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2章 文书

第二十二章 文书

一秒记住,

绀青被苏槿看的身上有些发毛,现在约定的日子到了,少爷却没有文书给这个丫头,听说前段时间她还在六小姐的院子里大闹一场,今天不会也对自己动手吧。

好男不和不女斗,何况自己跟着少爷练过几下,一定没问题。绀青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看苏槿的目光里多了份底气。

苏槿可不知道绀青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她思考的是绀青刚刚的话。

“脱离奴籍的文书本不那么难办,但是这次阻拦的人是二少爷。二少爷一向和少爷不对盘,少爷又要隐藏自己的势力,做起事来束手束脚,所以……”

夏启晨是发现了这是夏启正的手笔才阻拦还是他原本就不想自己脱离奴籍?

苏槿有些拿不准,她不了解夏启晨,这个她来这个世界第一个庇护她的人。

脱离不了奴籍难道自己一辈子在这夏王府为奴么,又想起之前夏启晨的帮她脱离奴籍的诺言,苏槿陷入了沉思。

“你当真要当我的人?”夏启晨有些玩味的看着地上的女子,恭顺的低着头,雪白的脖颈露在衣领外,让男人生起一股占有欲。

“嗯,能有幸服侍二少爷,那是碧荷几世修来的福分。”碧荷怯怯的偷看了一眼稳坐不动的夏启晨,她今日可是特意沐浴后来的,换上一身轻罗软装,用丝带将自己的腰系住,更显妩媚,她不相信血气方刚的二少爷能对这样的自己无动于衷。

墨竹一脸不屑的和墨玉交换了个眼神,这夏王府迷恋二少爷的女人多的数不胜数,但像碧荷这样如此**裸明目张胆自荐枕席的还真是少见。

“我——没有通房。”夏启晨慢悠悠的吐出一句,这碧荷虽有些姿色,只是如此大胆,心怕也是不小。

“我不求二少爷能给我名分。”碧荷将头垂的更深了,夏启晨没有通房她是知道的,她是六小姐院子的人,忽然成了二少爷的通房肯定会被其他心有不轨的女人嫉妒,只要二少爷先收了她,她有信心以后肯定会飞上枝头的。

“哦?”夏启晨听到这个回答有些意外,他仔细打量了下碧荷“抬起头让我看看。”

碧荷缓缓的将头抬起,白嫩的小脸上有些泪痕,似是无限委屈又强自忍下的模样。

“你的脸怎么回事。”夏启晨注意到碧荷的脸上有轻微的疤痕,虽然用粉扑盖住,但是依旧能看的出痕迹。

碧荷咬咬唇,眼神悠悠的看了一眼夏启晨,似有无限话想倾诉却终究摇了摇头“奴婢不小心撞的。”

墨竹心里忽然没来由的跳了一下,有些不安,这丫鬟之前好像说自己是六小姐院子里的大丫鬟……

“还没成为我的人就先开始学会撒谎了么。”夏启晨忽然失去了兴趣,他也懒得追问了“你下去吧。”

碧荷没料到夏启晨不想理会了,咬咬牙,立刻哭着说“二少爷明鉴,我只是不想让你和苏姑娘心生间隙啊。”

“难道少爷会因为你和苏槿心生间隙,你以为自己是谁。”墨竹见事情扯到了苏槿,毫不犹豫的出口讽刺,这个碧荷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想拖苏槿下水么。

墨玉不赞同的看了一眼墨竹,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每次遇到苏槿的事情都显得不够沉稳,没看少爷都还没发话么。

“你的脸是被苏槿所伤?”夏启晨没有怪罪墨竹,但是也没对碧荷的话完全置之不理。

“这……”碧荷想从夏启晨的表情里看出些什么,奈何她看不出来,她斟酌的含糊其辞“只是一些皮外伤。”

夏启晨看着碧荷,又像是通过她看着别人,良久,看到碧荷觉得自己已经顶受不住这种压力快晕厥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想成为我的人就帮我办点事吧,我身边不要无用之人。”

墨玉和墨竹一脸惊讶,二少爷怎么会留下这种女人办事。

碧荷则是满脸狂喜,这比二少爷直接收了她更让她兴奋,能帮二少爷做些事只会让自己以后的道路更加顺畅,比起那些只想在床第之间留住男人的丫鬟,碧荷无疑是聪慧的。

“大少爷身边的绀青今日晌午去找了苏姑娘。”碧荷想要证明二少爷的眼光,立刻汇报了苏槿的“最新消息”。

自从苏槿抓花自己的脸后,自己可是密切关注着那个小丫头。哼,总算抓到了她和大少爷的不寻常,就算这个消息不能证明什么,只要在二少爷心里埋下怀疑的种子也就足够了。

墨竹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看不出喜怒的夏启晨,恨恨的瞪了一眼碧荷,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好东西。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有事让你做的时候我会让人告诉你的。”夏启晨挥了挥手,他的确要好好想想,怎么下好碧荷这招突然出现的棋子。

