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32章 送信(二)

第三十二章 送信(二)

“回宫。”六公主看也不看晋颜‘玉’,她若不是宏表哥的亲妹妹,她才懒得搭理她,整日柔柔弱弱的模样让人看着心烦。

“公主……”婢‘女’有些胆怯,但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你的衣服……”

六公主看了看坏掉的裙摆,偷瞄了一眼冷冰冰的晋宏,眼眶有些委屈的红了。自己能在那么多皇子皇‘女’中得到父皇的宠爱,在宏表哥这里甚至换不来一句关心。

她又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苏槿,都是这个丫鬟害的,虽然至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摔得,不过就因为她反抗自己才会想亲自动手,若不是这样自己也不会出糗。

夏启盈是吧,夏王府还不在她眼里,不就是有个得宠的荷妃给他们撑腰么,六公主冷冷的哼了一声,夏启盈胆敢gou/引她的宏表哥,以后就走着瞧吧。

六公主不想继续在这里丢人现眼,尤其是当着宏表哥的面。丫鬟而已,一条贱命,想要随时都能要。

六公主怒气冲冲的带着婢‘女’离开了。

晋颜‘玉’看着六公主离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怨恨。

晋宏看了看自己这个妹妹,抿了抿‘唇’,终是摇了摇头,转身回房了。

刚进屋的他立刻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但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现象,他又按下心中的疑‘惑’,这才拿出那封信。

躲在暗处的青影暗道好险,没想到晋王府的这个大少爷如此警觉,他本想看看苏槿‘交’给晋宏的信,现在也只有放弃了。

院子中的晋颜‘玉’被自己的丫鬟小心的搀扶起来,忍不住轻呼一声,刚才那一下摔得着实有点疼了。

叶嬷嬷朝苏槿使了个眼‘色’,苏槿会意的向晋颜‘玉’福了福身“晋小姐,我先告退了。”

晋颜‘玉’紧紧的盯着苏槿的眼睛,好半响才点点头,生硬的扯出一个笑容“替我向启盈妹妹问好。”

苏槿只是恭敬的鞠了一躬,便跟着叶嬷嬷快步离开了,但是她能感觉到晋颜‘玉’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己,那种感觉很不舒服。

苏槿赶回夏王府后‘门’的时候红杏已经等在那里了。

“你怎么才回来。”红杏有些埋怨“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

苏槿有些感动的拉起红杏的手,她是真的为自己担心的,除了之桃,她是第二个真的关心自己的人。

看苏槿一副说不出话的傻样子,红杏倒乐了,眼睛笑的弯了起来“你这副样子倒是有趣。对了,除了清单上的东西,我帮你带了点醉香楼出名的醉香糕。”

红杏拿出了一封包好的糕点,苏槿闻到了淡淡的酒香。

“这醉香楼就是因为醉香糕而闻名的呢,听说老板最开始是个开点心铺子的。”红杏看到苏槿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模样忍不住笑着提醒“醉香糕之所以取‘醉’这个字,是因为里面真的放的有酒呢,你可不要贪食吃多了。”

“红杏你真好。”苏槿亲昵的挽住红杏,“我们快回去吧。”她实在很想尝尝那醉香糕,在现代的时候她可是不折不扣的一枚吃货,吃遍很多地方的美食也不曾听说哪里有醉香糕。

忽然想起什么,苏槿在衣袖里开始‘摸’索,红杏好奇的看着她,‘摸’索半天,苏槿从衣袖里掏出两根古朴的木发簪递给红杏,她的脸微微有些红。

这两根发簪是她在回夏王府的路上一个小贩那看到的,造型很简单,但是却带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她总觉得这样的发簪配上红杏那一头秀发应该很好看。

“哎呀”红杏惊喜的接过发簪,上面雕刻的小‘花’极‘逼’真,虽没有珍珑阁卖的那些珍贵,但胜在别致和‘精’巧上。

“还有一个是给魏姨的。”苏槿也不知道送什么好,只是觉得魏姨和红杏待自己很好,这发簪本不是多贵重的物品,只是那样式和香气吸引了她,当然,她还买了一支准备送给之桃。

红杏笑眯眯的点点头,立刻把其中一支簪子带到了头发上。

两个少‘女’在夕阳下的笑容,成了最美的风景。

青影此刻就站在远处,静静的欣赏着眼前的美好,他的眼底染上了一层他自己不曾察觉的温柔。

美好的平静总是短暂的,苏槿再次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冬至的清晨,依旧寒冷。

红杏按照惯例来到夏启晨房‘门’前,准备伺候二少爷起‘床’,结果听到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那是‘女’子的低‘吟’声和男子粗重的喘息声。

