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38章 绸缪

第三十八章 绸缪

丫鬟成长记夏启盈这两ri过得也并不舒心。

自从那ri在夏启正的院被前来接芊芊的欧阳洵再次讽刺过以后她就把自己锁在了自己的院,除了偶尔去卢氏那里,她几乎不和其他人交流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欧阳哥哥变了样,自小她就慕欧阳哥哥,才会不顾及闺誉的过了男女设防的年纪仍旧跟在二哥后,就是为了能够和欧阳哥哥更贴近些。她一直认为欧阳哥哥会喜欢上自己的,毕竟除了她,没有哪个女能常伴在欧阳哥哥边,至于那些小门小户的,怎么可能配得上欧阳哥哥。

可是现在,自从苏槿出现,欧阳哥哥会对她冷嘲讽了。她一个王府的嫡女,想惩治自己的丫鬟都没有办法。那个可恶的丫鬟总是有人相护,连张嬷嬷都劝自己不要理会她,自己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其实夏启盈如此痛恨苏槿不是没有缘由,一个向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贵女,现在居然不能随心所的惩罚一个丫鬟,她怎么能想的通。

她把自己关在院里就是想好好梳理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结果还没等她想个所以然出来,她听到了二哥强抢民女的消息。

刚刚听到消息的时候她以为是谣传,何况要是哪个平民姓的女儿若是能被二哥纳为妾侍,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到王府闹呢。更没料到疼二哥的父亲竟然让二哥去跪祠堂,这明显是刁民闹事,怎么会惩罚二哥呢。

“xiaojie,晋xiaojie发来拜帖。”碧荷轻轻的递上一张红se烫金的帖。

“谁?”夏启盈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晋王府的xiaojie。”

“她?”夏启盈皱眉“她来做什么。”她心里正烦呢,这个女人来干什么“把帖扔出去,不见。”

碧荷撇撇嘴,真是个猪脑,怪不得在贵圈不受待见。她除了夏王府嫡千金的份还有什么比自己强。晋xiaojie每次拜访都能让苏槿吃亏,一次差点被王爷杖毙,一次让夏启盈大怒吃醋找苏槿麻烦。她这次来如果能来不知道会不会再给苏槿带来灾难。

“xiaojie,晋xiaojie说不定会带来欧阳公的消息呢。”夏启盈喜欢欧阳洵是人尽皆知的。

夏启盈不屑的哼了声,她怎么可能会有欧阳哥哥的消息。欧阳哥哥最近都没来找过哥哥,更不可能去找那个女人了。况且,就算她有欧阳哥哥的消息难道会来好心的告诉自己不成。

“都说了不见,你这丫头听不懂么,到底谁是你的主。”现在自己的丫鬟怎么都这么不听使唤了,是不是又该求母亲重新买一些听话的丫鬟回来。

碧荷故作委屈的低下头,小小声的解释“是晋xiaojie边的婢女转达的,xiaojie若是不见晋xiaojie,会错过重要的信息的。我想对xiaojie最重要的消息就是欧阳公……”

“xiaojie的心思也是你这种婢可以揣测的么。还敢说什么对xiaojie最重要的消息是有关于欧阳公的。”一直在旁边未做声的张嬷嬷厉声呵斥。虽然xiaojie喜欢欧阳公,但是一旦被传出去,xiaojie的闺誉还要不要。

碧荷立刻闭了嘴,偷偷抬眼看了下夏启盈,她果然陷入了沉思。

“把帖给我吧。”夏启盈最后还是接过帖,晋颜玉最好能带来所谓的重要消息。

张嬷嬷张了张口,还是没开口。晋xiaojie在贵女圈里一直很受欢迎,她一直劝说xiaojie不要那么排斥晋xiaojie,奈何xiaojie听不进去。若xiaojie真的能够慢慢和晋xiaojie成为好友,对xiaojie融入贵女圈也是有好处的。

“晋颜玉要来夏王府?”苏槿听到之桃的话立刻生起不好的预感,毕竟上次给晋宏送信被晋颜玉是撞见了的。

之桃点点头,她过小厨房听到秦婆和冯婆说的,她其实很喜欢晋xiaojie,每次都温温柔柔的模样,待下人也很好。只是她那次故意说苏苏偷了她的东西导致苏苏差点没命,这……是巧合么。

烧的地龙将屋烤的十分温暖,晋颜玉tuo掉外面的夹袄,露出粉se绣花的长裙,清纯的模样让碧荷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再看看自己的xiaojie,虽然同为贵女,但是这味的差距可不是一点点。

“我还当妹妹不愿见我呢。”晋颜玉笑盈盈的抿了一口茶,她来夏启盈这几次,也就这次的茶尚能入口。

夏启盈只是有点懒懒的靠在椅上,她实在懒得应酬晋颜玉。

晋颜玉心下不屑,面上却柔和的像是和最好的闺蜜在说心事“哥哥最近几天一直早出晚归的,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就寻思着是不是来了你这。”