碧荷有些失望,她以为夏启晨就算不勃然大怒也会认真询问的,不过很快她又有些高兴,这样是不是说明苏槿在二少爷心中的分量不过尔尔。

碧荷刚恭顺的点头退下,墨竹已经忍不住愤怒的开口“少爷,你可不能听信这女子的话。”

“夏启正最衷心的贴身小厮三番五次的去找苏姑娘,你觉得是巧合?”墨玉见夏启晨不说话,心知主子此时定是心情不爽,忍不住提点墨竹。

“说不定是大少爷纠缠苏槿呢。”墨竹不甘心,或者是他不愿相信。

“你也是王府那些没见识的小厮不成,真当夏启正只是个病秧子么。”这个墨竹,怎么就那么死脑筋呢,也不知道那苏槿给他灌了什么*汤,真把自己当那丫头的亲哥哥不成。

“墨竹,看来你那日的提点小槿全然没有放在心上。”夏启晨唇角勾了勾,抬手端起茶抿了一口“这茶有些苦涩了。”

墨竹低头不语,墨玉看着这样的他也只能叹口气,这个苏槿怎么会想着投奔大少爷呢。

“墨玉,你去告诉娄知府,让他把苏槿的奴籍给去了吧,文书嘛,就给夏启正那边的人,他不是一直想要么。”

夏启晨此话一出,墨玉和墨竹都瞪大了双眼望着他,只不过一个眼神里不赞同,一个眼神里是惊喜。

“反正我答应过小槿要让她脱离奴籍,是谁做的并不重要。”

“少爷,这怎么能不重要,明明是你帮的苏姑娘,凭什么让她承夏启正的情。”尽管,阻挠的也是少爷,当然,这话不能当着墨竹的话说出来,他那个死脑筋现在脑子里只有苏槿,二少爷的正事都被他置之脑后了。

“嗯——”夏启晨沉吟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口,他不想伤了墨竹的心,墨竹也是自小跟着自己的,虽然是主仆关系,但是他还是很看重他的。

他想看看脱离了奴籍的苏槿是不是真的要帮着夏启正对付自己,事情虽然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但是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看着面前的文书,苏槿有些狐疑,前两日不是才说拿不到么,怎么今日就送来了。

面对苏槿怀疑的目光,绀青有些受不了“这是真的,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少爷拿不到就会说拿不到,犯不着弄张假的骗你。”少爷那样的人物怎么会骗一个丫鬟,这苏槿真是把少爷看的太低了。

没有理会绀青,苏槿只是细细看着面前的文书。

正元一百三十六年十二月初九,夏王府奴隶苏槿因主子特许,准许脱离奴隶籍贯,恢复自由之身。

薄薄的一张宣纸,盖了一个鲜红的官府印章。

苏槿忽然莫名的觉得好笑,一张薄纸,真的就代表自己自由不成。她觉得有些无趣,把文书随意的放在桌上,自己倒了杯凉水,这个天喝凉水,着实有些冷了。

绀青发现苏槿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只是一脸无所谓的模样,有些气恼,大少爷为了这个东西费了不少心思呢,现在帮她拿到了怎么是这种态度。

作为古人的绀青自然不能理解苏槿此时心中的悲凉。穿越异世,却是最没有身份地位的下人,甚至比一般下人还要低些,因为是入了奴籍之人,现在拿到了文书,自己也没有获得真的自由,这让来自现代的苏槿有些低落。

“少爷承诺你的东西已经给你了,你也要记得信守诺言。”绀青也不想探究苏槿的态度,只要她能帮助少爷,她什么心情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诺言?我只承诺过不帮助夏启晨吧。”

“哼。”绀青不满的哼了一声,他真的不明白少爷是怎么想的,一个小丫头,只是不主动帮助夏启晨这个条件就值得少爷帮她么,他得提点她“那样的话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获得真的自由,不要忘记只有等少爷成了当家之人你才能拿到卖身契。你不会以为六小姐会主动给你吧,”绀青转转眼珠“还是你以为那个夏启晨会帮你?”

“怎么做我心里有数。”苏槿没来由的烦躁“我现在一个粗使丫鬟能怎么帮少爷。”

绀青被苏槿问住了,他也不知道,但是他也不敢置喙少爷的决定,他只好义正言辞的教育面前的小丫头“不管怎么说,忠诚是第一位的。”

苏槿不耐烦的哼哼两声,表明自己听到了,绀青觉得无趣,也转身离开,他要去问问少爷,这个小丫头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

与此同时。夏启晨也接到了苏槿拿到了文书的消息,他唇间划过一丝微笑“小丫头,好戏就要上演了,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帮夏启正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