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34章 布局(一)

第三十四章 布局(一)

丫鬟成长记谢谢各位大大的厚,本周每天加更一章(一ri两更,中午1200和晚800),有推荐票的都砸过来吧。求打赏收藏评论咩。

————————————————————

苏槿和面前的女大眼瞪小眼。

她刚刚和红杏拿着双红纸送去大厨房,绀青就来找她了,她以为只是问她信送到了没有,结果是带她来看人的。

面前的女皮肤白皙,比自己略高一点,苏槿越看越觉得熟悉。

看了半晌,苏槿忽然反应过来为何觉得熟悉,这个女有几分和自己相似,不过也不是特别相像,只是乍一眼看带那么点肖似。

女也有些好奇的打量苏槿,她们穿的衣服都差不多,还真有点像姊妹的感觉。

夏启正也不说话,只是一口一口的茶,上好的碧螺。虽然被关了闭,不过ri常该送来的东西一样也不少,他毕竟是这夏王府未来的继承人,他也不会让这王位落到别人手中的。

女终究被苏槿看的有些窘迫了,她微微移开视线,有些嗔的朝夏启正投去略带不满的眼神“爷……”

苏槿有一种骨头都酥麻了的感觉,这一开口,她们连半分也不像了。她怎么都不会那种温软如水,勾人心神的音。

夏启正把茶盏重重的往桌上一放,并不搭理女,用手揉了揉眉心“绀青,这就是我吩咐你做的事?”

绀青讪讪笑了两下,上前拉了拉女的衣袖“蝶舞,不要把qing/楼的那用在这里。”

蝶舞委屈的嘟嘟嘴,她看别的姐姐都是那么做的,那些客官都很欢喜的。

qing/楼女?夏启正还敢把qing/楼女带回府?苏槿有些傻眼,他是嫌关闭这种处罚轻了么。

看到苏槿的眼神夏启正立刻就猜到了她的小心思,有些哭笑不得,在她眼里他就那么蠢么。不过很明显,那眼神告诉他,她就是那么认为的。

“蝶舞只是在那种地方长大的,至今……”夏启正有些说不下去,毕竟当着一个小姑娘的面谈论这些感觉不合适。

“至今还是处之呢。”蝶舞羞的接话,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只是有记忆起自己就在qing/楼做些打杂的事,她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要成为那卖笑之人,没想到自己卖初次却被个贵人包下了。

那人只说自己是奉命办事,让人授她琴棋书画,很少来看她,也从未碰过她的。

今ri那人说真正的买主到了,她一直都猜测背后之人应该是个有权有钱之人,她一直都对那个神秘人怀有隐隐的慕。只是没想到居然是夏王府的大少爷,更没料到,大少爷居然如此年轻俊美,很少接触男的她,对夏启正一见钟了。

蝶舞脸上飞起两抹红霞,纵使在那种地方耳濡目染的多,可说到底她还是未经人事的姑娘家。

苏槿默然,她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话,夏启正让她来看蝶舞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不是不想做启晨的侍妾么,她是来代替你的。”

蝶舞瞪大了眼睛,难道……难道……难道他让自己来不是为了服侍他,而是要送人的么。旋即自嘲的笑笑,也是,他是高高在上的大少爷,自己怎么可能有资格服侍。

苏槿把蝶舞的表收之眼底,明白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来这的目的。

“你如果不愿意可以不去的。”苏槿咬咬牙,她虽不愿做夏启晨的侍妾,可是若就此强迫一个无辜的女她真的做不到,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

“苏槿。”夏启正面se一黑“如果她不去那我这一天所作的安排就白费了。”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如果蝶舞不配合,那夏启晨如果真的要收苏槿为姨娘,他也不好阻拦。

看着夏启正连一丝余光都吝啬给自己,蝶舞低头笑笑,她有什么好奢求的,自己不过勾栏中人,能得他庇护那么久已经实属难得,自己也应知恩图报才是。

“姑娘多虑了,蝶舞本就卖笑之人,服侍谁都是一样的。”蝶舞收拾好心疼,朝苏槿飞了一记媚眼。

苏槿还想说什么,却被蝶舞打断“姑娘不必劝我,大少爷既然是我的买主,我就是大少爷的人,我一定会服从的。”

见蝶舞坚持,苏槿也不好在说什么。

“苏槿,一会你就去夏启晨的院里,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都要把他带到王府后花园暖房那边去,剩下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苏槿闻言看向夏启正,他的眼底漆黑,看不见一丝光亮。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么。

