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37章 怀疑

第三十七章 怀疑

五少爷院子的下人这几天都过得心惊胆战。.

自从二少爷被王爷罚了跪祠堂以后,五少爷这几天的脾气都格外火爆。平日里待下人和颜悦‘色’的五少爷这几日动不动就因为一点小事重罚下人,这在原来可是不曾出现过的。

秋梅看着妹妹秋菊跪在院子中心疼不已,这种天气跪在冰冷的青石板上一个时辰可不是闹着玩的,她真的很担心妹妹小小年纪就落下病根。

秋菊上茶的时候不慎将茶水洒在了五少爷的书上,放在原来不过是被五少爷笑骂几句,可今日不同往时啊。她嘱咐过多少次了让妹妹做事不能‘毛’手‘毛’脚的,她就是记不住,因为以前每次五少爷都包容过去了,可那毕竟是主子,主子突然变了脸,谁也帮不了她啊。

心疼归心疼,毕竟是秋菊自己的过错,秋梅咬咬牙,不再看秋菊冻得有些发青的小脸,她还有事要回禀五少爷呢。

秋梅刚进书房,正在写字的夏启明就一把将‘毛’笔丢下,在宣纸上留了长长的墨汁痕迹,夏启明只是冲到秋梅面前,一脸的焦灼“怎么样,二哥他怎么样了。”

秋梅斟酌了下,决定还是转告红杏的原话“二少爷一切都好,让少爷不要太过担忧。”

夏启明立刻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是吗,那就好,那就好。”他笑着点头刚转身坐回椅子,脸‘色’忽然一变,立刻弹了起来“秋梅,你何时学会撒谎了。”

秋梅被夏启明一吼怔愣在了原地,这两日五少爷的脾气捉‘摸’不定,她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你个刁奴居然敢欺瞒我。”夏启晨用手指着秋梅,声音甚至带了点微微的颤抖“二哥在那冰冷的祠堂罚跪三日了,你居然告诉我他一切都好?”

秋梅是伺候夏启明的大丫鬟,何曾被他如此训斥过,眼里有点委屈的泪水,不过她还是镇定的解释“五少爷,是二少爷院子的红杏姑娘说的,据她说这是二少爷的意思。”

“二哥……”夏启明涌上一阵无力。

冬至那日当他听到二哥居然因为强抢民‘女’被父亲罚到祠堂下跪立刻准备冲到父亲书房替二哥理论,二哥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强抢民‘女’。他若想纳个妾室,只怕很多官家的庶‘女’都愿意,何必放着那娇小姐不要去抢什么民‘女’。

奈何他走到半路就被母亲叫了去,勒令他不准在父亲面前再提此事不算,甚至不让他去探视二哥,说是父亲下的命令。

他知道母亲对二哥的期望很高,二哥所受的管教远远多于他和启盈,二哥本就很可怜了,身为王府的二公子,却要替自己那个病弱的大哥承受那么多本不该他承受的压力和责任,现在怎么还不分好坏的就把二哥关进祠堂,强抢民‘女’明显就是无稽之谈嘛。

谁料后来打听才得知是二哥自己承认的,他百思不得其解,就想等着二哥从祠堂出来去问问,怎知这一跪居然已经三天了。

在祠堂跪着的二哥都怕自己‘毛’躁惹事,居然吩咐丫鬟告诉他他一切都好。

夏启明‘揉’‘揉’眼睛,他一定要查出是谁在背后害二哥。

“二哥那个姨娘现在在哪。”那个‘女’子应该是个重要线索。

“王妃安排蝶姨娘在二少爷的偏房里住着。”秋梅有些犹豫,五少爷不会是想去蝶姨娘那里吧“少爷,蝶姨娘那里是万万去不得的。”

“为什么。”夏启明不满的看着秋梅,这个丫鬟之前欺瞒自己,虽然是二哥吩咐的,但是居然分不清谁才是她的主子么,本就不满,她现在还出声阻拦自己。

“蝶姨娘是二少爷的姨娘,虽不是正室,可您是二少爷的弟弟,这样去见她于理不合啊。”秋梅不是不知道五少爷因为自己瞒着他已经恼了自己,现在在阻拦只会让五少爷更加不喜,但她没有办法啊,不能眼睁睁看着五少爷为了一个‘女’子坏了名声。

夏启明收住脚,自己去似乎确实不合适,可是若不问那‘女’子,怎么能帮二哥洗刷冤情呢。

“五少爷要不找墨‘玉’墨竹来问问,说不定他们知道些什么。”秋梅小心的建议。

夏启明摇摇头“当天我就问过墨竹了,他说他也不知道,确实是二哥自己把‘女’子带回房的。”

夏启明有些烦躁的在屋里走动,墨竹说墨‘玉’和他当日一直是一起的,墨‘玉’想来也不会知道的更多了,那现在应该怎么办才好。

秋梅看着这样的五少爷她也不知道应该在说什么,她悄悄退了下去,打算煮一大锅姜汤,妹妹一会用得着。

“等等。”夏启明忽然叫住了秋梅“你去把墨‘玉’叫来,就说我有事问他。”

