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5章 禁闭

第二十五章 禁闭

一秒记住,

一袭黑衣的俏公子从众人后面缓缓走来,所有人都自觉的避让开。

苏槿翻了个白眼,说夏启盈嚣张,只怕他才是最嚣张的人吧,哪有半夜未经通报就进入别人家的。

欧阳洵来到夏王爷面前,作了个揖,解释道“夏叔叔,我是来接芊芊的,只是在后门等了许久也不见她出来,我担心出了什么事,就让婆子开了后门。”

夏王爷的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能把接qing/楼女子说的这么义正言辞的也只有欧阳洵了吧。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夏王府拐了丞相府未出阁的小姐呢。

今日守夜后门的婆子是谁,等会直接发卖了算了。他哪里想到,此刻守夜婆子还被点着穴道一动不能动,而王府的守卫大多都去追查刺客了,至于剩下的,欧阳洵轻松的就躲过了他们的视线。

欧阳洵见夏王爷没有答话,环视了一下,看到苏槿时微微顿了下,接着满面含笑的来到芊芊面前,执起美人手“我等你好久了,没你给我弹琴陪我说话我睡不着的。”

芊芊的表情却没有柔情蜜意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苏槿的错觉,她居然在芊芊脸上看到了些许紧张,刚才面对那么多人,就算面对夏王爷,她也未曾表现出一丝紧张。

见芊芊不说话,欧阳洵好像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美人旁边的夏启正,他挑挑眉“今日听说夏王府的大少爷把请芊芊到府上做客,我本不信……”

欧阳洵话还没说完,夏王爷轻咳一声“咳,这里面必然有什么误会。”

“误会?”欧阳洵眨了眨他那双勾人的大眼,显得很无辜纳闷,接着似乎明白了什么,长长的哦了一声。

欧阳洵的这种反应反而更让人觉得有什么,尤其是他哦完还递给夏王爷一个我懂的那种眼神。

夏王爷实在不想让他继续这样“理解”下去,只好松口“欧阳贤侄既然来接人了……”

“我们这就走,这就走。”欧阳洵气死人不偿命的打断夏王爷的话,这还不算,还朝夏王爷甩了个还是你懂我的那种眼神,夏王爷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欧阳洵就在众人各种意味深长的目光中带着芊芊离开了,只是他路过苏槿的时候,似是不经意的碰了一下苏槿的衣袖,苏槿的手里多了张纸。

夏王爷看着一群仆妇和穿着单薄的仍旧站在院子槐树下的大儿子,叹了口气。

“启正……”他犹豫了下,自己终究是有些愧对这个孩子的,今日之事他也看的出来,刺客和翠仙楼的姑娘同时出现在夏启正的院子,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巧的事。

夏启正看懂了夏王爷的犹豫,他之前没有挣扎解释就是因为知道,事已至此,多做解释也无用,信不信任自己完全取决于他这个父亲。

“启正和**女子纠缠不清甚至带回王府,从今天起就闭门思过吧,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出府。”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夏王爷忽然觉得自己老了。

夏启正嘴角划过一丝苦笑,他终究还是要放弃自己这个儿子么。夏启正看着夏启晨,他这个二弟好手段啊,引得夏王府的仆妇都来做见证人。

一直低着头没什么表情变化的夏启晨感觉到了夏启正的目光,他回望过去,只是他的眼里没有胜利的喜悦,只是一种漠然。

翠仙楼天字一号。

“主子。”芊芊进入房间才开口,就被欧阳洵抬手制止了。

“你进听风阁时日不短了,自己去领罚吧。”欧阳洵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他是真的不想多看一眼芊芊。

芊芊怔了怔,咬了咬唇,正欲开口,旁边的橙影上前,朝她摇摇头。

芊芊深深的看了一眼闭着眼的欧阳洵,见他无动于衷,她眼里闪过一抹受伤,转身离开。

“唉,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真是我见犹怜,奈何主子这么不懂怜香惜玉呢。”橙影看到芊芊离去的身影叹息一声然后把房门关上了。

