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42章 木簪

第四十二章 木簪

送走红杏,之桃很是伤感,她虽然和红杏不太熟悉,但那么可爱的姑娘竟然被钱四那种人侮辱了,让她有种兔死狐悲的凄凉感。.

红杏还有家人,身后还有个李嬷嬷都是这种命运,而自己无依无靠,又不得小姐喜欢,不知会落个怎样的下场。

“苏苏。你说以后我们会被配个什么样的人。”‘女’子最关心的莫不就是婚姻。

苏槿陷入沉思没有听到,直到之桃晃了晃她的胳膊才抬头“什么。”

“你在想什么呢,我问你,你觉得自己以后会嫁个什么样的人。”之桃嘟嘟嘴,苏苏原来只是不爱说话,现在是一天到晚就在想事。

“我在想那钱四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夜晚‘摸’进二少爷的院子,而且当时红杏肯定有挣扎,二少爷院子的人难道一个都没听到么。”苏槿细细思索,她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也许钱四捂住了红杏的嘴呢,他那人,‘色’胆包天的,仗着自己是大管家的儿子有什么不敢的。”对于苏槿的问题之桃有些不以为然。

苏槿皱皱眉,大管家是夏启晨的人,怎么会任由自己儿子欺辱夏启晨的婢‘女’,这事怎么说都说不通。

“我要是能配个能干的小厮就满足了。”之桃脸上满是憧憬未来的神‘色’,只是,如果能嫁给那个人的话,就好了,那个人,哪怕能成为他的妾室都好。

想到那个人,之桃的脸‘色’有些微微的红晕,她赶忙看了一眼苏槿,见她似乎没有发现自己脸红不由有些庆幸,不过她很快又反应过来,苏苏这是没听到她在说话啊。

她有些气恼,拿过绣了一半的荷包开始绣,决定以后都不理苏槿了。

苏槿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先找墨竹了解下钱四这个人再说,不经意她看到了之桃气鼓鼓的脸,试着唤了一声“之桃?”

之桃不满的哼了一声,故意转过身,背对着苏槿。

知道之桃是故意不理自己,苏槿转了转眼珠,一下扑过去挠了挠之桃腰间的痒痒‘肉’。

“哎呀。”之桃不曾防备被她挠个正着,她不甘示弱的打算反击回去。

两个人笑闹成一团。

……

“钱四?你打听他做什么”墨竹这两天明显的消瘦了不少,他的声音也有些嘶哑,苏槿有些愧疚。

“钱四要娶红杏的事情你知道么。”苏槿想了想,还是先探探口风吧。

“他要娶红杏?”墨竹的表情如吞了苍蝇一样难看“他凭什么娶红杏那么好的姑娘。”

苏槿垂下眼睑,红杏的遭遇看来墨竹一无所知,夏启晨的院落防范难道已经疏忽与此了么。

墨竹也不是傻子,看到苏槿的表情联系她之前的话,知道这其中必有蹊跷“到底发生什么了,是钱四那小子强‘逼’红杏么。”

苏槿叹口气,墨竹也不是那种多嘴多舌的人,可是这关系到红杏的清誉,她实在说不出口。

墨竹有些着急,苏槿越这样越证明事情还不小。

“他……他辱了红杏。”苏槿终还是慢吞吞的开口了,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可奈何和满满的怒意。

墨竹脸‘色’立刻变得惨白,甚至倒退了一步。

苏槿见墨竹这么大的反应,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莫非墨竹喜欢红杏。

“墨竹,你是不是……”苏槿忽然有些懊悔,自己不应该这样直接说出来的,她怎么都想不到,墨竹对红杏有情。

墨竹苦笑一下,算是默认了。他有一年染了风寒,高烧不退,是红杏细致入微的照顾才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从那时起,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善良的圆脸姑娘。他本想等红杏及笄以后,就去求二少爷,请他将红杏许给自己,可如今……

自己心仪的‘女’人被别人给强占了,而且那人还是个不学无术的hao/‘色’之徒,这种痛苦,没有人能体会。

“我不能让红杏跟着那个畜生受苦。”墨竹握紧了拳头“我现在就去找他。”

“等等。”苏槿拉住墨竹“你要闹得人尽皆知不成,还让红杏怎么做人,而且……”她说不下去了。

“而且什么!”墨竹的眼已经有些红了。

“而且红杏和他拜堂了……”

什么是五雷轰顶,墨竹的身子晃了晃,他扶住旁边的大树勉强站住,红杏已经嫁给钱四了么。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自己最好的朋友受辱不算,还委曲求全的嫁给了这种‘混’蛋,她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墨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和苏槿现在在王府的后‘花’园,显少有人经过。

看到这样的墨竹,苏槿觉得自己今天说的对他来说太残忍了,她叹了一口气,还是改日再说这其中的蹊跷吧。

“红杏她到底……到底……到底怎么被……”墨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怎么会被那个畜生盯上的。”

