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6章 出府(一)

第二十六章 出府(一)

“你让我带你去晋王府?”青影的嘴角‘抽’了‘抽’,这小丫头当自己是万能的么,晋王府属于皇室,那护卫可不比这夏王府的普通护卫,虽然凭借自己的武功进去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问题是还要带个几乎不会武功的苏槿。.

看着青影的表情苏槿就知道不太现实,她悄悄‘摸’了‘摸’藏在怀里的书信,要不然让青影带给那个什么晋宏?只是,她瞟了一眼青影,青影毕竟是欧阳洵的人,欧阳洵又和夏启晨‘交’好,万一青影靠不住……

被苏槿探究的目光看的有点发‘毛’的青影,忍不住开口“你那是什么眼神啊。”说完忽然又发现一向淡然的自己怎么会被这丫头‘激’的失了冷静呢。

苏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青影有些别扭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呢。

只是,她垂下眼睛,这封信还是她亲自去送比较好。

见苏槿不看自己,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青影踌躇了一下,问道“你想去晋王府做什么。还是大半夜的。”

苏槿抬起头,认真的说“因为只有大半夜去夏王府的人不会觉察。”

谁说半夜就不会觉察了,青影摇摇头,毕竟是小孩子,很多东西都想不到吧。只是看苏槿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他也不打算继续问下去了。这件事还是要告诉主子的吧。

“青影,这件事你不要告诉欧阳洵可以么。”

青影吓了一跳,这小丫头莫非有读心术啊。主子‘交’代过,苏槿的大小事情都要汇报,只是看着苏槿那期待的眼神,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主子,不是我不不听命令,只是这是苏槿自己的意愿,你原来也说过不干涉的不是。青影闭着眼在心里给欧阳洵解释着,欧阳洵若是和他有心电感应,听到这话只怕也要用葡萄打他了,说不定是更大的水果?

看到青影默不作声,虽然一脸纠结却并没有拒绝,苏槿‘唇’角向上弯了弯。

青影话少,看似冷漠,但是每每自己习武受苦时他眼里那抹淡淡的疼惜瞒不了自己。青影对自己,应该是有种妹妹的感觉吧,她故意用那种无辜的眼神看着青影,他果然说不出直接拒绝的话。

苏槿悄悄的对自己说,我绝没有利用青影什么,谁希望被监视的生活。以此来降低自己心里莫名的负罪感。

次日苏槿托着下巴思考,青影这边是没有办法了,自己的那才起步的武功也没任何可能‘性’帮助自己进到晋王府里去,那要怎么办。

“苏苏,你这几日怎么了,一副愁眉苦的样子。”之桃端着刚刚晒干的衣服进来,这个天衣服就是不容易干,晒干的都有些‘阴’冷的感觉。她们又没有银碳能烤暖些。

“之桃,有什么办法可以出府么。”先能够出夏王府再说吧。

之桃看了一眼苏槿,倒也不觉得奇怪,像她们这个年龄正是贪玩好奇的年龄,很多年龄相仿的姑娘都喜欢去街上看个新奇。

“原来你想出去啊,可是一般我们没有主子的命令是不能出府的。”之桃意料之中的看到苏槿有些失落的表情,旋即笑了“不过过两天就是冬至了,大厨房那边要派些人出去采办。你要是能征得李嬷嬷的同意,就可以出去跟着了。”

“真的?”苏槿立刻兴奋的抱住之桃。

“嗯,李嬷嬷是原来老王妃的贴身婢‘女’,嫁人以后老王妃舍不得她,她和林嬷嬷一起掌管大厨房,林嬷嬷是现王妃的人。李嬷嬷很慈祥的,府中有采办的时候她都会带几个岁数不大的丫鬟出去逛逛的。”

苏槿听到这眼睛里都快冒出小星星了,有机会出府就是好的。至于如何进晋王府,她去找夏启正问问好了。

“如何进晋王府?”绀青看着苏槿“这个要你自己想办法,否则少爷和你‘交’易有什么用。”

苏槿忍耐下自己的怒气,控制不要一拳打到绀青脸上,尽量笑着说“我一个丫鬟怎么进的去守卫森严的晋王府。”

绀青翻了个白眼,少爷为什么要和这种无用之人做什么‘交’易,还煞费苦心的去帮她脱离奴籍。

“咳,绀青,你就别捉‘弄’她了,告诉她吧。”夏启正皱着眉擦擦嘴,自从出了上次的事情以后,绀青熬‘药’都是寸步不离的,现在连蜜饯也不再准备,生怕蜜饯被人动了手脚。

绀青不敢对自己的主子不满,只好没好声气的从衣袖里扔了一块木牌给苏槿“你拿着这个去晋王府后‘门’,找一个姓叶的嬷嬷,她自会把你带到晋宏公子面前的。”

