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31章 送信(一)

第三十一章 送信(一)

红墙琉璃瓦,和所有王府差不多的模样。.苏槿静静打量了下晋王府,绕到了后‘门’。

“你要找叶嬷嬷?你是叶嬷嬷什么人?”守‘门’的婆子盯着苏槿。

苏槿从荷包里‘摸’出一两碎银,不动声‘色’的递给婆子,满脸堆笑“我是叶嬷嬷的远方亲戚,劳烦行个方便。”

婆子‘摸’了‘摸’银子,脸上绽开了笑容,点点头“你等着。”

不一会一个穿棕‘色’夹袄的有些上了年纪的老‘妇’跟着守‘门’的婆子回来了。

老‘妇’一脸戒备,苏槿把一直藏在衣袖里的木牌拿出来“我是来见晋宏少爷的。”

老‘妇’接过木牌,认真看了下,抬起眼扫了一眼苏槿,表情严肃“你跟我来吧。”

苏槿跟在叶嬷嬷后面,垂下头,眼观鼻子的静静走着。不管在哪个王府,都不应该有太重的好奇心。

没走多远就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群‘女’子正朝她们走来。

叶嬷嬷带着苏槿立在道路边,但是一个‘女’子却在苏槿面前停下了。

“你不是夏启盈的丫鬟么,怎么在这。”晋颜‘玉’看着垂着头的苏槿,她好像比上次见面气‘色’好了很多,按照夏启盈的脾气,她就算不被杖毙也不应该过的比原来更轻松才是。

“我是来找晋宏少爷的。”

“你找宏表哥做什么?”一个略有不满的声音响起,是个穿淡紫‘色’罗裙的‘女’子问的,罗裙上还缀了些流苏,‘精’巧的‘花’纹和上好的布料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我是来送信的。”

“夏启盈那丫头喜欢宏表哥?”‘女’子柳眉倒竖“一天到晚不安分的东西。”

苏槿默然,她可没说是来替谁送信的,不过她是夏启盈的丫鬟,所以都直觉的认定她是替夏启盈送信。

旁边的叶嬷嬷倒是多看了一眼苏槿,这丫头‘混’淆视听的本事虽不高明,不过对于六公主这样没什么心计的是绰绰有余了。

“公主不要生气嘛。”晋颜‘玉’安抚着,但是眼神却瞟着苏槿,夏启盈一直都喜欢洵哥哥,怎么会突然让人给自己哥哥送信。

“把信给我。”六公主伸出手。

苏槿心中闪过一丝烦闷,这个‘女’子是公主就可以‘私’拆别人信件么。

见苏槿还像个木头一样一动不动,六公主气不打一处来。好个夏启盈,居然敢觊觎宏表哥不说,连手下的丫鬟也敢对她这个公主不敬。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给我搜她的身。”六公主对身后的婢‘女’吩咐,她就不信抓不到夏启盈的证据,只要证明她‘私’相授受宏表哥,看她还有什么脸在京城的贵‘女’里出现。

晋颜‘玉’没有动,她想知道那到底是谁写给哥哥的信,她可不会相信夏启盈会忽然喜欢上自己的哥哥。

叶嬷嬷却上前一步,拦在苏槿面前,恭敬的朝六公主鞠了一躬“六公主,事关少爷的事情,还是请少爷自己定夺吧。”

六公主咬咬嘴‘唇’,这个嬷嬷她是知道的,是宏表哥院子的管事嬷嬷,宏表哥对她也很是信赖,她有些愤愤不甘,可也只能无可奈何的让开。

苏槿朝晋颜‘玉’和六公主福了福身,继续跟在叶嬷嬷后面。

六公主盯着苏槿的背影,好似要将她盯个‘洞’出来,手里的帕子也被她搅在了一起。

看到这一幕的晋颜‘玉’温柔的将手搭在六公主的手上“表姐也别太怀疑了,我们一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六公主停下搅帕子的手,眼睛闪过一丝光亮,可随即又暗了下来“宏表哥不喜欢我们去他院子。”

“你是公主,千金之躯,又是哥哥的表妹,他看到你高兴都来不及,哪里会不开心呢。”晋颜‘玉’有点着急,因为苏槿已经走得快看不见人影了,语速也不由放快了些。

“可是……”六公主嘟嘟嘴,上次自己去宏表哥的院子他差点就让小厮把自己丢出来了。

“哥哥只是害羞。”晋颜‘玉’边说边拉着六公主朝晋宏院子的方向走,如果迟了那丫头把信‘交’给了哥哥,没有六公主这个挡箭牌,再想知道信件内容就难多了。

六公主有些怀疑的看了一眼晋颜‘玉’,见她只是朝自己俏皮的眨眨眼,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也放下了心里的不安,她来晋王府就是为了能够看到宏表哥。

苏槿静静的站在院子‘门’口,院子里栽了不少梅‘花’,一股清幽的梅‘花’香令人感到心情舒畅,神清气爽的。

“少爷,启正公子那边有消息递过来。”叶嬷嬷站在‘门’口禀告。

一个黑衣少年从正屋中走出来,脸‘色’冷峻,眉眼如画。

来到这里苏槿也见过不少美男,看似温暖的夏启晨,有些病态的夏启正,美的不似凡人的欧阳洵,就连青影都是俊秀的。

但是面前的男子和他们都不同,他就像一座活动的冰山,美则美矣,但是有种让人却步的感觉。

苏槿从怀里掏出那封信,刚要走上前,晋宏就皱眉“把信放地上。”