苏槿望着天,把红杏今天来讲述的东西又复述了一遍,她怕自己会忍不住落泪。

“这事你就先不要‘插’手了,我来想办法。”自己喜欢的‘女’子被人这样欺负,墨竹咽不下这口气,他会想办法‘弄’清楚的。

苏槿点点头,她能理解墨竹的心情,她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安抚好红杏。

红杏因为是夏启晨的婢‘女’所以住在夏启晨院子里,苏槿思索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去找魏氏。

大厨房的人告诉她魏氏请了几天假,回乡下老家去了。自己的‘女’儿遭此劫难,魏氏怎么都不应该现在回老家的,苏槿没能找到魏氏,只有先去看红杏了。

“苏槿?”才进夏启晨的院子,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原来是蝶舞。

她比之前看起来似乎多了几分风韵,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蝶舞被个小丫鬟搀着向她走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来找个朋友。”那夜究竟发生了,让蝶舞最后还是成了夏启晨的人,她虽不清楚这其中的曲折,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蝶舞听命于夏启正,她最后还是遵照了夏启正的命令。

“朋友?”蝶舞勾起嘲‘弄’的微笑“我一直以为你是大少爷的人呢,怎么和二少爷也纠缠不清的。”

“蝶姨娘此话可不妥,我是六小姐院子里的人,大少爷和二少爷都是这夏王府的主子,我听他们吩咐也很正常。”这个蝶舞怎么感觉完全变了样。

“你先下去,我有话和苏姑娘说。”蝶舞身边的小丫鬟恭敬的福了福身,转身走到不远处的大树下去了。

“苏槿,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是谁的人。”蝶舞不想和她虚以为蛇,她是代替她做了夏启晨的姨娘,她此生都没法和大少爷在一起了,但是这个苏槿为什么要帮夏启晨。

“蝶舞,那日可不见你如此问过我。”

“那天时间紧迫,加之……”蝶舞抿了抿‘唇’。

“加之你根本不想做二少爷的姨娘,但是又不敢违抗大少爷的命令,所以才干脆顺水推舟,一旦大少爷怪罪下来自有我扛着,是吧。”苏槿面含讥笑,当时是她自己不想,不知怎么后来又改了主意,但是这样责问自己是什么意思。

蝶舞被苏槿道破了心思脸有些红,不过她很快整理好思绪“是又怎样,是你自己想两边讨好,世上又怎么会有这等好事。”

蝶舞说的没错,自己其实不想卷入他们兄弟之争,之前和夏启正做‘交’易也是迫不得已,现在因为一时心软不愿主动陷害夏启晨,苏槿有些烦躁,她只是不想做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到目前为止夏启晨也没有真的做过什么害她的事。

见苏槿忽然没了声响,蝶舞语音更为尖锐了“你这样朝三暮四不过是为了把他们都当成垫脚石吧,到时候在择优么。苏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择优?苏槿愣了愣,她从未想过一定要在夏启正和夏启晨之间选择谁,她只是想做不违背本心的事情,她只想做她自己。

不过蝶舞的话也提醒了她,有些时候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夹在夏启正和夏启晨中间求生存,本身就是错误的吧。

“苏槿,你是来找我的么。”红杏的出现打破了蝶舞咄咄‘逼’人的气势。

苏槿看了一眼蝶舞,她已经收敛了所有情绪,笑盈盈的拉起苏槿的手“原来你叫苏槿,我真的觉得我们很有缘分呢。”

苏槿的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不愧是在qing/楼‘混’过的,这翻脸比翻书都快。

蝶舞笑眯眯的从头上取下一支木簪递到苏槿手里“我也没什么好给你的,这就当做见面礼吧。”

蝶舞再不济也是姨娘,赏赐下人怎么会用木簪呢。待苏槿有些纳闷的接过后,顿时变了脸‘色’,这支木簪和她送给红杏的一模一样。

当日她给了红杏两支木簪,都是类似的款式,但因为是手工雕刻的,所以样式并不完全一样,卖她木簪的小贩还向她夸耀,不可能出现两支一样的木簪,那自己手中这支,为什么会和送给红杏的其中一支一样呢。

苏槿在心里安慰自己,那小贩一定是夸大其词的,相同的木簪有很多,或者自己记错了也不一定。

看到苏槿瞬息万变的表情,蝶舞显得心情极好,她凑近苏槿“这木簪,可是钱四那得来的。”说完她就直起了身子“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

红杏有些好奇的看着她们,蝶姨娘似乎和苏槿很投缘呢。

苏槿将木簪收进衣袖,扯了扯嘴角“以后还请蝶姨娘不吝赐教。”蝶舞和红杏被辱的事情脱不了干系。

——————————————————————————

这里解释一下,苏槿并非玛丽苏‘女’主,她也是普通人,也会犯错。她之所以没有陷害夏启晨是因为过不了自己心里的良心,和感情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