红杏脸一下就红了,二少爷从未有过通房,也不知道第一个被二少爷收为通房的是哪个丫鬟。

面红耳赤的红杏站在房‘门’口正不知所措,就见墨‘玉’一脸苍白的跑进来,看也不看她,直接冲进了夏启晨的房间。

红杏本想抓住墨‘玉’提醒他主子正在里面“办事”,结果墨‘玉’跑的太快,她没抓住,接着就听到屋里一阵摔东西的声音伴随着‘女’子的惊叫声。

这一年夏王府的冬至注定不会平安的度过了。

一个披头散发的‘妇’人在夏王府‘门’前大声哭嚎,让他们归还自己的‘女’儿。

苏槿不能去正‘门’亲眼目睹,不过仆‘妇’丫鬟们彼此争相传告,不一会流言就已经在这个夏王府流传开来。

什么二少爷强抢了良家‘女’子,现在那‘女’子的母亲上‘门’来要人,什么二少爷带回来的其实是qing/楼‘女’子,来要人的‘妇’人不过是个lao/鸨,还有的说二少爷霸占了别人的妻子,结果‘女’子的婆婆找上‘门’来。说法五‘花’八‘门’,但是中心点都是一个——夏启晨带回来了一个‘女’子。

夏王爷气的连茶都端不稳了,这个逆子,居然给自己捅了这么大个篓子。

皇帝本来就对夏家的权势有些忌惮,否则凭借荷妃的受宠程度可能封后都不是问题,现在一个‘妇’人闹上‘门’来,到时候御史在参自己几本,以后在朝廷的日子可想而知。

“王爷,你要替启晨做主啊,定是那‘妇’人胡言……”卢氏抹着眼泪向夏王爷求情。

砰——

夏王爷把手中的茶盏扔在了跪着的夏启晨脚边,卢氏吓了一跳,不敢再言语。

“几个孩子都被你惯坏了。”夏王爷有些痛心的看了一眼跪着的二儿子,所有孩子当中,自己对这个儿子最是满意,聪明伶俐不说,年纪不大就已经入朝为官了,前途不可限量可以说,结果现在闹成这样。

“那‘妇’人安顿好没有。”现在最要紧的是先安抚好“受害人”。不管是不是真的受害人,夏王府的名誉决不能毁了。

管家抬头瞄了一眼卢氏,小心翼翼的回道“已经按照王妃的命令关进柴房了。”

“关进柴房?”夏王爷有些惊愕的看着卢氏,他知道自己这个继室并不聪慧,可是也没想过如此愚钝“糊涂!你这样若是让外人知道,那名声还要不要。”

“那难道就这样放过她?”卢氏不甘示弱,面对儿子的事情她一向强硬“她这样败坏启晨的名声,我把她只是关进柴房都是好的了。”

“你自己的好儿子屋子里怎么会多出一个‘女’子吧。”夏王爷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夏启晨,府里貌美年轻的丫鬟那么多。他若喜欢,随便收几个在房中也不是不可以,怎么偏偏就要招惹府外的呢。

“定是那‘女’子狐媚引‘诱’晨儿……”卢氏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夏王爷冰冷的眼神,讪讪的住了嘴,只是心中却有几分不服,自己的儿子那么优秀,不要说一个小小的良家‘女’,就算是普通大户人家的小姐,做妾晨儿都不一定看得上呢。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夏王爷看着自己一言不发的二儿子,气不打一处来,先是大儿子和qing/楼‘女’子有染,现在这个二儿子更出息了,居然强占良家‘女’子。

“是儿子一时糊涂。”夏启晨低头,他确实是一时糊涂大意,才会着了夏启正的道。只是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也罢,你就去祠堂跪着吧,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夏王爷疲惫的‘揉’‘揉’额头“至于那‘女’子,就抬个姨娘吧。”

卢氏还没从自己宝贝儿子居然承认了他强占良家‘女’子的消息中回过神来就听到夏王爷决定让夏启晨跪祠堂的决定。那祠堂又‘阴’冷又‘潮’湿,这种天气去那种地方岂是一般惩罚。

“王爷……”

“你不用求情了,谁求也没用。”夏王爷制止了王妃的话,都是她将好好的孩子养成现在这种样子,他又开始怀念萧氏了,如果她还在,夏王府也就不会这样了吧。

卢氏咬咬牙,看来晨儿这场苦是躲不掉了。只是那个‘女’子决不能抬为姨娘,她害的晨儿名誉受损,怎么可能当姨娘做主子呢。

夏王爷岂会不知卢氏的想法,他淡淡的开口“毕竟是启晨先对不起别人姑娘的,左右是个姨娘而已。”

卢氏不愿意继续反对,那样只会引得夏王爷更加反感自己,她尽量摆出了一个贤淑的笑容“王爷说的是。”一个姨娘而已,在这夏王府,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弄’死一个没身份的姨娘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苏槿听到夏启晨被罚去祠堂以后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如果不是她,夏启正也没那么容易就设计夏启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