夏启盈立刻脸涨得通红,“你哥哥早出晚归和我有什么关系。”这晋颜玉果然是不怀好意,说什么重要消息,莫不是就是来败坏自己名声么。

晋颜玉看她这副反应,夏启盈那气急败坏的语气看样脸红不像是因为害羞,心中更加确定苏槿不是得了她的命令而给自己哥哥送信,不过她还是佯装惊讶的问“那ri你不是差人到晋王府给哥哥送信么,我还以为……”

“晋颜玉,你在胡说八道坏我名声就出去,夏王府不欢迎你。”夏启盈一直是个有什么就直说的xing,如果晋颜玉这话传到欧阳哥哥耳朵里,欧阳哥哥一定认为她是个朝暮四的女。

“啊……”晋颜玉赶紧一脸歉意的道歉“妹妹切莫生起,我真的是不知,那天我看苏槿来给哥哥送信,还以为是你的意思,看来是我错了。这里先给妹妹赔个不是了。”

“苏槿?送信?”夏启盈被这一说有点糊涂,但看晋颜玉那样好像也不是说谎,可是苏槿什么时候出过府么。

看来夏启盈果然不知,她那呆头呆脑的样心里根本藏不住事,也不知道夏王妃是怎么教导出如此蠢笨的女儿的,不过这面功夫还是要做到。其他的事,就交给这夏启盈去做吧。

“原来妹妹不知道。”晋颜玉故作惊讶,接着似乎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连忙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可能她是得了别人的授意吧,是我多事了,妹妹莫怪。”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凭夏启盈那脑,应该也知道怎么做了。

晋颜玉又找夏启盈随意聊起了最近流行的饰样式,夏启盈都只是应付的回答,还经常走神,看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差不多到了,她缓缓起,一副我为你好的模样“妹妹不要怪姐姐多话,这丫鬟啊,还是要听话的才行。”然后便带着丫鬟告辞了。

晋颜玉刚走不过一盏茶的时间,碧荷便奉了夏启盈的命令来找苏槿。

看到面se镇定,而皮肤似乎变好了的苏槿,碧荷恨的咬牙切齿,明明是个粗使丫鬟,怎么感觉越来越像主了呢,不过她马上就会受到惩罚了。

苏槿默默跟着碧荷,出乎意料的她没有被带到夏启盈的面前,而是直接带到了偏房。她刚刚踏入偏房,门就合上了,两个婆立刻上前把她的手臂扭到后按住。

这夏启盈真是疯了不成,问都不问就对她用私刑了么。

碧荷得意的一笑“可以开始了。”

另外两个婆端着一桶水摇摇晃晃的朝她走来,看那样,应该是满满的一桶。

“苏槿,你私自出府还敢去晋王府,这就是下场。”碧荷朝两个婆使了个眼se,眼看一桶水就要倒过来,这种天气若是被冷水教个通透……

苏槿咬咬牙,只有希望之桃动作快点。她趁后面两个婆不妨,狠狠的朝右面那个婆的脚踩下去。

婆吃痛,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脚,手上放松了力道,苏槿趁势将右手抽出,一拳揍到了左面婆的肚上,婆立刻松手弯下腰去。

被这一变故惊到的两个提水的婆呆呆的站在原地,手中的大水桶也重重落到了地上,溅出了不少水。

“还不快抓住她。”碧荷有些惊恐的后退,她可没有忘记那次苏槿把她害的破了相。这次趁她不备让两个婆扭住她还是没能控制住。

四个婆立刻成包围状的朝苏槿走过来,她们都很小心,苏槿那次在院里展现的彪悍让她们都有些心有余悸,不过上次她有木棍,现在可是无长物。

苏槿看着渐渐近的四人,瞅准机会朝空隙冲过去,她材小,加上速又快,四个人竟然没能拦住她,碧荷眼睁睁看着苏槿朝她扑了过来,她一时紧张,倒退的时候不慎踢到了水桶,竟一股坐到了水桶上,桶翻了不算,大半的水还浇到了上。

刺骨的冷瞬间传遍上每个感官,碧荷有一种掉进冰窖的感觉。她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给夏启盈出这个主意来惩治苏槿,如果直接使用杖刑也就没这些问题了。

其实这也怪碧荷一心想让苏槿受尽折磨,结果自食恶果了。

几个婆立刻朝碧荷这边跑,结果刚踩到带水的地面就滑倒了。

苏槿在朝碧荷跑的同时往地上撒了一把皂粉,滑滑的地面让这些不曾防备的婆摔了个正着,哀嚎一片。

幸好自己早作准备,苏槿心里舒了一口气。她知道晋颜玉来府之后就时刻关注着夏启盈的院落,当她听说晋颜玉刚走就有婆去提水的时候就心生警惕了,才放了些皂粉在上以备不时之需,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随着一声威严的呵斥,门被强力撞开了。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