愈发坚定。

“都住手。”夏启明眼神有点复杂的看了一眼苏槿,这个少女是二哥想要保护的人,但是启盈却是自己的妹妹,对于自己妹妹的脾性自己也是了解的。

夏启盈看到自己的同胞哥哥出现,眼里涌出一股委屈的泪花“五哥。”

她从来不喊夏启明五哥,因为夏启明只比自己早一刻出生,不过此刻她觉得夏启明简直是救星,他不可能会让一个贱婢欺负到自己头上的。

只是,这个救星却没有像她预料的那样,这个救星拨开那些仆妇,来到苏槿面前,语气轻柔“你——没事吧。”

夏启盈瞪圆了眼睛,夏启明是失心疯了么,自己才是他的妹妹,为什么他先关心起那个贱婢来了?

“启盈,你是夏王府的小姐,你看看现在自己弄的像什么样子。”夏启明有些不满,启盈明明知道这个丫鬟是二哥的人,怎么还下手这么狠,让一堆仆妇围攻一个小丫头。

“夏启明,你疯了是不是。我才是你妹妹,是这夏王府的主子,你居然帮一个贱婢?”夏启盈真的不能理解和接受。

其实也不能怪夏启盈有这样的反应,她从小就是夏王府的掌上明珠,自从苏槿出现,先是疼她的二哥变了脸,父亲也不向着自己,心仪的欧阳哥哥帮这个贱婢挡住了自己挥出去的棍棒,现在连同胞的五哥都不再关心自己的感觉,这一切都让她无法接受。

苏槿对于夏启明有这样的反应并不惊讶,她让之桃去请他,就是算准了夏启明肯定会救自己,不为别的,就因为在他眼里,夏启晨是向着自己的。上次她就看出来夏启明对夏启晨的敬仰和绝对的遵从。

“启盈,你都快及笄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呢。”二哥既然要保苏槿肯定有他自己的道理,启盈怎么非要处处针对一个丫鬟呢。

“我是不明白,这个丫头有什么好,让你们一个个都为她出头。二哥如此,欧阳哥哥如此,就连不管王府事情的大哥也如此,现在你也这样!”

“大哥?”夏启明皱了下眉头,看向苏槿的目光里多了份不满。

“哼,你还不知道么,前些日子她被父亲留在正厅,是大哥去替她解围的。”夏启盈满是嘲讽的说“夏启明,你到底在干什么你自己知道么。”

苏槿迎着夏启明的目光也不解释,只是用手理了理自己鸡窝似的头发。

夏启明莫名觉得有些烦躁,他的心本就不在这王府间的争斗,他和二哥关系好,可他并不想参与到二哥和大哥间明争暗斗的事情中去,只是二哥现在要保这丫头,他也不能任由启盈把她毁了。

“启盈,无论如何,这丫头我今天是要带走的,不能让你毁了她。况且,”夏启明皱眉“你看看你哪里有一个大家闺秀应有的样子。”

夏启盈刚要开口,碧荷在她耳边悄悄耳语了几句,她咬咬唇,不看夏启明,被碧荷扶着进了屋。

看到小姐进屋,院子里的仆妇互相交换了下眼神,也离开了,她们可没胆量和五少爷对抗。

“苏槿谢过五少爷。”苏槿拢了拢自己已经是块破布的外衣,还是恭恭敬敬的给夏启明鞠了个躬。

“你是二哥的人,以后不要和大哥走那么近。”夏启明看着夏启盈的背影叹了口气,看来又要花一番心思才能哄自己那个妹妹开心了。

“苏槿只是苏槿。”

似乎没想到苏槿会这么说,夏启明转过头盯着苏槿的眼睛,苏槿的眼睛好似一个深渊,有种要把他吸进去的感觉。

没来由的心里一阵恍惚,接着他有些烦躁,自己真的不想理会这些事情,一甩袖子“随便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他帮二哥救了她一次,也算对得起二哥,然后转身大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