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39章 小惩(一)

第三十九章 小惩(一)

进来的是一脸怒容的被李嬷嬷扶着的老王妃,另一边是玉芝,后面跟着垂着头满脸菜色的夏启盈,最后是担忧的之桃。

只是她们看到面前的场景都有些呆愣。湿漉漉的碧荷狼狈的坐在地上,旁边还有个空桶,四个婆子或躺或坐的哎呦哎呦的喊着,只有苏槿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碧荷旁边。

尤其是夏启盈,眼珠都快瞪出来了。明明是让人来处置苏槿,为什么苏槿毫发无伤,其他几个却这个造型。

李嬷嬷的嘴角也抽了下,不是说苏槿要被六小姐惩治么,看这样子明显是她在惩治别人啊。

苏槿恭敬的朝老王妃福了福身,只是她还来不及说话,就被碧荷抢了先。

“老王妃,这刁奴不服管教,还在王府大打出手,还请老王妃做主啊。”她虽然不明白老王妃为何会突然出现,但是先下手为强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

老王妃淡淡的扫了一眼碧荷,碧荷被这一眼看的立刻住了嘴。

“你就是苏槿?”这是她第一见到苏槿,和夏冰确实有几分相像。不过也就仅限于轮廓,那双眼睛,和夏冰一点也不像。

“是。”苏槿深知,在老王妃这种阅人无数的上位者面前,自己最好不要耍什么小花样,也不要多说一句话。

老王妃点点头,她转头厉声朝夏启盈询问“启盈,这是怎么一回事。”

“祖……祖母”夏启盈有些害怕,整个夏王府她最害怕的人,也就是这个祖母。她从来不像父亲和母亲,那么疼爱自己,在她的印象里,祖母一直是强势的,威严的。她对祖母只有敬畏,没有亲近。

老王妃皱眉,这就是卢氏教出来的女儿?果然和她母亲一样上不了台。

“你们说,怎么回事。”她也懒得在这个孙女身上浪费时间了,问她还不如问这四个婆子。

四个婆子已经起身了,不过起来的时候也很狼狈,地上实在太滑了,而且那水实在太冷了。

一个婆子哆哆嗦嗦的回话“小姐让我们来对苏槿……”她有些说不下去,动用私刑这种事在王府本就是公开的秘密,可还是不能直接说出来。

她有所顾忌可老王妃没有,老王妃冷笑一声“对下人动用私刑?启盈,这就是一个闺阁小姐该做的事情么>>>☆★其他书友正在看★☆。”

夏启盈不敢吱声,尽管她很想否认,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的否认在祖母前面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碧荷闻言差点一口血吐出来,这场景明显她们才是受害者吧。

“启晨做了不光彩的事情被王爷罚跪在祠堂不过三日光景,你这个小姐也没有个小姐样,我看卢氏这母亲也该好好敲打敲打了。”老王妃转身“把王妃去请来,我倒要问问她是怎么在教导儿女的。”

玉芝躬身出去了,夏启盈更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她不是不知道,母亲一直很畏惧祖母,哪怕现在王府的后院都是母亲在掌管,可是面对祖母的时候,她还一如那个刚嫁入王府的新妇一般。

老王妃走到门口时冷声吩咐苏槿等人跟上,碧荷和四个婆子满腹惊慌却也不得不拖着穿了沾湿水的衣服跟在后面。冬日的寒风扫过,她们觉得腿抖动的更加厉害了,尤其是碧荷,她几乎被淋透了,如果说别人只是潮湿,她是完完全全的浸到衣服里了。

她怨恨的看着走在最前面的苏槿,她真的没看明白为什么四个婆子都没能拦住她,而且老王妃为什么会出现。老王妃已经很久没有理会王府后宅的事情了。

苏槿其实也微微诧异老王妃的到来,在得知晋颜玉会来夏王府的时候她就告诉之桃,若小姐传她让她务必去二少爷的院子找红杏。

她本想红杏得知她有难应该会求助于李嬷嬷,不管怎么说李嬷嬷也是府里有头有脸的嬷嬷,只要她愿意帮自己解围,夏启盈应该也不会拿自己如何,只是没想到却惊动了老王妃。

卢氏很快就赶到了,她走得有些匆忙,头上的珠钗轻轻晃动着,她没想到老王妃居然来了启盈的院子,更没想到启盈对下人动用私刑竟然被老王妃看个正着。

老王妃坐在上座静静的品茶,对于卢氏的请安不闻不问,好像根本没看到她进来。

卢氏有些尴尬同时心里生出一股恼恨,自己已经成为王府的当家主母那么久,还是要看这个老东西的眼色,她知道老王妃不喜自己,可是在这么多婆子丫鬟面前如此做也太落她脸面了。

