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35章 布局(二)

第三十五章 布局(二)

‘迷’‘蒙’中的夏启晨感觉到有个‘女’子温柔的手轻轻扶起他,他睁开眼想看清面前的人,却始终只有个朦胧的影子。.

想起苏槿之前说一会要来暖房,他试探的唤了声“小槿?”

‘女’子的手微微顿了下,没有回答。

“你是大哥派来的吧。”夏启晨看着面前人的轮廓有几分像苏槿。

‘女’子将夏启晨勉强架在自己肩膀上,夏启晨闻到一股浓郁的脂粉香,苏槿身上从来都没有这种味道,她只有一股淡淡的果香。

“她不让我给你下‘药’。”‘女’子终于开口了“她也不让其他人过来。”

“谁。”夏启晨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他分不清‘女’子口中的人是谁,夏启正么。

蝶舞抿了抿嘴,二少爷也很英俊,可是她的心早就给了夏启正。她也不愿委身于他,所以当苏槿在她来暖房的时候拦住她并拿走她身上的mei/‘药’时她没有拒绝。

“走吧,我送你回去。”一个男人还是有些沉的,蝶舞走得有些费力。

“我……”夏启晨感觉浑身乏力“我的小厮呢。”

“他们被人缠住了。二少爷我们得快点离开,否则一会有人来了。”蝶舞有些焦急,想起苏槿之前的嘱咐,让他们一定尽快离开,她实在不知道能拖多久。

夏启晨也来不及多问什么,尽力跟着‘女’子的步伐离开。

……

“碧荷姐姐好兴致,大晚上了还打算夜游后‘花’园么。”苏槿伸了伸懒腰,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下碧荷身后的仆‘妇’,四五个的样子,在灯笼的光下影影绰绰,看不清表情。

“我们是奉了小姐的指示到暖房搬几盆兰助安眠的,倒是你,这么晚来后‘花’园干什么。”碧荷面有得‘色’。

她今天“无意”中看到苏槿去了大少爷的院子,结果晚上又见一个形似苏槿的人影匆匆朝暖房这边赶,她料定是苏槿要在这‘私’会夏启正,两人做些见不得人的腌臜事情,结果跟随过来却跟丢了,正在恼怒,结果苏槿不知怎么又出现在她面前了,虽然大少爷不在,但想必就在附近了。

她早就看出苏槿和大少爷关系非比寻常了。只要把这事闹僵开来,苏槿就算不死也肯定会被大少爷收房的,到时候二少爷就不会在把心思‘花’在这个丫头身上了,所以她还特地找了些借口带着几个仆‘妇’过来,就是为了捉/jian的。

而且这样大少爷会在王爷心中更加不堪,二少爷一定会满意的。

“我啊……睡不着出来走走。”苏槿悄悄看了眼暖房那边,这距暖房不过百米,也不知道蝶舞有没有把夏启晨带走。

她有些说不清自己的心思。

看到夏启晨第一眼她就排斥,就因为那张和董瑞酷似的面容。可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夏启晨对她还是很维护的。因为她像荷妃想把她献给皇帝也只是夏启正的一面之词,尽管她也觉得夏启晨对她的好不会没有原因,可是真正的原因真的就是如此么。

夏启晨也许是想利用她,只是若等她及笄还有几年,这中间若发生什么变故呢。夏启晨不像没有算计的人,难道考虑不到这一点。美人计能不能真的有效也说不定。

墨竹来告诉她夏启晨‘欲’纳她为妾的时候她就产生了疑问,她不怀疑墨竹,只是又拿捏不准夏启晨的心思,脑海间一晃而过了什么,她没能抓住。

而且她找夏启正说这件事的时候,夏启正没有表现出丝毫惊讶,那她可不可以判断,之前夏启正的话并非真实的。

苏槿的脑海里‘乱’糟糟的,但是她还是决定不能成为夏启正陷害夏启晨的帮凶。他们两人争斗是他们的事情,夏启晨至少目前没有做伤害自己的事情。

碧荷见苏槿似乎有些慌神,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讽刺的朝暖房那边撇了一眼“我看是出来会情郎的吧。”说不定大少爷此刻就在暖房,只要自己能找到证据……

身后的仆‘妇’得到碧荷的暗示,都气势汹汹的朝苏槿移来,她们的目的很简单,找到大少爷和这个丫头有染的证据,碧荷姑娘先前可承诺了她们不菲的报酬。

“碧荷姐姐,我劝你还是不要朝那边走了,我听说……”苏槿故意拉长音调,把身体慢慢倾向碧荷,小声的在她耳边好像要说秘密“这王府后‘花’园以前可是有姨娘上吊的,她吊死的那棵树好像就在这附近呢。”

苏槿的声音很小,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那些仆‘妇’忽然觉得有些起了‘鸡’皮疙瘩,因为曾经是有个王爷的姨娘被卢氏‘逼’死在这暖房附近。