“你这么疼惜你去怜惜好了。”青影撇撇嘴,这个橙影就是个话唠,没看主子心情不佳么。

橙影忽然瞪大眼睛看着青影“你真的是青影?不是易容的?青影什么时候会说话了。”青影在五隐里一直是个木头,除了必要的话多余的一句都不会说的,现在居然会嘲讽他了。

青影看了一眼依旧一言不发的欧阳洵,他不再理会橙影。

一只信鸽落在窗台上,腿上绑了个信筒。

“主子,夏启晨并不知道芊芊是我们的人,他以为她只是普通的花魁。”白影用听风阁特有的手法打开信筒,取出信在火上轻轻烤了一下,上面是听风阁传递消息的特殊符号。

欧阳洵这才懒懒的挣开眼睛,他随手拿过桌上的一个葡萄,一下就打到了橙影脸上,橙影吃痛的叫了一声。

“让你多嘴多舌。”说完欧阳洵又闭上眼开始养神。

橙影委屈的摸摸自己的脸,主子的功力又见长进了。自己只不过在芊芊面前一时不慎提到了苏槿而已,哪曾想她居然借着夏启晨进了夏王府,说到底都怪主子桃花太多。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否则也许下一个打过来的就不是葡萄了。

“青影,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你不必回来汇报,直接发信号吧。”欧阳洵似是想到了什么。

听到此话五隐都有些诧异,他们听风阁的信号用的是苍先生秘制的带有一些颜色的水雾,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到,但因为这种特殊性,材料也是十分珍贵,非紧急情况他们是不会使用信号的。

“是。”青影点头,对于主子的决定,他需要做的是服从而不是询问。

不过显然有人学不会。

“主子,难道那个苏槿这么重要么,这是主母的待遇么。”橙影喊的很夸张,下一秒,一个苹果直接飞进了他的嘴里,力道之大他都怀疑自己的牙齿是不是也被打落了。

青影嘴角抽了抽,他还是赶快回到那个小丫头身边的好,至少不这么危险。

此时的苏槿正坐在树上发呆,她虽然没有学会青影那种飞来飞去的轻功,不过爬个树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

她看着手中的纸条,里面只有一句话“保护好自己。”

这个欧阳洵,就为了和自己说这么一句废话么,自己当然知道要保护好自己的小命,死过一次的人更加知道生命的可贵。

只是她把手中的纸条看了一遍又一遍,心里总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苏槿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她也不打算在思考,把纸条随意揉进自己的衣服口袋里,她开始思索绀青之前的话。

众人散去以后,绀青隔了大约一个时辰轻轻敲了敲她的窗户。

她看到绀青的时候微微有些吃惊,鼻青脸肿的快让人辨认不出来了。

看到苏槿诧异的目光,绀青声音有些沙哑“今天我被算计了。”

原来绀青今天像往常一样去给夏启正煎药,结果路上碰到一个丫鬟说脚崴了,他看那丫鬟面生也不知道是哪个院落伺候的,丫鬟自称是六小姐院子的,绀青本来想到夏启盈这里寻个人帮忙,结果丫鬟苦苦哀求,说要是六小姐发现会狠狠责罚她的。

夏启盈待下人不好他也是有所耳闻的,那丫鬟又生的楚楚可怜,他一时起了恻隐之心,便答应她帮她弄些药膏来。

绀青扶着那丫鬟去了煎药的地方,他让她帮忙照看炉子,自己则去拿药。

夏启正喝了药以后开始浑身发热,使不上力气的时候绀青才察觉自己中计了,那丫鬟应该是趁自己拿药的时候给夏启正的汤药里下了药。

察觉到不好的夏启正让绀青立刻去请郎中,结果绀青出府没多久就被人打晕了,等他醒来已经在夏王府的柴房里了,就是那个曾经关过苏槿的地方。

“那你后来是怎么出来的。”

绀青看白痴一样看了一眼苏槿“自然是少爷派人寻我放出来的。”

苏槿这样的智商真的能办好少爷交代的事情么,绀青有些担心,但是现在除了她似乎也没更合适的人选了。

绀青从怀里摸出一封信递给苏槿“这是少爷写给晋宏公子的信。你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把信亲手交到晋宏公子手里。”

苏槿接过信,信封上空白一片,封口用封蜡封住的。

“晋宏公子就是晋王府的少爷。”绀青不放心的叮嘱“唯一的少爷。”

见苏槿点头,绀青正要离去,忽然又想起“这次的事情和夏启晨脱不了干系,你出府的时候万不可被他知道了。哦,还有,你们院子的那个碧荷是夏启晨的人。今日就是她骗了我。”

碧荷,原来她是夏启晨的人,那为什么之前一直针对自己呢。

苏槿揉了揉眉间,回忆起碧荷的种种行为,从她恨不得毁了自己来看,她应该是喜欢夏启晨然后误会了自己和夏启晨之间的关系。

唉,苏槿叹一口气,又是别人的桃花自己受罪。还有绀青离开前可没告诉她怎么去找那个晋宏。自己一个粗使丫鬟,去晋王府还不直接被打出来。

摸了摸怀里的信,这真是个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