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36章 流言

第三十六章 流言

碧荷‘揉’着浑身酸痛的身体,昨日被那个疯魔了的丫头打的好疼,更过分的是自己被冷风吹醒的时候那丫头居然躺在自己身上。

她不知道自己吹了多久的冷风,结果她一动那丫头居然也跟着动了。

那丫头居然‘迷’‘迷’糊糊的样子,看到她还惊讶的往后大退一步,不确定的来句“碧……碧荷姐姐?”

苏槿那样子也让碧荷有点不确定,难道她是真的被附身了?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大力气呢。不过旋即她又想起上次在小姐的院落,苏槿也表现出了战斗力的强大。她正想狠狠扇面的人一巴掌的时候,发现自己疼的连手都使不上力气。

四周又没别人,深夜如果在这坐一晚上,明天只怕不被冻死也要冻病的。

碧荷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你刚才被冤魂附了身,现在没事了。”

“附……附身?”苏槿惊慌失措的倒退两步,惊恐的拔高声音“你说我被附身了?”

这个死丫头,碧荷暗骂,这么大的声音是想把其他人吵醒么,这离二少爷的院子可不是很远,如果被二少爷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样子,那他还有可能喜欢上自己么。

“你别怕,那冤魂已经走了。”碧荷试着自己动了动,发现自己手脚都被冻的有些僵硬,加上苏槿之前一直躺自己身上,还有些麻麻的感觉,她只能放弃“妹妹可以来扶我一下么,姐姐刚才为了救你受了点伤。”

苏槿心里翻了个白眼,还真是说谎不打草稿的人。不过她还是小心的点点头,怯怯的走到碧荷身边伸出手。

碧荷借着苏槿的力道‘欲’起来,哪曾想苏槿力气太小,没撑住脚一滑,直直向碧荷压过来,碧荷来不及惊叫,整个人又跌坐回地上不说,苏槿又一次压倒她身上了。

“啊——”苏槿似乎也被惊倒了,手忙脚‘乱’的想从碧荷身上爬起来,但是似乎越慌就越站不起来,她几次起身都“不小心”不是踩到裙带跌坐回来,就是踩到碧荷手指结果滑了跌下来。

碧荷被苏槿折磨的快要崩溃了,忍不住大吼一声“你别动了。”

苏槿立刻坐在碧荷身上,眼睛有些委屈的望着碧荷,好像刚才那些举动真的都是无意的。

“你慢慢起来,不要着急。”碧荷咬牙切齿的开口,以后定要这丫头生不如死,居然敢踩自己。

苏槿点点头,慢慢起身,这次总算没有再出状况了。

她扶着碧荷往夏启盈的院落走,如果不是怕碧荷觉察,她真的很想再来几次“不小心”的。

‘女’人这种生物真的好可怕。

碧荷小心的给自己上了‘药’,她现在就要去告诉王妃,这苏槿可是被鬼魂附身的不祥之人。这可怨不得她,既然那丫头被鬼附身了,那么多仆‘妇’也都亲眼所见,那这种大事没有理由不告诉王妃。

这种不祥之人,是不可能继续留在王府的。

碧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哪里还有半分‘花’容月貌,她收紧了手心,苏槿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

只是还没来得及把苏槿被鬼附身的消息散播出去,她就听到了一个不亚于晴天霹雳的消息。

二少爷夏启晨纳妾了,抬了姨娘。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二少爷怎么可能纳妾。

同样不敢相信的还有苏槿,她不是让蝶舞带着夏启晨离开了么,不是没有给夏启晨用媚‘药’么,怎么他还是要了蝶舞?

更离谱的是,整个夏王府都知道蝶舞是夏启晨从府外带回来的‘女’子,这还不算,更劲爆的是蝶舞是良家‘女’子,现在蝶舞的母亲在‘门’口撒泼,说夏启晨强抢民‘女’。

良家‘女’子,母亲,强抢?

苏槿听着之桃带回来的最新“八卦”,有点不能适应。

夏启正的手段不可谓不高,她虽阻挠了众人捉/jian的场面,可是这强抢民‘女’是她之前未曾想到的。

只要夏启晨和蝶舞发生了什么,夏启正就会有办法证明他强抢民‘女’的。

难道蝶舞身上还藏有其他‘药’?苏槿有些后悔自己办事不利,可是之前蝶舞明明很抗拒和夏启晨发生男‘女’之事的。

“那‘女’子后来怎么样了。”之桃的讲述的时候声音有点低落,不过苏槿没有注意,她在意的是蝶舞现今如何了,毕竟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因为自己才牵扯进夏王府的,按照卢氏那人的手段,不会已经将她打杀了吧。

