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3章 刺客

第二十三章 刺客

一秒记住,

“手抬高一点。”青影耐心的指导苏槿,不得不说,她练的那个奇怪的“武功”对她身体柔软度很有帮助,让她在学武的时候快了不少。

苏槿依言举高了自己的右手,这学武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累也就罢了,关键是太消耗体能了。粗使丫鬟每日的那点稀粥根本不够填饱肚子的,自己又处在长身体阶段,看来得想个法子才行。

青影可不知道一脸苦相的苏槿是因为肚子饿了,练武嘛,表情痛苦也是很正常的。况且这个小丫头已经很不错了,从开始教她到现在,她从未喊过苦和累,从这一点上来说,她也是个好徒弟。

忽然想起主子不让苏槿拜自己为师,唉,主子这是诚心要打击自己在这丫头面前的威望啊。

苏槿瞄了瞄苦瓜脸的青影,也不知道他一会欣喜一会惆怅的表情是为什么,莫不是和自己一样饿肚子了。

“青影,你是不是饿了。”如果青影也饿肚子就好了,凭借他的功夫,去厨房里偷点吃的应该不成问题吧。

看着面前小姑娘白皙的脸上期待的水汪汪的眼睛,青影心中一阵柔软,自己和主子以及其他四隐一起长大,从来没有过妹妹,如果有一个小妹妹,那该是怎样的心疼和宠溺。

“嗯。”青影笑着点点头,伸手摸了摸苏槿的头,把她那本就绑的松松垮垮的发髻揉的更乱了。

苏槿欢快的跳了起来,晚上终于可以加餐了。

苏槿脸上的笑容感染了青影,有时候,人真的很容易满足。

“青影,你快点。”苏槿偷偷的站在小厨房门口,眼睛望着门外,她是帮青影望风的,如果他们被看到,偷东西是小,青影被发现那牵连的就不是她而是欧阳洵了。

对于青影的身份苏槿知道的并不多,欧阳洵只说这是他的隐卫,不是丞相府的隐卫,而是他自己的。她确定欧阳洵有不同寻常的身份,只是欧阳洵不说,她也不会问太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对于那个小身影的催促青影有些哭笑不得,若是让那四个家伙知道自己半夜跑夏王府六小姐的小厨房里偷东西吃还不狠狠嘲笑他一番。再说凭借自己的武功,在这夏王府都能来去自如,还需要几乎没什么武功的苏槿放哨嘛。

青影正在挑拣着厨房里剩余的食物时,一阵风掠过,他立刻警觉起来,飞身来到苏槿身边,一把把她抱起,两人隐藏在小厨房旁边的暗影里。

借着影影绰绰的月光,苏槿依稀看到两个黑色的影子落在了小厨房旁边,只不过一个黑影是紧身衣的男子,另一个则是一个黑色的斗篷,看身段像个女子。

“不是这里,不过从这走更为安全。他的房间附近布了不少隐卫,这条路走过去反而比在屋顶行走安全的多。”

穿黑色斗篷的人没有答话,只是轻微点了点头。

“你在这就脱下斗篷吧,我给你指路,遇着人你就说你是那个人的人就行了。”男子伸出手,好像是想帮那人脱下斗篷,但是那人轻轻避了一下,不愿让他碰到自己。

男子似乎有些意外,但还是缩回了手。

穿黑色斗篷的人摇了摇头,然后低语了几声,苏槿听不见她说什么,便望向青影,他武功那么好,应该是听见了的吧。

青影并没有看苏槿,只是表情显得有些奇怪,感觉是纠结在一起又有困惑的感觉。

男子也不再做声,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黑色斗篷下的人,就跃上房顶,一会便隐藏在了这月色中。