“你……”碧荷虽有些害怕,不过还是镇定的给自己打气,这丫头必然是怕jian/情暴‘露’“胡言‘乱’语什么。”

她余光却看到暖房那边似乎有个影子飘过,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呵呵呵呵……”苏槿却低着头开始笑起来,不是那种正常的笑,带点歇斯底里的声音。

几个仆‘妇’忍不住后退几步,这丫头这样子太像鬼上身了。原来就听说那个被‘逼’死的姨娘有时候会附身在路过的人身上,难不成是真的。

“我只是想来……”苏槿忽然抬起头,一脸怨恨的表情“看看。”

苏槿看看两个字说的无比凄厉,就像是恶鬼索命一般,碧荷吓得下意识的闭了下眼,还没等她睁开,一个仆‘妇’忽然惊恐的大喊“真的有鬼,真的有鬼啊!”

她手中的灯笼在无风的情况下忽然自动熄灭了。

碧荷还来不及呵斥她,另一个本在最后面的‘妇’人就尖叫起来“啊,是谁碰了我的小‘腿’!”话音刚落,手中的灯笼也随之落到了地上。

剩下三个‘妇’人也立刻惊慌起来,这王府的后‘花’园在冬日本就十分冷清,夜晚的冬风听上去又格外渗人,加上苏槿的模样,几个人立刻认定她是被鬼上身了,赶紧胡‘乱’的推挤着想跑回去。

碧荷在‘混’‘乱’中借着地上微弱的光亮,似乎看到两个身影正朝‘花’园外另一个出口移动,来不及思考为什么有两个身影,她赶紧大喊“有贼人啊。”

只要大少爷被人拦截住,就算不能证明他和苏槿发生了什么,可是孤男寡‘女’这么晚约在这少有人来的暖房,看他们还能说什么。不过碧荷似乎忘记了,那是两个身影。

那两个身影顿了顿,移动的更快了。

几个仆‘妇’却还没有镇定下来,‘乱’哄哄的往夏启盈的院落方向跑。

看来自己装鬼功力还不够啊,苏槿默默叹口气,唬住了几个胆小的‘妇’人,这碧荷却是个狡猾的。

于是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拉下碧荷的衣领,反手就是啪啪两掌,嘴里叫骂“都是你这个贱人害死我的”。反正自己“鬼上身”了,行为也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

“啊——”碧荷吃痛,这两掌力道极大,这个丫头难道真的疯了不成。

几个‘妇’人见到“疯魔”了的苏槿,更加认定她被鬼附身了,哪里还管碧荷的叫嚷只是加快步伐,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才是正事。

碧荷自进夏王府根本没有做过粗活,哪里是最近都在勤加习武的苏槿的对手,不两下,就被苏槿打的有点鼻青脸肿了。

蝶舞和夏启晨都听到了苏槿那边的动静,都忍不住‘抽’‘抽’嘴角,不是说‘女’子柔弱么,苏槿看起来不应该是那种萌萌的软妹子么,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苏槿满意的看了看手下的杰作,碧荷怎么说都比自己高点,打她还真有点累,只是碧荷现在已经被打的有点晕乎乎的跌坐在地上,省力许多。

看暖房那边的人似乎已经走了,苏槿想了想,干脆两眼一闭朝地上倒去,鬼附身以后的人大约应该就是这样的吧,当然,倒地的时候她可是瞄准了方位,直接朝碧荷的肚子上砸去。

还没缓过来的碧荷直接被这一砸昏了过去。

远处的青影忽然有些恨自己为什么耳力和目力都如此好,这样一幕要不要和主子汇报呢。主子不会怪自己授武不用心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苏槿用的都是些……看不出招数,或者是压根没有招数的拳脚,不过这胡‘乱’的打法也‘挺’奏效就是了。

蝶舞把夏启晨扶进房间,正‘欲’离开却被夏启晨抓住了手腕,她心里咯噔一下,二少爷这是要问罪吧。

“小槿……”夏启晨喃喃,他能从暖房支撑到现在已经很困难了,那‘花’香不知道是什么‘药’,让他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蝶舞的心里不由一软,看着夏启晨,他此刻双眼‘迷’离,已经没多少清醒的意识了,只是抓着蝶舞的手不曾松开半分。

这个二少爷,是真的喜欢苏槿的吧。

她忍不住伸手拨了拨夏启晨额前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夏启晨感到一阵燥热,面前‘女’子特有的少‘女’芬芳如清凉的泉水一般,他忍不住紧紧抱住‘女’子。

蝶舞叹了一口气,苏槿虽然拜托自己,可是自己又怎么能违抗那个人的命令。

蝶舞俯下身,用自己的‘唇’瓣轻轻贴上夏启晨的嘴‘唇’。

‘唇’上感觉到柔软的触感,夏启晨睁开眼,恍惚间看到了苏槿对他俏皮的眨了眨眼,他起身将面前的人压在自己身下。

蝶舞一滴泪悄然滑落。

一室/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