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43章 友谊

第四十三章 友谊

蝶舞只是微微颔首“赐教不敢当,也许以后你会和我姐妹相称也不一定呢。”

苏槿和红杏都变了脸‘色’,蝶舞是二少爷的妾室,除非苏槿也成为二少爷的妾室才会和她姐妹相称。

红杏走到两人面前,朝蝶舞行了个礼,她不想苏槿被这个蝶姨娘欺负了。蝶舞再不济现在都是二少爷的姨娘,也算半个主子,苏槿只是六小姐院子中的粗使丫鬟。

蝶舞看到红杏过来,伸手抚了抚自己头上的银钗“红杏姑娘这些天气‘色’似乎不太好,要不要去请个郎中看看。”

“多谢姨娘抬爱,红杏只是没休息好,不劳姨娘费心了。”红杏不卑不亢的回答,只是她的脸毫无血‘色’,整个人单薄的好像被这风一吹就能吹走一样。

蝶舞掩嘴轻笑“你现在年龄尚小,可要保护好身子啊,否则以后嫁了人可怎么受得了。”她本就出身qing/楼,那意味深长的怎么受得了听得让人几乎立刻联想起什么。

红杏身子微微晃了下,苏槿立刻上前挽住她,让她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她可以肯定蝶舞是故意这么说的,苏槿绵里藏针的回敬“蝶姨娘说的是,毕竟像蝶姨娘身子骨这样柔媚的可没多少。”

蝶舞脸上虚假的笑容顷刻散去,苏槿是知道她来历的。

她忽然开始咳嗽,似乎被这天气冻着了,在树下的那个小丫鬟立刻赶了过来“蝶姨娘,你身体不好还是进屋歇着吧。”说完还瞪了一眼苏槿,好像蝶舞咳嗽全是她害的。

蝶舞摇摇头“不碍事的,忍不住和她们多说了两句。”

小丫鬟有些责怪的看着蝶舞,两个丫鬟有什么好说的,蝶姨娘就是‘性’子太好了些。

“你们继续聊着吧,蜜柚,扶我回屋吧。”

蜜柚扶着蝶舞朝偏房走去,一路上还小声嘀咕,大意就是蝶舞太好脾气,和这些八竿子打不到边的下人还说什么话如此之类的。

明明是小声嘀咕,可红杏和苏槿都听到了,虽不是很真切,但隐隐约约的声音还是传到她们耳朵里了。

如果是往常,依着红杏的‘性’子肯定会和苏槿一起吐槽一下这个蜜柚,可是如今,红杏只是低垂着双眼,不说话。那可怜的模样让苏槿一阵心疼。

苏槿牵起红杏的手,故作欢快的笑道“外面天这么冷,我们还是进屋说话吧。”

看到红杏脸‘色’似乎一瞬间更白了,苏槿恨得只想咬掉自己的舌头。那房间分明是红杏的噩梦,她现在只怕是能不进去就不进去,自己怎么会提这种建议。

“没事的。”觉察到苏槿的后悔,红杏勉强扯了扯嘴角,只是这个笑并不成功。

红杏主动向偏房走过去,苏槿可以感觉到她的手在微微颤抖,忍不住捏紧了些。

苏槿原来没有来过红杏这里,一‘床’绣着芙蓉‘花’的棉被整齐的放在木‘床’上,圆桌上放了个茶壶。

红杏见苏槿打量着房间,‘露’出丝苦楚的笑容“我快要离开这里了,也不知道谁会住在这。”

苏槿正在细细打量那扇‘门’,并没有损坏的痕迹。

“红杏,只要你一日未真的嫁到钱四家,事情就有转机。”出了夏王府连夏王府的主子都不好把手伸那么长,可是只要红杏还在夏王府,总能想出解决办法的,现在就看墨竹那边能不能探查到什么,自己看来要和蝶舞好好单独聊聊了。

红杏现在这个样子,自己也不能强迫她去回忆那晚的细节,事情确实有点棘手了。

见苏槿一直盯着‘门’,红杏大约也猜到了她的想法“苏槿,别想了,我都已经是钱四的人了,这辈子还能如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在这侯‘门’深宅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红杏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这种打击恐怕是致命的。红杏尽管不是王府千金,但是自幼的认知让她走不出这种‘阴’影。

苏槿知道想帮助红杏走出来也不是一日两日能完成的,只有先让她不做傻事才是真的。但是她也不能在红杏这里待太久,毕竟她现在尽管清闲,可终究还是个丫鬟。

“红杏,以后的路还长着,你还有魏姨呢。”有些时候家人是最好的支撑。

红杏晦暗的眸子亮了一下,可是又暗了,这样的自己只是给母亲抹黑吧。不过她还是点点头“放心吧。”

“红杏。”墨‘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红杏打开房‘门’,墨‘玉’看到苏槿也在微微一愣,自从苏槿那夜撺掇少爷去了暖房,结果少爷从暖房带回个‘女’子,他就知道苏槿肯定不是站在少爷这边的。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苏槿,不满埋怨红杏“怎么什么闲人你都往院子里引,如果出了事情你担待得起么。”

红杏低头,眼眶微红,苏槿知道她这又是想起了钱四偷‘摸’进她屋子的事,她忍不住想刺下墨‘玉’“我到不知道二少爷身边的小厮如此谨慎,六小姐院子的人也成了闲杂人了。”

墨‘玉’被噎了一下,他一向不擅长和‘女’子斗嘴,苏槿和六小姐明明不对盘,可她这样自称也没错。

苏槿也不理他,反正她也打算走了。临走前她看着红杏,没有说话。

红杏明白了苏槿还是担忧,为了不让自己的姐妹担心,红杏捏了捏苏槿的手。她会坚强的。

待苏槿走后,墨‘玉’嘱咐红杏“以后不要和她走太近,这次少爷被冤,十有**有她的手笔。”

红杏显然没有墨‘玉’想的那么多,她以为真的就是二少爷年轻气盛,见蝶舞貌美便带回了府,听到墨‘玉’这么说她有些不知所措,小槿真的是那种人么。

墨‘玉’看红杏的样子也知道她恐怕一时没想到,红杏这丫头就是太天真,他摇了摇头,如果自己不再旁边多提醒些,只怕红杏这傻姑娘会被苏槿利用。

若是苏槿知道墨‘玉’的想法,只怕会气的大骂“你才利用,你这满腹‘阴’谋论的样子你家人知道吗。”

当然,被墨‘玉’心底鄙视的苏槿此刻也在鄙视墨‘玉’,她有些郁闷的一路低着头踢踢踏踏的返回夏启盈院子那边。

“小丫头,你这样走路的方法到‘挺’别致,每个月做新鞋都忙不过来吧。”温柔的好似阳光的声音,可是苏槿分明听出了戏谑,对,就是戏谑。