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33章 出手

第三十三章 出手

冬至前两日。

习惯了夜间习武的苏槿一时无心睡眠,踢踢踏踏的在院子里散步。

“小槿。”墨竹居然偷偷的来到了这边,要知道晚上若被人看到,那一个‘私’通的罪名恐怕在所难免。

“你明日要出府?”墨竹的眼睛写了些担忧,他总觉得小槿有些事瞒着他。

“嗯。”苏槿踢飞了一个小石子,笑意妍妍的看着墨竹“可是有什么东西想让我带的么。”她不希望让墨竹为难,自己帮夏启正办事的事情还是少讲为妙。况且墨竹是夏启晨的人,若是让他知道,只怕自己这信就送不出去了。

墨竹摇头,自己是二少爷的贴身小厮,想出夏王府不是难事,只是小槿自从那次被王爷杖责后,有什么心事都不和自己讲了,让他觉得很不安。

看到沉默不语的墨竹,苏槿的心也沉重了,不管怎么说,墨竹在这个夏王府是为数不多的真心待自己的人。

“你……”两人同时开口。

墨竹笑笑“你先说吧。”

我先说?让我说什么,问你还有没有事,没事就回去吧。这种话现在说貌似有点不合适啊。苏槿偷偷翻了个白眼“还是你说吧。”

墨竹也不推辞“你是不是和大少爷联手了。”墨‘玉’今天又在他耳边唠叨,说小槿忘恩负义,明明是二少爷带她回来现在却和大少爷走得近,甚至有可能帮着大少爷对付二少爷。

他不知道墨‘玉’从哪得出的结论,就因为小槿对二少爷没有原来亲昵了么,还是因为小槿今日去夏启正的院子频率不低。他本是相信小槿的,可是今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总是有点发慌的感觉。

苏槿摇摇头,她也不算和夏启正联手吧。她毕竟只承诺过不帮着夏启晨而已,而且这次也只是帮被困的夏启正送消息出去。

墨竹得到肯定的答复,心里稍微安心了一点。不过想到少爷新的安排,他又笑不出来。

跟随了少爷几年,他也知道少爷不是那种别人看到的温文善良的样子,苏槿若非有利用价值少爷是不会把她带进夏王府的。

少爷几日前忽然透‘露’出想将苏槿收为姨娘的想法。小槿还为及笄,现在就收为姨娘是不是太早了,而且王妃十分不喜小槿,估计也会阻挠的。

对于墨竹的异议,夏启晨不置可否,只是说以后再说。但是凭借他对少爷的了解,少爷一旦决定了某件事,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改变的。

他不想让小槿当个姨娘,与其当个地位低下的姨娘,不如配个普通人家过正紧日子的好。

“小槿……你”墨竹微微斟酌了一下“对二少爷怎么看。”他还是不直接说喜欢这种东西了,小槿现在也许根本还不能完全了解男‘女’之情吧。

夏启晨?苏槿有些纳闷墨竹怎么会这么问自己,让自己去评论他的主子,那应该怎么说。告诉他夏启晨是想利用自己得到夏王府继承人的身份?还是打个哈哈算了。

看到苏槿有些挣扎的样子,墨竹心里沉了沉,小槿不会是真的对二少爷有想法吧。那样的话,少爷收小槿为姨娘的事情就更加水到渠成了。只是,她若做了姨娘,以后被主母刁难惩戒的时候还多着呢。

少爷那样的心‘性’,小槿纵使做了他的姨娘,他也不可能为了小槿做出什么宠妾灭妻的事情的。

苏槿不明白为什么墨竹的脸一下黑了下来,自己不过是没发表评论。看来墨竹对夏启晨这个主子应该很是崇敬,自己只是没表态都引得他不快了。

“嗯——”苏槿挠挠头,她是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夏启晨,她不想违心的夸赞一番,但若说他不好只怕墨竹这关也不好过,只好来了个有点官方的说法“我一个做丫鬟的能有什么看法,二少爷就是夏王府的一个主子。”

没看法?墨竹有些讶异的看着苏槿,见她不似作伪,这才‘露’出了点笑颜“那就好,我还怕……”

“怕什么。”苏槿敏感的抓住了墨竹那忽然松弛下来的表情。

墨竹有些尴尬,不过既然小槿看样子也不像对二少爷有其他想法的人就照实说了出来“怕你想做二少爷的‘女’人。”说完他自己都有点脸红,怎么能当着小槿的面说这些呢。

苏槿听了以后先是一愣,然后忍俊不禁的笑起来,墨竹这孩子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她怎么会想做夏启晨的‘女’人。

看到苏槿笑的乐不可支,墨竹也跟着傻笑两下,突然想起什么,一本正经的叮嘱“不过少爷最近好像有收你为姨娘的想法,也许后日就会在晚宴上向王妃提出来。”

