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4章 芊芊

第二十四章 芊芊

一秒记住,

苏槿不管是在前世还是今生,都没有见过比面前女子更美的人了。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不盈一握的纤腰,所谓天仙也不过如此吧。

女子见众人都是一副呆滞的表情,款款起身,唇角勾出一个向上的弧度。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你是何人,为何会在大哥的院子里。”最先回神的是夏启盈,虽然她也惊讶于面前女子的容貌,可到底自己是女子,不会被她迷惑的。

女子向夏启盈福了个礼“小女是翠仙楼的芊芊。”

闻得此言,苏槿和夏启盈都没什么反应,倒是周围的人再次倒吸一口冷气,身边的人都开始窃窃私语。

“翠仙楼不是qing/楼么。”夏启盈院中的一个丫鬟面露不屑,看芊芊的目光多了几分鄙夷。

“芊芊据说是翠仙楼的头牌啊,果然名不虚传啊。”一个小厮和旁边的小厮说,看他那模样只怕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启正,这是怎么回事。”闻讯赶来的王爷才到就听得一干仆妇的议论声,他虽然对自己这个儿子不甚关心,可是就他的了解。夏启正不像是去qing/楼厮混的人啊,况且这还把名妓给带回府了。

围观的小厮丫鬟见主子到了,纷纷让路,紧跟王爷身后的是卢氏,然后是两个打扮尚算富贵的妇人,应该是三小姐和四小姐的生母,陈姨娘和田姨娘。

面无表情的夏启晨也从另外条路走了过来,他后面是低着头的夏启明,夏启明身后跟了两个头发有些凌乱的小姑娘,一看就是睡到中途被人喊起来来不及梳头的,是四小姐夏糯雪和一个没见过的姑娘,应该就是三小姐夏茗。

好大一出戏,这夏王府的主子除了老王爷老王妃人都到齐了。

这些人是真的关心刺客,还是来看笑话的就说不清了。

苏槿瞥了一眼夏启晨,从他脸上看不出这件事是否与他又关联。不过结合起之前小厨房外的那两个黑影,这件事无疑是有猫腻的。

“如父亲所见,咳咳……”夏启正似是受不了寒风入体,又开始剧烈咳嗽。

芊芊很体贴的躬身将他扶起,温柔的帮他拍背顺气,夏启正没有拒绝,如果不是场景不对,怎么看都是一对恩爱夫妻的感觉。

“你……”夏王爷没料到自己的大儿子居然都没有一句解释,就这么认下了一切,他用余光扫到了自己的二儿子,只是二儿子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根本看不出任何东西。

“哎呦,启正,不是当娘的说你,你说你在外面花天酒地也就算了,如今怎么还能把这肮脏之人带回家呢。”卢氏假意难过的擦擦眼睛,擦掉那本不存在的泪水“你娘走的早,我一直把你当亲生儿子对待的,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夏王妃真是演的一手好戏,连我这肮脏之人都快被感动了吧。”芊芊嘲讽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若不是大少爷一再邀约,我才不想踏进这里半步。”

“不过是个卖笑之人也如此猖狂。”卢氏按住心里的火气,看向夏王爷“王爷,启正少不更事,只是这女子夏王府决不能姑息。”

“少不更事?”夏王冷哼一声。

看到夏王爷沉着的面孔,卢氏窃喜,添油加醋的帮夏启正“开脱”“启正毕竟还要过两年才弱冠呢。”

哼,还没到弱冠就开始与qing/楼女子厮混,这夏王府以后交到这样人的手里只会名声扫地。

夏启正对卢氏的话似乎并没有听见,他只是定定的看着夏王爷。

夏王爷被自己这个儿子用这种目光盯着十分不舒服,他移开视线,看向扶着夏启正的芊芊。

“你是翠仙楼的姑娘?”夏王爷皱眉,虽然来的时候听到了仆妇的议论,但是他还是像确认一下。

“正是。”芊芊朝夏王爷弯了下腰,只是没有一丝的卑怯,她的声音从始至终都是镇定的,沉稳的,不卑不亢的模样不像是qing/楼女子,倒像是哪家的大家闺秀。

“你怎么会在启正的院子。”

芊芊闻言用手轻轻掩嘴微笑,这一动作用引得几个小厮暗暗吸气,果然是人间尤物,一颦一笑都是如此的勾人心魄。

“当然是夏大少爷让人去翠仙楼请的我。”说罢她抬眼望了一下夏启正,那一眼里似乎有说不出的深情。

“可我听闻这几日丞相府的二公子一直宿在翠仙楼,服侍他的正是芊芊姑娘。”夏王爷目光如炬,这等传闻他本不会关心,只是近日朝堂上有人弹劾,说丞相教子不严,欧阳洵日日夜宿qing/楼,xun/欢作乐。