墨‘玉’比墨竹年长些,‘性’子也要沉稳许多,也许他会有些细致的发现也说不定,不管怎么样,先叫来问问再说吧。

墨‘玉’很快随着秋梅来到了夏启明的院子,路过哆哆嗦嗦的秋菊时他微微侧了一下目。五少爷什么时候也开始体罚下人了。

“墨‘玉’,二哥到底怎么会将一个‘女’子带回房的。”夏启明挥手让秋梅退下,迫不及待的询问。

墨‘玉’深深的鞠了个躬“回五少爷,冬至前一晚,少爷是和那个‘女’子一起回房的。”

夏启明皱眉,和墨竹的说法完全一致,难道二哥真的将外面的平民百姓的‘女’儿带回来了?

墨‘玉’顿了一下,思索了一下又补充道“那夜少爷去了后‘花’园的暖房,他吩咐我们不要跟着。等回来时直接和那‘女’子回房了。”

“暖房?二哥晚上去暖房做什么。”夏启明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二哥先把‘女’子藏到了暖房,等晚上在去接?不过他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二哥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

“是苏姑娘说她和另一个丫鬟打赌,赌咱们王府冬日不可能有昙‘花’。只是她不知道今年为了讨王妃开心,确实在暖房种了一株昙‘花’。她怕打赌输掉失了脸面,便求少爷帮她毁了那昙‘花’。”他一直觉得少爷定是中了苏槿的计谋,奈何他当时不在场没有证据,若五少爷能够‘插’手此事,说不定少爷就能洗脱骂名了。

“苏姑娘?苏槿?”夏启明看到墨‘玉’点头,立刻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白眼狼,居然敢算计二哥,枉费二哥对她那么好,算计二哥她有什么好处!”

但是骂完之后,夏启明也觉得好像有些不对。苏槿不过是一个丫鬟,就算二哥到了暖房,她怎么能够让二哥带着个‘女’子回房呢。

夏启明陷入了沉思,他所想的其实恰恰也是墨‘玉’心中的疑问,而且最关键的就是二少爷直接就承认了他强抢民‘女’,如果这事认真调查,一定会有纰漏的。

不得不说墨‘玉’的思维还是比不上夏启晨,或者说他远没有夏启晨那么了解夏启正。夏启正一旦布局,又怎么会让他们找到纰漏,自然是上下都打点好了的,这也是夏启晨直接承认的原因,他对自己这个大哥的心思缜密还是很清楚的。

“我会找苏槿的,你先下去吧。”夏启明一时也没理出头绪,墨‘玉’恭敬的点头,接着状似无意的说了一句“我得给少爷多送点棉被,这么冷的天跪着受不了。”

夏启明深以为然的点头,接着似乎想起自己先前好像让个婢‘女’还在外面跪着,便扬声喊道“秋菊你不必跪了,下去吧,以后注意点。”

秋菊颤颤巍巍的有些站不起来,墨‘玉’路过她身旁时,看到那小脸倔强的神‘色’,心头不由一软,把手伸向秋菊。

秋菊愣了下,接着便扶着墨‘玉’的慢慢起身,红着脸低头说了句“多谢。”

墨‘玉’摇摇头“你是钟叔的‘女’儿,照顾是应该的。”他们都是这王府的家生子,钟叔是二少爷的人,二少爷现在被关祠堂,能帮他笼住多少人心就算多少吧。

苏槿被秋梅带到夏启明院子的时候隐约猜到了所为何事。毕竟夏启明是夏启晨最亲的弟弟,他对自己这个二哥可谓崇拜了,如今自己的偶像出了事,肯定会想办法替自己偶像洗去污点,打听到自己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苏槿,二哥待你不薄,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看到苏槿的时候夏启晨心里是有气的,她是二哥一直说要护着的人,但是此刻二哥在祠堂受苦,看她却好像比原来脸‘色’更红润了些,甚至身高都似乎长了点,怎么能如此没心没肺呢。

“五少爷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想炸她,‘门’都没有。

“你……”夏启明恼怒的在原地转了两圈“你大晚上找借口让二哥去暖房,他从暖房回来就带了个‘女’子,你敢说和你无关?”

“五少爷,我那日在暖房根本未曾看到二少爷,而且我只不过是个丫鬟,怎么可能左右二少爷的想法。”言下之意就是就算夏启晨带个‘女’子回去,和她有什么关系,她一个丫鬟还能强塞给夏启晨‘女’人不成。

被苏槿看似恭敬其实绵里藏针的话刺了一下,夏启晨心里很不舒服,可是她说的好像又没什么不妥,纵然他认定了此事苏槿脱不了干系,毕竟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可也说不出什么来。

“苏槿,最好这只是一个巧合。”他不相信,可是暂时也无可奈何。

苏槿恭敬的福了福身,并没有说话。其实她也想知道到底哪里出了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