苏槿刚刚接到木牌,还没细看,绀青又叮嘱“不要偷懒把信直接给叶嬷嬷了,一定要‘交’到晋宏公子的手里。”

她点点头,把木牌收进衣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真是个没规矩的丫头。”绀青在背后有些愤愤的瞪了一眼。

夏启正一直盯着苏槿离开的身影,很单薄的小身板,但已经初见少‘女’的身姿,直到绀青把房‘门’合上,他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赵家的事办的如何了。”

听少爷问起正事,绀青立刻一本正经严肃恭敬的回道“赵将军还有些犹豫,毕竟赵小姐是唯一的嫡‘女’。”

“那老东西倒是痴情。”夏启正用手抚了抚桌上的茶杯“不要让苏槿知道这件事。”

绀青点点头,自己本来也不会将这些东西告诉那个小丫头,只是不知道少爷为何要格外叮嘱,少爷对那个丫头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在意呢。

这是苏槿第一次见识到古代的大厨房。

几个婆子手脚利索的洗择菜,两个男人正拿着刀在案板上切着什么,三个厨子模样的人正在颠勺,冒起的火光有些刺眼,还有四个婆子正在煨汤,剩下若干小厮打扮的人在掌管灶台的火候,好不热闹。

粗略估计了,整个厨房大约有十多个人的样子,正值晌午,所有人都很忙碌。整个夏王府大大小小的主子仆人都等着吃饭呢。

苏槿挠挠头,自己真不应该这个时候过来,可是除了这个时间,其他时间自己来大厨房又显得太突兀。

“你是哪个院子的,饭还没好呢,请你主子稍等片刻。”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人不经意间抬头看到了苏槿,以为她是来替主子催饭的。

苏槿绕过一些菜盆,来到那个正在剥洋葱的‘妇’人面前,规规矩矩行了个礼“大娘,我是来找李嬷嬷的。”

‘妇’人闻言抬头打量了下苏槿,随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你也是来求冬至出府的吧。”

苏槿有些羞赧的点头。

‘妇’人乐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的小‘女’儿才去求了李嬷嬷,嬷嬷人很好说话,只是现在去老王妃那里伺候了,可能要未时(13:00-15:00)以后才会回来。”

“大娘的‘女’儿?”苏槿眨眨眼,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

看到这样的苏槿,‘妇’人也想起自己的小‘女’儿,都是差不多的年纪,心底不由一软,说话也更温和了“你叫我魏姨就行了,我小‘女’儿是二少爷院子的,叫红杏。”

“魏氏,你又在偷懒了。”一声严厉的呵斥从二人身后传来。

一个身着黑‘色’夹袄,面‘色’不善的婆子走来,她一进厨房,苏槿明显的感到众人的动作更加迅速气氛却也变得沉重起来。

“嬷嬷……”魏氏低下头,不敢分辩。

“你是哪来的丫鬟,这么不懂规矩。”婆子瞪着苏槿,目光狠厉。

“我是六小姐院子的。”这人和慈祥这个词明显半点关系都沾不到,应该就是卢氏手下的林嬷嬷了。

“六小姐院子的跑大厨房来做什么。”六小姐一向是和王妃一起用餐,就算派人来催,肯定也是卢氏的人,这个丫头来做什么。

“我……”苏槿正‘欲’说自己是来找李嬷嬷的,身边的魏氏悄悄扯了扯她的袖子,苏槿会意“我是来看看小姐的午饭准备好没有。”

“小姐一向和王妃一起用午膳,怎么会派你这个丫头来?”林嬷嬷言辞犀利的责问“你到底是哪个房的来干什么。”

“小姐让我来问问午膳能不能加一道松鼠桂鱼。”刚才进厨房的时候苏槿看过,没有人在‘弄’桂鱼“若是午饭还没准备好就加一道,若准备好了就算了。”

苏槿这样的解释倒也合乎情理,夏启盈在夏王府骄纵惯了,她想吃什么大厨房又没做的时候,她经常会让大厨房加菜。

林嬷嬷的脸‘色’缓和了些,朝苏槿点头“我知道了,你回去禀了小姐,今天桂鱼不新鲜,没有采买,明日一定让下人买新鲜的桂鱼。”

苏槿在心中舒了口气,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在夏启盈院子这么久了,她也知道夏启盈爱吃的那几道菜,因为小厨房经常做,否则今天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混’过去。

看来只有下午再来找那个李嬷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