“王妃后来将她安排在二少爷的一个偏房里了。王爷给了她母亲一大笔钱,她母亲拿了钱也就罢了。”之桃忽然有点气愤“怎么能拿了钱就不管自己‘女’儿的死活了呢。”

因为根本不是她‘女’儿啊,苏槿心里诽腹了一句,不过面上还是解释“一个平民百姓拿什么和王府抗衡呢,能得到钱已经算好的了。”其实这也是事实,若是夏王府不顾脸面,就算夏启晨真的强抢民‘女’又能如何呢。

只是虽然夏王府安抚了蝶舞的“母亲”,流言还是像长草一般传遍整个京城。

老百姓平日里和这些所谓贵人没什么接触,但越是尊贵的人流出的八卦就越让人津津乐道。尤其是像夏王府二少爷这样的人,平日里据说是洁身自好,从来不去qing/楼那种地方,结果现在却爆出强抢民‘女’这种事情。

那些官宦子弟更是深深的鄙夷夏启晨,他们最讨厌的就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平日里装的那么正经,喊他去“潇洒”一番总是推拒,原来也不过是个se/胚

一时间,夏启晨的名声在京城一落千丈。

欧阳洵听着白影的禀报,脸上看不出喜怒。

“主子……”橙影斟酌了了一下,五影里面也就他话最多,此刻也就只有他来问了“我们要不要……”

“不必。”夏启晨和夏启正‘交’锋落于下乘是他自己的问题,他没有必要‘插’手。况且,夏启晨在和夏启正对抗中一直处于上风,让他清醒清醒也好。

欧阳洵抬起头,看着静静立在一边的青影“苏槿那边如何了。”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提到苏槿的时候声音不觉温柔了许多。

青影微顿了下,他本就话少,对于苏槿的举动他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说。

“苏槿她怎么样了。”旁边的米粒忍不住‘插’话,他跟着欧阳洵不过两日,但是欧阳洵处理事情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回避他,虽然不知道欧阳洵除了丞相府二公子的身份外的其他身份是什么,但是也猜到肯定来头不小。

“主子说话不要‘插’嘴。”橙影虚踹了一脚米粒,后来发现这小子还算伶俐,跟着主子磨练些时日应该也可以用,不能随便说话,这可是跟着主子的第一要领。不过橙影好像忘记了,或者说自动忽略了,他就是一个经常‘插’话的人。

欧阳洵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米粒,米粒立刻收起焦急的表情,只是有些不安的用眼神催促青影。

“苏姑娘一切都好。”青影开始绞尽脑汁的组织语言“能吃能睡。”

“能吃能睡……”橙影‘露’出古怪的表情“这是形容猪么。”

米粒怒视着橙影,能吃能睡说明苏槿过的很好,他居然说苏槿是猪。不过他也就敢怒视而已,他知道欧阳洵身边的几个人都会武功。

青影也一头黑线,想了想,决定还是让主子知道苏槿的武功现状比较好,不是自己不用心教啊,实则是这个“徒弟”能力局限啊。

青影用尽可能刻板的事情把苏槿装鬼对碧荷拳打脚踢的一幕说了出来,他虽然尽量避免对苏槿动作的描述,可是不知不觉还是带了些吐槽的感觉。

等他说完,在场所有人都沉默着。

难道把他们吓到了?青影有点不明所以。

过了良久,欧阳洵才笑出声来“看来你这个师傅当的不好啊,让她和个泼‘妇’一般。”忽略青影那一头黑线,欧阳洵赞许的点点头“装鬼这种计策很不错,看来她还有戏子的天分。”

橙影可没有感觉到装鬼计策的不错,他只是嘴角‘抽’了下“果然是孔武有力的‘女’子。”他特意加重了‘女’子两个字。

毕竟,从青影的描述里不难想象出苏槿当时的彪悍啊。

米粒不满的哼了一声,他就觉得苏槿很机智啊,悄悄用掌风熄灭灯笼,装鬼也很成功不是。

“那丫头到底站在哪一边的呢。”笑够了的欧阳洵摇摇头“果真是立场不坚定么。”

“我觉得她是不想站在任何一方的。”青影很少发表自己的看法,橙影再次惊诧的看着青影。

欧阳洵倒似没觉察到青影的不同,他赞同的点点头“也是,那两兄弟怎么能和我相比,她自然要站在我这一方的。”

满室寂静。

几乎所有人都在默念,为什么我有这样一个主子。

欧阳洵仿佛没发现,他敛了笑容,望着窗口的夜‘色’,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