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0章 改变

第二十章 改变

一秒记住,

看着苏槿的动作,之桃有些担忧。

自从苏槿那次大打出手以后,夏启盈院子里的仆妇几乎不来找苏槿麻烦了,似乎是被苏槿上次的状态惊到了,谁没事愿意理会一个疯子呢。

夏启盈也没有再来惩戒苏槿,苏槿打人的事情好像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连原来经常让她们做活的秦婆子也不来了,偶尔给苏槿派活也是极其简单轻松的,还是笑着和苏槿商量的那种。一个大少爷二少爷五少爷都护着的丫头,谁愿意来触这个眉头。于是,苏槿成了最轻松的粗使丫鬟。

闲下来的苏槿好像变了个人,没事就练习些让人看不懂的动作,苏苏不会真的被张嬷嬷那几掌打出了问题吧。

如果知道之桃心中所想,苏槿一定会一口老血喷出来,在现代最常见不过的瑜伽和跆拳道被认为是脑子出了问题,这种感觉,简直无法想象。

站立,吸气,吐气,伸直胳膊。苏槿回忆着大学时期学的瑜伽动作,不经意间看到了之桃担忧的目光,正把一条腿慢慢抬起的她险些失去平衡。

看到苏槿不稳的晃了晃身子,之桃更担忧了,自己是不是应该去二少爷那里找那个墨竹,让他给苏苏请个跳大神的神婆回来。

“之桃,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练。”苏槿摆了个自认为最亲切的笑容“这个叫瑜伽,可以帮你达到身体、心灵与精神和谐统一哦。”

苏苏在说什么,什么心灵精神,什么什么鞋?

之桃一脸同情的看着苏槿,果然苏苏被张嬷嬷那几掌打出了问题,不过她一定不会嫌弃苏苏的。

看出之桃想法的苏槿忍不住一个大大的白眼翻过去,自己这是为了锻炼自己的身体,激发出更好的潜能,现在这个身体明显身体素质不够好啊。

“来,之桃,和我一起练,真的很有效的。”苏槿不由分说的拉起之桃,之桃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做做瑜伽很有好处的,以后说不定就塑型成一个前凸后翘的大美女呢。

满脸苦相的之桃不情不愿的跟着苏槿开始伸腿,下腰。总觉得苏苏这样好像那些qing/楼女子才会学的,“身体的柔韧性就是让身体更加柔软的意思。”让身体柔软不是只有那种女人才需要的么。

不理会之桃的抱怨,她以后就会感激自己了。苏槿下定了决心,自己就算不能倾城倾国,也决不能真的长成了一个粗手粗脚的农妇模样,以后若嫁了人就成了秦婆子那种肥头大耳的造型。

除了塑身,美容也是必不可少的。

苏槿有些惆怅,自己是个粗使丫鬟,纵使现在没怎么做活,但是想做美容所需要的东西她也是弄不到的,看着自己小小的但是已经粗糙的双手,苏槿愤愤的咒骂了一句。

“小丫头,你在干什么呢。”欧阳洵那日听了青影汇报后一直想看看苏槿,可是怎么看怎么还是小小柔弱的模样,完全想象不出她和那堆仆妇大打出手的样子。

苏槿听到声音,向房顶上一看,这欧阳洵这把夏王府当作自己家了不成,又是半夜上屋顶。

“我在想怎么才能做到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苏槿悠悠的回了一句。

“怎么,小丫头想当贵女了么。”欧阳洵戏谑的从房顶跳下来落在苏槿身边,不过她那两句诗是何处看来的,自己阅书无数也未曾见过。

“空有贵女心,没有贵女命。”苏槿打了个哈欠,今天做瑜伽有点累了,等下要睡个美容觉才行。

“你怎知自己没有贵女命。”欧阳洵眼睛闪了闪,苏槿的身世,说不定比贵女还要高贵几分。

苏槿给了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有见过在下人房间生活的贵女么。

欧阳洵被苏槿那个眼神逗乐了,他长那么大,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明明是个粗使的丫鬟却有着不一样的骄傲。

看着忽然笑起来的欧阳洵,苏槿摇头,这丞相府的二公子果然有点不正常。不过,她忽然想到什么,立刻兴奋起来。

苏槿磨磨蹭蹭的靠近欧阳洵,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

欧阳洵觉察出苏槿的靠近,并未有动作,当看到那小小的手扯上自己衣袖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悸动,不过他很快就忽略了,摆出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笑脸。