屋子里一片静寂,卢氏也只能站在中央等老王妃让她落座。

过了半晌,老王妃才抬起头,她没有错过卢氏眼底的不甘和怒意,这个王妃真是太久没让她立规矩了。不过她毕竟还是夏王府的王妃,这度若是过了,下人难免又会生起轻视之心,于是老王妃终于喊玉芝请卢氏入座,上茶。

卢氏坐下后,不敢揉有些酸痛的腿,她自从生下启盈以后再也不曾立过规矩,养尊处优的日子让她已经不适应这样站了。

“你嫁到王府的时日也不短了,启晨也已经十五了,最小的启盈再过两年也该及笄了。都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你这做母亲的有什么考虑么。”

听得老王妃开口,卢氏以为是要斥责她管教的问题,怎么忽然又说起启晨启盈的婚事了。考虑,自然是有的,只是不能说给这老东西听。

“启晨的婚事妾身不敢妄作主张,只是启盈还小……”卢氏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王妃打断了。

“不敢妄作主张?那你就任由启晨去坊间抢了良家女子回来么。”虽然对于这种说法老王妃心里并不相信,不过她今天的目的是敲打卢氏。

卢氏咬咬牙,不敢反驳>>>☆★其他书友正在看★☆。若说自己早就想给启晨纳几房妾室,可是启晨不愿,她怕老王妃给启晨冠个不孝的名头。若自己说启晨根本不曾抢什么女子,可外面流言四起,老王妃能否相信还是其次,她的否定就是间接的指责王爷的不是。

见卢氏不语,老王妃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至于启盈,哪家的小姐不是定了亲事等及笄完婚的,你这母亲怎么当的如此糊涂,不知情的还以为你是并非大户出来的小家子呢。”

卢氏暗暗捏紧了双拳,这个老东西,说她不算还要带上贤王府,说她登不上台面不就是暗讽贤王府的教导不当么。

启盈的婚事她怎么可能没考虑,只是王爷那边每次回答的都含含糊糊。

“一个嫡小姐不顾闺誉的成日跟在自己哥哥后面,还对下人私自动刑,成什么体统。”老王妃瞟了一眼低着头的夏启盈,她自然知道这个孙女在想什么,本来和丞相府联姻也未尝不可,只是哪有这样巴巴贴上去的道理。

他们是嫁女,又不是娶女,丞相府的地位虽不低,可若两府真的联姻,他们也算不得高攀。

这个卢氏真是个拎不清的,既然丞相府那边没有透露出结亲的意思,还任由启盈喜欢那丞相府的二小子,若他日后不娶启盈,门当户对的人家谁会愿意娶个这样声名的女子回去。

“母亲教训的是。”卢氏不甘不愿的干巴巴的开口“以后我会多加注意的。”

老王妃冷哼一声“多加注意?算了,从明天起,启盈每日就来我那晨昏定省吧,也算是我对这个孙女尽点心意。”

夏启盈闻言立刻抬起头,夏王府相对起其他府邸规矩并不算多,祖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身居内院不问世事了,母亲又疼爱她,晨昏定省她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从来没人说她什么,如今居然要天天到祖母那晨昏定省?

看到夏启盈的目光卢氏有些心疼,但是她也没有办法,不过是晨昏定省而已,老王妃怎么说也是启盈的亲祖母,也不会太为难她的。

“至于府中庶务,主持中馈嘛……”老王妃顿了一下,卢氏立刻被吓得不轻,难道这老东西还想重新掌握府中大权不成,她不会交出来的。

“我想你定是分身乏术才没空教导这几个孩子,也罢,今天起就让李嬷嬷在旁边帮衬着点吧。她是府里老人了,跟了我许多年,有她帮衬你会轻松很多。”

帮衬?卢氏恨得牙痒痒,明明是找个人来监视自己还说的那么好听。现在这老东西抓了自己把柄,用启晨启盈的教导说事,自己暂时就顺了她的心意,李嬷嬷不过是个下人,还能管的了自己不成。

卢氏温顺的点头“多谢母亲。”仿佛她是一个恭敬顺良的好儿媳。

老王妃满意的点头,卢氏是不是心甘情愿不重要,只要目的达到就好了。

“启盈丫头,你来说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吧。”老王妃淡淡的撇了一眼立在一旁满脸委屈怨恨的夏启盈,这丫头被她父母已经惯坏了,在自己面前都不懂得收敛不满的情绪,她以后可是要嫁入高门要主持中馈的主母,这个样子怎么能行。

夏启盈听到老王妃的问话身子不由摇了两下,祖母还是要过问今天的事情么。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暖眸落温梨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