夏启晨想收自己为姨娘?苏槿笑容立刻不见了,他不是想把自己献给皇帝么,怎么现在又想收了自己?墨竹这么说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夏启晨到底想做什么。

墨竹见苏槿听进去了自己的话,也没再说什么,叮咛了几句让她照顾好自己之类的话就走了,毕竟夜越深,被其他人看到的话,就算不说他们‘私’通,但是苏槿的名声就会受损,哪怕小槿只是个丫鬟,他也不想让她背负任何名声的压力。

……

“夏启晨想收你为姨娘?”夏启正皱眉,没有发现他端着茶杯的手微微用了些力,差点将茶洒了出来。

苏槿看了一眼夏启正,然后点头“好像是的。”

“你听谁说的。”绀青‘揉’了‘揉’还没完全挣开的眼睛,她半夜急匆匆的赶来就是为了说这没影的事?

苏槿没有做声,她只是盯着夏启正,她不想出卖墨竹,之所以来找夏启正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明日她要出府,如果夏启晨后天真的向卢氏索要她,碍于冬至需要喜庆,指不定卢氏就应了,哪怕她之前厌恶自己。

夏启正见苏槿没有回答绀青的话,也没追问,只是陷入了沉思。

“你先回去吧,少爷自然会调查的。”绀青实在不想理会这个苏槿,半夜扰人清梦,大少爷每日都需要靠有安神作用的‘药’物才能入眠,现在被这丫头这样一闹,今晚也不知道少爷还能不能睡着。

夏启正的手微微动了下,没有说话。

苏槿福了福身,她知道夏启正一定有能力不让这件事发生,而他,也绝对不想这件事发生的。

夏启正找她‘交’易不应仅仅是因为不想让夏启晨将她献给皇帝吧,夏启正在夏王府的势力远不如夏启晨,自己只是他步棋的一步,在自己这颗棋子没有完全发挥作用前,他不会随便丢弃的。

苏槿走了良久后,夏启正还是静静的坐在书房的椅子上,绀青有些忍不住了“少爷,天都快亮了”

“既然二弟这么想要个姨娘,那就想办法给他找个姨娘吧。”夏启正嘴角扬起一抹冷峻的笑容。

“少爷……”绀青有些犹豫“那个‘女’人你放在暗处那么久了,今天要为了那小丫头让她浮出水面么。”

“绀青,你会下棋么。”

绀青不明白少爷为什么忽然问这个,但还是认真的回答“会下,只是下不好。”

“重要的棋子不是越晚出越好,而是恰当的时候。”夏启正伸手托住头,似是有点倦意了“上次一时不慎着了他的道,不好好回敬给他一份大礼岂不显得失了礼数。”

“派个人跟着那丫头。”夏启正闭上眼,淡淡的吩咐“然后联系晋宏,让他不要为难那丫头了。”他从来不曾真正相信过苏槿,让她送信不过是想试试她的忠诚度。

苏槿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两个人跟踪了,她更不会知道青影已经和夏启正的人缠斗在了一起。

青影虽然负责保护苏槿,可也不是时刻监视的那种,他自然知道她和夏启正关系紧密,却没料到会有人来监视她。

“你是什么人。”黑影声音嘶哑,辨不出男‘女’。他有些体力不支,主子只是让他来跟踪监视一个丫鬟而已,怎么会有人从中作梗。

青影并不答话,招招都朝着黑衣人要害攻去,在调查苏槿身世的时候他已经让主子失望过了,这次不能再失手了。

黑衣人被打的节节败退,正‘欲’发信号寻求支援,一枚小巧的银针直接穿透了他的骨节。

苏槿站在地上,无奈的抱怨“青影,我一直以为你武功很高呢,怎么这种小喽喽都收拾不了。”

青影和黑衣人嘴角都‘抽’了‘抽’,小喽喽?!

被偷袭的黑衣人被青影很轻易的活捉了,被青影卸了下巴以防他自尽。

“还好是半夜,否则就你们这动静,怕是整个京城都要被你们惊醒了。”

听到苏槿的调侃,青影脸红了一下,他和黑衣人打斗其实声音并不大,因为二人都是掌风‘交’叠,并未用兵器。

看到有些发窘的青影,苏槿倒有些过意不去了“你不要太放心上,其实是我睡眠浅,加上现在又有点武功傍身。”

“这个人……”苏槿有些疑‘惑’,她是被他们的打斗声惊醒的,并不知道此人是哪突然冒出来的。

“此人来历不明,我要带回去‘交’给主子。”青影犹豫了一下,他没有说此人是来跟踪苏槿的。

苏槿点点头,欧阳洵那个人有什么麻烦找上‘门’来也是应该的。

在翠仙楼望着黑漆漆天空发呆的欧阳洵打了个喷嚏,有些疑‘惑’,大半夜的谁还在念想他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