“欧阳公子,你能帮我弄点东西来么。”谄媚,苏槿心里告诫自己,求人一定要谄媚。

听到苏槿那刻意的带点嗲的声音时,欧阳洵忽然觉得寒风吹过,他抖了抖身,镇定的看向苏槿,假意认真的问“什么东西。”

“嗯——其实对于无所不能的欧阳公子来说,真的挺容易的。”马屁要先拍好,苏槿悄悄的看了一眼欧阳洵,没什么特别的反应,难道是自己拍的不够好。

“其实就是一些中药材,甘松、**、香薷、白芨、白芷、防风、蒿本、白僵虫、白附子、天花粉、零陵豆和绿豆粉。”这个方子还是原来小北给自己的,据说叫国色天香,把这些东西研制成粉用来擦脸和身体,肌肤很快会变得红润,且有奇香缕缕。原来自己偷懒一直没试过,干脆就在这古代试试也无妨。

“你要这些做什么。”欧阳洵上下打量了下苏槿,那张还未完全消肿的小脸上一双眸子亮晶晶的看着自己,他有些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咳,你且写下来,我会让人给你送来的。”

“好,一言为定。”苏槿的眼睛立刻笑成了弯月亮,她要将原主这身体打造一番,况且原主本来底子就不差,只是做了一段时间的粗使丫鬟有些破坏而已。

“那——丫头,你这是在做什么……”

欧阳洵嘴角有点抽搐,面前的小人打的一招一式很有样子,可是谁能告诉他这是什么东西。

得到欧阳洵答应的苏槿很是高兴,已经脑补出自己长大以后倾城倾国的风华绝代,决定要给自己加强训练,也不管欧阳洵是不是还在,直接就开始了跆拳道的练习。

她在现代可是红黑带呢,离黑带一段也就差一个等级。否则她再怎么爆发也是不可能将那些仆妇打的不敢近身的。奈何这身子骨实在小了些,否则效果应该会好很多。不过没关系,自己勤加练习,应该可以弥补这一缺陷的。

“哦,我啊,我在练——”苏槿眼睛转了转,这个时代的人应该没有听说过跆拳道吧,何况自己到哪去学的这种奇怪的打法,“我自创的强身健骨的招式。”唉,只有欺世盗名一次了。

“你想习武?”欧阳洵打量了下苏槿,她体态轻盈,筋骨不算练武奇才,不过她年龄尚小,发展空间还很大。

“嗯。”苏槿重重点点头,旋即想起欧阳洵的武功貌似很不错。可是,她又否定了自己拜师的想法,欧阳洵怕是不愿意教自己的。

似是看透了苏槿的想法,欧阳洵抿嘴一笑,自己确实没有办法教她,不过——

“青影。”

隐在暗处的青影满头黑线,听到主子问苏槿是否想习武的时候他就有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啊,让自己教个小丫头习武,大材小用不说,关键是自己从未收过徒啊。

事实证明青影想多了。

“这是青影。以后就由他来指点你。”对着刚刚现身的青影,欧阳洵随意的一指“他的功夫马马虎虎,轻功倒是不错,你学了保命应该不成问题。”

自己的功夫就只能用来逃命么,青影心里开始滴血,主子太不给自己面子了,自己好歹是五大隐卫里排名第三的,放在江湖上那也是佼佼者。

看不到青影心声的苏槿点点头,那个青衣少年很快就悄无声息的出现了,功夫应该不差的样子。她来到青影的面前,望了望自己未来的师傅,很白净的样子,是个俊秀的。

苏槿正准备鞠个躬行个象征性的拜师礼时,欧阳洵抬手扶住了她“不用拜他为师,你就当他是白捡来的就行。”

此话一出,两人都惊讶的望着欧阳洵。

“主子——”青影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主子让他收徒也就罢了,居然连徒弟都不是,白捡来……他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苏槿看着青影,她有些同情他,不过自己一定会把他当师傅的。

看着像吃了黄连水的青影和傻乎乎笑的苏槿,欧阳洵顿时觉得心情很好,他扇了扇手中的折扇,冬天扇风似乎也不那么冷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