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30章 偶遇

第三十章 偶遇

苏槿不用看也知道,除了欧阳洵谁能这么神出鬼没的。.

远处的青影也微微愣了,主子怎么会出现在这。他可不会相信主子的那套郊游偶遇的说辞。

米粒看着眼前的贵公子,呆呆的说不出话。

欧阳洵收了折扇,敲了敲米粒的头“怎么,看到主子都说不出话来了么。”

苏槿悄悄翻了个白眼,别人还没同意呢就以主子自居了。

欧阳洵看到了苏槿的小动作,假意不知,心底却偷偷笑了下,自己今天专‘门’守在夏王府后‘门’,就是为了看看这个小丫头出府想做什么。青影那小子真该教训了,居然不告诉自己这小丫头是出来见青梅竹马的。

红杏扯了扯米粒的衣角,米粒反应过来,立刻就要下跪,被欧阳洵虚扶了一把“不用这些礼数。”

站在欧阳洵后面的橙影第一次认真打量了下苏槿,白白净净的模样,那小脸看着就柔柔软软的,素净的容颜上那双眼睛十分明亮,好像没有任何杂质,但又似乎有一种把人能够看透的感觉,这两种特质结合在一起,总有种让人说不出的魔力。

觉察到橙影目光的苏槿好奇的盯过来,欧阳洵这个小厮从刚才就一直盯着自己,莫非认识?

看到苏槿的目光后,橙影才不自觉的移开眼睛,正‘色’的对米粒‘交’代“这是丞相府的二公子,欧阳洵少爷。”

米粒喏喏的点点头,丞相府,那可是极大的官啊,能在丞相府办事,这是多好的事情。

橙影皱皱眉,这家伙怎么一点胆识都没有,这样的‘性’子怎么跟着主子。如果他知道他在苏槿眼里只是一个小厮的话,估计也要被气吐血了。

“小丫头,你来城西做什么。”欧阳洵刚想打开折扇,忽然想起这是冬天,自己虽然有武功护体,但这两个小丫头和那个小子可没有,遂只是拿着扇子在手中把玩。

看到欧阳洵的动作,苏槿正准备鄙夷他冬天还做feng/流想扇扇子,结果他又收了起来,她微呆了一下,没有开口。

见苏槿没有开口,红杏有些不安的笑道“我们是来城西买些饭菜上放的双红纸的。”这可是丞相府的二公子,苏妹妹这时候怎么走了神。

欧阳洵突然伸手‘揉’了‘揉’苏槿的头,把她绑好的发髻‘揉’‘乱’,看到苏槿成为了一个干净的“小乞丐”才满意的点点头“刚好我认识一家不错的店,我带你们去吧。”

除了苏槿,其他人都眼神怪异的盯着欧阳洵。这个丞相府的二公子为什么去把人家小姑娘好好的头发‘揉’‘乱’,动作还那么亲昵。

跟在欧阳洵身边的橙影低下头,他忽然有些后悔,当初五隐都是隐卫,只有自己自告奋勇一定要时刻现身的跟在主子身边。现在他多希望自己当初没有做那个决定。

苏槿有些愤愤,只是面前这个男人派了他自己的隐卫教她武功,怎么说自己都是欠了他人情的,对于他这些莫名其妙的行为也只有忍了。

她理了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现在的自己和米粒比起来恐怕也差不多,唯一不同就是自己要干净些。

舞墨。

苏槿看了看牌匾,没有什么装饰,简简单单两个字,龙飞凤舞的草书彰显了店主的放‘荡’不羁。

“店家,包十份上好的红双纸。”掌柜的刚刚要开口,看到橙影的眼神便不再言语,只是让伙计去包红纸。

橙影暗道一声好险,要是被掌柜叫破主子才是这家店的老板,那小丫头指不定以后会敲诈主子什么呢,看主子对那小丫头的上心样子,说不定小丫头让他把这舞墨送给她主子也会同意。

苏槿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橙影列为贪财之人,否则一定会叫屈,她从欧阳洵这里什么也没得到吧,除了每日不断的那些‘药’材和青影教的武功。