“原来夏王爷对我们翠仙楼的事情这么清楚……”芊芊故意拉长声音“不知夏王爷从我哪位姐妹那里听说的,回去以后我一定好好敲打她,嘴这么不牢靠,随随便便就泄露客人的信息。”

“王爷怎么会去那种肮脏的地方。”卢氏怒斥“把这个胡言乱语的贱人拖下去。”只是这斥责声中带有一丝底气不足,她瞪了一眼四小姐的生母田氏,她就是从那种地方出来的,只不过跟着王爷的时候还是处子之身才被抬了姨娘。

“王妃好威风,”芊芊低头理了理并不乱的衣袍,复又抬头,目光犀利“我可不是你们夏王府的奴婢,要打要杀的可以任你们处置。我们翠仙楼的姑娘在官府可都有户籍证明的。”

“官府又怎样,我们……”卢氏还没说完,便被夏王爷打断了“下去,无知的妇人。”

卢氏震惊的看着夏王爷,她知道他对自己并不喜,他的心里只有那个萧氏,自己当初使了些手段才做了这夏王妃,可是嫁他以来,他也从未当着那么多人,尤其是那么多仆妇呵斥自己,自己为他生儿育女,还贤淑的帮他纳妾,他就这么待自己。

卢氏眼里含着泪水,福了福身子“妾身告退。”

陈姨娘和田姨娘也跟着行礼退下,走之前给了自己女儿一个眼神,示意她们不要参合进来。

“不是来查刺客的么。”不大不小的少女声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了出来,却让在场所有人都一僵,连已经转身的卢氏也停下了脚步。

夏启晨看向苏槿,目光微沉,小槿是真的打算背叛自己了么。

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苏槿好像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话,她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好像刚才那句话真的只是无心说出的疑问。

芊芊收回自己审视的目光,把众人的目光从夏启正和自己的身上转移到刺客身上,这个小姑娘不可小觑。

夏王爷看到苏槿后瞳孔微微缩了下,不过动作太细微,除了恰好站在他身边的陈氏无人发觉。

“是谁发现的刺客。”夏王爷威严的开口了。

“是小的。”人群中挤出一个灰衣服的小厮,尖嘴猴腮一脸猥琐样“今夜是小人伺候的大少爷。”

苏槿皱皱眉,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没有见到绀青,他对夏启正那么衷心,现在人在哪呢。

“详细说说。”夏王爷好像并没有发现夏启正身边的贴身小厮不是这个,或者说他从来都不知道夏启正身边的小厮是谁。

“小的去给大少爷熬药,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黑影奔出来,朝六小姐的院子跑去,小的就赶忙边追边喊,谁知道了六小姐的院子人就不见了。

“你的意思是黑影是我院子里的人了。”夏启盈到没有显得不高兴,只是眼睛一个劲的看向苏槿这边。

毕竟不是夏启盈的心腹,小厮不知道夏启盈心里此刻的小九九,他摇头“小的怎么会怀疑六小姐的人呢。”

夏启盈心里暗骂,哪来的愚蠢小厮,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但父亲在这自己总不能主动说黑影是自己院子的人吧。

“那你可曾辨认出来了。”夏王爷凝视这这个小厮,胆敢在他面前撒谎。

“当时天色黑暗……还未……”小厮在王爷的审视下,说话已经不连贯了,,战战兢兢,似是抗不住王爷的气场。

“父亲,人只是跑进了六妹妹的院子,也不能说明就是六妹妹院子里的人。”夏启晨及时解救了那个小厮,在苏槿看来,夏王爷只要多盯一会,他可能就要瘫软了,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无用之人。

夏王爷淡淡的扫了一眼自己这个二儿子,没有开口。

“夏王爷,这似乎是你们的家务事,我可以离开了么。”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芊芊温婉的询问“你也知道,欧阳公子最近都夜宿我们翠仙楼,他说没有我的琴声他睡不安稳呢。”

“呸——”夏启盈响亮的声音响起“不要脸的东西,欧阳哥哥才不会受到你gou/引呢。”夏启盈一口银牙几乎快咬碎了,欧阳哥哥怎么会去那种地方,一定是这狐媚子使了手段。

芊芊打量了几眼夏启盈,似是为了确定她的身份“夏王府的六小姐?”

夏启盈抬高头,她根本不屑搭理这个女人,要不是她刚才提到欧阳哥哥,她才不会说话。

芊芊被夏启盈无视也不恼,只是微笑的点点头“果然夏王府六小姐就和传闻一般,清纯可爱,只是……”

夏启盈被她称赞正欣喜,结果芊芊一个只是却又不再往下说,忍不住好奇的问“只是什么。”

“只是嚣张跋扈高傲的紧啊。”随着声音的传来,夏启盈的脸立刻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