穿黑色斗篷的人并没有马上离去,她似乎发现了什么,定定的望向苏槿所站的地方。苏槿惊的呼吸都屏住了。

但是那人并没有上来查看,盯着这边一会然后转身离开了,离去的方向,是通往夏启正院子的小道。

“她刚才说什么,那是女子吧。”见那人离开了大约一盏茶时间,青影还像个雕塑一样站在原地,苏槿忍不住询问。

“嗯。”青影却没有再多说一个字,他的表情充满了一种不安,他抱起苏槿施展轻功,几下回到了苏槿的住处。

“今天的学习到此结束,我有些事情要去处理。”青影从怀里一股脑的把从厨房偷的糕点塞进苏槿手里。

“你认识她,对么。”不是疑问,而是肯定。青影这种反应很不寻常,自从刚才那个黑衣斗篷出现以后,他的呼吸频率就变了。

“苏槿,有些事情恕我无法告诉你。”作为五隐,他本不应该这样情绪外露,可是他必须去确认一件事情,而且,在苏槿纯真的目光下,他总有种不忍说谎的感觉。

苏槿看了看那些糕点,里面没有桃片。

小厨房一般都会做很多桃片,因为张嬷嬷很喜欢吃,夏启盈院落的人都知道,除了小姐,在这个院落就是张嬷嬷权利最大。

“青影,你挑食么。”一日练武后,苏槿闲来无事和那个和木头一样的隐卫聊天,他教了自己一周了,除了必要的开口指点,他几乎多一句话都不会说。

青影像是没听到一样,依旧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给苏槿示范扎马步的动作。

“像我糕点类就不喜欢吃桃片,总觉得那个味道怪怪的。”苏槿也习惯了自说自话,她忽然又有些想念小北,小北每次都会倒腾各种点心,她原来一直调侃小北是不是要立志做个西点师傅或者去新东方当个教糕点的老师。

青影瞟了一眼苏槿,她的脸似乎别前几日更白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整天往脸上涂抹的那些奇怪的东西有了效果,只是此刻这张脸上满是失落。

“我也不喜欢桃片。”青影干巴巴的回答,其实任何糕点他都不喜欢,他不喜欢甜味的东西。

苏槿一下从回忆的伤感中跳出来,这个木头刚才居然说话了。

“你居然说话了。”苏槿的眼睛里似乎有小星星在闪耀。

“咳。”青影不自然的咳嗽了下,他从未和女子打过什么交道,除了主子有时候吩咐必要的事情,他没有和女子攀谈过。

看到青影的耳根有隐隐发红的迹象,苏槿觉得太有趣了,这个少年不过和自己说了一句话就会害羞么。

那日的练武伴随着少女银铃般的笑声。

青影果然还记得自己不喜桃片,苏槿随意拿了个绿豆糕放进嘴里,入口即化的感觉,带点丝丝甜味又不腻人,刚刚好。

“来人啊,抓刺客啊。”顶铃铛啦的敲锣声响起,整个夏王府不一会就亮了起来。

被惊醒的之桃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和苏槿一起被几个小厮带出了院子,朝夏启正的院落走去。

“苏苏,发生什么了。”经冷风一吹的之桃瞌睡也醒了,她悄悄和苏槿耳语,几乎整个夏启盈院落的仆妇都被小厮带着朝大少爷的院落走去。

“听说进了刺客,跑到咱们这个院子就不见了,现在要查呢。”苏槿几乎可以断定,和之前那两个出现在小厨房门口的黑衣人有关。

“那为什么要去大少爷的院子?”之桃满是疑问,这和大少爷有什么关系。

苏槿咬了咬嘴唇,低下头不语。

据说最先发现刺客的是大少爷院子中的小厮,但是他说什么都不肯来夏启盈院子这边认人,说他要凭借相同的场景来辨认。

这种手法在现代是场景模拟或者叫情景再现,可这个小厮真的是想认人么。

一堆仆妇拖拖拉拉的来到夏启正的院落,此刻整个夏王府已是灯火通明。

“啊——那不是大少爷和……和……那是谁。”一个走在前面的丫鬟忽然叫出声来。

苏槿隐约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三步两步的冲到最前面,看到了让所有人惊讶的一幕。

夏启正衣衫不整的斜靠在院子里一棵槐树下,胸口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上面还有红印点点,苏槿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呀。”一些丫鬟立刻害羞的用手掩住脸面,但是还是有胆大的从指缝里偷偷看,毕竟夏启正也是个美男子,又是这王府的主子。

夏启正的身边靠着一个翠绿色罗裙的女子,背对着苏槿,她看不到正面,仅从那窈窕的身姿也能想象,这一定是绝代佳人。

两人姿势ai/昧,夏启正一向病弱苍白的脸上染着一丝不正常的红晕,见有人来了他也并不起身,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人群,复又把目光看向怀中的女子,眼中看不出什么情绪。

女子似是终于觉察出什么,慢慢把身体转向人群。

看到女子容颜的一刻,苏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