苏槿所不知道的是,她要的那些美肤‘药’材有时候断货,欧阳洵甚至不惜让听风阁高价从临城或者更远的城邑购买。

对于欧阳洵推荐的东西苏槿倒也不怀疑,欧阳洵不可能是坊间传的那种纨绔弟子,这些文人用品他应该也是通晓的。况且舞墨那两个字书写的相当大气有力,一看店主就是心‘胸’宽广之人,卖的东西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哎呀,这双红纸还带有点桂‘花’香呢。”红杏接过双红纸,惊喜的叫道。

一般双红纸都是无味的,带点点香气都是极为上等的双红纸。

“皇宫里用的双红纸都是我们家供应的呢。”伙计有些骄傲的炫耀“那些贵人们都对我们家的双红纸赞不绝口呢。”

见红杏准备拿银子,伙计忙摆摆手“掌柜说不收你们的钱。”

看到两个姑娘疑‘惑’的目光,掌柜的偷偷瞄了一眼橙影和欧阳洵,见他们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得在心底‘抽’了‘抽’,面上堆满笑容“我们这对新顾客第一单都是免费的。”

苏槿点点头,这掌柜还懂得饥饿营销的手法。

橙影却默默的为自家主子的银子哭泣,这苏槿果然就是个散财的。要知道这么大量的上品双红纸可是一笔不菲的银子啊。

“小丫头,你们可是要回府了?”青梅竹马见到了,双红纸也买了,这丫头是不是得回去了,欧阳洵心中莫名有些失落,怎么会生出一种不舍的情绪呢。

苏槿看看天,现在天‘色’尚早,去晋王府应该还来得及。

“苏槿,你要走了么。”米粒有些恋恋不舍,这么久不见好不容易相见一次,却又要分离了。

“以后你们见面还有机会。”欧阳洵打断两人,生生‘插’在两人中间,他就是看不惯那个小子离小丫头那么近。

米粒点点头,他从今以后要在欧阳公子身边好好做事,多存些钱财,以后才能帮的上苏槿。

“苏妹妹,你不是还要……”红杏见欧阳洵和苏槿的关系似乎很好,正要提醒苏槿还有没办的事情,结果收到了苏槿制止的目光,赶紧住口了。

欧阳洵看到苏槿的目光,眼里闪过一抹受伤,不过他很快隐藏好,笑着对苏槿挥挥手“那小丫头,我们就先走了。”

“嗯,你要好好待米粒啊。”苏槿有点不放心米粒,他从小都是在坊间长大,欧阳洵又是丞相府的二公子,不知道那些勾心斗角米粒应付的了不。

欧阳洵心底暗哼一声,还担心自己会亏待这个臭小子不成,不过他面上还是一派笑嘻嘻的样子“这么不放心我啊小丫头,要不然你也跟着到丞相府吧。”

苏槿面上微微一红,瞪了一眼欧阳洵,只是眼里有她都不曾发觉的娇嗔。

欧阳洵被苏槿那一眼瞪的有些发怔,直到苏槿和红杏走了都没缓过神来。

橙影满头黑线,自家主子还京城最feng/流的少爷呢,被个小姑娘一眼勾的魂都没了。再说,苏槿虽然面貌不差,可毕竟还未长开,芊芊那种级别的美‘女’在身侧,也不见主子能多看一眼。

欧阳洵没理会橙影,他只是有些纳闷,为何苏槿那一眼瞪过来,会让他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远处的青影看不真切这边发生的,况且主子在也用不着自己保护苏槿,直到苏槿离开他才悄悄跟了上去。

“苏妹妹,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么。”红杏有点不放心苏槿一个人去办她的事。

“放心,没事啦,你只要帮我买点东西就好啦。”苏槿把之桃那张购物清单给了红杏,上面的东西大多数要到城东去买,城西毕竟离城东很远,她们没时间再去晋王府,而且她也不想红杏卷进夏启晨和夏启正的争斗之中。

“嗯,那好吧,你自己多加小心。”红杏抱着十份红纸离开,走了几步又有些不放心,看到苏槿朝自己笑笑摆手,她才继续朝城东走去。

见红杏走远了,苏槿才深吸一口气,快步朝晋王府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