苏槿愣了愣,晋宏不耐烦的重复“你听不见我说话么,放地上。”

叶嬷嬷见状,忙小声解释“少爷从不让‘女’子近身三尺之内。”

苏槿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算什么,晋宏是chu/‘女’座的吧,这是chu/‘女’座的新模式?不过她还是依言把信放在地上等晋宏自己来取。

晋宏刚刚把信拿到手上,就听到六公主带着哭腔的声音“宏表哥,你真的和夏启盈有书信往来!”

六公主提着裙子,看得出来是一路小跑过来的,后面是微微有些气喘的晋颜‘玉’。

晋宏眼神一凌“我不是说过没事不要进我院子么。”

六公主立刻停下了步伐,脸上全是不可置信“你……你……你宁可冒着风险和夏启盈‘私’自书信往来,也不让我踏进你的院子?”

夏启盈?晋宏不明白六公主为什么会提启正的妹妹,他看了一眼站在那和个雕塑一样的苏槿,莫非这人是夏启盈院子的丫头?

晋颜‘玉’有些着急,现在不是纠结哥哥让不让六公主进院子的问题,重要的是那封信。她总觉得这封信不是那么简单的。哥哥平日里不见和谁‘交’好,怎么会莫名其妙和人有书信往来呢。

“宏表哥……”六公主趁晋宏思考之际,正‘欲’梨‘花’带雨的扑进晋宏的怀抱,偏偏被个没有眼‘色’的丫头打断了。

那个没有眼‘色’的就是苏槿,其实她也不想开口的,她也想看戏,可是叶嬷嬷那一记眼神示意她,作为目前身在晋王府对什么都不熟悉的她来说,叶嬷嬷的话无疑是要听的。

“那……那个……晋公子,没什么事我就离开了。”

晋宏不在意的挥挥手,这丫头是谁的丫鬟不重要,只要她是为启正办事的就好。启正总算在夏王府有了一些动作,往常都是绀青来送信的。

“站住!”六公主喊住了苏槿,凭什么一个丫鬟都可以进入宏表哥的院子,自己堂堂的公主还要受气。只是自己自然不能朝宏表哥抱怨,这丫鬟就当她运气不好吧,谁让她帮夏启盈给宏表哥送信的。

苏槿心里哀叹一声,老老实实站在原地,帮夏启正办点事果然不容易。

“你,”六公主随手指了下身后的一个婢‘女’“去给我掌她的嘴。”

晋宏皱皱眉,皇室的‘女’儿都是这样虐待下人,颜‘玉’也是,只是颜‘玉’比六公主聪明许多,她从来不当着外人的面,而且把手下的人驯的服服帖帖不敢声张,可是她隐瞒的再好不代表自己不知道。

苏槿开始快速思考,如果此时自己和这个婢‘女’动手会有什么后果。不过显然,动作快于思维,还没等婢‘女’的手打下来,她已经伸手架住了。

“你……”六公主没料到一个小小的夏王府丫鬟居然敢反抗,她气的走上前,‘欲’推开那个没用的婢‘女’,亲自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鬟。

苏槿看准时机,悄悄踢了个石子,刚好打在了六公主的膝盖上,六公主惊叫一声,下意识伸手去扯身边的人。

不巧的是六公主身边的人正好是晋颜‘玉’,她也被苏槿的反应‘弄’得有些反应不及,又被六公主一拉,身形一个不稳,她就要往地上栽去。慌‘乱’中她不知道扯到了谁的裙带,于是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使劲扯。

可惜被她扯住裙带的人就是六公主,伴随着撕拉的声音,两个人缠绕着一起跌倒在地。

这一切都在转瞬间发生,周围的仆‘妇’婢‘女’都呆愣愣的看着摔倒在地的两人,震惊不已。

两人‘精’致的发型已经散‘乱’,衣裙全是灰尘不算,六公主的罗裙裙摆居然已经被扯破了。

而始作俑者已经忍笑快憋出内伤了,只是她没有发现,晋宏的眼神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她几下。

“还不快扶你们家主子起来。”叶嬷嬷也差点被眼前滑稽的一幕逗笑,不过她毕竟是经验丰富的老人了,回过神来赶紧呵斥旁边傻站着的婢‘女’。

几个婢‘女’七手八脚的上前搀扶六公主和晋颜‘玉’,刚刚起身的六公主想都不想就给了晋颜‘玉’一巴掌“谁允许你碰本公主的衣服了。”她可没忘记就是晋颜‘玉’扯到了自己的裙带才让自己在宏表哥面前丢了那么大的脸。

晋颜‘玉’抚着自己的脸,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六公主。六公主一向没脑子她知道,但是她还是愿意和她‘交’好,就因为她是公主,她对自己一向言听计从,今日居然敢打她?

苏槿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她可没忘记当初在夏王府晋颜‘玉’想借夏启盈的手收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