苏槿扯了扯自己的头发,这是她在现代就有的习惯,喜欢扯自己的头发。她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夏启晨的院落,有些踌躇。

“小槿?”出来换茶的墨竹看到院门口的苏槿,绽放出一个笑容“你怎么来了,是来找我的么。”

苏槿摇摇头“我是来找二少爷的。”

墨竹听了有些紧张兮兮的问“你不会又想当少爷的侍妾了吧。”

苏槿好笑的轻轻踢了一下墨竹,墨竹嬉笑着躲开“二少爷就在书房呢,我去帮你说声。”

……

“你想问我带你回府的原因?”夏启晨有些错愕,当听到墨竹说苏槿来了他还在思莫不是夏启正让她来的。

“嗯。都说是你看我可怜所以带回来的,可我觉得不是。”其实这是苏槿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怎么,我看着不像那种会做善事的好人么。”夏启晨玩味的笑笑,世人谁不说夏王府的二公是个正人君,善良真挚,怎么到了她这里就要怀疑呢。

“夏启正说因为我长得像荷妃。”夏启晨发善心纯良?不要开玩笑了好么。

没料到苏槿如此直接,夏启晨倒是顿了一下“所以你就打算和他联手对付我?”

“我一个女有什么联手的必要么。”苏槿摆摆手“他只说你要利用我,让我不要相信你罢了。”其实她说的也是事实,不过是部分罢了。

“哼”夏启晨不满的哼了一声“不过是个伪君。”

苏槿在心里腓腹,你自己不也是,不过她可不会说出来。她只是歪着头等着夏启晨的答案。

“你和姑姑有几分相像倒是实。”夏启晨开始把玩自己上的玉佩,并不看苏槿“当时就因为觉得相像所以才动了几分恻隐之心。”

苏槿知道夏启晨没有说实话,不过她也不打算从他这里听实话,反正她已经知道了。她知道夏启晨肯定已经开始怀疑她和夏启正有联系,还不如这样说出来反而能打消一些他的猜忌。

“墨竹,现在府里都是没有昙花的吧。”苏槿像是忽然想起的随口一问。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夏启晨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只是墨竹有些惊讶,小槿不是在和少爷说有关她进王府的事么,怎么忽然扯到昙花上去了。

不过他还是很认真的思了下“昙花都是七八月份开的,不过好像今年暖房有种一株,算算时ri也快开花了吧。”

“小槿喜欢昙花么。”夏启晨的目光带了几分试探“要不然我们一起去看看暖房的昙花开没有。”

“昙花不过一现,有什么好看的。”苏槿撇撇嘴,很是不屑的样“不过是之桃非要与我打赌,硬说大冬天的还能看到昙花。”

“哈哈……”夏启晨一阵大笑“原来你和别人打了赌,那你肯定输了。”

“反正这昙花是在半夜开放,她又不会半夜去暖房,谁会知道我输了。”苏槿笑的有些狡黠“再说,她又不会知道暖房有。”

墨竹被苏槿逗得有些哭笑不得“小槿,夏王府的人都知道王妃喜昙花,特地命人在暖房种了一株。”

苏槿有些心痛的叫了一声“我半个月的月钱啊。”

夏启晨觉得有趣,忍不住打趣“要不然你去把那昙花给拔了,这样就没事了。”

苏槿嘀嘀咕咕“那我估计会直接被发卖了。”接着又想起什么,对着夏启晨笑的谄媚“要不二少爷帮帮我吧。”

夏启晨摇头“我可以直接给你月钱,这毁了母亲心之物乃不孝。”

“月钱是小,面是大啊。”苏槿一本正经的点头,乖巧的模样让夏启晨心中不由一动,鬼使神差的,他居然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谢过二少爷了,估计之桃一会就会拉我去看花,二少爷靠你了。”苏槿朝夏启晨眨眨眼,俏皮的跑出院“我先去拖住她。”

夏启晨失笑,但还是起朝暖房走去,毁花这种事,还是他亲力亲为比较好,否则一旦被发现,他肯定无事,但那毁花的人肯定会被母亲杖毙,到时候谁还敢替自己办事。

“少爷为什么要答应这种事。”墨玉有些想不明白。

墨竹也没吭声,他担心少爷真的想收小槿为侍妾,所以此刻才刻意纵容,到时候只要小槿愿意,他的阻力会更小。

夏启晨刚走进暖房,便闻到一股浓郁的花香,来不及反应后脑就被打了一闷棍。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